唐一菲的眼泪,互联网公司的狗命

唐一菲的眼泪,互联网公司的狗命
2020年11月14日 20:44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在退赛《演员请就位》之后,唐一菲又上了一个叫《职场是个技术活》的真人秀节目,她在节目里的身份是——职场观察员。

我的一个朋友说,当年那段是是非非的三个人的关系里,本来还是有些心疼唐一菲的,但看了这个节目,就觉得这个女的咋这么烦。

节目里,三个在滴滴实习的人,因为各自高冷,一直无法破冰。

唐一菲忽然插入点评说,“这个团队应该有凌潇肃这样的人”。

其他嘉宾齐齐看向她,等待诠释凌潇肃是怎样神奇的存在。

她的解释是,“凌潇肃那种厚脸皮的人……我自己都觉得我都对你(凌潇肃)爱搭不理了,你怎么还腆着脸过来”。

一个看上去还有点专业的职场节目,在座的其他嘉宾,忽然就被凡了一脸。

唐一菲是一个凡尔赛文学爱好者吗?

如果你看过一个月前,她在《演员请就位》里的表现,会觉得她不是。

她在节目里唯一的一段表演,是演《三十而已》里的顾佳。她自己动手改剧本,在10分钟的片段里,塞进了分手谈判的嘶吼,和一个人拿着酒瓶边流眼泪边沉到浴缸里,两场抓马大戏。

这段表演被导演点评“你的审美出了问题”,她眼泪在眼睛里滚啊滚,边揉眼睛边尽力笑着说,“我已经有10年没有拍戏了,如果不来这个节目,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资格跟四位导演合作”。

《职场是个技术活》里,她说自己第一次走进《演员请就位》的现场,看到场上三十多个90后、00后的演员,才发觉自己在这个行业里,是真的老了。

可怕的不是年龄上老了,而是作为一个行业里的老人,却未必能比这些年轻人做的更好。

这是一个,十年的时间里,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止步不前,紧张失措到,要把最好的牌都码在明面上的人。

看完唐一菲花了十年时间得出的那个感悟,我深深地觉得,娱乐圈真是太好混了。这么残酷又显而易见的现实,竟然可以在远离专业十年之后才明白。

我的一个在大厂做营销的朋友,之前去国外生了个娃,回来的时候都是“一脸懵逼”的。

生娃之前,她确定地知道要花多少钱,能把一个话题顶上热搜。一年后生了娃回来,她都不知道有的话题为什么能出现在热搜上。

她以为自己只是暂停了一下下,想重新上线的时候,世界却已经升级了新脚本。

如果你不是互联网行业的打工人,也许会问,也就是一年时间,有这么夸张吗?

真的有的。

跟唐一菲一起在《职场是个技术活》里当嘉宾的,boss直聘的创始人赵鹏,在节目里讲过一个关于互联网公司的狗命理论——

“技术、产品、用户习惯的更新换代的速度都太快了,互联网公司活一年就像是一只狗活了一年,相当于人类的七岁,五六岁的互联网公司是三十五岁,正是当打之年,所以对人才、技术、成长的速度,对潜力和价值的观察比较严格”。

这是一个以七倍速快进的行业,经验在变化面前也许一文不值,因为这个行业唯一确定的经验,就是拥抱变化。

一个25岁的互联网人的生活里可能只有两个点——公司,公司附近的出租屋。他们没娃,父母在一个还不需要他们支撑的年纪,他们的996,是心无旁骛的996。

一个35岁的互联网人的生活里,有这样N个点,公司,离公司36公里远的房子,随时可能搞事情的娃,随时可能向卖药的小哥敞开心扉的父母。他们的996,是已经耗掉了体力最好的时光的996,是回家看着谁都有些愧疚的996。

你猜这两个人,谁跟互联网公司的狗命匹配得比较好?

互联网公司时常用来敲打老员工的两句话是,要保持学习新鲜事物的能力,要拥抱变化。

不是35+的人不想拥抱变化,是他们已经拥抱了太多生活的变化,时常觉得自己快抱不住了。

35岁以上的互联网人,其实都不用等到某一天再就业找工作的时候,去感受就业环境的不友好。

今年冬校招季,各大厂为应届毕业生们开出的高年薪,发现自己的收入水平竟然不如新人的老员工们,纷纷无法淡定了。

这是公司给你的一个眼神,你自己去感受下吧。

当一个人决定在互联网科技公司工作,他就像被喂下了一种更浓缩的时间胶囊,说明书上写着“也许你的每一天都会比其他行业的人奔忙,但是996有益健康”。

他吃了几年,有一天忽然发觉,原来这药副作用也挺大,脱发、发胖、乃至猝死,于是开始偷偷减药。

某一天公司忽然跟他说,“不用来了,有其他更愿意吃药的人”。

这就是为啥,你在某家、某家和某家互联网大厂,很难看到35岁以上的老员工。

这就是为啥,别人家的行业里,35岁的人貌似也活的还行,但在互联网科技公司里,35岁就成了一条格外凸显的命运分割线。

这是互联网打工人的定制版命运漩涡,你获得了这个时代最前沿的成长,你就要迎接35岁的命运分割线;你越渴望接近财富的自由,你越要无限度挤压自己的当下;你是一个人,却要努力匹配那个狗命的公司。

可是,谁也不是工具人。每个25岁的人,也都要在十年后,吹灭他们蛋糕上的蜡烛。

《职场是个技术活》里,去滴滴实习的三人组里,有一个孩子尚小的宝妈,工作时间,她的孩子在幼儿园出了一些状况,她不得不停下处理。而她的另外两位同事,正在互相较劲地比拼。

赵鹏说,“对于这些妈妈,应该照顾她体谅她,不要告诉她,没关系的,别人都可以做你也可以,如果每个企业每个老板都能担一点儿,这个世界会更美好”。

在公司狗命的奔跑里,能不能多留下一些人命的空间?给时间一些没那么残忍的留白?

这是一个人和狗,可能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答得更好的问题。这是一个个体和公司,以及社会怎样去面对“老”的问题。是永不回头的亢进吗?如果有一天不能了呢?

这是一个与哲学相关的问题,事关永恒,却影响不到现在。

对于当下还跑着的人们,你投身到了一个公司的狗命滚滚而来的时代,就只能选择跑下去。

别期待长在别人的善良上,那会把某一天,最手足无措的残酷留给自己。

唐一菲在节目里讲,自己早年跟陈宝国在一起拍戏的时候,江湖地位颇高的陈宝国,在结束了自己的拍摄后还要留下来看,其他年轻的演员是怎么演的,有什么是值得自己学习的。

“这种一直在学习的精神,其实是最重要的”,唐一菲说。

很多事就是,在别人身上都懂,可是到了自己身上,就是做不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