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国健“单兵作战”存隐忧 营业收入勾稽有异常

三生国健“单兵作战”存隐忧 营业收入勾稽有异常
2019年11月09日 10:57 红刊财经

红刊财经     刘杰

编辑           王宗耀

三生国健仅靠单一产品"闯关"科创板,然而其不但因为客户集中度过高,导致应收账款风险加剧,而且上亿元的营业收入也缺乏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再加上销售费用明细的异常,其营业收入真实性令人怀疑。

近日,主要从事抗体药物的生产、研发和销售的三生国健药业(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生国健")欲冲刺科创板,拟募集资金31.83亿元。然而,报告期内,其业绩波动明显,营收增长乏力,盈利能力有待提高。更令人担忧的是,其招股书中披露的营业收入也存在勾稽异常。

产品单一、客户集中的隐忧

招股书披露,三生国健2016年至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9.61亿元、11.03亿元、11.42亿元,其中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4.78%、3.52%。不难看出,其2018年营收增速骤然下滑,处于近乎停滞状态。而其净利润的增长态势犹如坐上了过山车,2017年实现归母净利润3.89亿元,增速高达44.99%,相比当年不高的营收增速,其归母净利润可算是暴增了;而至2018年,其归母净利润增速陡然下滑4.9%。不难看出,报告期内,三生国健的业绩波动较大。

更关键的是,三生国健目前深陷“单兵作战”的隐忧之中。三生国健仅有一款主打产品益赛普,主要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银屑病,该产品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98%以上,可见其严重依赖于单一产品。这也就意味着三生国健在激烈的竞争中仅凭借一款产品“单兵作战”。随着相同适应症新疗法的持续推出、竞争对手新产品不断推向市场,市场竞争也将进一步加剧,届时,若其无法持续推出具有竞争力的产品,那么将对其未来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在产品上存在过于依赖单一产品益赛普的不利局面,而在客户方面,三生国健也存在一定的客户依赖。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其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均在60%以上。其中,报告期内其第一大客户均为港股上市公司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其对该客户销售收入达2.17亿元,占营收总额的比重高达42.04%。虽然三生国健与第一大客户保持着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但当期4成以上的收入均来自国药控股,显然,如此的销售模式不利于风险的分散,存在经营风险。

同时,前五大客户过于集中使得三生国健处于被动的地位。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三生国健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19.91%、41.60%、46.77%,占比不断走高,说明公司的赊销情况愈发严重。更令人担忧的是,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却不断下降,且远低于同行业水平。2016年至2018年,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55、3.39、2.3,而招股书披露的行业均值分别为16.84、11.81、9.65,显然,三生国健的回款速度远低于行业均值,且周转速度呈不断大幅下滑态势。对此其在招股书中表示,系公司调整商业政策,信用期适当放宽,导致2017年、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

这也就表明了三生国健为了促进销售,在收款结算上予以让步,给予大客户更多的赊销期限,这侧面表明了其在供应链条上处于弱势地位,倘若其产品具有极强的竞争力,就不需要牺牲“回血”能力来拉动收入增长了。

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多不仅存在难以收回的风险,同时也影响着公司的流动性,不利于公司未来的经营发展,况且三生国健身为一个药品研发的公司,新产品的开发本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较差的回款能力对此又何尝不是一种制约呢?

营业收入勾稽异常

招股书披露,三生国健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42亿元(如表1),其中境外收入1639.07万元,该部分实行“免、抵、退”税政策,故不考虑增值税因素,境内收入部分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由17%下调为16%,按月平均计算增值税后,估算出三生国健2018年含税营业收入金额大约为13.26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收入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合并流量表中,三生国健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0.99亿元,考虑预收账款减少额171.95万元的影响后,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达11.01亿元。与含税营收相勾稽,理论上应有2.25亿元因未收到现金将计入经营性债权中,应收部分应体现为同等规模的增加。

翻看合并资产负债表,三生国健2018年末应收票据金额为2897.77万元,应收账款金额为5.34亿元,二者合计金额达5.63亿元,2017年末相同两项目合计金额达4.82亿元,相较之下这两项比上年仅增加了8103.48万元;2018年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比2017年新增加317.33万元,算上这部分后,应收部分实际增加额为8420.81万元,比理论应增加额2.25亿元差了1.41亿元。这也就意味着三生国健有1.41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相关现金流入,也没有经营性债权的支持。要知道三生国健当年的营业收入仅十几亿元,上亿元的营收勾稽差异对其来说并不是小数目,该部分差异占含税营收总额的比例高达11%。

同样的逻辑分析其2017年数据,2017年三生国健实现营业收入11.03亿元,当年适用于17%的税率,计算其含税营业收入金额为12.88亿元。同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8.15亿元,扣除预收账款新增95.20万元的影响,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金额为8.14亿元,与含税营收勾稽少了4.74亿元,理论上这部分应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新增。

事实上,2017年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较上年仅新增2.86亿元,考虑当期计提坏账准备890.07万元的影响后,实际新增额达2.95亿元,这比理论应增加额少了1.79亿元,这代表着2017年三生国健营业收入中有1.79亿元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该部分金额占含税营收总额的比例达13.88%。

可见,近年来三生国健的营业收入均存在大额勾稽差异,不排除其中存在虚增收入的嫌疑。

销售费用变动异常

此外,《红周刊》记者发现三生国健的销售费用也存在异常之处。按照常理,销售费用的变动情况应与营业收入的增减变化有相关性,但该公司销售费用相关明细项目的变动情况却与营收变化相背离。

具体来看,2017年、2018年三生国健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4.78%、3.53%,两年均有增长,但其销售费用中的运费却呈逐年下降趋势,2016年至2018年,运费金额分别为394.43万元、313.33万元、297.94万元,下降比率分别为20.56%、4.91%。令人疑惑的是, 2017年三生国健营收增长相对较多,公司产品的总销量达241.16万支,较2016年190.16万支的销量,增长幅度达26.82%。一般来讲产品销量增长与之对应的运输费用应当有相应增加才对,但三生国健的运输费用却不增反降,这就显得很奇怪了。

不仅如此,三生国健销售人员的工资及福利费的增速也与营收增速不相符。招股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其销售费用中工资及福利费金额为1.28亿元、1.34亿元、1.40亿元,2017年、2018年增速分别为4.60%、4.95%。可疑的是,其2017年营收增速明显高于2018年,但当年销售人员的工资及福利费的增速却低于2018年,这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本文已刊发于11月9日的《红周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