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利贷玩家涌入医美贷:给小姐和学生放款,还不上钱就介绍去“夜场”

超利贷玩家涌入医美贷:给小姐和学生放款,还不上钱就介绍去“夜场”
2019年04月18日 17:59 一本财经

文 | 零和

714高炮被点名后,超利贷和套路贷都遭遇公安部门严打。

部分平台开始了“转型”之路,其中一个方向,就是进入医美贷。

在这个领域,它们专门给小姐和学生放款。从双方表面签订的合同来看,利息并不高,但它们和医院勾结,实际收取30%到40%的砍头息。

如果小姐和学生还不起钱,它们就会介绍姑娘们去夜场上班,或者去外地“接客”,这被称为“空降外卖”。

整形、金融、学生、小姐,这些敏感的词汇融在一起,一片香艳而污浊的江湖,就此诞生……

01 小姐贷

“3·15”晚会上,央视点名了714高炮,公安部门开始全国打击“套路贷”。重拳之下,大部分高炮平台,都停止了放款。

“资金趴在那里,放不出去,也不敢放。”此时,一家高炮平台的老板王提,突然将目光投向了医美领域。

据他保守估计,最近准备新进场的高炮平台,起码有几十家。

“这些老板都特别敏锐,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他们。”其实,王提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他炒过房,炒过数字货币。他说,自己最得意的,就是“没有错过一个风口”。

业内人士周贺楠也发现,最近各个医美资源群里的贷款平台多了起来,有人开始就一些全新的贷款产品在群里打广告,每次附赠200元以上的红包,“财大气粗”。

除了在群里活动之外,他们甚至会去线下拉客。

而这些平台只要两类客户:小姐和学生。

“直接去偏远地区的夜场,找一些长得不错的小姐或公主;或者去一些稍微落后地区的校园,开发新的学生客户。”王提发现,一线城市市场相对饱和,他开始走差异化路线。

找到这些客户后,王提给她们放的,就是“医美贷”。

什么是医美贷?

2015年前后,崛起了一种全新的金融模式。

它主要给去医院做整形项目的用户分期,比如隆鼻需要5万,可以首付1万,然后贷款4万,分1-3年还款。

2016年前后,市场上一度崛起了几十家医美贷玩家,百度金融也参与其中,抢夺市场。

但在以前,这里是正规金融军的天下,它们的利率普遍较低,都在24%以下。

而行业外的人不知道的一点是,小姐,是医美贷的核心客群。

个中逻辑极为简单:小姐们贷款整形,变美后,在夜场可以标出更高的价格,直接变现。

变现多了,她们就能还清医美的贷款。

此举被她们叫做“为自己的美丽充值”。

因此,专门针对小姐的医美贷款,被称为“小姐贷”。

目前,小姐贷的逾期率极低,很多公司透露,自己的此类业务,逾期率为零。因为这个客群对整容有刚需,且容易变现。

“小姐贷占了整个医美贷市场很大的比例,保守估计在30%到40%左右。”一家做医美贷的金融科技公司CRO风和称,小姐贷主要集中在性产业比较发达的地区,比如上海、杭州等沿海发达城市。

甚至有不少从业者认为,小姐贷在医美贷中的占比,要超过一半。

刚需、逾期率低,小姐贷一度成为颇为优质的资产。

一条颇为畸形的产业链,因此形成。

在夜场中,总有一些人手握大把小姐资源。他们对接客户,给小姐派活,也就是人称的“鸡头”或“皮条客”。

小姐贷崛起后,他们就开始拉着小姐去各个整形医院整形——此时,他们被称为“渠道”。

因为握有客源,渠道在与整形医院的合作中,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分成比例高得吓人。

比如,一个姑娘做了10万的隆胸手术,医院可能实际上只收了2万,剩下的8万,全部作为“返点”给了渠道。

但这位姑娘的贷款额是10万,最终也需偿还10万。

因为渠道赚钱太过容易,行业中一度形成了一套传销式的拉人系统。

比如说,上一位姑娘,可以再拉自己的姐妹来做手术,“渠道”会返给她30%到40%,也就是3到4万。

于是,很多姑娘做完手术之后,就成了“活广告”,开始拉着身边的人参与。

“过去两三年内,小姐贷生机勃勃,这条产业链上的人肥得流油。”风和称,小姐贷的江湖很混乱,但他没想到的是,后面还出现了一波更野蛮的玩家。

02 新玩家

2018年年底,在小姐贷领域,突然闯进了一支“野蛮军”。

一些土豪、民间高利贷、线上放贷的老板们,突然也盯上了医美这片市场。

周贺楠原本在上海放高利贷,突然发现了这个好生意,卷着几百万就开始进场干。

在2018年年底,医美贷平台出现了一波倒闭潮。

“当时经济环境不好,很多资金方都不再合作了,所以我们减少了放款量。”风和称。

一些平台因为拿不到低成本资金,索性直接退出。

风和估计,当时整个医美贷的放款量,大概缩了30%。

放款量减少了,但市场的需求并没有减少。周贺楠发现,很多小姐因为审核通不过,拿不到贷款了。

于是,周贺楠开始捡这些用户,做起了俗称的“黑户贷”。

作为老江湖,他会让用户打“借条”,但是从借条上看,利率并不高。

“一般来说,在业内,每月利率是2%,分8-10个月还清。”周贺楠称,从表面来看,年利率只有24%,很良心。

实际上,他真正赚钱的部分,是医院和渠道给的“返点”。

一般来说,贷款失败的黑户,信用资质都不太好,也拿不出钱来交首付。

如果贷不到款,这个客户基本就会流失。

因此,渠道或医院为了多做一单生意,会选择拿出30%到40%的金额,给周贺楠返点。

比如,姑娘贷款10万,10个月还清,周贺楠除了收2万的利息外,还能拿4万的返点,相当于砍头息是4万。

也就是说,他只放了6万,回来了12万,年利率高达240%。

因为“砍头息”藏得特别深,小姐如果不还钱,周贺楠会直接起诉她。

“从合同上看,利率没有超过24%,而且给她打款的金额也确实是10万,所以起诉的话,基本是我赢。”周贺楠说,就因为这个原因,他半年来没有亏过一分钱。

“风控?我是没有风控的。”周贺楠称,他唯一的风控指标,就是“长得好不好看”。

长相,似乎成了小姐贷的唯一指标。

放贷者在招揽生意的时候,会摆明了说:“长得太丑的就不要带过来啦。”

放贷者的风控逻辑也极为简单:只有长得好看的小姐,变现速度才快,才有能力偿还贷款。

谁在从事黑户贷?

目前,除了从超利贷和民间高利贷涌入的草莽军之外,还有原本小姐贷这条产业链上的人。

比如,渠道和医院。

“很多渠道原本找土豪拿钱放,做着做着,发现实在赚钱,就和几个朋友凑了钱,自己开始放。”风和称,他们的贷款名字,很多就是渠道自己的名字。

比如,一位从事医美行业的人叫*天宇,他的贷款名字就直接叫“天宇贷”。

他自己也表示,是他个人给顾客放款,姑娘们只需要长得漂亮,“提供身份证和银行卡就能放款”。

除了渠道,一些整形医院也开始自己放贷。

一位自称苹果整形医院创始人的人称,他们会给自己医院的客户放贷,但不接受在其他医院做手术的人。

在风声紧的时候,他直接在朋友圈揽客:“全国夜场严打,美女可以升级自己的硬件了,可以考虑来个眼综合、鼻综合、隆胸、抽脂、填充等美丽养眼套餐,恢复期15到30天,恢复好了严打也过了。”

周贺楠估计,在整个上海,做这类小姐“黑户贷”的,大大小小大概有几十家,全国起码有数百家。

它们的暴利程度,让人难以想象。

钱滚钱的速度极快,周贺楠放出500万一直滚,半年时间,已赚了1000多万。

而这个领域并不缺传奇故事。

一位放贷者晒出自己的年度账单

“一个农村出来的小伙过来做了3个月,直接换了一辆迈巴赫,过生日的时候还走红毯,当时整个上海有名的小姐,都出席了他的生日Party,特别浮夸。”周贺楠称。

这在夜场江湖,已传得人人皆知。

03 学生贷

如果这个行业只是针对小姐,风和不会那么愤慨。

“这些人已开始将触手伸向学生。”风和称,医美贷平台通常都有年龄限制,借款人必须大于23岁,也不能是学生,这给了黑户贷下手的空间。

实际上,学生群体是医美的重要客群。

“很多学生都想在毕业进入社会之前,让自己变得美丽一些。”周贺楠称。

但他们钱不够,不敢问家里要,也不能从医美贷平台上获得贷款。

所以,一些整形医院会将这样的学生客户导过来。

“只要长得漂亮,我就会给她们放款。”周贺楠称,因为他有办法让学生变现。

在现在活跃的“黑户贷”,只要不说自己是学生,几乎都可以获得贷款;就算说自己是学生,很多平台也不会明确拒绝,而是约用户见面。

放“天宇贷”的天宇就称,按照道理,他不能给学生放款,因为学生没有还款能力,“但如果长得漂亮,也可以来先来医院面谈”。

为什么给学生放款,也要看长相如何?

周贺楠道出了“天机”。

“如果学生还不上钱,我会推荐她去夜场,或者直接给她们找客户。”他直言不讳地说,自己已经给几十位学生安排了活儿。

“除了安排去夜场之外,贷款方也会给她单独派活,俗称‘外卖’。如果单在外地,我们就叫‘空降外卖’,意思是打个飞的过去送‘外卖’。”资深渠道何晓鑫称,这在业内早就不是秘密。

唯一需要坚持的原则是:不强制。

“如果对方实在不同意,我们就起诉。”周贺楠说,自己不会强迫对方,“否则就是逼良为娼,要判刑的”。

何晓鑫称,来找这类贷款的学生,大多数也知道需要用“肉偿”,并不太抵制。

一些贷款平台在获取学生用户的时候,也会直接明说。

比如,一家放贷平台直接在朋友圈写道:“很多大学生问,借钱还不上怎么办?哥给你出路,商务外围模特,快单3000到8000元,三十分钟一单,简单服务无花式,有安全措施,高端圈高端客户,无变态行为。”

也有一些学生不愿“肉偿”,她们会采取另外的方式。

“一些学生自己整容后,会再去学校开发一些新客户,拉她的同学来。”何晓鑫称,她们最喜欢去找那些学习成绩好的女学生,因为后者比较单纯,“虚荣心”更强。

“我就说,你学习成绩这么好,如果变得更美,就完美了,她们就会上钩。”一位拉过同学的学生称,大部分学生都挡不住这个诱惑。

因为学生群体这个全新群体被导入,黑户贷变得更为赚钱。“有时候给学生拉客户,还能赚个差价。”周贺楠称。

明面的利息、背后的砍头息、拉客的差价,一个客户,会被他们“吃三次”。

最近,这个江湖的水越来越浑浊。

首先,714高炮团队的进入,让它变得更加血腥残暴。

王提派出团队,直接去校园揽客。

“我都一个个面试,资质不错的再放款。”王提称,因为自己把控严,现在还没有出现一单坏账。

其次,一些医院开始抢夺医美贷平台的客户。

“我们和宁波的医院闹僵了,他们直接和客户说,不用还钱给我们,直接还给医院。”风和称。

多位医美贷平台的负责人称,一旦医院自己开始做贷款,并觉得赚钱多,平台的业务量就会被挤压。

“医院是好的用户留给自己,差一点的给医美贷平台,最差的留给黑户贷。”一位平台的负责人称,这个江湖的玩家鱼龙混杂,竞争越发惨烈。

最让人惊讶的是,对那些长得丑的客户,市场也不放过。

王提找到了一些专业的撸贷团队,负责帮客户包装资料。

“撸几十个网贷平台,也能凑个几万做医美手术。”王提称,他以前做714高炮生意时,和几个撸贷平台的老大“不打不相识”,现在双方握手言和,共同做生意。

“在商场上啊,就没有永远的敌人。”他说。

许多医美贷平台最近苦不堪言:经济环境不好,融资成本上升,如今还要遭遇野蛮玩家的逆袭、医院的挤压。

在这片利益江湖中,谁都想分得一杯羹。

医美贷发展几年来,这些平台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培训市场,好不容易长成的果实,如今却轻易被野蛮玩家采摘。谁最没有底线,谁反而能笑到最后。

金融的宿命,难道都是劣币驱逐良币?

现金贷如此,医美贷如此,下一个这样的领域,又是哪里?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