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些造车的公司都开始卖保险了

看,这些造车的公司都开始卖保险了
2021年03月04日 10:59 慧保天下

“股神”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Hathaway,NYSE:BRK.A)每次发布年报,都会引起广泛关注。近日出炉的2020年财报,大家的关注点落在其十大重仓股中唯一的中国股票、新能源汽车第一品牌——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002594.SZ,1211.HK)身上。

数天前,市场的焦点则在于另一个也在进军新能源汽车的国产汽车品牌——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吉利控股”)。

2月24日晚间,吉利控股宣布与沃尔沃汽车有限公司达成最新的合并方案,双方的合作将重点聚焦于汽车“新四化”等前瞻技术。这是2020年底以来吉利控股一系列收购动作的一部分。

“当下,全球汽车产业正在面临深刻变革,我们必须寻求开放协同,合纵连横。”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在合并方案出炉时如是表示。

作为车企,吉利控股不仅仅与同行合纵连横,还不断“出圈”,自2020年底以来开始发力金融业务,其中一个大动作就是入股合众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合众财险”)。

2020年12月30日,合众财险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官网发布了一则股权变更预披露公告称,吉利控股将受让其第一大股东合众人寿所持的33.33%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属于战略类股东,股权三年内不得转让)。

作为国有自产汽车第一品牌的吉利控股,终于来了。

纵观保险业几十年发展史,自从重新开闸发放牌照以来,各路资本如过江之鲫,其中地产商和车企,都曾是其中主力。而本次交易的两大主角合众财险和吉利控股,股东正好分别来自地产业和汽车业。

不过,如今无论是地产业还是汽车业,早已乾坤换人间。

当年资本大佬们所热衷的产融资本联动的操作中,一些保险公司股东尤其是有房地产背景的,通过关联交易,用保险资金“输血”房地产业。此后,受房地产业发展的影响,加之房地产商自身暴露出的种种问题,以及监管导向的变化,地产商再想拿到保险公司的“路条”,几无可能。

修订后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新规发布后,来自工业、科技或商业领域尤其是与保险产业链相关行业的公司更受到欢迎,渐渐成为险企资本新势力。比如,此前接盘中法人寿的宁德时代和青山控股,皆为所在行业的佼佼者。

在上一波的险企扩容潮中,车企股东中多以国字头为主,尤其是第一梯队的大型国有车企。从保险公司形态上,既包括普通财险公司,也包括专业汽车险公司。如今,一部分已完成左手财险、右手中介的布局。

加盟合众财险后,吉利控股成为进入保险公司股东队伍中的首家民营车企,同时也是新能源汽车新势力的代表。

在车险综合改革后时代,车险保费负增长已是业界预期,中小公司面临生存考验,而大公司也在谋求转型,加快在新驾驶风险领域的研究和布局,开发与车险相关的汽车后市场服务产品和驾驶风险管理产品。

在“老车险”向“新车险”转型之际,正在崛起的一批新能源造车新势力也在向保险业进军。比如,现在很火的小鹏汽车三年前已成立了广州小鹏汽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比亚迪宣称推出UBI个性化定价保险服务,特斯拉则在上海成立了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与之相比,已握有一家保险代理牌照的吉利控股,更进一步地切入到保险公司的股权层面。

2020年夏天,《隐秘的角落》里的一句台词“我还有机会吗”,火遍全网。对于包括吉利控股在内的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新势力,现在是进入保险业的最佳时间窗口吗?这些新车企股东,能够为挣扎在发展困境中的保险公司带来新的发展机会吗?

吉利“合纵(众)”

2020年即将结束的倒数第二天(12月30日),合众财险的一纸公告,宣告了新股东的到来。

成立于2015年的合众财险,是中发实业集团董事长戴皓旗下的保险产业,由彼时成立十年的合众人寿联合中发实业集团而成立,分别持股99.5%、0.5%。

如今吉利控股加盟,股权结构变为合众人寿、吉利控股、中发集团三家分别持股66.17%、33.33%、0.5%。

按照现行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吉利控股已达到单一股东的最大持股比例,身份则是战略类股东。

据笔者了解,合众财险早就有意引入新股东,曾经与携程、360等公司接洽,但都没有谈成,最终吉利控股入局。

与其他国字头车企相比,已有35年历史的吉利控股对保险业的兴致起得较晚。在众车企纷纷进军保险业之后,吉利控股直到2018年才拿下易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下称“易保”),获得一张保险代理牌照。2019年,其曾参与大家保险集团引入战投的洽购,但因报价过低而出局。

公开信息显示,李书福创办的吉利控股始建于1986年,起家于生产电冰箱零件,1997年进入汽车行业,如今已发展成为集汽车整车、动力总成和关键零部件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在其官方定位里,这已是一家创新型科技企业集团,已在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车联网等领域广泛布局,要打造“未来智慧立体出行生态”。

这是吉利控股在保险领域的第二桩收获。该交易如获批,吉利控股旗下将拥有一张财险牌照和一张保险中介牌照。加之此前在2018年控股的丹麦盛宝银行(SaxoBank)、2020年8月成立的盛宝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吉利汽车控股的吉致汽车金融有限公司,短短数年,吉利控股的金融版图初成。

除了在2015年成立易保开展保险代理业务,吉利控股对保险业还有一些渊源:其副总裁李轶梵长期担任众安保险在线公司的独董。2018年中国保信牵头制定的车联网数据保险应用研究项目《车联网数据驾驶行为因子与车险风险相关性研究报告》和《机动车辆保险车联网数据采集规范》(征求意见稿),吉利汽车研究院作为合作方便参与其中。

如今双方牵手,按其对媒体的公开回应,双方未来在车险上将进行更多的探索和创新尝试,合众财险将为广大吉利车主提供更多高效和差异化的保险服务,充分发挥双方在汽车产业链及优质低价的保险产品等方面的优势。

“新车险”打开转型想象空间

虽然目前吉利控股牵手合众财险,还处在监管审批之中。市场已在关注,实力渐渐强大起来的吉利控股,能否给困局之中的合众财险带来转型生机,还是只是吉利控股的一桩投资项目?

合众财险成立的2015年,正值《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互联网+”的概念。这一年,泰康在线、安心财险和易安财险三家互联网财险公司成立,互联网保险成为保险业的一大热词。

在互联网保险的风口之下,合众财险没有选择传统保险经营的模式,而是确立了“差异化互联网保险”的战略,宣布要探索线下、线上业务互为入口的新模式,希望通过“科学细分市场,创新产品与服务”推动企业发展,构建可持续发展的保险生态圈。

专注于女性客户服务、互联网投保模式,成为彼时合众财险对外的标签。

虽然生而逢时,但地处保险市场基本饱和、竞争格局僵化的北京市场,作为新兴公司的合众财险的发展并不容易。更重要的是,彼时互联网保险尚处在初级阶段,包括四家持有互联网保险牌照的公司,亦在摸索之中。无论是对“互联网+”场景的嵌入,线上服务和运营模式的构建,还是对线上生态系统的理解,都还没有成形。

合众财险虽然与易道用车合作开发了一键投保、微信自助理赔产品“易拍极合”和碎片化家财险“合众旅家宝”等互联网产品,但并未形成品牌认知度。

合众财险成立以来,规模与利润双双没有起色。其历年年报显示,2015年-2020年,保费收入分别为518.59万元、4472.41万元、1.18亿元、1.8亿元、2.66亿元、2.19亿元,同期净亏损额分别为1096.15万元、3509.44万元、4486.72万元、6793.05万元、5324.95万元、5081.12万元。

无论是保费规模还是盈利情况,合众财险在同批成立的财险公司里均居末位。

业绩不佳的同时,其高层也经历了几轮调整。2020年,来自众安保险的副总裁吴逖2020年成为合众财险总裁。

吴逖在加入众安保险之前出自平安系,曾任平安产险市场部、渠道管理部、综合金融团体客户市场部总经理,以及中国平安保险集团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助理。在众安保险历练后,重返传统财险公司,能否带领合众财险走出一条新路,目前从公开信息上还暂时看不出端倪。

在车险综合改革开启,财险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竞争逻辑也在发生巨变。打造大车险融合发展模式,尤其是加快在新驾驶风险领域的研究和布局,积极开发与车险相关的汽车后市场服务产品和驾驶风险管理产品,已经成为财险公司尤其是头部险企布局的战略重点。

从“老车险”向“新车险”转型,那么吉利会为合众财险带来什么呢?

按吉利控股对外的说法,双方将充分利用双方现有的技术优势和市场资源,共同研发基于汽车产业链的相关产品与服务,探索产品设计定制化、销售场景化、定价个性化、理赔自动化,在拉动业务增长的同时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车险本身是低频业务,如何与车主的生活产生高频触点,为其提供涵盖养车、用车、出行、汽车金融等场景的全方位、一站式车生活服务,这是新车险的转型方向,未来有可能成为车险新常态。

吉利旗下的易保,其保险服务平台“车友保”为吉利下属六大品牌的车主搭建以“车友保”车联网车载平台为核心的车主服务体系,提供保单查询、报案、产品购买等服务。如果未来与合众财险的产品进行对接,便可依托于这个平台,实现与客户之间的高频接触。

此外,吉利已拥有车联网、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量化投资等技术优势,自有车型的维修保养、零部件成本等大数据丰富,在车险产品设计和控费环节有来自车企的优势。

2020年6月,吉利控股总裁、吉利汽车集团CEO、总裁安聪慧宣布,将开启“科技吉利”4.0时代。

面对火热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曾经对此不屑一顾的李书福也开始加快了对这一领域的布局。一旦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产品推出,有吉利控股加持的合众财险,或许能找到新的发展突围方向。

虽然吉利控股进军保险业时间较晚,似乎错过了以往的诸个机遇。不过在当下汽车产品正在朝着智能移动空间转型的风口下,也许一切刚刚好。

车企系险企“大树底下好乘凉”,

合众能否复制?

在吉利控股加盟合众财险之前,它的车企同行们,已经带领各自入股的险企,走出了不同的路。

截至目前,有车企参股的保险公司有华泰保险、国任财险、泰山财险、北部湾财险,以及众诚车险和鑫安车险两家专业汽车险公司。在这些车企系保险公司中,不同车企投资的比例不同,在险企中发挥的作用、合作的路径也不同。

从这些车企系险企来看,保费和盈利情况一直保持平稳增长的,多是车企占据控股地位的公司,比如鑫安车险、众诚车险、泰山财险。

与其他业务相比,车险业务更能体现“大树底下好乘凉”的优势。比如,一汽旗下的鑫安汽车保险公司,其前10大客户均为一汽旗下子公司,其成立第三年(2014年)便实现了盈利,截至目前已实现六年持续盈利。

根据定位,鑫安车险的车险业务定位于基于一汽集团汽车产业资源布局。从其股东结构来看,来自汽车、零部件、汽车资产经营管理等汽车产业链上的多个领域。而从其董事会到管理层,皆来自一汽(两名独董除外),总经理、副总经理等人皆来自一汽系统。

由广汽集团发起成立的众诚汽车保险公司,是国内第一家依托汽车集团成立的专业汽车保险公司,多年来保持着保费收入与利润双增的态势。

即使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和车险综合改革的双重影响之下,这些车企系保险公司依然如此着增长势头。比如,众诚车险日前发布的业绩预报显示,截至2020年,保费收入预计为18.5-19.5亿元,同比增长4%-9%;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3520-5200万元。鑫安车险2020年保险业务收入为8.42亿元,净利润为1.24亿元。

此外,广汽集团参股(0.67%)的北部湾保险2020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6.08亿元、净利润1.18亿元。中国重汽集团发起设立(19.7%)的泰山财险,2020年保险业务收入23.75亿元,净利润310.19万元。

吉利控股方面表示,入股合众财险是对吉利产业发展布局的有益补充,有利于吉利控股汽车产业生态链的完善与深化,更好地服务汽车用户。

新车一向是车险市场的重要保源,也是险企的重要利润来源。在车险综合改革后,单均保费下降的情况下,扩大客源,成为保险公司的重中之重。相比其他公司,车企系保险公司背靠股东,具有天然的优势。

以吉利汽车为例,其2020年实现了132万辆销量,2021年销量目标则为153万辆。入股合众财险后,如果在这些新车业务里分一杯羹,便足以让其业务规模和经营状况有很大的改观。

更何况,吉利控股不止有吉利汽车。还不断的有新布局。比如,近期吉利与百度成立了新公司“集度汽车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涉及新能源汽车的技术开发、零件制造、零件销售、软件基础服务、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等。

随着新股东到来,合众财险或许可以打一个翻身仗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