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光大投行负责人被查,部分承销的IPO公司曝财务造假

国泰君安、光大投行负责人被查,部分承销的IPO公司曝财务造假
2021年12月03日 20:17 红刊财经

红周刊 | 惠凯

近日,国泰君安、光大证券的多位高管、投行业务负责人被带走调查一事引发市场热议,背后或涉及到主板、科创板IPO审核,以及债券发行等核心业务。

上述几家券商多位于上海,在科创板业务方面储备较多,也由此牵扯进一些争议中,譬如国泰君安主承的汇川物联(IPO审核被否)等公司,就被指科创含量不足,而光大证券主承的多只债券爆雷也引发争议,尤其是20幸福01发行仅4个月,发行人就宣告违约引发了投资人明显不满。

国泰君安投行负责人被查

所负责审核的*ST索菱涉财务造假

11月底,据中纪委官网消息,证监会第14~16届主板发审委委员、上海监管局原调研员、国泰君安证券投行部总经理朱毅涉嫌严重违法,正接受监察调查。这一消息震动了业界。

朱毅在2012年入选第14届主板发审委委员,直到2017年16届发审委改选才被换下。在朱毅加入发审委时,恰逢A股低迷,主板IPO在2013年时曾一度暂停,此后则明显发量。据Wind统计,在朱毅任职期间,上交所主板新增了300多家企业过会并上市。

也就在朱毅被查前,两位前发审委委员陈翔(天健事务所原副总裁)、操舰(上交所原审核中心副主任)也已被调查。据官网介绍,天健事务所服务的上市公司客户500余家,在具有证券期货相关执业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中高居全国第二。或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朱毅、陈翔任职期间,由天健事务所提供服务的主板IPO企业也高达126家。

朱毅、陈翔、操舰曾多次共同主持了对多家主板拟上市公司的审核。据Wind数据统计,操舰参与发审的470多家IPO公司中有60家未通过,通过率高达87%;朱毅参与IPO审核的307家公司中有27家未通过,通过率超九成;陈翔参与审核的111家公司IPO,通过率也接近九成。其中,朱毅、操舰搭档较多,二人共同参与的IPO审核涉及近百家公司,而陈翔、朱毅、操舰三人共同参与IPO审核的,则有14家公司,其中广州复大医疗股份有限公司、鑫广绿环再生资源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

在三人共同审核并过会的12家公司中,部分公司上市后业绩惨淡,甚至还曝出有造假行为,譬如2015年上市的深圳市索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002766.SZ),近几年更是持续亏损。据证监会调查,*ST索菱在上市后不久就开始了财务造假,也正因2016~2018年间长期虚增收入、虚减管理费用被证监会处以了罚款,而为*ST索菱提供审计服务的瑞华事务所同样也因此连带被罚(瑞华还为康美药业提供了审计服务)。

国泰君安当年主承的上市公司中也有个别曝出财务和信披造假的问题。譬如康尼机电2014年上市,但上市后就开始了财务造假,某个子公司在2015~2017年之间存在虚增收入等行为,康尼机电也因此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其后,北信瑞丰基金子公司也起诉了康尼机电,并连带起诉了国泰君安,要求赔偿投资损失差额及相应佣金等。

目前,国泰君安负责的IPO项目仍有177家,在手IPO项目数仅次于中信、中信建投、海通、华泰。上述在手项目中有34家公司拟在科创板上市,其中一些公司同样引起巨大争议。譬如不久前IPO失败被质疑蹭“物联网”概念的汇川物联,就是科创板开板以来首个直接被否的项目;多次更名试图淡化金融概念,但IPO毫不意外败北的京东数科等。在多家保荐的公司出现问题且被否后,很多业内人士开始质疑国泰君安的保荐能力。

光大证券多位高管被查

多只承销债券爆雷引发强烈不满

除了国泰君安外,据近日《第一财经》报道,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带走调查。事由可能涉及此前的明星跨国并购案——暴风集团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但在2019年MPS爆雷事件发生后,因光大资本(光大证券子公司)给优先级出资方招商银行等机构做出了差额补足承诺,招商银行起诉了光大,诉讼金额达35亿元,而光大证券也为此计提了15亿元的预计负债+资产减值准备。

在薛峰离职后,光大证券目前的总裁是刘秋明。刘在2017~2019年期间任中民投资本总裁、董事长。在刘担任一把手期间,中民投资本重点投资了大消费、医疗健康、TMT、先进制造及装备四大领域。但在2019年中民投爆发了流动性危机后,备受称颂的中民投模式也遭到了质疑。

“祸不单行”,就在薛峰被带走调查后,今年11月中旬,黑龙江纪委监委网站发布公告称,光大证券债券融资总部总经理、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杜雄飞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杜长期分管光大证券的债券承销业务,可佐证的是,记者在大连金玛等公司的债券发行材料中,发现主承销商光大证券的联系人首位就是杜雄飞。

杜雄飞是于2013年加入光大的,其后光大证券一度在债券发行业务市场混得风生水起。据Wind数据,2018年时,光大证券债券主承规模达3147亿元,在券商中冲进前五。不过在这之后,光大证券的市场份额开始出现下滑,今年在券商债券发行业务上的排名已滑落至业内第8位。以河南交通投资集团去年8月的公司债承销商选聘项目为例,《红周刊》记者了解到,杜雄飞领导的光大证券团队给出的承销费用报价仅万分之三,而长江证券、中泰证券等的报价更是低至万分之一。

近几年,光大证券承销的不少公司债也出现了违约,这在市场中引发了较大的负面反响。据《红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山东西王、大连金玛、洛娃科技、新华联、雏鹰农牧、天神娱乐……等公司的承销商均包括了光大证券,其中的部分发行人如洛娃科技等,还被多方质疑其可能存在财务造假行为。

杜为何被查?众说纷纭。有业内人士猜测,杜的落马或许和环京的某地产龙头有关。该公司的高杠杆、高风险一直受到金融机构瞩目,特别是2020年京津冀地区受到三波疫情冲击,其债券发行压力很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中信、光大、招商3家知名券商携手,在2020年9月成功发行了“20幸福01”,发行规模达12.5亿元。20幸福01的票息仅7.09%,也是该公司2018年以来的10只新发债券中,发行成本几乎最低的一次。当然,公司账面上存在的386亿元货币资金(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也是债券发行成功的重要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20幸福01”是该地产龙头公司最后发行的一只债券,因为仅仅在4个月后公司就宣告违约了。今年2月初的沟通会议上,公司实控人王文学才坦言,公司账面上的大部分现金实际上处于受限状态。《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其违约后,有债券持有人曾向相关部门投诉发行人、主承销商等中介机构。

此外,就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光大证券资管公司还持有约6000万元的丹东债,而在近期通过的康美破产案中,光大证券申报债权也过亿元……

拉长时间周期观察,光大证券曾多次曝出重大丑闻,多人被捕或被起诉,每次风波都会引发管理层的动荡。譬如,早在2013年“乌龙指”事件后,光大证券就被证监会认定为内幕交易,公司总裁徐浩明、董秘等高管受牵连离职;2019年,暴风并购MPS事件爆发,也让董事长薛峰等高层离职;近日,投行负责人杜雄飞又被查。

除了上述人员之外,去年以来,光大证券的王世伟、程刚、周平三位保代也被证监会或交易所采取了行政/自律监管措施。其中程刚、王世伟被处罚,与连山科技科创板IPO失败有关。相关公开信息显示,程刚、王世伟未充分关注到连山科技内控缺陷及风险、相关核查工作不到位、未对连山科技提供的现场督导材料进行充分核查等情形。

沪上多家券商投行业务触礁

在朱毅被调查之前,上海的另一家头部券商——海通证券的投行业务也在债券、IPO和定增业务上被多次处罚。其中,在债券业务上,公司受河南永煤事件牵连,海通证券北京债券融资部总经理夏坤、固收部总经理厉栋等高管被问责,公司被责令整改;股权业务上,今年10月,海通证券称,公司收到重庆证监局的行政处罚,没收及处罚共计400万元。海通证券被处罚的保代更是达到19人,且大多数是今年被处罚,其中还涉及到了科创板公司四方光电的IPO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接踵出事的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光大证券的总部均位于上海,其中海通、国君堪称沪上“券商双雄”,两家券商近几年股权承销业务,尤其是在科创板业务上表现亮眼,特别是国泰君安,在朱毅掌管投行业务后,市场份额有明显提升。随着近期一系列高管被查、处罚,这很可能对沪上投行“双巨头”的业务开展产生负面影响(需要注意的是,操舰在上交所任职期间深度参与了科创板的设立和日常运营)。

某律所负责IPO和并购业务的高级合伙人王先生指出,科创板固然估值较高,但由于设立时间短、规则不完善、不确定性很大,譬如今年2月,监管部门启动对科创板的现场检查,紧接着在4月份,监管部门发布了修订后的《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收紧科创板IPO审核,不少寄希望于科创板的企业或撤回、或被否。在这样的背景下,科创板储备项目较多的券商,特别是沪上券商受到了较大冲击。

券商高管被调查,只是金融反腐的冰山一角。2021年以来,有多位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业高管被捕或被查。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已有60多位银行高管或监管部门人员出事,其中国开行、“四大行”,广东、山西、内蒙、河南等领域是重灾区。

不久前的中纪委官网一篇文章就指出,近年来查办的金融类案件表明,金融风险背后往往有金融腐败,金融腐败容易诱发并加剧金融风险;惩治金融腐败是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保障,防控金融风险是惩治金融腐败的重要考量。要深刻领会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是维护金融安全、促进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一体两面,要一体推进。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