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翻一倍的华宝国际(00336)“翻车”了?

5天翻一倍的华宝国际(00336)“翻车”了?
2020年07月10日 15:19 智通财经APP

最近港股和A股都在炒电子烟,港股的华宝国际(00336)5个交易日股价翻倍,A股的华宝股份(300741)6天5板,盈趣科技(002925)、劲嘉股份(002191)等都有所表现,这些股票都是炒的新型电子烟HNB概念。

市场炒作因素主要有三点,一是思摩尔国际于7月10日在香港上市;二是6月20日,四川中烟首家HNB烟具体验店在成都开业;三是IQOS将正式作为减害产品在美国市场销售,因此相关概念股纷纷起舞。

智通财经APP观察到,华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2006年通过借壳完成港股上市,开始发展香原料、烟用原料等业务。2016年,公司为增强板块间协同效应,将食用香精与日用香精合并为香精业务板块,将其拆分进华宝香精股份有限公司,后于2017年华宝股份(300471)在A股中小板上市,其营收部分仍并入华宝国际(00336)。

2019年华宝国际(00336)营业收入42.41亿元,同比增长10.08%,净利润11.12亿元,同比下降12.01%。其中香精业务销售收入约21.64亿元,占整个集团收入约51%。

值得注意的是,香精业务销售收入约21.64亿元,占整个集团的收入约51.0%,板块营运盈利约12.88亿元,较2018年略微增长;烟用原料业务营收7.54亿元,较2018年相比,烟用原料收入下降约21%,板块营运盈利约3.11亿元,同比下降31.8%。香精业务及烟用原料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导致烟用原料收入及盈利下降的原因为行业竞争加剧,导致产品销量及价格下滑。

由此可见,随着烟用原料行业竞争的加剧,公司业务必然受到影响。而近几日市场爆炒华宝国际(00336),爆炒的理由是HNB理论市场规模可达千亿,但事实真如此乐观吗?

什么是HNB?

简单来说加热不燃烧产品,英文HNB(Heat Not Burning),又称低温烟,是一种结合了烟具及烟弹的新型烟草制品。利用特制加热装置(烟具)将经过处理烟丝(特制烟弹)加热到一定温度,使烟丝加热到足以散发出烟气的程度。HNB的烟弹制造工艺和吸食方式决定了它的致香成份少于传统香烟。

简单概括起来就是,HNB也是一种电子烟,只不过和电子烟相比,相同点在于两者都是通过特制烟具供消费者摄取尼古丁。不同点在于电子烟不含烟草,仅仅是将含尼古丁的液体雾化形成气状物吸入口腔,而加热不燃烧所使用的原料是真正的烟草,除了能提供尼古丁之外,还能够释放真正的类似于传统卷烟的“烟味”。

低温烟都是用薄片工艺在做,传统烟在国际市场上使用量30%(混合型),国内通常在低端烟采用薄片,但占比仅为5-15%(烤烟口味限制)。

现在的薄片制造商是中烟公司与合资的公司,共有14家,薄片不禁止民营企业参与,只要有技术有方法都可以参与其中,华宝国际(00336)拥有薄片生产牌照。

在香精添加部分,传统烟草中用到香料占比不到1%,而HNB占比超过15%。传统烟草一支0.6g,新型烟草一支0.3g(不考虑烟嘴),市场预计HNB对香精的需求量翻7倍。

理论上来说,HNB比传统电子烟相比更健康,而且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这次HNB概念对应的或许是千亿级别超大市场,作为HNB供应链之一的华宝国际(00336)自然从中受益。

HNB理论市场规模可达千亿

从全球市场来看,HNB已经获得一些国家的认可,市场认可最高的是东亚国家,日本和韩国,HNB渗透率远远高于欧美国家。

日本烟草发布的2019年全年财报披露,烟弹销售量同比增长17.86%,同时计划2020年,烟弹销售量超过35亿支,使其减害产品在国内烟草市场占比达25%(2019年为23%);2019年,韩国加热不燃烧产品占烟草销售比例大于12%。

以海外HNB最大生产企业IQOS母公司菲莫国际为例,2020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71.53亿美元,同比增长6%;营业利润27.89亿美元,同比增长36%。其中IQOS业务实现收入15.55亿美元,同比增长25.1%,收入占比提升至21.74%;一季度菲莫国际烟弹总销量167.27亿支,同比增长45.5%,其烟弹对全球烟草市场中的渗透率达到2.9%,提升0.9个百分点。公司预计2021年实现900-1000亿支烟弹年出货量目标。

2019年我国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人民币12056亿元,上缴财政总额11770亿元,可以推断,我国烟草行业是超万亿赛道,倘若国内HNB渗透率能提高到东亚国家的水平,毫无疑问,HNB至少是千亿的市场规模。然而,这种渗透率似乎有些不太现实。

政策监管依然是最大的风险点

2019年中国的税收总额为14万亿,其中来自烟草的税收约1.18万亿,占总税收比例的8%;美国税收总额为1.09万亿美金,其中来自烟草的税收约186.9亿美金,占总税收比例的1.71%;日本税收总额为6.14万亿日元,其中来自烟草的税收约为8890亿日元,占总税收比例的1.45%。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国内烟草占税收比例较大,而美国和日本烟草税收占总税收比例非常小,因此美国和日本电子烟更容易兴起。

我国烟草税费主要包括七税费两专项,分别是烟叶税、消费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进口关税、城市建设维护税、教育费附加,以及以税后利润为基础上缴的国有资本收益和专项税后利润。

以每条调拨价格在70元以上的甲类卷烟为例,要先在生产环节征收56%的从价税,再单包征收每包0.06元的从量税,到了批发环节再从价和从量征收一遍,分别是11%的从价税和每包0.1元的从量税。

实际上,一条卷烟从上产到批发再到零售的整条生产销售链中,需要缴纳的税种非常多,涉及增值税、城市建设维护税、教育费附加等等。

经过多层累积,一条卷烟的零售价格里,实际上多数是税费。国家烟草专卖局烟草经济研究所《2018年中国控烟履约进展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卷烟综合税率为66.6%。

值得注意的是,传统烟草的税负构成虽然复杂,但消费税在生产、批发两个环节分别从价、从量征收,且税率较高,导致一条卷烟所缴的大部分税款来自于消费税,大约占纳税总额的60%。

而同样暴利的电子烟,当前仅按普通消费品征税,采取13%的税率,其担负的税负责任远低于传统烟草。现行消费税的征收范围主要包括烟、酒、油、车等税目,其中烟包括甲类卷烟、乙类卷烟、雪茄及烟丝等子目录,暂未囊括电子烟或者烟弹等品目。

由此可见,如果卷烟被大面积替换成HNB,将大大影响国内的税收,因此HNB在国内要大规模推广开,从税收角度分析看,难度很大。

为此,国内或许会出台各类相关政策制约其发展。例如,2019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该通告禁止了电子烟的线上销售渠道,让未成年人不能通过互联网接触和购买电子烟产品。今年5月30日,因未依规张贴警示标识,深圳控烟办对电子烟门店开出全国“第一罚”。

总的来说,HNB理论上很美好,千亿的市场想象空间,加上当前国内市场渗透率仅1%左右,整个产业链都会从中受益;但是目前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关于HNB的监管,相关政策并未落实,发展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此外华宝股份也表示我国新型烟草政策尚不明确,新型烟草相关的产业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在这个时间点上炒相关公司,未免也过于乐观。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