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头部公司是如何做小微金融并能盈利的?

行业头部公司是如何做小微金融并能盈利的?
2019年09月17日 18:58 一本财经

小微金融,一直是世界级难题。如何破解小微金融的“不可能三角”,被视为金融的终极大考。

在9月7日的一本财经第二届银行创新与金融科技高峰论坛峰会上,一本智库发表了《小微金融研究报告——应对全球小微企业挑战》,试图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报告的写作历时半年,撰写者深入走访多家企业,对一线的小微金融工作者进行了深度访谈。报告也引发了部分业内人士的热议。

对商业机构来说,小微金融到底能不能做?应该怎么做,才能既普又惠?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希望报告抛砖引玉,让更多的有识之士来参与讨论。

01困境

中国的小微企业,占了市场主体的90%以上,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但是,和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小微企业一样,它们很难获得信贷的支持。

可以说,它们对金融嗷嗷待哺,但金融机构却多爱莫能助。融资难、融资贵,似乎是小微企业无法改变的宿命。

这究竟是为什么?

一本智库《小微金融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小微金融的难点,主要集中在高风险、非标准化、缺乏抵押品及信息不对称几个方面。

先来说高风险性。报告引用央行数据称,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3年左右。注册3年后,小微企业还正常经营的概率,只有约三分之一。

而2018年3月末,我国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率是2.75%,比大中型企业高1.7个百分点。

再来说非标准化问题。仅仅是在餐饮行业,就有川菜馆、粤菜馆、咖啡馆、火锅店等等,每种餐饮店的情况都不一样,金融服务提供商极难将一类产品复制到整个市场。

这无疑会增加成本,以及信贷审核的时间。

此外,报告还表示,小微企业缺乏正规的财务数据,很难提供高质量的抵押品,为还款能力分析和增信措施制造了障碍。

最后,小微企业有时急需用钱,对放款速度高度敏感。“如果几天之内拿不到钱,一家小微企业可能就死掉了。”一位行业从业者曾对一本财经如是说。

但显然,为了满足合规性流程,银行等金融机构,极难满足这一点。

02破局

在上述情况下,小微金融的“普惠”,是否注定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其实也不见得。

中国的金融科技,已经居于世界领先地位。有很多企业也利用金融科技,在小微金融方面进行了一些有价值的探索。

首先,它们会将非标准化数据改造为标准化数据。

比如说,帮助小微企业从庞杂的信息中,清洗、整理出满足金融机构需求的财务数据。

在这方面,金蝶、菜么么、二维火这样的SaaS服务商,有天然的优势。有人将它们参与的小微金融尝试,称为SaaS贷。

“经营流水、财务、销售和库存记录,都能作为银行的授信参考依据。”金蝶征信总经理董聪表示。

比如说,得到用户授权之后,他们会在SaaS和ERP系统中提取用户数据,将其还原成金融机构的风控人员看得懂的数据,比如应收应付、现金流量表等。

这等于为小微企业出示了一份完整的征信报告。金融机构可以以此为授信参考。

其次,它们也在尝试切入供应链金融,围绕核心企业的上下游做文章。

这是因为,对一个行业的兴衰周期、企业经营状况了解得越深,风控也就越好做。

尤其有意思的是,进入商圈之后,整个行业都会对老赖形成制约——一旦有人故意不还钱,就失去了商誉,很难再在行业里生存。

与产业互联网垂直平台合作,因此成为某些金融科技公司的选择。

在某种意义上,金融行业数字化的核心,就是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如果小微企业的经营状况更透明,更一目了然,金融机构也就更敢于放款。这也是各路玩家纷纷在做的事情。

03其他创新

在一本智库《小微金融研究报告》和一本财经第二届银行创新与金融科技高峰论坛中,都有访谈对象和演讲嘉宾提及,他们针对小微金融的风控、获客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有意义的创新尝试。

比如说,在风控上,采取多维评估。

传统上,对于抵押贷,银行会侧重于房产抵押品的情况。而飞贷金融科技的经营贷,则采用了自创的“人、房、企”三维评估体系——在房产之外,还会评估“借款人”和“企业”的情况。

此外,飞贷还会在自主设计的评分系统内,对借款人进行线下考察,以核实其提供的信息是否准确。

“这能大幅度提升风控效率与准确度。”飞贷金融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

再来说获客。很多银行感到非常头痛的,就是做小微金融,到哪里去获客——扫街成本高,效率低,无法大面积推广。

而针对这个问题,太原市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采取的一种办法,叫做“圈式批量”。

什么是“圈式批量”?

小微企业一般都比较集中,那么,就可以针对这些集中的商圈,进行授信。这就是圈式批量。

“比如有些能够经营办公、仓储物流的商圈,就可以做圈式批量。”太原市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小微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李瑞哲表示。

一本智库《小微金融研究报告》还分析了云南信托的B+C模式。

它是指,信托公司在对C端做业务时,会积累个人消费金融数据,而这些数据,也可以成为B端企业的融资参考。

比如说,信托公司向自然人提供了车辆消费贷,就能因此间接掌握经销商分期卖掉了多少辆车,价格都是多少。

根据这些信息,信托公司就可以知道经销商的业务做得好不好,并判断要不要给它们提供融资服务。

风险定价,已被作为金融学的一般性常识:越好的用户,利率越低;越差的用户,利率越高。

甚至连一些714高炮的放贷者,也将这一点作为说辞。

但在接受一本财经采访时,美国运通前CRO阿什·古普塔(Ash Gupta)指出,金融科技的使命之一,恰恰是消除金融体系的这类冲突,尽可能地创造出一种覆盖面更广的普惠金融。

“在中国,这是可能的。” 他说。

道阻且长,但我们仍在砥砺前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