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着虎牙过河,如涵控股向张大奕们“say bye”

摸着虎牙过河,如涵控股向张大奕们“say bye”
2019年09月17日 09:28 智通财经APP

中秋节到来,在依然开市的美股市场,中概电商股集体上涨,向大洋彼岸的投资者展示什么叫“中国购买力”。其中,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控股(RUHN.US)以盘中股价暴涨76%的成绩,成为当天最引人注目的“网红”。

“一日明星”固然亮眼,但为等待这一天,如涵控股从今年4月上市熬到现在。而支撑这家公司股价暴涨的,正是逐渐被市场验证的网红电商商业逻辑以及公司2020财年Q1的一纸业绩。

暴涨得用业绩说话

如果说虎牙成功地让投资者相信“直播+游戏”的商业可行性,那如涵的业绩便正向市场证明“网红+电商”同样值得被关注。

整体来说,2020财年Q1季度,如涵的业绩很有看头。公司当期净收入3.13亿元(RMB,下同),远高于去年同期的2.33亿元;调整后归母净亏损为2160万元,同比亏损收窄51.6%。

在这份利润表中,亮点有二:大幅增长的营收和稳定增长的费用。或许有人认为这两点过于“稀松平常”,但对比市场中一些通过裁员降费来为利润“注水”的公司,平常也可以是亮点。

通过解构利润表的三大部分,我们可以看到,如涵在2020财年Q1的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34.3%,经营费用也从去年同期的1.05亿元增至1.39亿元,同比增长32.4%。最后营收与费用之差导致净亏损收窄。可见,如涵是通过营收增长带动利润情况改善,公司在不断向前走。

细化费用端,如涵的履约费用和管理费用同比保持稳定,大幅增长的是其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这一数据变化传递出的信号是,公司在保持员工与管理体系稳定的前提下,通过拓宽销售渠道来为公司引流,从而增加收入。

只是如涵对这一收入增长过程似乎并不满意。在财报的“风险因素讨论”中,公司认为,“如果我们继续产生大量销售和营销费用而无法实现预期的消费者和GMV增长,我们的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因此,我们可能无法改善经营利润率,并可能在未来继续产生净亏损。”

不过,在今年4月到6月的3个月内,如涵控股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8996万元大幅增至7.14亿元,受限资金减少至528.4万元;与此同时,在解决了5.75亿元的应付关联方负债项目后,公司负债大幅减少,整体财务状况趋于优化。

或许在不少投资者眼中,加大营销推广增加收入的行为是一把“双刃剑”。但纵观国内互联网市场,通过提高市场曝光度吸引流量以达到规模变现的现象屡见不鲜,各大公司也屡试不爽。

因此立竿见影的财报表现说明,拿着这把“双刃剑”对现阶段的如涵控股而言并非坏事,而上涨的股价也说明其商业逻辑正在被更多投资者接受。

观望中的市场

用钱“砸出来”的用户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如涵还在验证,市场还在观望。

本财季的3个月内,如涵在市场营销上砸了7414万,网红增加了5个,粉丝增加了1690万。其中,公司中上层网红数增长停滞,对应粉丝数从3月的6600万降至6月的6200万,但腰部主播却出现环比,且对应粉丝数从8910万大幅增至1.1亿。

数据让人直观地感受到,头部主网红已至流量瓶颈期。这本该是一件利空的事,但如涵却希望借此转型靠“腰部发力”。

公司目前正在持续削减全方位服务模式下的网红数量以及以这些网红名义开设的店铺。截至目前,服务与全方位模式的网红数已缩减至11个,同比减少66.7%,相应店铺数缩减至40家,同比减少46.7%。相反,如涵正在要求网红们更注重品牌合作,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合作品牌共计701个,同比增长136.0%。

这一减一增透露出的信息量很大,但概括起来就是:从“平台服务网红”向“网红服务平台”转型。

虎牙之所以能扭亏为盈,正因为其放弃了抢夺头部主播的烧钱游戏,转而开始培养直播公会,形成“平台—公会—主播”的三方制衡机制,帮助平台降低主播开支、优化流量配置,从而实现规模化盈利。同样是向“以服务平台为主”的方向转型,现在的如涵看上去更像是“摸着虎牙过河”。

但转型不一定都会成功,大刀阔斧之下如何处理与“张大奕们”的关系成为此次改革最核心的部分,或一切顺利或迎接阵痛,这都是如涵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公司离转型成功还有一段路要走。所以,对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投资者们而言,此时的耐心观望和偶尔“发糖”便显得更加理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