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震荡叠加K12教育投资退潮 博实乐教育业绩利好难释放

中概股震荡叠加K12教育投资退潮 博实乐教育业绩利好难释放
2021年07月23日 16:51 智通财经APP

从5月份的穆迪确认“Ba3”企业家族评级,降展望至“负面”,到7月监管收紧,中概股迎来大幅震荡,博实乐教育(BEDU.US)可谓陷入“窘迫”。直到近日,公司公布了其截至2021年5月31日的第三财季业绩,不知道这份大增的业绩能否为博实乐教育后续的股价走势“冲冲喜”。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博实乐教育Q3财季业绩显示,Q3营收10.54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同比增长42.5%;净利润1.64亿元,同比增长141.0%。大增的业绩让公司股价在次日增长4.07%,然而股价依旧停留在4美元附近。

实际上,作为在美登陆的民办教育中概股之一,博实乐曾一度深受资本青睐,但在后续发展的过程中,资本逐渐对其失去信心。2017年至今,博实乐股价已从最高的每股27.46美元下跌85.1%。如何让市场重拾信心,或成为这家K12教育公司继续资本之路的首要任务。

收入与利润齐增,业绩增长稳定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此次博实乐教育之所以能实现收入与利润齐增,与其业务回暖有紧密联系。

财报显示,业务数据方面,第三季度,公司国内K12学校平均学生人数为57188人,同比增长16.9%;国内K12业务营收为7.5亿元,同比增长72.5%,占总营收的71.2%。

此外,海外学校业务营收为1.42亿元,同比下降32.4%,占总营收的13.4%;教育科技业务营收为3130万元,同比增长47.1%,占总营收的3.0%;辅助教育业务营收为1.30亿元,同比增长78.5%,占总营收的12.4%。

不难看到,营收增长背后,学生数量增加是主要推动力。第三财季,博实乐国内K12学校入学人数已达到57188人,同比增长16.9%。其国际学校、双语学校和幼儿园的入学人数都在稳步上涨。

在具体的营收构成上,博实乐延续了以往的多元化发展态势。从2017财年到2021财年,博实乐在国际学校、双语学校、幼儿园、补充教育上的营收均保持稳定增长。并且以上3项细分业务占总营收的比值也相对平衡。更加突出的是,到今年Q3财季,博实乐的辅助教育业务实现营收增速接近80%,在弥补海外学校业务营收增速下滑的同时,也正成长为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

与营收实现齐增的毛利数据,则是此次博实乐教育第三财季业绩的亮点之一。

据智通财经APP观察,实际上近几个季度以来,博实乐教育在实现业务收入稳定增长的同时,往往会出现在盈利方面的承压。以去年第四季度为例,数据显示,博实乐在2020年第四季度毛利润为1.5亿元,同比下滑28.6%,同期毛利率仅为22.9%,创近8个季度以来的新低。

自2019年Q3季度以来,公司的Q3财季的毛利率便一直处在波动下跌状态,但在今年Q3财季,博实乐教育毛利率从上一财年同期的39.5%增至39.7%,说明今年Q3财季公司盈利能力实现一定回暖。而这也是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41.0%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现金流来看,博实乐教育作为传统的教育板块龙头,一直以来都有较强的流动性。截至今年5月,公司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7亿元,足以支付公司当期短期债务以及计划的资本支出和股息支付。

虽然从业绩上看博实乐依旧可圈可点,不过从整体行情来看,市场对博实乐教育仍“不待见”,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不确定的外部环境。

机构闪退大环境下,投资前景不明

造成博实乐教育在今年5月中旬股价暴跌的关键原因在于,监管层出台了新的“民促法实施条例”,而这在市场上普遍解读为凸显了在中国提供幼儿园直至12年级(K-12)课程的教育公司所面临的监管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即将实施的新条例中提到,“任何社会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实施学前教育的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这项政策意味着义务教育阶段民办教育的兼并收购、协议控制被禁止。而这也是此前穆迪下调博实乐教育评级的原因之一。

不难看出,博实乐的Ba3 CFR评级体现了穆迪对博实乐的有限规模带来的风险、扩张的执行风险和监管不确定性的考虑,新政策增加了博实乐的扩张战略、将现金流从运营学校转移到被评级实体的能力以及对其现有学校投资组合的持续控制方面的不确定性。

之所以对博实乐被限制扩张战略后的发展持保留态度,在于公司此前的发展与频繁兼备有关。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从往绩数据来看,2017年到2019年,博实乐增加的26所学校,有很大比例源自于并购。例如,2019年,博实乐以380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英国圣迈克尔学校和博斯沃思学校;7月,博实乐再度以1.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英国教育集团CATS的全部股权。据悉,CATS学校在英、美、加三国共拥有10所国际语言学校。

2020年,博实乐还在公共卫生事件期间还“逆势收购”了国际竞赛及课程线上培训机构翰林学院51%的股权,以及营地教育机构乐体营地60%股权。

实际上,博实乐的近年来的增长,其中一部分驱动力便来自于并购带来的规模效应。所以在新民促法对民办机构兼备“划红线”后,博实乐还能否实现稳定增长并不能确定。

除此之外,国内K12教育趋于紧张的投资大环境,也让公司未来投资前景变得不甚明朗。以高瓴资本为例,今年5月17日,高瓴资本披露了其今年一季度的持仓情况,显示从2020年二季度起,高瓴资本便一直在减持K12教育企业。目前高瓴已清仓好未来,将持有的405万股全部出售。此外,一起教育也被高瓴清仓。

除了高瓴资本外,景林资产也在今年第一季度大幅减持好未来,卖出257.1万股,占所持股数的77.6%。同时披露减仓教育股的还有老虎环球基金。去年第三季度,老虎环球基金建仓高途,买入302.08万股,但在今年第一季度便全数清仓。

从以上机构悉数“逃离”K12教育,便足以看出当前行业投资的不景气。但同样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此次K12教育“爆雷”大多聚焦在教育培训领域,以K12民办学校教育为主营业务的博实乐或受到影响有限。有机构预计,在颁布新政策后,博实乐或将积极适应新政策,而适度的方案执行提高学校运营稳定性将有助于减轻新政策对博实乐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公司未来稳定增长依然可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