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大军从印度转场非洲:坏账只有10%,“4个月本金翻倍”

现金贷大军从印度转场非洲:坏账只有10%,“4个月本金翻倍”
2020年08月13日 19:05 一本财经

文 | 一鸥 好望

“如果说2019年,市场最大的热点是印度,到了2020年,市场的关注焦点就成了非洲。”

目前,已有几十家现金贷平台从印度转战非洲。

这片人口总数超过12亿的热土,正在成为新的现金贷中心。

肯尼亚、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埃及、南非、加纳……这些国家正在,或将一点点被开发。

而非洲的数据也有些惊人。“坏账在8%到12%之间,两个月时间,回本,4个月时间,本金翻倍”,一家在尼日利亚放款的头部平台的创始人丁昌华称。

用行业内的话来说:“现金贷永远不缺新的战场,金钱永不眠。”

1

转场?

最近的非洲市场,略显疯狂。

“最近几个月,有很多现金贷平台来咨询,几十家是有的。”尼日利亚现金贷从业者李一虎称。

而这些平台,大多是从印度和印尼迁移过来的玩家。

除此之外,现金贷的“送水”产业链也汹涌而至。

“就我所知,至少有三家贷超在来非洲的路上,最快的一家9月就会开始推。”李一虎称。

而几家乙方系统商,也在打磨系统,准备随时上线。

为何现金贷会大规模地从印度迁徙到遥远的非洲?

2020年,作为现金贷最热门国家的印度,出现了两大危机。

第一大危机,就是中印关系紧张。

6月下旬,印度下架了包括TikTok在内的59个中国APP。

而现金贷玩家也担心,自己的APP会被下架。

在印度民间掀起抵制中国制造的浪潮之后,人们也开始担心人身安全问题——出海的小舢板,经不起国际政治的巨浪拍打。

第二个危机,就是新冠疫情加剧。

很多落地印度的现金贷平台今年春节后开始放款,正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时候,就遭遇了疫情。

“大家都亏了,很多平台坏账高达70%,亏得底裤都没了。”一家印度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透露。

在此情况下,不少平台心灰意冷,萌生退意。

而新冠疫情还在持续加重。

截至当地时间2020年8月13日,印度的累计确诊病例达到了239.66万例。

有新闻称,各国流行病学家认为,印度可能还需要几个月,才能达到新冠疫情高峰。

印度两大危机的爆发,让现金贷玩家开始寻找新的热土。

非洲,开始进入他们的视野。

“现在尼日利亚的数据好到什么地步?坏账只有8%到12%,2个月回本,4个月翻番。”丁昌华称。

这也得到了其他现金贷平台的认可,“最近半年的数据表现,确实很好”。

这些数据,足够让现金贷的玩家们疯狂。

非洲到底是一片怎样的热土?这里蕴含了多少机会,又隐藏了多少暗礁?

2

非洲优势

在非洲,到处是野兽奔腾的草原、衣不蔽体的人群和原始的部落?

错了,非洲,并不是这个样子。

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这里的一线城市中心区也是高楼大厦,路上很多好车。”李一虎称,非洲人口众多,且人口结构非常年轻,“年轻人最喜欢借钱消费”。

非洲有五十多个国家,人口为12.8亿,其中,尼日利亚总人口超过2亿,埃塞俄比亚超过1亿。

在这些人口中,年轻人占比极高——这是一个让世界其他国家都黯然失色的红利。

世界银行2014年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青年就业状况》显示,当时,撒哈拉以南非洲有超过一半的人口,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

2019年2月,比尔·盖茨表示,非洲人口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对比之下,北美是35岁。

“未来几十年,非洲的年轻人数量将一直保持上升。”他称。

其次,非洲的金融体系并不完善,信用卡尚未普及,银行转账贵且慢。

有报道称,到2019年,尼日利亚60%的人没有银行账户。

“非洲人都默认转账要收费,转一次账,手续费1%-1.2%,甚至更高。”非洲金融科技从业者许东升说。

“尼日利亚当地银行几乎是不发信用卡的,除非海外银行,比如渣打,很多地方还用不了。”李一虎表示。

但同时,非洲人有提前消费的习惯。

“他们天性乐观,虽然穷,但只要能吃上饭,就会很开心。”许东升说。

这和中国人的居安思危、量入为出,有很大的不同。

给许东升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公司附近有几个黑人在修房子。突然,天下起了大雨,他们就光着膀子在雨里跳舞,也不干活,也不躲雨。

活在当下,是非洲人比较普遍的状态。

金融缺失,但需求旺盛,这对金融科技来说,正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白。

当然,金融科技要进入,也需要一些基础设施,否则就是空中楼阁。

而在非洲,智能手机普及率高,且支付体系已基本搭建完成。

“在尼日利亚,线上支付比例占到了50%,而在肯尼亚,线上支付占到了50%-80%。”许东升说。

人口密集、基础设施可用、市场需求强烈,这是金融出海的三大要件,而非洲,目前都已满足。

3

双雄争霸

在非洲这片热土上,现在存在两派现金贷玩家。

一派是中国为代表的Opera、传音,一派是欧美的Branch、Tala等。

欧美来得更早。

Tala上线于2014年,Branch成立于2015年,都已深耕非洲市场多年。光Branch的下载量,就早已突破1000万。

到了2017年,第一批中国玩家来了。

2017年,昆仑万维接手了已进入非洲市场的欧洲浏览器Opera。

出任Opera CEO的大佬,中国金融科技的玩家完全不陌生,他就是当时昆仑万维的董事长、总经理周亚辉。

周亚辉是如此看好非洲,甚至在杭州某个会议上发表的演讲,就叫做《到非洲去创业》。

“2017年,Opera开始在非洲做现金贷业务,目前这些业务全部卖给了Opera旗下的Opay。”一位知情者表示。

Opera之外,在非洲手机销量第一的传音,也在这段时间开始布局。

“传音旗下的传易,是中国公司里,最早开始在尼日利亚做现金贷业务的。”上述知情者表示。

李一虎表示:“掌众和中国一家头部的P2P公司,也在2019年进入非洲市场。”

此后,中国玩家与欧美玩家在非洲展开了激烈竞争

“三年前,占据尼日利亚市场的现金贷企业,多来自美国硅谷。现在,在谷歌排名前20的非洲现金贷APP中,中国的占了绝大多数。”李一虎称。

而两派的风格略为不同。

目前非洲市场的欧美现金贷,年化利率在100%左右;

中国现金贷则分两种,一种年化为300%,一种7天砍头息为25%-30%。

更为野蛮和血性的中国团队,很快地攻城略地,抢占了市场先锋。

但即便如此,整个非洲市场还处在非常早期,“比印度早了很多”。

现在的非洲,主要有两个国家是热点。

一个是肯尼亚,它早在几年前就被挖掘,一度有上百玩家。

“现在市场有点过度开发,新玩家很难赚到钱了。”肯尼亚一家现金贷平台的老板称。

而尼日利亚,则是去年下半年才被发掘,市场刚刚萌芽。

随着印度玩家的迁徙,中国团队的发掘,非洲即将被全面开发。

4

风控难题

尽管市场前景很好,但开拓非洲市场也不是毫无阻力。

第一个难题,就是数据不足。

“肯尼亚的征信体系相对完善,尼日利亚就差一些,但哪怕有征信,我们也不敢用。”许东升称。

这一是因为贵——查询一次收费1美金,对小额信贷来说成本太高。

此外,“也无法保证这些数据真实有效”。

而在非洲的很多国家,身份证系统并不完善,造假成本很低。用不多的钱,就可以买到假的证件。

在数据不足的情况下,如何做风控?

“我们会有黑名单,针对某个地区的用户会停止放款,比如偏远贫困的农村,以及诈骗高发区。”许东升说。

另一个方式,就是给的首贷金额极低,通过频繁提额来做风控。

和中国相比,非洲很多国家的人均收入较低。

比如2019年,尼日利亚人均GDP约为2300美金,肯尼亚则不到2000美金。

因此,在非洲,现金贷的放贷金额很低,一般在几美金到100美金之间。

“我们的首贷金额,只给几美金,借款人根本薅不到羊毛。”李一虎称。

如果有些人一直养额度,最终薅走100美金怎么办?

“前面复贷我们收取的利息,就足够覆盖这100美金。”李一虎称,商人永远比顾客精明。

第二个难题,就是支付、网络,甚至电力都不稳定。

在非洲,很多企业都会准备一个刚需产品——发电机。

这里电力不稳,经常停电,很多信贷企业都备着发电机,“不然一旦停电,系统宕机,就会损失几十万”。

哪怕是大银行,服务器也会宕机,一耽误就是几小时。钱收不进来,也贷不出去。

“非洲的支付比中国至少落后10年。”一位非洲金融从业者表示。

“在尼日利亚转账,只有50%的成功率。转100次,只有50次能成功。”许东升称。

此外,非洲的很多农村地区用的还是2G和3G网络,当地人不得不通过邮件、短信的付款链接来付款。

第三个难题,是当地政府效率低下,“甚至连习惯了印度节奏的人,都难以适应”。

“在尼日利亚申请央行的金融牌照,官方效率很低,加上涉及部门众多,搞个一年半载很正常。”李一虎说,他往往会劝那些想马上落地、捞一把就走的人,“搞不定的,去别的国家吧”。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安全。

这里的中国团队,晚上基本不会出门。

许东升的公司甚至雇佣了几个警察,端着枪,把守在公司门口。

他的同事曾在街头被抢,手机电脑都被抢走了。

“有时走在路上就有人跟你要钱:‘你好,给我钱。’他觉得你给他钱是应该的——中国人不是有钱吗?”

但这些困难,都阻拦不了中国团队的淘金野心。

“现在虽然有疫情,还没通航,但我们已经开始在做筹备牌照、搭建系统等工作。”一家现金贷团队称,一旦通航,他们的人就杀过去,产品随时上线。

还有一些平台因暂时进入不了非洲,开始和当地已落地的团队谈“代运营”方案。

他们出资,非洲的团队落地,最后再进行利润分成,四六分或者五五分。

大家都极为急迫地想进入非洲,生怕错过了新的风水宝地。

非洲,有五十多个国家。

尼日利亚之后,哪些国家将成为新的掘金之地?

“加纳、安哥拉、坦桑尼亚、卢旺达、埃塞尔比亚,我们都在考察。”丁昌华称,他们选择的标准是,人口多、互联网普及,但金融不完善。

“非洲非常欢迎金融的进入,但不能利息太高。”丁昌华称,最近,他们开始下调利息,往年化200%以下调整。

他们也和当地监管进行了约定,清除黑放平台,打击暴力平台,以维持市场健康运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