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保率走高拉响预警!黑产猖獗,寿险行业千方百计布防现金流危机

退保率走高拉响预警!黑产猖獗,寿险行业千方百计布防现金流危机
2024年02月08日 23:57 慧保天下

除投资压力、资产负债匹配压力之外,广大人身险业界人士担心的另外一件事情,也开始露出苗头——退保率、保单抵押贷款快速增长。

2023年借助IRR3.5%增额终身寿的炒停售,人身险公司在7月底之前普遍实现了保费收入的快速增长,现金流尚不足为虑,但进入2024年,渠道格局大变,中小公司所仰仗的银保、经代渠道保费收入大幅下滑,唯独个险在开门红的强激励政策中继续保持稳健,中小公司“腹背受敌”,又面临经济低迷、中小企业主经营承压、消费者收入减少、消费意愿普遍降低、退保黑产屡禁不止、监管对险企应对投诉要求极高等问题,退保、保单质押贷款快速增长几乎是注定的,现金流压力成为心头大患。

可以有效观察公司业务质量、现金流以及客户服务等情况的水位指标——退保率,2023年行业最新数据已经出炉。据『慧保天下』统计,截至2月1日,除上市公司和问题公司外,已有61家险企发布了2023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并披露了其2023年综合退保率情况(详见下文大表)。

整体看来,2023年退保率的平均值、中位数均高于2022年,且多家险企退保率较2022年上升幅度明显。

>>上下滑动查看

01

三家险企2023年退保率超过10%,海保人寿接近30%

『慧保天下』统计结果显示,2023年有8家人身险公司的退保率低于1%,最低的为鼎诚人寿,为0.19%;有25家人身险公司的退保率处于1%-3%之间,19家位于3%-5%之间,17家超过5%。

有3家险企退保率超过10%,分别是海保人寿28.46%、长生人寿18.31%、利安人寿11.84%。

退保率最高的海保人寿,其畸高原因基本在于第四季度,其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在2023年三季度末时,其综合退保率还仅为1.72%,而到四季度末,却一下子飙升至28.46%。报告虽未对具体原因做出解释,但或许与当前的经济环境分不开关系,可以看到,海保人寿退保率前三产品类型为两全险、终身寿险、万能型。海保人寿表示,其已采取控制高资本占用保险产品业务规模、调整资产配置结构等措施,改善偿付能力和核心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

排在第二位的长生人寿,更是观察退保率的一个重要样本,在2022年退保率排行榜中,长生人生最高为18.31%,并且它是2022年退保率超过10%的四家险企中,唯一一家2023年退保率仍超过10%的。

而长期大规模退保是否会引发流动性风险,长生人寿在报告中表示,“公司目前已渡过集中退保期,未来不会产生大规模退保的情况,未来一年流动性风险在可控范围内。”

此外,还有一些现象长期存在,比如,中外合资险企退保率依然呈现出较为稳定均衡的特征,如国内首家中外合资人寿保险公司中宏人寿,其2022年退保率为1.09%,2023年为1.01%。当然,这也与中外合资险企推崇稳健的经营理念和思路不无关系。

02

或迎退保危机?银保渠道退保率长期高企,背后的流动性安全问题需高度关注

可以看到,保险公司们在产生集中退保的渠道和产品方面有一些共性:

渠道方面,银保渠道“独占鳌头”,个人代理人、经纪公司等涉及略少。不论是倚重银保渠道的海保人寿,还是退保率持续超过10%的长生人寿,其退保前三的渠道均为银保渠道,而其他险企也类似,银保渠道退保情况最为集中。

产品方面,万能险和年金险两类产品是高退保率的“重灾区”,其次还有投连险等产品。万能险、年金险或由于产品设计就附有退保预期,但投连险产品或许还受到当前投资市场萎靡不振的显著影响。

但除开具体的产品和渠道,更值得关注的是,在宏观经济形势加剧变化的当下,消费者们,尤其是大单消费者,一旦面临现金流压力,也会造成一定数量的退保以及保单质押贷款。

加之2023年预定利率3.5%产品的热销,银保渠道是受益最多的渠道,未来硬币的另一面或将显露:在炒停售的喧嚣之下,可以预测,销售误导的概率或高于正常水平,而这也给未来退保率飚高埋下了隐患。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退保黑产依旧屡禁不止,利用监管对于消费者投诉[进入黑猫投诉]的高度重视,以及险企销售流程漏洞,不断施压险企要求全额退保,依然是很多人身险企的头疼之事。

而一旦出现集中退保的情况,保险公司若无充足现金流,就只能不计代价快速出手类似债券等流动性较好的资产,或者是额外筹措资金,这将给全盘经营带来明显挑战。例如,退保率长期居高不下的长生人寿,2022年末就因要缓解集中退保对流动性产生的冲击,计划出售部分流动性较好的债券资产以筹措资金。

并且,要是业务一旦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现金流极其容易变为负数,例如,同样退保率很高的海保人寿,其2023年四季度终止临时分保业务,该业务的退出导致其收到再保业务现金净额为负数,在压力情境下不考虑资产变现,海保人寿的整体现金流入即为负数。但海保人寿也同时表示,公司整体流动性风险较低,流动性情况处于可控范围,即使短期内出现临时现金流不足,可以通过赎回流动性投资资产的方式进行补充。

但更让人担忧的是,当前投资市场的疲弱,不仅有资本市场带来的短期亏损,还有不断下滑的长期国债利率,给保险公司带来巨大经营挑战,尤其是高度依赖利差的中小险企,压力更是山大。这些因素不仅会给保险公司带来利润下滑的压力,还会影响到其净资产。比如,2024年已经下滑了18BP的2年期国债利率,就会导致保险公司按照评估标准计提更多的准备金。

而除开眼前的困难,这种长期的低利率更让业内人士担忧,上世纪日本寿险公司因为利差损出现的破产潮是否会在国内重演。

目前看来,很难有万全之策供所有保险公司参考,但发展的问题最终也只能靠发展解决,比如,要加快转变投资方向,尽力保持投资收益的同时下调产品预定利率,加速产品结构的转变,将利差模式转变为死差模式等等。但无论如何,保证流动性,确保活下去,是讨论未来的前提条件。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