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中宝大金控平台“梦碎”,参股的温州银行上市进程坎坷

新湖中宝大金控平台“梦碎”,参股的温州银行上市进程坎坷
2021年06月12日 18:11 红刊财经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新湖中宝长于金融投资,不仅收购了多个银行、证券、期货、保险等金融资产,还积极谋划构建“互联网金控平台”,但所投项目在近几年屡屡爆雷,近年股价也表现平平。

譬如,所投资的温州银行曾筹划IPO上市,但在近两年因高管落马、屡屡被罚、资本充足率较低、业绩暴跌等负面因素干扰,上市步伐迟迟未见新进展。所参股的一家在港上市银行也是负面不断,近日甚至还爆出了和大股东之间可能存在规模极大的利益输送传言等。

此外,新湖中宝还持有51信用卡、Wind等金融科技企业的股权,但51信用卡被调查后,业绩也连年巨亏,新湖中宝早年投入的2亿美元投资亏损严重。

参股的温州银行业绩暴跌

资本充足率长期低位徘徊

近期,温州银行接连陷入舆论旋涡,且事件背后均与其股东有关。公开资料显示,新湖中宝成立以来一直忙于“集邮”金融资产,囊括了多家银行、券商、期货、保险、上市公司等公司的股权,而这其中,温州银行曾是其持股最高的一块资产。

从公开资料来看,温州银行的发展一直不如预期的。根据监管要求,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而截至2021年3月末,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6%、9.2%、9.2%。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数据还是在于2020年公司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补充资本金后才有所改善的。

Wind显示,温州银行2016年以来资本充足率就一直逼近监管红线。即使在温州国资向温州银行补充资本金后,其资本充足率仍未能达到行业平均水准。据中信建投分析师杨荣、陈翔的统计,2018~2020年,城商行的平均资本充足率为12.8%、12.7%、12.99%。

除了资本充足率偏低外,温州银行的业绩表现也是不佳的,在2020年营收规模基本不变下,当年实现1.59亿元净利润、同比减少77%,实现822万元营业利润、同比减少了99%,这也是温州银行2006年以来的最差利润数据。杨荣、陈翔认为,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下降、以及信用减值损失的大幅增加,导致温州银行2020年净利润的大幅下滑,其中仅信用减值损失就同比增长了五成。

在温州银行业绩下滑的同时,其还频频被银保监部门处罚。2019年7月,温州银保监局指出,温州银行存在对主要股东授信集中度管理严重不审慎,对关联方融资业务管理不到位,为企业收购商业银行股权提供融资支持等重大问题,罚款330万元;今年5月,温州银行上海分行又被上海银保监局罚款250万元,缘由涉及:违规向项目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未对部分承兑汇票贴现业务执行严格的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

此前,新湖中宝就是温州银行的大股东,并且还曾收购了多家银行的股权。而且新湖中宝旗下也有规模不小的地产业务。

《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温州银行2020年报显示,温州银行和新湖中宝之间的关联信贷规模达24.5亿元。

公开资料还显示,温州银行在公司治理和人事方面问题也不小。2020年,温州市纪委宣布对温州银行副董事长、行长吴华进行调查,并开除党籍。吴华曾在温州银行担任了9年行长。据《财新》报道,部分原因和安信信托爆雷有关。2019年底时,安信信托原总裁杨晓波曾就吴华一事而配合了监管部门的调查。

地产信贷投放畸高

温州银行上市进程坎坷

此外,联合资信发布的2020年度评级报告也指出,温州银行去年逾期贷款上升、持有的信托和资管计划规模较大,会对其流动性管理造成较大压力。而且温州银行对房地产、建筑类企业的信贷规模较大,行业和客户集中度风险较高。

据温州银行年报透露,2020年底,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为7.27%。另外,温州银行对最大十家客户的集中度也高达46.5%,而且比2019年底还提高了7%。而在其贷款和垫款居前十的单一客户中,有4席为建筑/房地产/租赁相关的企业。考虑到地产业易受调控政策影响,这一客户结构不利于其信用风险的分散。

在负债结构上,温州银行的个人存款在客户存款中的占比仅3成。对此,联合资信指出,温州银行的负债稳定性有待提升。

温州银行一直有上市融资需求,虽然几经努力,但进展仍较缓。资料显示,其早在2008年时就宣布了自己的IPO相关议案,并通过了上市辅导,但其后就一直没有新动作。2012年,业内瞩目的“温州金改”方案中,就包括了推动温州银行引战增资、上市融资,但最终效果并不显著。最新进展是,据浙江证监局官网信息,温州银行已委托中金公司进行上市辅导,目前还在辅导期。然而随着董事长的突然落马、大股东变更消息的传出,温州银行的IPO之路再添坎坷。

或许是对“新湖系”的不认可,借助2020年的增资,温州国资成为了温州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而新湖中宝则退居到第三位。今年5月底,浙江农信联社派驻的高管也入主温州银行,此消息一度激发了市场投资者担忧,甚至还传出“温州银行被接管”的猜想。至此,温州银行浓厚的“新湖系”色彩也被冲淡了不少。

参股的在港上市银行频频被罚

除去温州银行外,新湖中宝还持有在港上市一家银行3.4%的股权,但后者的业绩表现同样令人担忧。自2017年以来,该银行不仅出现营收持续下降,净利润也表现不佳,2020年净利润跌至12亿元,同比下滑近8成。

同温州银行一样,该银行也是负面不断,仅Wind呈现的2017年以来处罚就超过20多例,这说明该公司是存在明显的管理和风控问题。最近一次发生在今年5月中旬:上海银保监局指出,该银行上海分行也存在违规向项目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等问题,罚款550万元。

此外,该银行在最近还陷入了极大的舆论争议中,其大股东为某港股上市的龙头地产商。2020年底以来,该地产商频频爆出债务危机,并严重影响到了关联公司。尽管通过债转股等方式暂时缓解了债务兑付压力,但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并不买账,股价今年以来已跌去近3成。近日,该公司还爆出商票兑付延期问题,年内有数千亿元的债务待偿还。

今年5月底,《财新》曾发文报道,该地产商和该银行之间存在千亿级别的关联交易,目前正在被监管部门穿透核查。公开数据也显示,该银行2020年报披露的不良率比2019年增长了80%,增至3.26%,高于城商行的行业均值。

值得注意的是,据公司2020年报,去年新湖中宝和该银行之间也有超过45亿元的关联借款。

折戟港股、定增市场

新湖中宝大金控平台“梦碎”

新湖系”在港股市场的另一个布局是51信用卡(2051.HK),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的总投资为13.3亿元。2018年,51信用卡在港上市,但好景不长,据2018年报,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的投资当年底就已浮亏3.5亿元。2019年10月,51信用卡的总部办公室被公安部门突查。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此次调查和其暴力催收,以及P2P业务有关,其后51信用卡的股价出现加速下跌。

在业绩方面,51信用卡堪称“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的营收萎缩至不足2018年的1/10,去年又巨亏17亿元人民币。新湖中宝2019年底公告显示,公司对51信用卡的投资总计达2亿美元,为其第二大股东。截至去年底,新湖中宝通过旗下的Taichang Investment Limited等4家公司共持有超过20%的股份。考虑到51信用卡目前股价仅相当于2018年底的1/3,就此核算,新湖中宝针对51信用卡的投资亏损惨重。

新湖中宝当初对51信用卡是寄予厚望的,其通过整合51信用卡为代表的互联网流量平台,逐步将旗下的保险、证券、银行、期货等金融业务融合到统一的互联网金控平台上,实现体系内客户和资源共享。但在51信用卡遭到调查后并于2020年宣布完全清退P2P业务,以及监管部门对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也明显提高后,新湖系的“大金融平台梦”受到了重挫。

事实上,在金融强监管的背景下,新湖中宝也调低了声调,2020年报中不再提及“金控平台”的愿景。

新湖中宝也曾试水一级半市场。《红周刊》记者获悉,2015年时,新湖中宝斥资3亿元参与了歌华有线的定增,成本为14.77元/股。据歌华有线公告,截至2021年一季报,新湖中宝仍是其第五大股东。那么这笔投资收获如何?以目前歌华有线市场价10元左右核算,以及叠加其已减持部分价值,新湖中宝整体上可能还是浮亏的。

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之前,新湖中宝年报还会披露上述定增的盈亏情况,但2019年后就不再作出披露。

投资标的公司Wind迟迟不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金融牌照外,新湖中宝还手持一块非常稀有的金融资产——2018年2月,公司通过竞拍方式获得万得信息6%的股权,目前是其第三大股东。万得是业内公认的主流的金融资讯平台。

万得的股东方是一直有上市愿景的。据新湖中宝年报,公司“投资板块大规模的投入期已基本结束,即将进入回报期”,借助2019年注册制的推行,其多个项目成功上市:2019年,其投资的晶晨股份实现科创板上市;2020年7月,新湖系旗下的湘财证券借壳哈高科上市;11月,宏华数码科创板过会;新湖期货、阳光保险也都进入上市辅导期。新湖中宝目前持有的大部分金融资产已上市或正在IPO,仅有万得、趣链科技的IPO进展不明朗。对于Wind,新湖中宝在年报中表示,“由于其在行业中的龙头地位,将给公司带来非常可观的增值收益”。

可供佐证的是,万得的员工数量均远超竞争对手。据《红周刊》记者了解,有万得内部人士在去年的一次电话会议中透露,公司全体员工超过3000人。横向对比,已经是一家中型券商的规模。不过有利亦有弊。有万得前员工透露,由于久久不上市等原因,万得内部的员工成长空间亦受限,近几年有一些员工流失到竞争对手那里,尤其是中层骨干离职较多。

譬如,东方财富就有意把Choice终端培育成东方财富证券、天天基金、东方财富网的又一业务支柱,不过目前尚在推广期、价格低廉,Choice对整体业绩的贡献不显著。据东财2020年报,金融数据服务业务贡献了1.88亿元的营收,亏损约4000万元。记者向东财员工咨询后得知,目前优惠后的Choice年费少于5000元;另外,同花顺旗下的iFind金融终端也据有一席之地。记者向同花顺员工咨询后得知,iFind基本功能的年费低于3000元。

整体来看,新湖中宝去年营收下降了7%,但净利润却同比增长近半。究其原因,在一定程度上和公司转让了不少地产项目有关。譬如,公司以41亿元的价格向绿城、融创转让了上海、沈阳等项目部分的股权,又作价49.4亿元向融创转让了上海亚龙古城国际花园等项目的部分股权。与之反向的是,在2019年之前,新湖中宝一直是“买买买”,重大资产和股权出售几乎都是0。

另一方面,转让多宗地产资源也有助于解决债务兑付问题。公开资料显示,新湖中宝近几年的债务增长迅猛,短期债务(短期借款+应付票据+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从2016年的89亿元,增长至今年1季度末的近180亿元,而同期不受限的货币资金却从159亿元降至约80亿元,显然,转让资产是有助于纾解公司债务压力的。

(本文已刊发于6月1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