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药的每个产品背后都有一段官司?

广药的每个产品背后都有一段官司?
2019年07月20日 11:20 拇指医药

2014年夏天,广药的朋友就开始张罗着推广新产品。当时还没起名字,只是以“国产伟哥”代称的这款新药,是辉瑞万艾可的国内首仿,万众期待。

“伟哥”这个名字是没法用了,此前辉瑞和广州威尔曼打官司输了,“伟哥”这两个字的商标被判给了威尔曼。正当大家猜测,广药是否会给新药起一个不带暗示性的名字之时。“国产伟哥”的名称公布了:金戈。

虽然广药董事长李楚源对此解释: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但这两个字还是带着浓浓咸湿之风扑面而来。拇指君也被问到“要不要来点试用装”,当然一口就义正词严地回绝了!

家里还有好几颗万艾可没吃完呢。

01

五年过去,金戈据称已经超过“伟哥”万艾可,成为抗ED的第一大品牌。孩子养大了,问题也就来了。

7月18日开始,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遭到了广药集团合资方,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公开举报。

突然冒出来的康业元此前从未出现在媒体视野中。康业元的公开信称,当初康业元是用国家一类新药构酸西地那非片(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齐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入股白云山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并持股49%,广药集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等资产入股持股51%。

广药在2003年就拿到了金戈的一类新药证书,由于知识产权等问题才迟迟未能生产“国产伟哥”。康业元所称“以临床批件入股”,故事要在15年以上。

事情要回溯到2005年。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案爆发后,行业内剧烈动荡。除了郑以外,药监局另有两人涉案,分别是原药品注册司司长的曹文庄和原医疗器械司司长的郝和平。曹的被捕又牵连出另一个人来,那就是中国药学会的处级干部刘玉辉。

刘玉辉2000年时与广药合资,成立了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刘个人出资200万。2005年11月时,据查刘玉辉涉嫌挪用中国药学会的200万资金。

曹文庄涉事的最大源头,是申报了好几十个新药的海口康力元制药。“康力元”与康业元一字之差,虽康业元成立于2009年6月22日,但公司名称、产品等都能与当年的药监局腐败窝案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刘玉辉被抓后,白云山科技实际上一直未能组织生产“国产伟哥”,具体原因不明。可能因为是一方面,郑筱萸时代的“一类新药”本身很成问题,面临全面回查;另一方面,当时正值辉瑞全面出击维护利益的时刻,国内药品立法尚不健全,“强仿”只会带来更多麻烦。

等到万艾可专利在2014年到期之后,“金戈”才骑着铁马上市,不算姗姗来迟,只能说是我国药品管理规范化的结果。

据康业元方面称,从2014年金戈上市后,广药方面就从没给康业元提供过完整的财务会计报告。

新浪财经报道称,康业元张姓人员称:“我们已同广药集团及科技公司协商近五年的时间,在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为首的领导授意下一直未得到公平应有的结果,在我司最无助的时候我们只能求助媒体,相信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也确实对李楚源领导下的广药集团失望透顶!我们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广药集团和李董,是不是完全忘了当年的刘犯玉辉?

02

康业元的举报内容,除了看不到财务报表外,还有其他更严重的问题。

举报材料称,作为持有白云山科技49%股份的股东,白云山制药总厂在2016年4月22日给康业元一份利润分配方案:销售额1-3亿提成8%;3-5亿提成6%;5-10亿提成3%;10亿以上提成2%。

广药给康业元的分成条件是按销售额,并非净利润,这是康业元最为不满的。因为金戈的利润率不是一般的高!

康业元对金戈的成本进行了披露。举报信中指,根据白云山2015年年报显示,金戈当年销售额2.3378亿元,成本为1818万元,毛利率为92.2235%。生产数为1589万片,销售数为1495万片,计算下来,每片的开票价15.68元。

按广药的算法,金戈每片的成本约为1.216元。

实际上的成本可能更低。康业元进一步指出,金戈的原料加工前四步均来自济南公司股东生产基地,所以每年的原料采购数都有记录:2014年到2016年4月共采购原料3490公斤。每公斤原料可生产14000片,康业元算下来,这些原料就可以生产4886万片金戈。

而且据康业元举报,金戈原料实际的购买价格是每公斤1800元,但广药方面入账金额为每公斤1万元。广药因此涉嫌虚增成本,以少缴税款。

如果康业元的说法是真的,每公斤成本虚增8200元,做14000片的话,金戈的原料成本又降了0.5857元。

按此算法,金戈每片原料成本大约为0.63元,比康业元计算的0.75元还低。有位朋友看到这个数据之后不由得感叹:都说药品是暴利,果然名不虚传啊!

拇指君不担心广药或康业元会怎么样,倒是担心靠金戈在床上驰骋的战将们,靠着6毛钱的药,干着666的事情,怎么会吃得消?

03

康业元指出的问题实际有三个:

1、原料采购量和广药实际的药片销售量不符;

2、金戈宣称的成本和实际成本不符;

3、金戈的利润被做低了。

不过,康业元的三个问题似乎些漏洞:

1、原料采购和最终产量之间,能否等值换算?原料采购量与采购成本、损耗等多种因素有关,直接计算最终产量并不妥;

2、广药披露的一直是金戈的毛利率,并未披露净利率。按净利润分成,是否会比按销售额分成的算法更高,值得观察。毕竟利润调节有的是手段;

广药方面7月19日晚,迅速回应,称举报内容不实,已经报案处理,并披露了2018年金戈的销售情况:2018 年销售收入为6.62亿元,利润总额为3.99亿元。一加上各种费用,利润自然没那么高了。

康业元则继续发表声明,除强调事实外,更是指出针对的是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举报其违纪违法问题:

无论此事未来如何发展,有一点是肯定的:广药在明星产品上的控制力度和风险意识并不强。

握着一手好牌的广药,在2005年之后有近10年的时间厘清当年混沌时代的各种纠结,为金戈铺平道路。但直到产品上市近5年后,合资方依然不依不饶,甚至举报广药董事长李楚源。这一切与加多宝何其相似?

话说回来,这或许是广药集团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