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脉脉交出了B站员工信息之后

在脉脉交出了B站员工信息之后
2021年01月16日 15:56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关于脉脉和B站的官司,前情完全不熟的,可以点开我昨天的文章《法官站在雨里说了一夜,脉脉捂起双耳,“我不要听”》。

简单来说,是在脉脉上认证的一个B站员工,发言欢迎大家来B站工作,因为“B站,能睡小姐姐。我睡了四个”。

觉得自己被侮辱了的B站把脉脉告了,要求脉脉交出这个员工的信息,抑或是,根本没有这么个人。

一审,在B站和法官的双重追问下,脉脉愣是扛住了,说有这么个人,但自己不能说。

于是,脉脉被判决赔偿30万。

脉脉CEO林凡还发了个小作文,表达自己誓死捍卫用户隐私的决心。

看到了这感人一幕的我,昨天就发了《法官站在雨里说了一夜,脉脉捂起双耳,“我不要听”》。

说实话,我当时的内心戏是,也许根本就没有这么个用户,是脉脉自己编织了这么个人。

毕竟,互联网苦脉脉造谣久矣。

我的朋友阳淼说,别拿脉脉那几个真实爆料来说事,一个真实后面有数倍数十倍的污蔑和捕风捉影。

但是,世界真精彩啊。

在我那篇《法官站在雨里说了一夜,脉脉捂起双耳,“我不要听”》发布几个小时后,脉脉迅速整出来一个声明。

给大家翻译一下——

声称睡了4个小姐姐的B站员工是真的有这么个人。

如果按照一审判决,脉脉赔偿30万,这件事也了结了。

但是脉脉提起了上诉,调解结案,赔偿额被降到了8万,作为对价,他们也交出了这个B站员工的信息。

二审时调解结案的,这意味着具体细节是不会被公示的,所以不影响脉脉CEO发那个硬气的小作文。

昨天我那篇文章发出来之后,有读者给我留言说,一个人在公司睡了四个小姐姐就该被公示用户信息吗?海王就活该被网暴吗?

虽然他们都表示了对我的失望,但是这些留言我都放出来了,因为我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

那么问题来了,号称要保护用户隐私的脉脉,究竟能保护你到哪里,是叶瑾言那样不计代价的保护,还是章安仁那样只是说说的保护?

我翻遍了脉脉的隐私保护条款,并没看到任何要与司法对抗的字眼。

我当然不是说一家公司要承诺与司法对抗,但是现实中会发生的一幕可以是——

任何员工在脉脉的发言都可能让公司认为,自己的正当权益受到了侵害,比如B站会觉得自己被海王员工伤害了形象,拼多多会觉得自己被拍下救护车的员工损害了形象。

大厂的品牌部和法务部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出现了,证明一下自己不是吃闲饭的。

他们会先发个律师函沟通一下,如果脉脉坚持不删帖,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走向诉讼程序。

这个事儿走到了诉讼阶段,就走到了脉脉在隐私协议里面说的,无须你的授权,他必须提供你的信息的阶段。

而林凡在小作文里信誓旦旦要提供的保护,也仅限于被涉及的公司不追究时候提供的保护。

还是那句话,大厂的品牌部和法务部在有时候,必须要证明自己不是吃闲饭的。

B站起诉脉脉的事件,其实给各家互联网公司的法务打了个样儿,也把脉脉拖入了一个悖论——

林凡所谓的保护,只有当脉脉的影响力不够广、让所有公司觉得自己不被侵犯时才能实现,而这跟脉脉作为一个商业主体,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是从根本上相悖的。

这个事件里,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他后面遭遇了什么的人。

就是那个被B站拿到了信息的,“睡了四个小姐姐的B站员工”。

他在脉脉的认证信息是真实有效的吗?

如果是,被发现了他是谁后,他在职场会遭遇什么?B站依据的又是什么?

这后续的一切,曾经以为被保护、又被交出了信息的他,应该不会在脉脉分享了。

我的一个朋友说,“如果脉脉内部隐私保护能做到公开声明的那样,那么为什么在脉脉的匿名平台上,你从来没有看到脉脉员工对这家公司的吐槽和爆料?是因为脉脉公司一朵白莲花,远高于国内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治理水平吗?还是因为说,员工在怕什么……怕什么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