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深线】补贴拯救民办幼儿园?

【等深线】补贴拯救民办幼儿园?
2020年04月01日 22:46 等深线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孟庆伟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整个学前教育行业都带来了巨大冲击,民办幼儿园,特别是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运营乃至生存面临极大挑战。

所谓普惠性民办园,按照教育部最新发布的《县域学前教育普及普惠督导评估办法》,是指通过教育部门认定、面向大众、质量合格、接受财政经费补助或政府其他方式的扶持、收费执行政府限价的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

按照教育部第三期(2017~2020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出的要求,到2020年,全国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左右。

随着这一日期的临近,近几年,各地“民办园转普”的速度在加快,普惠性民办园越来越多。学前教育专委会的数据显示,我国将近80%的民办幼儿园是普惠园。 

为了帮扶民办幼儿园,尤其是普惠性幼儿园缓解疫情期间的资金压力,中央部委和部分省份陆续出台帮扶政策,无疑给办学者吃了一颗“定心丸”。

比如北京、浙江均出台政策,对民办幼儿园给予资金帮扶。

3月1日,北京市发文称,符合条件的民办普惠性幼儿园,可按照2020年1月的在园幼儿数,将2020年1至6月每位学生1000元的生均定额补助一次性预拨;对运转困难且在解决区域“入园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民办非普惠性幼儿园,则按照班数给予帮扶。同时,北京市还鼓励具备条件且有意愿的民办园转普,转普的各项补助从2020年1月拨付。

北京市还规定,教育机构承租北京市及各区属国有企业房产从事办学活动,依照防疫规定延期开学或暂停培训且不裁员、少裁员的,免收2月份房租。承租用于办公用房的,给予2月份租金50%的减免。同时,允许教育机构延期纳税。

上海市也出台政策,对民办托幼机构给予支持,包括鼓励减免房屋租金、加大金融支持力度、统筹支付购买学位费用、给予职工培训补贴等。

据了解,北京的补助资金目前正在向各区县拨付。

“去年普惠性幼儿园的补贴已经拿到,但是今年的还没有下发,应该在走手续。”3月27日,北京某幼教集团总园长冯惠燕告诉记者,房租减免方面,转普惠园的没有房租,没转的2月份房租全免,3、4月份减半。

浙江省财政厅于3月12日发文表示,对按学期收费,2020年延迟开学而暂无学费收入的民办幼儿园,各地可采取一次性预拨、年终清算等方式给予补助。

厦门市也出台了文件,规定按照普惠性幼儿园2019年秋季学期符合补助条件的注册幼儿数,3月10日前拨付70%的财政分级补助资金,差额于学期末结算。

 “厦门已经基本拿到财政补助资金了,部分区在办理中。”3月27日,厦门一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吴歌也告诉记者,补助资金按照上学期注册幼儿数发放,等开学再看实际人数多还少补。

吴歌透露,厦门市的补助标准为一、二、三级幼儿园分别为每月每生600元、400元和300元。据此,吴歌的幼儿园大约能拿到19万元。

厦门市还规定了这笔补助资金的用途。按照文件要求,补助资金的支出用于保障和提高教职工待遇的比例保证不低于50%。

但这部分资金并非一次性全部发放,而是分6个月来分配。“虽然每个月发放的工资不多,但是已经解决了燃眉之急,就是房租没有补助。”吴歌说,目前很多幼儿园还不知道如何分配这笔钱。

厦门市的这一举措,让很多外地同行十分羡慕。“潍坊高新区补助是只给认定的几家普惠园,不是普惠园是不能享受的。”山东潍坊一家民办幼儿园负责人称。

浙江一民办幼儿园举办者王月芬则告诉记者,浙江省早就下发了补助资金的文件,但是目前资金还没有下发到位。

针对民办幼儿园贷款难的问题,学前教育专委会还建议,对民办幼儿园的暂时性资金困难,鼓励金融机构按照政府贴息、低息方式提供小额贷款,或以幼儿园资产质押等形式发放贷款。

在社保缴纳方面,人社部、财政部等多部委也已出台政策,明确民办非企业单位可减半征收三项社会保险(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部分。这意味着,民办非营利性幼儿园可享受此政策。

地方也出台了相应政策,比如浙江省提出,民办幼儿园可减半征收2月份至4月份基本养老保险,可申请缓缴社会保险费,缓缴期限不超过6个月,其间免收滞纳金等。

“社保不能断,因为很多老师的孩子正在读书,一旦断了,书都没的读。”吴歌说。

在很多省份,非户籍人口子女在当地就读中小学,需要父母缴纳社保满足相应的年限。

在政府鼓励业主(房东)对租用经营用房的幼儿园减免租金的呼吁声中,办学者们也开始寄希望于能省点房租成本。但减免的却是少数。

“我们和房产公司商量能否减免一些房租,房产公司说一分钱都不给免。政府部门的补贴又不能给我们民办园,所以只能我们自己承担。”江苏徐州一园长坦言。

山东的王芳这几天已经急得哭了好几场,“两个月赔了十几万元,(资金)紧张得有点受不了”。思前想后,她把实情跟房东讲,房东表示理解,但并没有答应减免房租的请求。

“房东说,紧张就晚点交吧,我不催你,房租的事真的不能破例。她另一个做宾馆的租户上个月刚交了房租。”王芳说。

有点失望,但王芳能想开 。“租私人的房子就是这样,人家一分不免,我们也没法说啥,毕竟挣得多的时候也没多给人家。”她跟房东说,“能省是一份情义,不省也是正常的,房租等推迟一段时间再交。”

中教投研的调研显示,截止到3月30日,81.7%的受访者表示未获得免租。

“很多私人产权物业由于自身经营也面临较大的压力,难以像国有企业一样给租赁者减免租金。但另外一方面,由于全国很多地方的普惠、公办幼儿园占比仍未达到 80%,租赁国有物业办园也面临较大的强制转普风险。”中教投研负责人刘三石表示。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原副会长、学前教育专委会第二任理事长杨志彬也表示,因为政府鼓励业主(房东)减免租金的呼吁并非红头文件,民办园绝大多数是租赁私人或小集体的房产,政府不可能明令要求私人房主不收或少收房租。因此他建议,国家在因疫情不能开园的时间内可以统一给予民办园3个月的房租补贴,把钱直接发给民办园,帮助他们解脱困境。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月芬、吴歌、王芳均为化名)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