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托250亿天雷后,又出百亿假黄金质押案,信托还能买吗?

四川信托250亿天雷后,又出百亿假黄金质押案,信托还能买吗?
2020年06月30日 14:07 私募工厂

厂长的话

在P2P和私募之后,浓眉大眼的信托也陷入了似水雷年。这边安信的事情还未解决,那边四川信托200多亿资金池产品炸雷,金凰珠宝百亿黄金造假案牵连多家信托,在监管爸爸的耳提面命之下,陈年烂账浮出水面,满目疮痍。走过黄金十年之后,信托,还值得信而托之吗?

百亿黄金造假案

这个6月,信托行业惊雷不断。昨天深夜,又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出。

国内最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金凰珠宝,质押的80多吨黄金竟是铜合金,而且骗过了多家金融机构,堪称一出魔幻大剧。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金凰珠宝多期信托计划出现逾期,涉及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长安信托等。

然后呢,这些信托机构提起司法程序,法院依法查封了金凰珠宝所质押的黄金。

结果去检验,发现这些竟然是假黄金。金条表面为镀金,内部是铜合金,而非应有的Au 999.9足金。

目前未到期融资额约160亿元,对应质押黄金超过80吨。

也许你会觉得质押物造假,并不是新鲜事,但信托公司可不是吃干饭的。同时忽悠了这么多信托公司,其中的细节,足以排出一个三部曲系列悬疑电影。

金凰珠宝相关信托成立时,即通过质押实物黄金和保险公司承保的方式,设置了“双保险”的风险控制措施。

民生信托透露:

在相关金凰信托计划中,保险公司作为保险人主持了质押黄金交付的全过程,包括但不限于质押黄金的出库、检测、运输、清点、封存过程,此外民生信托与人保财险和大地财险为共同管理人,只有“指纹+身份证件+钥匙”验证通过时,存放黄金的保管箱方可开启。在当初放入银行保险柜之前的黄金抽检,有武汉金凰、保险、信托三方十多名认识在场,全程视频录像。

东莞证券的说:

贷前抽检,我们公司八个人在现场。虽然人保财险负责检测,但在一旁仔细观察了每一步,包括把金子拿到中国地质大学做检查,最后金子入库,全程跟着。钥匙密码是人保和我们一家一个。

入库前,黄金检测没问题,如今钱还不上,再拿出质押黄金一看,变成了假的?

如此严格的程序下,哪里出了问题,又为何能同时骗过这么多金融机构?

布这场局的人,如果做编剧,中国电影业该腾飞了。

这事还有一个槽点是,东窗事发后,提供绝大部分保额的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甩锅。

理由是,合同规定,只对火灾、爆炸、雷击、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盗窃、抢劫等六种原因导致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承担保险责任。

黄金是假的,不在保单范围内。问题是,负责检测的,也是他们。

在《大宅门》中,白景琦拿着一堆“黄金”冒充传家宝,从当铺弄了两千两白银。当时觉得挺扯淡,但如今不得不感叹,艺术高于生活,但终究来源于生活。

川信和安信的挪用现象

除了黄金造假,信托行业最近还有两个大消息。

一个是四川信托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炸雷,总计存续规模为252.57亿元。

6月11日,有投资者爆料,四川信托部分到期产品发出无法兑付本息、产品无限期延期的通知,包括申鑫74号、百福36号、申富129号等。

按四川信托高管的说法,资金池项目风险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是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停发,四川信托5月份拆借了9亿元,连总部所在的川信大厦都早已抵押出去。

悲催的是,在出事前的将近一个月事件,四川信托发了9个新项目,募集到了14多亿。买了产品不到一个月炸雷,也是心碎了。。。明知是火坑,川信也要忽悠投资者往下跳,给自己续命,行为真的恶劣。

TOT,意思就是信托中的信托,信托公司成立母信托产品,然后投向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产品。类似于FOF基金,股权母基金,模式本身没问题,还是很好的分散风险的手段。

然而,道德风险防不胜防。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已经明确表示四川信托TOT项目存在大股东挪用现象。数百亿资金,去向不明。

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在投资人沟通会上披露:

四川信托TOT项目自2020年5月29日第一笔延期项目出现,到2020年底,其间涉及到期TOT产品规模129.9亿元,大部分可能延期;2021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03.45亿元;2022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9.22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四川信托的TOT项目大概有十余个系列,涉及申鑫、申富、芙蓉等,期限为12个月或14个月。收益率多处于8%―9%,高于同行同类型产品,和房地产产品不相上下。

货币基金、国债,甚至是优质企业的信用债,自然无法支撑这样的收益。固定收益类项目中,能赚到8%到9%收益的,也只有非标了。

而在薄冰上行走的四川信托,先后踩到了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汉能集团、金凰珠宝等明星企业的坑。

那么,为什么到了这个规模,才能发现,停止TOT项目呢?

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表示:

风险的形成、累积和风险的判断以及风险的初始决策有一定的过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之四川信托未报告底层资产真实风险程度,未向投资者披露,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窟窿漏洞,监管部门也是通过今年多次风险排查,才初步查清其存在一些违法违规行为。

除此之外,这和信托的另一起恶劣事件也有关系——安信挪用126亿。

去年年中,在遭到上交所的问询后,安信信托自爆家丑:25个项目逾期近120亿《逾期117.6亿!安信信托惊天“自爆”》。截止2019年3季度末,安信信托到期未兑付的信托项目金额已经扩大至276亿元。

今年4月,上海银保监局对安信信托开出金额高达1400万的超级罚单。

今年6月15日,上海银保监局披露了细节,整体来看,安信信托行政处罚项目总计31个,其中有高达17个信托计划,遭到挪用。

安信信托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2笔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

安信出事后,银保监使用了“交叉检查”的方式检查信托公司,防止地方保护。这次四川信托的资金池问题,正是在交叉检查中由陕西银保监发现并上报的。

信托还能买吗?

2018年P2P作出了灭顶之灾,2019年私募兵荒马乱,2020年,信托行业则是出现了信任危机。

不少朋友都在找厂长,问信托还能不能买?

其实啊,当前信托最大的问题,不是你能不能买,而是优质的项目,已经买不到了。

更闹心的,买到的优质产品,开始耍赖——提前兑付。

最早的信号,是从3月开始,江苏多地区要求城投公司降低融资成本,像是泰州、盐城、常州,都要求县级市(区)下属企业融资成本不得超过8%,并制定成本8%以上融资清退工作方案。

今年6月16日,云南国资委发话,更狠了,所有高于6.5%利率的债务,特别是大于7%的必须“千方百计换掉,并严禁再有类似”。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场景:

6月22日,一款9.3%-9.5%-9.7%收益的HX信托-江苏盐城信托提前兑付到账;

6月23日,一款的9-9.2%收益的AJ信托-永鸿厦门湾项目提前兑付到账;

6月24日,一款9.3%-9.5%收益的华澳信托-贵州毕节项目1-4期提前兑付到账;

据用益信托网最新数据统计,5月发行的集合信托产品平均收益率为7.49%,环比下降1.83%。

提前兑付,意味着,本来9%到9.5%收益率的项目,要换成7%到7.5%的项目了。100万的产品,一年下来,直接少了2万。

而让人无语的是,江浙也就罢了,隔三差五违约的贵州,也这么硬气了?!

现在钱放出来的多了,优质项目少了,那融资方自然可以拿到更便宜的钱,用来置换“贵”的钱。

其实,如果看考虑到风险的真实收益率,信托整体收益下降更多(看整体是因为,江浙等高质量政信项目,风险极低,并没有太大变化)。

真实收益率=(1+表面收益率)*(1-违约率)-1

之前信托项目平均不良率1%,收益9%,真实收益率是7.91%。

2019年末,不良率大幅上升至2.67%,按照7.5%的收益率粗略计算,真实收益率是4.63%。

然而,厂长还是要说,信托,仍然是非常优质的投资品种。

信托收益下降,违约增加的背后,是打破刚兑+低利率+严监管时代的到来。

货币基金已经进入1时代,某宝的收益断崖式下跌。

银行理财,收益早已破“4”。厂长之前看到,一个3年期大额存单,收益率不到4%,当然,保本保息。

即使是略显寒酸的4.63%的真实收益率,依然是优质固收产品里金子塔尖的存在。

两个忧虑点

接下来的两个问题是,第一,信托不良率会不会继续提高;第二,门槛100万,一旦雷了,是不是难以承受?

对于第一个问题,厂长认为,短期,因为排雷的关系,信托不良率可能会继续上升,但很快,信托整体不良率就会重回2%以下。因为,监管对于新发产品越来越严格。

四川信托的TOT产品,打着分散投资的旗号,做着资金池,规避监管的事情。

而新规规定:

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

非标也被进一步严格限制:

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

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合计实收信托的50%。

一如厂长之前所说,躺着赚钱的旧时代落幕了。从庙堂到江湖,从高高在上到白刃肉搏,缺乏主动管理能力,创新不济的,只能饮恨泥销骨;而能骑善射的,左手找到靠谱的融资项目,右手具备优秀主动管理能力的信托,才能功成画麟阁。

另一点,信托100万起购,违约怎么办。

四川信托,现在迷雾一般,还不好讲。而安信信托这种,爆雷的主要原因是,融资主体差,要么是民企小开发商,要么是中民投这种背景看起来强大,但是没有稳定现金流的,靠着高收益吸引投资者扩张。

乐居财经统计,安信信托“安赢”系列共涉及31项运作中的房地产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总金额为164.74亿元。其中2018至2019年上半年的信托计划,共有22项,涉资89.14亿元,占比达54%。可以说是成也地产,败也地产。

正常做靠谱点的政信项目(别下沉到四五六七线那种),或是选择前100的房企,不会这么狼狈。

虽然信托刚兑打破,但信托公司,还是经常会先拿自有资金垫付,然后找融资方打官司。

比如这次的黄金造假事件,民生信托是协调大股东支持,调集资金对信托计划进行了先行兑付,然后去找起诉保险公司,要赔付。

而即使是安信这种一地鸡毛的,也不代表就不兑付了。

现在安信在搞重组,目前接盘方是“上海电气集团+上海农商行的本土国”企组合,实力很强。成了,就是从民营信托变身国营信托。重组失败的可能性不大,问题是在于,接盘方会如何处理安信的烂摊子。

另外,安信本身也是有一定资产的,像是董家渡项目,已经持有的几十亿股票、信托计划、股权等。

而且最后的最后,那块全国只有68个的信托牌照,也能值不少钱,而且安信还有是少有的上市信托公司。

信托违约,和P2P跑路,血本无归或是只能拿回个两三成相比,是有本质区别的。

综上,对于投资人来说,在当前的收益率水平下,如果资产在500万以上,配置一两百万优质的政信信托或是工商企业信托、基建信托等,依然是可以考虑的。

另一边,就在非标退潮,固定收益类产品收益率连续下滑的同时,量化产品正在强势崛起,对冲、套利、CTA,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做固收替代的选择。

这一款的风险、机会,还有投资方式,厂长会在即将到来的7月,为大家做一个深入解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