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收行业逆势繁荣:不良资产规模暴涨3倍,与反催联盟正面厮杀

催收行业逆势繁荣:不良资产规模暴涨3倍,与反催联盟正面厮杀
2020年06月09日 19:42 一本财经

文 | 木一

催收行业是一个逆周期的行业:金融体系状况越不好,催收行业越火热。

而后疫情时代,催收行业也迎来了一波发展高潮。

“疫情出现前,业内预计2020年的不良规模为3.45万亿;目前,这个数字可能会达到10万亿。”近日,在一本财经与不良资产催收外包产业联盟合办的“2020贷后管理线上峰会”上,浩兴资产创始人张海燕称。

也就是说,不良的规模,可能膨胀到此前预估的近3倍。

但同时,催收行业也迎来了最大挑战——需要面对迅速崛起的、庞大的“反催收军团”。

如何对战反催收联盟?如何把握住催收行业难能可贵的机遇?

01逾期攀升

2020年年初,疫情骤袭,金融行业出现了逾期潮。

“从不良资产委托方来看,各银行信用卡业务、零售信贷业务、中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的逾期率大幅攀升,有的银行逾期率甚至翻了一番。”在峰会上,不良资产催收外包产业联盟会长、万乘金融服务集团总裁韩晓表示。

这些逾期造成的不良,会达到什么规模?

张海燕提供了一组数字:疫情出现前,业内预计2020年的不良规模为3.45万亿;目前,这个数字可能会达到10万亿。

也就是说,不良的规模,可能膨胀到此前预估的近3倍。

“在未来可预见的时间内,金融市场的不良规模仍将处于增长状况。”张海燕指出。

逾期潮迅速让催收行业迎来了逆势繁荣。

“我们年前有30个人,现在已经扩充到100多人。”一家催收机构的负责人称。

很多催收公司都在增加坐席,有的团队在原来一千多人的规模上,又增加了五六百人。

扩张刚刚开始,但市场的扩张速度,依旧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张海燕表示,最高峰时,市场上有4000多家催收公司,而到目前为止,能完全满足金融机构要求的催收公司,“不足50家”。

而最高峰时,催收行业有30万从业者,但其中真正专业的,“不过2-3万”。

扩张速度太快,人员尚未培养起来,因此,行业依然呈现出“青黄不接”的现状。

“在增加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师傅都来不及带新增的员工,特别是那些新招进来的应届毕业生。”张海燕表示,对于这部分风险,催收公司要尤其关注。

在后疫情时代,催收行业逆势繁荣,出现了巨大的市场缺口、人才缺口,并成为了2020年难得的金融热点。

02反催联盟挑战

虽然催收行业迎来了发展的小高潮,但行业也正在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疫情之后,一支庞大的反催收军团崛起了。

他们以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短视频平台为阵地,建立了数百个反催收账号,粉丝多达500多万。

这波反催收军团最可怕的一点,是他们通过抖音等新式平台急速集结,同时背后还有强大的专业指挥者。

些指挥者,很多是专业的贷款中介,甚至是催收员和金融从业者。

“一大波叛徒叛逃,加入了敌方阵营。原来吃的是这锅饭,现在转身就砸大家的锅。”一家催收公司的负责人说起催收行业的“叛徒”,“咬牙切齿”。

“叛徒”的加入,让反催收联盟急速壮大。

在他们的统一指挥下,欠款人开始采用统一的话术,向金融机构要求停息挂账,分5年60期还款,不还利息和罚金。

而幕后的指挥者们因此赚得盆满钵满,有的公司一个月可以收入两百多万。

反催收联盟的行为,已引起了监管的注意。

3月20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宣布与申城警银携手,成功破获一个“职业投诉人犯罪团伙”的案件。

这个犯罪团伙建立了“退款工作室”,去金融机构聚众、拉横幅、喊口号,还通过向人民银行投诉、举报、信访等方式,要求退款。

最终,1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涉案资金464万余元被扣押。

“465万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获利,可以想象,有多少银行中招,并因此赔了多少钱。”某银行信用卡催收部部长陈明称。

“反催收联盟破坏了稳定的金融持续,实际上已经算是违法行为,大部分借款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表示。

03应战

面对反催收联盟的强大攻势,催收行业也开始正面迎战。

在峰会上,小海樽总经理季荣峰表示,可以把反催收联盟的反催方式大致归纳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激怒型。

欠款人会挑衅、激怒一线催收员,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后者的违规语言,用来投诉。

第二类,是苦情型。

欠款人会夸大其工作生活的困难、眼前的还款障碍,并企图延长还款时间。

第三类,是论理型。

这也是最新出现的类型,欠款人背后一般都有高人指点,会提出“停息挂账”“过度授信”等似是而非的概念。

“面对反催收联盟,要做到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藐视。”季荣峰指出。

他认为,反催收联盟的行动纲领明面上号称“反对暴力催收,反对高利贷”,但实际上,他们的纲领只有五个字:“坚决不还钱”。

他认为,在此情况下,催收机构要打遭遇战、进攻战,直接正面进攻。

“任何堡垒总是先从内部攻破。”季荣峰认为,反催收联盟和债务人之间的关系是极为脆弱的,这些指挥者的终极目的,就是利用信息和专业知识的不对称赚钱。

比如说,反催收联盟的中介往往会欺骗债务人,告诉他们“千万不要相信催收人员能帮你做协商,今天协商成功之后,后续还有人来向你催收剩下的利息”,或者“不要相信任何律师函、起诉函,只有法院的出庭通知书才是有效的”等等。

实际上,这些都是在误导债务人。

季荣峰认为,面对种种反催收行为,催收机构要唤醒装睡的人——债务人。

比如说,应该告诉“装睡”的逾期客户,任何一笔欠款终归是会清收到底、终归是会走到诉讼环节的。催收环节其实是帮助他节约成本,等走到诉讼环节,他就会付出更大的经济和信用代价。

当你的对手变得专业,变得强大,你要变得更专业、更强大。

“我们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刑法》。刑法的193条、196条、224条,都对欠款人很有威慑力。”陈明称。

而2020年1月20日,第二代个人征信系统上线,越来越多的网贷接入征信。而在这个系统中,夫妻双方的负债情况也会得以体现。

“应该让基层的员工去系统、全面地学习相关的法律条文,以及相关部门颁发的惩戒通知。”陈明称,目前,他们公司的员工都在系统学习婚姻法。

新版的征信中,其实有很多有利于催收的条款。

“比如说,婚姻法就指出,在婚姻期间产生的共同债务,理应由夫妻双方共同承担。”

也就是说,征信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家庭的事情。

催收企业还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比如金融机构。

“我建议后续金融机构在有责投诉的认定上,可以调整相应政策,不要简单一刀切,不要一旦触发监管投诉,就认定催收机构有责。而建议以催收事实为依据来客观判断是否有责。”季荣峰表示。

在危难时刻,必须团结一致,共同对外。

面对后疫情时代的逾期爆发,以及前所未有的反催收军团,催收行业正在振作精神,直面挑战。

“十几年前,我们说我们是干催收的,别人会想到什么?想到的是港片里,一辆面包车下来几个人,赤身裸体、身上大纹身,戴大金链子。当时,家里人都是戴有色眼镜看我们的。”陈明称。

他表示,对比之下,现在催收从业者的形象有了很大改善,尤其是在最近几年行业不断出清的情况下。

“疫情之后,整个行业已经出现了洗牌,实力较弱、管理较差、违规手段较多、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公司,将来是存活不了的。”他说。

合规,是催收行业的必由之路。

“疫情之后,催收行业承担起了压降不良的历史使命,成为金融行业所倚重的一把利剑。”韩晓称,在这个前所未有的黃金期,许多人开始呼吁和推动为催收行业正名,为催收行业立法,以及成立行业协会,“催收行业正在迎来自己的春天”。

张海燕表示,在组建行业自律组织之外,大家也在联合起来,推动催收行业从业人员的认证体系——在这样的体系之下,如果一个催收员有暴力催收等恶劣行为,就会被列入黑名单,无法被其他公司录用。

“我们还搭建了一个培训体系,所有入职人员的培训记录以及培训后的考核记录,都会在平台上留底。”一诺银华副总经理梁庄俊称。

这样一来,他们在全国的400多家分支机构,对员工进行的合规培训内容,就能保持一致,不会因人为因素出现波动。

催收与反催收之间的战争,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这场战役的结局,将直接决定催收行业的走向。

“从未见过厮杀得如此惨烈的场景。”陈明称,打铁还需自身硬,所以,催收机构要合规,才能经受住这场战役的考验。

*文中陈明为化名。

 催收培训 7月 北京 ☆

反催收联盟全面崛起,催收工作束手束脚,投诉居高不下,催回率大大降低。

面对强大、专业的反催收联盟,催收行业如何应对?

一本学院特邀贷后管理一线实践者和相关法律专家闭门研讨,深入剖析疫情后反催收真实案例,分析破解方法和参考话术。仅限20人,欲报从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