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群体觉醒:大爷大妈排队薅支付宝红包,只为一棵白菜

中老年群体觉醒:大爷大妈排队薅支付宝红包,只为一棵白菜
2019年01月02日 18:33 一本财经

文  |米格

支付宝的红包活动,断断续续做了两年多。

中间诞生过职业的羊毛大军,有人靠群发短信,居然薅到了137万。

后面又出现了羊毛党散军,靠着社群和发帖,一天轻松赚上千。

而最近崛起的羊毛大军,却颇为特殊——他们由中老年人组成。甚至有人用免费送白菜的方式,吸引老年人排队“薅羊毛”。

中国的老年群体正在觉醒,他们用着子女淘汰下来的智能手机,研究着各个红包活动的复杂规则,开始了全新的“上网赚菜钱”之路……

01职业羊毛

支付宝的红包活动,已断断续续持续了两年。

其目的,是为了占领市场,也是为了和微信争抢地盘。活动的口号是:“支付宝发红包,你赚赏金。”

活动规则不算复杂。比如,扫描了朋友的二维码,你就可以得到一个红包,如果3天内用掉这个红包,你的朋友还能得到一份“赏金”。

而红包和赏金的金额都是随机的,从0.1到99元不等。

在2017年,支付宝的红包活动金额都比较高,“狂掷10亿发红包”,当时的支付宝宣传声势浩大。

因此,大量的职业羊毛党开始形成——这也是第一代羊毛大军。

网上流传着一张颇为惊人的截图。有人利用支付宝这次红包活动,疯狂赚了137.8万之多,还有的赚了52.5万,且显示仍有10万多个红包在路上。

“其实,这是靠着短信群发获取的海量红包。”某位知情人士透露。

一家短信平台的销售人员称,他们就曾帮助职业羊毛党,发过支付宝的红包,“当时的价格是3分钱一条”。

发送短信的数据,都是自然生成的电话号码,“空号、没接收的,通通不收钱”。

而发送短信,还有一些窍门。

比如,在短信开头加上【支付红包】、【支付宝】等字样,来诱导用户点开。

很快,支付宝就发现了这一漏洞,并称:“禁止使用发短信等破坏用户体验的方式推广。”

支付宝因此取消了800个可疑账户,但已经赚的钱不会取消。

“当时的羊毛大军,都是有组织、专业的。”黑客CC称。

CC称,他们曾经还从事过 “支付宝白号” 买卖,它们专门用于薅各种红包。

所谓的支付宝白号,就是注册后尚没有实名认证的账号。

“但后来白号都没法支付,随着支付宝的风控不断调整,薅羊毛越来越难。”CC称,职业羊毛大军的利润不断被削薄,他们开始退场。

02个人羊毛

职业大军退场后,个人羊毛党开始兴起。

“我的微信朋友圈,最近被支付宝占领了。”金融从业者蒋月生表示。

最近,他的微信朋友圈,充斥着“支付宝红包”的广告。

更不堪其扰的是,甚至有朋友私信他,扫二维码领红包。

而有些沉寂许久的微信群,也神奇复活,发的全是支付宝红包的二维码。

某社交内部监测的数据显示,12月初,支付宝红包的数据,呈现突然上涨趋势。

有趣的是,很多区块链的“代投”都开始捣鼓支付宝红包。

“以前我有很多区块链的用户,组建了2万多人的社区。现在区块链不景气,我就在社群里给大家推这个红包。”曾经在区块链代投行业小有名气的代投小哥何金称。

他在朋友圈,也会天天发支付宝红包。

“每天我得到的赏金,就有几百元。”何金称,自己一个月也有近万的收益。

对于何金来说,这只是小副业,而资深羊毛党邓伟,做得更规范和职业。

邓伟觉得,光靠微信的朋友圈太有限,于是他建立了几个2000人的QQ群。

大家在群里分享自己的二维码,相互扫,以赚取赏金。

邓伟称,很多羊毛党会自己找些好玩的段子或文章,发在贴吧、论坛上,然后在后面附上自己的支付宝红包码,以此导流。

各种可以展现的机会,羊毛党都不会放过。

“这种转化率可以到千分之一,1万个阅读,就会有10个人扫红包。”邓伟称,会玩的人,能日入上千元。

机器批量操作时代已经过去,这些羊毛党都是以个人手动操作为主,他们就像是支付宝“雇佣”的推广员,赚取一定奖励。

03中老年大军

而第三波的羊毛大军,开始变得更有趣。他们以中老年人为主,每天“只为赚个买菜钱”。

几周前,一则“免费送白菜”的视频,刷爆了微博、抖音等平台。

视频中,一位身穿军大衣的摊主,做起了“免费送白菜”的生意。

摊主招呼着大家,先扫他的二维码,领一个红包,将得到的红包金额转给摊主,就能领取对应金额的白菜。

譬如,0-4.99元领一棵白菜,5-9.99元两棵。

没想到,这个活动吸引了一大堆的大爷大妈,有些大爷自己没有支付宝,摊主还支招,让他们去拿家里孩子的扫。

媒体报道显示,这位摊主仅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卖光了所有白菜,营收达到了5000元以上。

这已将支付宝红包玩到了极致。

而很多超市、小卖部的店员们,都开始将自己的二维码贴在柜台上,让大爷大妈去扫。

“阿姨们最喜欢了,每次必须扫。她们为了便宜一毛的鸡蛋,可以多坐三站地,而扫一下就能省几毛。”一位服务员称。

很多大爷大妈,慢慢摸清游戏规则,开始主动薅羊毛。

“家里有三部手机,都是女儿淘汰下来的智能手机。”刚满60岁的大妈陈红佳称,她现在每天早上起来,就先相互扫红包。

她先用女儿的手机扫自己的二维码,领了红包后,支付给老伴的手机。

接下来,她再用老伴的手机扫女儿的二维码,领了红包后,再支付给自己。一个轮回下来,所有的人都得了红包,领了赏金。

“一轮下来,能赚几块钱,一天的青菜钱就出来了。”陈红佳称。

但是,她不会局限在家庭成员内部薅薅羊毛,而是已经开始动员她的广场舞伙伴们。

“我让他们每个人都扫我的二维码,然后去超市买东西,花掉红包就可以得赏金。”陈红佳称,广场舞伙伴有30多个人,这里每天能赚十几块钱,一天饭钱就出来了。

现在的互联网巨头们,早已不再争夺日活、月活,而是在争夺用户的时间。

中国中老年群体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节俭,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于是,他们开始觉醒为最大的一群“羊毛党”。

身在一二线城市的孩子们,意外地发现父母早已成了互联网的深度用户。

他们经常收到父母发过来的邀请链接,不是领红包,就是求下载。

除了拼多多,还有更多的APP,正在沉淀到中老年群体。

“我妈每天都让我扫描她的支付宝二维码。”蒋月生称,“就为了那几毛钱。”

“我爸给我推荐了一个今日头条极速版,让我下了看新闻。”另一位“北漂”何永华称。

他刚开始不懂为什么,后来发现,只要他下载激活,父亲就可以得到几元钱,如果他每天看新闻,父亲还可以得到钱,单个用户最高可返21元。

他的父亲早就成了“阅读类”APP的大推广商,除了今日头条极速版,还下载了趣头条、快头条、淘新闻,等等。

无一例外,何永华被父亲要求一一下载这些APP,并且每天阅读。

这些APP除了推广有奖励之外,看新闻也会给钱。

比如,你阅读一篇新闻,从头看到底,就被认为属于“认真阅读”,会被奖励几十个金币。

而这些金币,会转变成钱。

“爸爸在家每天抱着4部手机,挨个划新闻,但并不是为了看新闻,他也看不清了。”何永华称。

所有的奖励加起来,一天也有十几元,一个月下来,就是几百元。

这对于三四线城市的大爷大妈来说,已是不菲的收入。

而陈红佳早已将这类阅读类APP推荐给她的广场舞大爷大妈们,“大家一起划划手机,就能赚钱,比跳舞强吧。”

因为总是能带给大家一些赚小钱的新玩意,陈红佳也成为了广场上的“时尚人”。

中老年这种纯薅羊毛的用户,是否有价值?

“这个问题我们曾经讨论过很多次,最终我们认为,是有价值的。”一位金融平台的运营负责人称,可以慢慢培养老年人的消费习惯。

比如,培养他们用支付宝、花呗、余额宝的习惯,一旦形成,产生惯性,他们就和年轻用户并无区别。

中国正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拥有智能手机的老年人越来越多,他们使用APP的比例,也在逐年升高。

现在,他们正在用“薅羊毛”的方式,慢慢进入这个世界。

也许未来,他们会孕育出巨大的商机,并催生一波流量红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