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澳洲感觉越活越穷?这张图揭露了真相…

为什么在澳洲感觉越活越穷?这张图揭露了真相…
2020年10月23日 03:59 澳洲财经见闻

共2609字|预计阅读时长5分钟

阅读导航

前言:现实中的另一个澳大利亚

说好的“低通胀”,为什么却越活越穷?

图解:越来越廉价的“奢侈品” vs 越来越昂贵的“必需品”

结语

前言:现实中的另一个澳大利亚

有没有一个瞬间,你觉得自己现实生活中的澳大利亚,好像和新闻报道上的官方版本有点不太一样?

毕竟在大写加粗的新闻标题中,持续的低通胀已令澳洲政府与央行殚精竭虑:“通货膨胀水平创历史新低,提醒澳洲经济出现巨大问题。” 

今年第一季度的季度通胀率甚至跌至0,不但重重拖了年度目标2-3%的后腿,也敲响了通货紧缩的警钟。

事实上,低通胀也正是刺激澳大利亚央行最近连番减息的重要原因之一。

Philip Lowe(左)与财长Josh Frydenberg / 来源:AAP

而通胀率一般以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来表示,CPI可以用于分析市场价格的基本动态,也是政府制定物价政策和工资政策的重要依据。极低的通胀率,也就意味着物价几乎没有上涨,甚至出现下跌(通缩)。

经济学家告诉我们的是,当物价下跌时,消费者会停止现有消费,并等待未来价格下跌——从而扼杀消费经济,并可能导致经济衰退,使许多人失业。

所以央行会想方设法让消费者多从口袋掏出钱;但另一方面,我们却觉得口袋的钱在澳大利亚越来越不够花:

为什么明明官宣了“低通胀”,然而那些信箱里蹭蹭上涨的账单所提醒着我们的CPI,却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我们是不是活在另一个澳大利亚?

1

说好的“低通胀”,为什么却越活越穷?

为什么会觉得在澳洲越活越穷?

有人说,钱越来越不够花的主要原因在于低工资水平增长——事实上,这也是颇多澳洲政客在大选前游说强调的重要论点之一。

就连曾经大举反对工会要求加薪的澳大利亚央行,也加入了主张提高工资的队伍,“收入的增长水平过低是根本问题所在。”

之前,澳洲央行行长菲利普·洛曾表示,“我认为,许多人借贷时假设了自己的收入会以原来的速度增长,但他们却没有看到这样的增长——于是他们遇到了困难,没有那么多的自由现金,便不能以某种方式消费。”

“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强调提高工资增长的必要性。”

那么是不是涨工资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实际上,在过去二十年间,澳大利亚全国薪水的涨幅是以微弱的优势高过官方CPI,明明工资已经涨过了物价,为什么钱还是不够花?

事实上,尽管CPI仍然被绝大多数统计学家公认为是衡量通胀的最佳指标,但富达投资的资产管理专家安东尼·道尔(Anthony Doyle)认为,CPI并不被认为是一种能够反应真实生活成本和生活水平的工具。

虽然编制真正的生活成本指数对统计机构来说太难了,因为不同的人会购买不同的东西,不过在他看来,通过追踪CPI的各大基本分类商品与服务的具体价格变化,可以了解澳大利亚家庭真正面临着的物价压力:

比如学校、医疗、电费在内的一些必需生活成本,甚至在过去二十年间惊人地增长了近200%——远远超出同期CPI的增幅。

欢迎你,来到真实的澳大利亚。

2

图解:越来越廉价的“奢侈品” vs 越来越昂贵的“必需品”

根据官方消费物价指数中的子类别,道尔分别跟踪并比较了自2000年以来,澳大利亚各类“必需”与“非必需”的商品与服务的价格变动(如下图所示)。

据统计,虽然澳洲官方CPI在此期间上升了57%,但一些必需的生活成本——比如教育、保健、幼儿管护、保险、住房和大多数公用事业的价格涨幅,都远远高于官方CPI的涨幅。

其中,医院和医疗服务的费用上升了195%,学前教育和初等教育几乎增加了160%,而电费则猛增了194%。甚至连食品价格也比CPI上涨的更快。

“上个季度收到的市政费账单就又涨了四分之一。” 位于悉尼、家中有两个孩子的Laura(化名)抱怨道。

“说实话,大家都觉得只有私校的费用涨得厉害,但我还要说两句。我的两个儿子上的都是公立小学和高中。他们所谓的‘自愿捐款’——其实就是变相收费一直在涨,更别提高中的课本费简直太贵了。”

她打开了话匣子之后就几乎停不下来,“还有近几年越来越多的Toll(收费公路),最近这不又新通了一个隧道。” 

悉尼的收费公路地图/ 来源:Roads Australia

事实上,对于像Laura这样的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来说,这些开支几乎都是刚性需求——根本无法避免。

而有些讽刺的是,同期价格相对下降的商品及服务类别,却往往都是那些可买或不买的东西,例如衣服、汽车、视听器材、家具,以及游戏玩具等。

随着这些曾经的“奢侈品”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得,而那些明明位于马斯洛金字塔更靠近底端的“必需品”,却日益一日地将在澳大利亚拼搏的人们逐渐压弯了腰。

在经济学上有一个名词叫“恩格尔系数”,就是一个人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食品)的钱占其总收入的比例,一个人的恩格尔系数越高,就说明他越穷,反之就说明越富。

从这个角度看,对于收入较低的人群来说,生活必需品的涨价对其生活的影响尤其大。

因为必需品的需求是刚性的,能够减少的空间是相当有限的。比如电费涨了,固然可以减少使用电暖,但总不能不开灯吧?总不能为了日子“越过越好”,就每天住在车里(还得是太阳能车),什么也不干整天就打电脑游戏吧?

所以在基本生活成本的高水平“隐性通胀”下,人们只能通过减少非必需品的消费支出来维持正常生活。这样一来,市场也就更加疲软,整个经济的增长都会被拖累。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