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对自己最大的放过 是不再逼自己理解年轻人

老年人对自己最大的放过 是不再逼自己理解年轻人
2020年12月25日 20:00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最近和朋友吃饭,聊起刚刚上市的泡泡玛特。我侃侃而谈:我们懂!手办盲盒不就是“小确幸”么?年轻人在越来越卷的世界里,孤独、压力大,就买个自己也不知道里面装着啥手办的盲盒,自己逗自己开心。

这时候,在座的一位小朋友,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在我一再虔诚的请教下,对方吐槽:“那玩意儿也好意思叫手办?年轻人早就不玩泡泡玛特了”。

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难道泡泡玛特的千亿市值,是靠老年人对年轻的恐惧和假装自己很可爱的虚荣撑起的么?

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和抵抗脸上的皱纹同样用力的,就是保持心态的年轻。要积极、主动地去理解年轻人,是当代互联网语境下的政治正确。仿佛拥抱了年轻人,就能拥有黑魔法防御术对抗35岁魔咒,就能掌握财富密码走上人生巅峰,否则,就会被时代的巨轮无情地碾过。

你们也懂的,作为一个公号狗,为了抓热点、蹭热点,从微博到豆瓣,从抖音到B站,互联网的天空,到处都是我扑棱着翅膀的身影。当你永远第一时间抵达热搜现场,觉得天下话题尽在苹果机里一手掌握,对理解年轻人这件事情就总是会特别有自信。

然鹅,对我们老年人的暴击就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到来。

新的暴击,来自朋友说她自己最近爱上了刷微视。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短视频平台竟然还在?

要知道,从2018年复活开始,微视就已经被安排好了各种花式死法。两年半过去了,好像不但没有死,还活出了新的“精气神”。为此我也问了一些小朋友,他们告诉我:对啊对啊,我们现在都玩微视呀。

大家应该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就像自己眼前的互联网天空突然就崩塌了一角,而我,当代键盘女娲,必须把这一片天补上。

一个努力“保鲜”的老年人突然闯荡微视,他会遭遇什么?

首先被击溃的,是你对“real”的认知。

这届追星的年轻人,是真的觉得自己在跟爱豆谈恋爱。

辣么如何鉴定大家的“真情实感”呢?今年《创造营2020》,微视是节目的官方投票渠道之一,大致的是,如果想要给你的爱豆投票,除了每天登录给一些基础票数之外,想要得到更多的票,需要做一些任务。这些任务中,其中有一个是完成互动答题。

看得我们老年人,直怀疑人生。这是为了啥,如今粉个爱豆,都内卷成这样了?

“这个你都不懂?这是官方有心故意设计的。既可以防止投票灌水,又不至于门槛太高伤了真正粉丝的心。”小朋友又告诉我。重点来了,注意下面这句话,“这是在‘筛粉’,如果作为粉丝连这点都受不了,怎么能确定投票的是真粉还是路人。”

虽然我暂时不懂这些题目的答案是啥,但好在至少做题家模式,我们还是熟悉且有信心的。

微视上还有一个直播是《姐姐驾到》,是基于《浪姐》这个热门综艺的衍生内容。每周一晚在微视直播,邀请7位姐姐来到微视直播间,在直播中在线吃瓜、讲述节目内外的故事、玩游戏等等。这个直播爆火,很多用户玩命“催更”。其中微视有一个功能是“翻牌”,很多用户在里面盼着等着被姐姐临幸。姐姐们还在微视里做了一些Cos王者角色相关的挂件,带动了整个挂件产品的火爆异常。

让人惊讶的是,很多在追这个直播和玩这个挂件的用户,甚至一集完整的《浪姐》都没看过。

他们振振有词,“谁要看那些明星‘营业’式的内容,明星也是普通人,我们跟明星是朋友,你愿不愿意看你的朋友在工作中拍老板马屁时的状态,那当然我们也没那么喜欢他们在节目里的样子。”

至于明星直播拍短视频算不算“营业”,别杠,杠就是他们赢。大众认为追星很虚幻,但在年轻人这里,在直播跟爱豆互动、等着被爱豆“翻牌”,就是非常真实的体验,四舍五入就算有了跟爱豆的亲密接触。

接下来让你摸不着头脑的,就是年轻人的“爽”点。

在微视上,今年有一部特别火的微剧《通灵妃2》。这部基于原创动漫改编而成的微剧总共有72集,讲的是身负通灵异能的女主角千云兮代替自己的妹妹嫁入了夜王府,从此与男主角夜幽冥结下不解之缘的故事。

你是不是要说,我懂我懂,谁年轻的时候没迷恋过玛丽苏!

不,那是你还没体会过的车速。那些年我们看过的韩剧式纯爱,男女主爱恨缠绵几十集,虐遍了心肝肺,但全集放完,男主只亲了一下女主额头。但《通灵妃2》头两集,男主角“在练枪”、男女主在闺房“直奔主题”等等虎狼之词就已经奔涌而来……

不晕车么?他们告诉我,在这届年轻人眼里,“就是这样才爽,谁要看那些无聊的支线剧情,爽就够了”。

《通灵妃2》明明是部古装剧,却有诸如“广场舞”、“人类迷惑行为”等网络化对白,还配了很多神来一笔的搞怪配乐。

这个时候,一个有城府的老年人千万要憋住“太假了”、“穿帮了”之类的吐槽。因为认真你就输了,用这部剧的粉丝的话说,刷个短视频而已,“你是在做学术研究么”?

两季《通灵妃》在全网拿下了超过10亿的播放量。一个豆瓣用户为《通灵妃2》写了一条被高赞的短评:“这个小剧突破了我的认知界限。我第一次看竖屏,第一次不开倍速看剧,一口气看完第一季。你说这么好玩的剧,怎么豆瓣只有四个人写剧评,难道豆瓣老了?”

你问我有什么感受?作为豆瓣用户,我觉得自己中了一枪!

还有一部剧叫《摩玉玄奇》,这是一部竖屏互动剧,讲述的是一个全家被皇后陷害满门抄斩的幸存者若琪进入皇宫,发誓要复仇、扳倒皇后的故事。其中最大的特色在每集中,观众可以通过自己的选择设计剧情走向。

刚一接触这种玩法,我先努力做了一道数学题,假如一集有三个选项,总共30集,理论上应该有3的30次方的剧情设计,当然最后那个数我还是没能算出来。

油然而生一种创世主的赶脚:点击一个选项,你就能打开一个小宇宙。

我勇敢地又采访了一个剧粉:这么天量的剧情嵌套,从传统拍摄逻辑上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最大的可能其实就是不论怎么选,最后主线剧情大概率是不会变的。那不又是逗你们玩儿吗?

这位小朋友倒是比较温和,没怼我说,你是来学数学的吗?“这么常识的问题当然知道,但是哪部剧是没有bug的,康乾雍王朝三部曲?还是《大明王朝》,不都是一堆争议。看个剧么,不用那么较真。制作方是让你看得爽,你自己就躺倒了感受爽就可以了。难道用100种整死坏人的方法还不爽?”

还有一个关键词,“快”。

是的,我们老年人觉得自己追剧用1.5倍速、2倍速老时髦了,这届年轻人,却连“前方高能”都懒得等,直接把高能剧情剪成短片一锅烩了。

今年的《脱口秀大会》,坦白来说,我真的一集完整的都没看过,但是李雪琴基本上讲的每个段子这次我都在微视上刷到了。今年B站的大热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一集将近1个半小时,真的没有时间一集一集的看,但是在抖音、B站上,N多相关片段,基本上剧情都知道了。

在微视上,《三十而已》、《以家人之名》这样的热播剧,也被剪成了各种精华版本,各种关键剧情冲突,都被体现在了几分钟的短视频中。

就像你妈批判外卖速食没营养,你却沉迷它们又方便又香。

“安安静静地坐在电视边看一集30分钟的剧,听起来像是80后会干的事情”,“我想一下子就知道各种电视剧的剧情,这样和朋友们的聊天才有话题”,最好是“剧里的明星还能分享点拍剧花絮和心得,我可以秀一下知识量”。

究竟啥是年轻人的文化?

逛完一圈微视,我反而觉得自己开悟了:一个老年人对自己最大的放过,就是不再逼自己理解年轻人。

因为反正你也理解不完的。当做题家还有题库,有精编。年轻人的文化却生生不息,没有边界。在微视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在用户量离抖音、快手十万八千里的平台上,依然可以看到一撮年轻人聚集起来的“真爽快”文化。年轻人不是一个共体,是一群个体集成的圈子,而这样的亚文化圈子可能有无数个。

放弃带着逻辑的优越感理解年轻人吧。与价值观一样,逻辑也是时代的产物,会基于人们对这个世界、社会的认知而发生变化。如果看微视觉得太魔幻,无厘头,不可理解。其实抬头看看,2020年的世界本身就已经足够魔幻。

最后,归根结底,年轻人为了安放自己的焦虑与困惑,发展出了各种各样的亚文化。中年人面对逼仄现实生活的无奈与焦虑,最后又投射到看是否能从年轻人身上找到机会。同一个世界,不同的困境,大家都有病,谁都在找药。

谁也憋嘲笑谁。这才是我们老年人和年轻人应该互相理解的地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