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这样的特斯拉

中国需要这样的特斯拉
2021年04月29日 15:42 一见财经

最近,特拉斯舆情热度一浪高过一浪,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它在中国绝对是个特殊的存在。

 1 

不同于其他企业,特斯拉自从2019年进入中国就是个“另类”。

特斯拉是中国放开外资股比后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外资独资项目;

第一个把车开进中南海紫光阁的外资企业;

总投资500亿在上海建造超级工厂,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

从签约到土地摘牌,再到正式启动开工,只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是历时最短的外资项目;

……

能在中国实现多个“第一”,很多人不知道其背景,实际上自特斯拉从和中国接触以来,一直都被高规格对待。

2016年4月27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会见时任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任宇翔,就特斯拉汽车公司在华业务发展及进一步加强合作等交换意见。

2017年4月25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埃隆·马斯克。当时媒体报道称,特斯拉或将通过此次会晤对中国市场进行进一步考量,从而在中国成立生产工厂。

2019年1月9日,总理新年伊始的首场外事活动安排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的外宾就是马斯克。

总理说,这是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放开外资股比后的首个外商独资项目。“希望特斯拉公司成为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参与者,成为中美关系稳定发展的推动者。”

注意!是“开放外资股比后首个”。

2018年6月28日,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其中关于新能源汽车领域外商股比和外商合资数量要求从当年7月底被正式取消。

经过国务院的特批特许之后,特斯拉进入中国,投资500亿,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

会见中,总理问:“你对中国政府还有什么期待?”

马斯克说,“我非常热爱中国,愿意多到这里来。”

“如果你确有这个想法,我们可以向你发放‘中国绿卡’。”总理说。

会见即将结束时,总理应马斯克邀请,来到紫光阁外参观了3款不同型号的特斯拉新能源汽车。

在2019年中美贸易关系紧张关头,总理在紫光阁高规格接待马斯克,允许特斯拉独资,特批特许并发放“中国绿卡”,这是中国向世界展示中国深入对外开放的决心。

 2 

特斯拉被高规格引入中国,还有一个原因是特斯拉在世界汽车工业史上是个神奇的存在。

它没有任何汽车制造的历史,凭借着颠覆性的思维制造了从未有过的产品,当时还有传统汽车企业嘲笑他,有人甚至称,特斯拉把新生产线设在一个“临时帐棚”里。

不过,自2019年上海超级工厂开工,Model3实现了国产化后,外界发现,特斯拉不仅颠覆了传统汽车产业,同时也刺激了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

4月27日,特斯拉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第一季度中国市场特斯拉交付量达69000辆,为去年同期的3倍,已经占到全球当季销量的40%。

仅在3月,特斯拉在国内市场的销量就超过了35000辆,其中超过25000辆Model3车型,超过10000辆Model Y车型。

另据中汽协和乘联会最新发布的新能源汽车销售数据显示,3月份,特斯拉在国内的销量为35478,比亚迪为23906辆,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分别为7257辆、5102辆、4900辆。

可以看出,特斯拉尽管被吐槽,但其销量依然一骑绝尘,杀手锏之一就是“价格”。 

今年年初,特斯拉宣布国产Model Y和全新Model 3两个系列产品上市,其中Model Y系列价格最高直降16.51万元。当日,网上有爆料称蔚来遭大规模退单。

特斯拉敢于降价,本质上是有了上海超级工厂,特斯拉在国内也获得更完整、更便宜的产业链支持。据悉,上海特斯拉工厂在2020年底零件本土化率已达到60%,生产成本下降20%~28%。

所以,即便近期特斯拉加速门、降价门、质量门等负面不断,但依旧逃不过价格的“真香定律”,本质上是消费者权衡之后的选择。

特斯拉在中国获得了成功,但从另一维度来看,通过引进特斯拉,政府的目的也达到了。

其一、特斯拉这条“鲶鱼”极大的刺激了国内新能源车企,逼迫国内的新能源车企加速升级技术、提升产品质量,促进行业升级、更快进步,适应市场导向。

特斯拉进入中国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除了比亚迪,很多传统车企都是直接把燃油车换个动力系统,就变成了新能源汽车,甚至连外观都不怎么设计,就卖给消费者。

这些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在竞争中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不仅诞生了蔚来、理想、小鹏这样的造车新势力,小米、华为、360、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不断涌入。从经济学上讲,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里,获益最大的是消费者。

从这一角度,国内造车新势力似乎与特斯拉又成为同一条战壕的战友。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就曾表示:“因为有了特斯拉,中国消费者对电动车有了更深的认识,这也帮助我们这些新兴的电动车企业更快地成长起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志新称,换个角度看,特斯拉其实也在逼迫中国电动汽车在技术上不断迭代升级,中国车企业要敢于和一些高端品牌去竞争,有些企业可能会失败,但最后会留下的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这部分企业就是中国、世界的头部车企。

其二、特斯拉在发布的财报中称,国产Model Y生产进展顺利,目前上海工厂的全年产能为45万辆,今年全年上海工厂季度产量将继续增加。上海工厂国产零部件率近期已经提高到90%以上,向欧洲和亚太地区的汽车出口将继续按计划执行。

另外,特斯拉2020年7月30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最新季度申报文件中披露,该公司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为期50年的经营租赁协议。特斯拉需要在未来5年内完成对上述工厂140.8亿元(约合20亿美元)的投资。同时,从2023年底开始,特斯拉上海工厂每年须上缴22.3亿元的税收。

对于上海来说,特斯拉不仅仅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也是实实在在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项目。

这些年,特斯拉身上有两个标签:“鲶鱼”和“鲨鱼”,但从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百花齐放”的现状来看,它更像一条鲶鱼,这也可能是政府希望看到的。

 3 

2019年1月7日,在上海浦东新区临港的一片农田上,特斯拉召开了盛大的工厂奠基仪式;2020年1月7日,同样在这片地方,特斯拉在已经建成的上海超级工厂中,正式开启大规模交付。

从废墟到一期工厂建设完毕,再到开启大规模交付,刚好365天。

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交付演讲中,马斯克数度哽咽,他表示非常感激中国政府和消费者对特斯拉的大力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

马斯克这么说,看似感谢的是“中国式速度”,其实感谢的是中国的营商环境。

事情正在发生变化,看似不经意的细节,其实已经透露出官方态度:中国吸引外资的态度没有变。只不过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4月13日,国家发改委与美在华跨国企业高层举行了一场交流会,特斯拉、埃克森美孚、英特尔、高通、通用电气、戴尔、迪士尼、亚马逊等60位企业代表参加,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及相关司局负责人围绕“十四五”中国发展和市场机遇进行交流。

代表特斯拉参加这场高级别会议的正是副总裁陶琳,她在会后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特斯拉非常坚定地看好中国发展,尤其是在新能源、科技、创新等方面。我们会努力推动双向沟通,把对中国政策的积极解读传递给美国各界人士,也把美国社会各界对中国的期望传递给中国政府。

宁吉喆表示:“希望今天的活动能帮助大家更好理解‘十四五’规划纲要,也希望你们回去能向美国政府、社会传递关于中国经济发展正确的信息。”“中国欢迎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世界各国企业更多参与中国对外开放,扩大双边和多边经贸往来,分享中国发展成果和成长机会。”

这场会议传递的信号很清晰:中国以开放的心态倾听外资企业声音,将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政府会对在华外企做好服务工作,欢迎更多的外国企业积极参与到中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中来。

其实,这也是特斯拉在中国存在并快速发展的另一层意义:树立一个标杆,展示中国吸引外资的态度和决心。

 4 

特斯拉和维权女车主的“江湖恩怨”还在继续,但马斯克和特斯拉仍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4月28日,高盛前高管GaryBlack在推特上向马斯克提问道:“是否可以考虑雇佣一个公关人员?”马斯克回复称,其他公司把钱花在广告和操纵公众舆论上,特斯拉则专注于产品。

“维权风波”之后,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仍然在24小时运转。工人们实行三班倒,从德国和日本进口的机器装置不停焊接,完成年产量80万辆,甚至100万辆的宏大计划。

毋庸置疑,中国是特斯拉的“龙兴之地”,中国既有更低的生产成本,还有庞大的消费市场。特斯拉确实需要中国。

换个角度看,中国也需要特斯拉这样的国际企业,毕竟中国与美国不同,中国有着14亿人口,稳就业是第一位,一个特斯拉的全产业链能够极大程度上刺激中国经济的发展,并且带动中国上千个公司的运转。

特斯拉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纵观汽车工业史,中国一直落后于西方,而新能源汽车时代是中国汽车产业实现换道超车的绝佳时机,而特斯拉对这个行业有特殊意义。

解放日报旗下的上观新闻发表评论称,中国汽车行业和消费市场应该庆幸于特斯拉的进入,并且期待更多“特斯拉”们的进入,以带来更加先进的技术和研发理念,推动更加充分的竞争和行业进步。

评论称,无论出身、规模,一家选择中国、投资中国、看好中国的企业得到了发展,本身就是中国发展的一部分。

从2019年面对中美贸易摩擦下微妙的国际环境进入中国 ,到客观上成为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的一条“鲶鱼”,再到最近被质疑,这都是特斯拉必须承受的,中国需要的是这样的特斯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