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我从前房东手里接过了外卖

十年后,我从前房东手里接过了外卖
2021年03月01日 22:56 花儿街参考

作者 | 林默

1

故事的开头,是从我的朋友高老师,上周日收到的一个外卖开始的。

那天北京在春雨转春雪中来回切换,高老师的外卖迟迟没能到达他的身边,他点开App查看,外卖平台提示他,他的外卖“正由李建勋配送”。

这个并不常见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怎么这么熟悉!怎么这么熟悉!

一片雪花糊在窗户上,高老师想起来了。

这不是十年前,他第一次在北京租房子,房东的名字嘛?

“不可能,不会是他的”。

李建勋是高老师在北京认识的第一个成功人士。

十年前,高老师从他手里,租到了一个朝西的小房间。

李建勋做生意,那时在北京已有两套房,一套高档小区自住,一套老破三居租给来北漂的崽。

每每房东来出租屋里逡巡一圈,高老师都觉得,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这一辈子都安排妥了的。

门铃响了,站在外面一身黄衣,脸和手都有点淋湿的,竟然真的是十年前那张熟悉的脸。

李建勋没有认出他,毕竟高老师只是那套房收留过的,若干租客之一。

高老师在群里非常忧伤地说 ,“十年的时间,他经历了啥?”

经历了啥?每个觉得自己站在潮头的人,都可能被下一个巨浪打翻。

2

你不会知道,开专车载着你的,把外卖递到你手上的,把快递放在你家门口的那个人,曾经为自己安排过怎样的人生。

美团外卖的数据显示,全平台超过七万多硕士学历骑手,二十一万本科学历骑手。

我在微博上看过,一个在银行工作过九年的网点负责人,辞职创业去做对冲基金,后来资金链断裂,项目清盘,每个月还要还贷款的他,选择了当外卖骑手。

落差降临的时候,命运它老人家还总得安排几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看到这一幕——那个他曾经是负责人的银行网点,就在他的配送范围内。

他跑去送过几次外卖,尽量把心态摆的坦然,“外卖员的原则就是不超时,不违规,跟我之前在银行的工作是一样的”。

家里人难以接受当外卖员的他,想给他介绍其他的工作,但他不愿意了,“在哪儿都有压力,现在还比较快乐”。

3

大公司是一座围城,城外面的年轻人想进去,城里面的中年人不想出去,也得准备出去。

一位高龄码农已经利用春节时间,提前去体验顺丰快递员的生活了。

在水木社区,他写下了自己提前体验下一份工作的十点感受。

图片来源水木社区“早睡不早起”

下面一堆码农说,自己也应该抓紧时间,提前去体验下。

某家政平台上有一位36岁女士的求职简历,在保姆之外,她唯一的工作经历是,地产公司策划总监。

去年校招季,有大厂为应届生,开出了倒挂老员工的薪资。

有老员工错愕,为什么会这样呢?

可站在公司的角度,这句话恐怕会是,为什么不呢?

4

十年前,他上了高中,老师说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以后找个好工作。

十年后,他一直读完了硕士,在大城市的格子间里荒废过生命,算算自由度和回报率,还不如去送外卖。

十年前,他刚来北京,房东是他最羡慕的人。

十年后,他在大厂上班,某一天打开房门,接过了前房东送来的外卖。

十年前,他进了大厂,他以为自己一直会精力无限,以为职场的通途没有尽头。

十年后,他还在大厂,每天听着35岁是大厂的枯荣线,随时准备去送外卖。

生活没有按任何一个人的计划铺开,你也不知道哪里拐了个弯,然后骑着小摩托、小三轮货车、开着专车的自己就出场了。

我小时候见识过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下岗,一个城市里,几十万中年人,忽然就与他们生命相连、付出了青春与热情的“大厂”,切断了联系。作为只会操作自己那个车床的工人,他们那一技之长,也找不到新的工作。

你前半生努力读书、996加班、做足准备的职业生涯,在某一天戛然中断,或者在开端,就与你想的不同。

只想毕业把砖搬,学历通胀35残。拔剑四顾心茫然,不如去当快递员。大学毕业生批量化供给,学历通货膨胀,白领倒挂蓝领,这恐怕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

我的一个朋友问我,怎么能保证自己一直体面呢?

工作养活自己,就是体面的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