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至今没打破!永不需要工作考核的高薪俱乐部…这群人能操控澳洲上市公司?

“潜规则”至今没打破!永不需要工作考核的高薪俱乐部…这群人能操控澳洲上市公司?
2020年10月29日 04:01 澳洲财经见闻

共2689字|预计阅读时长4分钟

阅读导航

前 言

巾帼不让须眉?

一份与绩效无关的工作

董事会主席称“王”

关系够是关键

前 言

几代人以来,公司董事俱乐部一直是澳大利亚最“高大上”的俱乐部。

门槛相当严格,并且实施邀请制。

一直到近代,公司董事会仍依旧是“女性的禁区”。历经几十年的变革,设法突破这个堡垒的女性依然寥寥可数。即便好不容易打破世俗的偏见,她们似乎也依旧难以进入核心圈子。

作为公司董事,他们可能渴望就所监督公司的财务表现、员工队伍、甚至公司的方方面面发表意见。

但是,他们自身的表现如何?他们赚到股东的钱了吗?他们配得上开出的价码吗?同时,他们又是如何攀升到这样一个特权位置的呢?

相信,这些问题代表了很多人心中的疑问。

近日,养老基金顾问公司Ownership Matters的研究为我们提供了一丝线索。不过,貌似这项研究所发现的问题也不少。

这份研究的时间跨度涉及2005年到今年,参与调研的5,400位董事曾服务于澳大利亚最大300家公司。

1

巾帼不让须眉?

毫无疑问,在过去的十年中,公司董事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在某些方面,它又几乎没怎么变。

15年前,在澳大利亚市值排名前300家公司中,女性董事所占比例不到10%。

由于这一问题经常被拿出来说事,并冠之以“歧视女性”的诟病,澳大利亚各方经过了长达10年以上的努力,目的旨在纠正这种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局面。

结果呢?今年,女性占董事会席位的比例超过1/3。

如果只看表面数字,您可能会就此认为突然涌入的新面孔可能会颠覆传统董事会的形象,并就此改变“男人一统天下”的感觉。

然而,结果可能是:“您想多了。”

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

如果您是董事会主席,并且需要快速达到性别平衡,您很可能选择的做法是很快从现有人才库中挖一个出来顶上。

业内人士指出,这就是女性董事比例上升的最终原因。

数据显示,在额外新设的董事会席位中,女性占比超过40%,相比之下,男性的这一比例只有17.5%。

不过,董事会中女性人数可能依旧很少,但是,这些女性董事的席位则有可能更高。数据显示,女性董事平均有1.45个席位,男性为1.18个。

2

一份与绩效无关的工作

在过去的15年中,性别多元化程度更高的企业,他们的业绩稍稍更好一些。但是,顶层人员流动率几乎不受业绩的影响。

一般情况下,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业绩好的公司和业绩不好的公司相比,前者的董事任职时间应该更长。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无论董事绩效如何,所监管的公司为投资者创造了多少财富,这份工作都相对稳定,与个人绩效和公司表现并没有太大的相关性。

根据Ownership Matters提供的数据,排名前300家公司的董事平均薪酬为146,000澳元。如果进入前200强,则您平均可得到18万澳元。进入前100强,则您将有望获得290,000万澳元的收入。

如果您可以担任董事会主席一职,则薪酬从前300强公司的平均220,000澳元到前100强公司的超过50万澳元不等。

整体而言,每年前300强公司股东需要向这些董事支付超过4亿澳元。

基于股东总回报的绩效指标,Ownership Matters负责人Dean Paatsch和他的团队已编制出了每位董事的表现情况,结果可能使许多成员感到震惊。

然而,在过去的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即便是表现不佳,这些出任董事的人似乎依旧会继续出任,不影响他们拿高薪。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就曾抱怨道,感觉公司董事一年就来走个过场,开会的时候露个脸,平常也不干什么,就拿数十万的年薪……。并且,很多上市公司董事都是兼任的情况。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很多情况下,企业高层还在不断呼吁取消罚款、限制薪酬与绩效挂钩,并不断提出灵活工作的要求。

3

董事会主席称“王”

像任何独享俱乐部存在等级分层一样,公司董事也存在会员级别。

同样,和所有俱乐部一样,在集团内部,一小撮最有权势的人被各自的支持者包围,有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对于一个集团公司,那些只有一个董事会席位(约占董事会人数的74%)的董事往往生活在外围。

即使那样,生活还算不错。您依旧战胜了大多数人,并且在短短的6年时间内就可以获得非常可观的收益。

但是,如果您可以升至一个新的水平,那么事情就会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根据Ownership Matters提供的数据,拥有两个董事会席位(约占董事会人数的14%)的董事平均可以任职近10年。在拥有两个席位后,每增加1个席位,您的董事生涯就会再延长两年。

然后是董事会主席,这意味着您的会员资格延长至少四年,那有多好?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雇主强制性养老金制度从根本上改变了澳大利亚的公司格局。

如今,行业养老基金很可能成为前300强公司的主要股东。

在许多情况下,诸如Australian Super这样的基金很有可能持股比例超过5%,在法律上来说就是“大股东”。

我们看到,在最近的银行丑闻中,行业基金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显著,重要程度明显上升。但是,他们很少推动自己的代表出任所投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并且,在董事会主席提名的任何董事决策方面,这些个行业基金也往往投赞成票。

实际上,董事会主席提名董事的平均赞同投票率高达96%。

在澳大利亚最大商业银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因为违反“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法”丑闻而陷入困境之时,银行董事会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关注的对象。

对此,一位批评人士指出,董事会主席类似于“国王”的角色,具有非凡的力量。

4

关系够是关键

那么所有这些董事来自哪里呢?怎样才能当上上市公司董事?不幸的是,等待的名单很长。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学会(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ompany Directors,AICD)在为董事追随者开设“烧钱”的课程。即便非常烧钱,等待人数依然众多。

但是,您不仅需要一张纸或一张精美的证书。您需要的是关系。最好的关系当然来自企业内部。

不仅如此,研究结果还表明,在针对澳大利亚公司舒适区的长期批评中,有一点被誉为“行业潜规则”,如果想要获得点头认可,关系是重点,尤其是女性董事。

自2005年以来,所有董事会席位中超过38%以上来自俱乐部内部人员。

这一趋势在2006年达到最高峰,当时俱乐部内部人员的比例达到43%。在2016年,这一趋势下降至32%,当时,人们正努力推动女性进入高层。但是,现在它又在增长,恢复到36%。

非执行董事俱乐部虽然好一点,同时女性可能占比略高一点。但是,这条潜规则并没有太大改变。

只要关系够,所有的规则貌似都不适用。

结语

在不少爆出丑闻的上市公司中,批评人士指出,董事会就像是“睡着”了。

然而,事实的真相可能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在装睡的人。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10-26/company-directors-study-pay-and-performance-do-not-matter/12811810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