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变速期风险加速暴露,富德生命强化自我造血与价值观引领

行业变速期风险加速暴露,富德生命强化自我造血与价值观引领
2021年04月30日 20:24 慧保天下

又是一年年报季,非上市险企年报以及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相继披露。

这其中,最受业界关注莫过于那些体量已经颇大,市场份额颇高,但因为没有上市,一年才披露一次数据的“头部非上市险企”,而富德生命人寿,因近年来的发展从激进求速到稳健向好,每每成为焦点中的焦点,人们仔细审视其各种公开报表,试图从其数据走势中,勘破未来的种种可能。

今日,富德生命人寿正式公布“成绩单”,披露2020年年报,以及2021年的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为其在疫情间的表现做出客观注解。

整体来看,2020年在疫情以及转型的双重压力之下,其业务整体表现稳健,合并报表之后的归母净利润甚至实现了429.84%的正增长。2021年一季度末,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降至115%,虽然仍高于100%的红线,但对于暂时无法通过股东注资解决偿付能力的富德生命人寿而言,其只能依靠业务转型、提升效率等方式,依靠内生力量,保障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

将视野扩大至整个行业,会发现富德生命人寿的问题并非孤立存在,在行业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变轨的过程中,前期积累的一些弊端逐渐暴露出来,各类市场主体发展均面临一定压力,在解决问题中前行已经成为当下行业加速转型的真实写照。

疫情与转型双重压力下,2020年富德生命平稳闯关,增速再度跑赢行业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令转型之中的人身险行业再度腹背受敌,头部公司的新单保费乃至原保险保费的显著负增长,扩展至所有人身险公司,全年累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3.17万亿元,同比增速仅6.9%。

相较之下,尽管富德生命人寿发展也面临压力,同时自身还在推进业务转型,但其依然保持了稳定的发展,2020年全年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607.84亿元,同比增速高达18.46%,远超行业整体水平。

进入2021年一季度,富德生命人寿超行业平均增速的态势得以延续——人身险公司整体原保险保费收入1.42万亿元,同比增长8.34%,而富德生命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达到391.76亿元,相较2020年一季度的277.25亿元,大幅增长40.3%,再度跑赢行业。

同时,得益于负债端的稳定,投资收益的增长,以及退保金的大幅减少等,2020年合并报表显示,富德生命人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1.05亿元,同比增长429.84%,2021年一季度的实现净利润2.22亿元。

如今寿险行业转型已经进入“由点到面、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的关键阶段,富德生命人寿董事长方力在2021年度工作会议上提出:转型发展既是公司短期的生存策略,更是基于长远考虑的发展战略。这表明专业化转型将贯穿公司寿险改革的全过程,同时通过年报数据也不难看出,转型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

截至去年12月,富德生命新单期交保费占新单保费比重同比提升11.3个百分点,新单期交加续期占总保费比重同比提升18.7个百分点;银代趸交业务中,中短存业务占比同比下降7.6个百分点,万能险占比同比下降23.5个百分点。可以看出公司业务结构持续优化,进一步凸显转型成效。

一季报显示,公司总规模保费同比增长超8%。其中营销渠道一季度累计承保综合标保同比增长82.6%,月有效人均件数同比增长63%,月有效人均综标同比增长75.3%;银保渠道一季度银保综标、人均产能同比实现正增长。银保长年期期缴业务占比较去年同期得到显著提升。

不过,富德生命人寿的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虽然仍高于100%的红线,但已经掉至120%以下,为115%,而2020年年末,这一数据仍为122%。

据了解,这种情况主要是经济环境变化所导致的——目前,评估负债的折现率假设正处于下行通道。因为折现率的变化,一方面,险企要增提保单准备金,这导致实际资本下降;另一方面,因利率风险上升,对险企的最低资本要求也随之上升。一降一升之下,富德生命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出现压力。

对此,富德生命表示,后续将持续通过优化产品结构,提高价值类保费占比,坚持稳健投资,优化资产配置,降低业务成本,持续改善盈利水平,加大自我造血功能,提升风险管理能力,进一步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

保持偿付能力“三板斧”:完善公司治理、稳住现金流、推动业务转型

偿付能力充足率是反映一家险企财务状况的最核心指标之一,因此也是保险公司必须守住的红线之一。

近年来,由于公司治理、股东、监管等多重因素影响,若干险企相继出现了偿付能力承压的问题,个别公司股东为快速解决这一问题,甚至采取了直接赠与保险公司大笔资金的方式。由于这类资金可以计入资本公积,可有效缓解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不足的风险,但长期来看,却难以避免出现因为股东之间责任、利益不匹配而留下的内讧隐患。

自2016年以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保持偿付能力,始终是富德生命人寿一切工工作的核心要义,2021年一季度,由于经济环境的变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下滑至115%,更进一步凸显了这种压力。

实际上,为防止出现偿付能力危机,无法通过股东增资的富德生命人寿早已建立起一整套立体化的解决方案,试图通过强化内控、在转型中求发展等方式,以减少业务发展对于资本的快速消耗:

第一招是完善公司治理,强化内控,从根本上降低偿付能力危机出现的概率:一方面,富德生命人寿董事长方力亲自担任党委书记,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另一方面,富德生命人寿打造了董事长办公会、临时资产管理工作小组、人事工作小组等一系列审议机制,持续完善公司治理,以切实保证决策、监督、执行、激励机制的有效运行。

第二招是调整资产结构,稳住现金流。2016年至2020年,富德生命人寿优化资产负债匹配管理,持续退出非标项目,收回现金收益,降低权益投资占比;新增现金流主要配置固定收益类资产,对冲利率风险。坚决保障资产安全,没有流失一笔优质资产。

第三招是大力调整业务结构,增强自身造血能力。富德生命人寿在个险渠道大力发展高价值类产品和业务,截至2020年底,其个险新业务价值率已经从36.3%提升至50.1%;在银保渠道则遵循“量出为入”的原则,在保证流动性前提下,逐步压缩亏损趸交业务规模,由高峰时期1277亿元收缩至数百亿元,同时推动银保期交业务转型,从短期产品逐步转向价值型长期期交产品。

正是这些“招式”保证了富德生命人寿自2016年以来,虽然一直面临巨大压力,但始终保持了偿付能力的充足,保证其得以通过源源不断的新业务,在发展中逐步解决问题。

新环境下祭出终极大招:以“好公司”做价值引领,推动客户、社会、股东以及员工等多方价值实现

伴随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GDP增速从高速转为中高速,保险业发展重点也正从过往的“高速度”全面转向“高质量”。行业发展变速之下,此前在粗放的高速发展中所掩盖的种种问题开始集中暴露,系统性销售误导、退保黑产、虚增人力、自保件套利……时不时爆发的行业负面舆情事件,有其偶然性的一面,但也有行业为前期粗放发展埋单的一面。

从不同类型的市场主体来看,中小公司暴露出不少风险隐患,头部公司也未能保持一贯的稳健。各类市场主体面临的困境各有不同,但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不适应新发展环境的症状。

在行业发展变速的新环境中,进一步深化改革,贯彻新的发展理念变得愈发迫切,即便是解决偿付能力问题也需要新的思路。

从监管角度看,银保监会积极推进机构监管、属地监管,且不断加大制度纠偏力度,补足监管短板,彻底告别了过去的“父爱主义”。这就要求保险业必须放弃幻想,在合规前提下,独立自主探索可持续发展之路。

从消费者角度看,随着80后、90后逐渐成为保险消费主力,其较高的认知水平、学习能力,迫切需要更专业的人和公司来对其进行服务。

从股东的角度看,“新常态”下,相较大开大合的增长,稳健的回报显得更为难为可贵。

而从险企员工的角度看,只有其自身价值与客户价值相一致时,也才能迸发出更大创造力。

面对市场环境的深度蝶变,为历史问题、股东困境等笼罩的富德生命人寿显然要承受更大的经营压力。面对新形势,在2018年的高管培训班研讨会上,方力正式提出了“做一家好公司”的倡议,并视之为公司的根本使命,试图通过企业价值观的重塑做引领,带动公司业务发展的深层次转型。

简单理解,“好公司”就是能够同时为客户、为社会、为股东和员工创造价值的公司,并以实现上述多方价值作为自身追求目标。围绕这一目标,富德生命人寿近年来持续推进专业化转型,进一步加强政策协同和体系化支撑。一方面,从产品、营销、运营、客服、品牌、科技等方面同步推进,建立起标准化、规范化的支撑体系;一方面,大力选拔、培养优秀人才,激发广大干部员工专业化转型的热情和干劲。

以“好公司”做价值引领,富德生命逐步走向可持续的、健康、稳健的发展道路上,这成为其解决偿付能力充足率问题的“终极大招”。

当然,对于富德生命人寿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来说,维护经营的稳定,是其首要职责,从2016年至今的表现来看,其也确实达成了“稳定发展”这一目标,殊为不易。但也要看到其局限性,想要还魂新生,还得确保关键的股东、出资人作用,资本的问题,最终还需要通过资本来解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