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能力下滑、资产被冻结、前董事长“失联”余波仍在,南海控股仍“举牌”南风股份

盈利能力下滑、资产被冻结、前董事长“失联”余波仍在,南海控股仍“举牌”南风股份
2020年05月20日 12:03 红刊财经

文 | 谢碧鹭

编辑 | 王宗耀

近来,南风股份遭举牌,从2019年10月22日至2020年5月6日,广东南海控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海控股”)累计买入南风股份股票2399.97万股,占南风股份总股本的5%,构成举牌。根据5月7日南风股份发布的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公告,南海控股进一步增持,持股比例达到10%。受此消息影响,南风股份当日涨停。

(南风股份近期走势图)

南海控股表示,此次增持南风股份的目的,主要基于对南风股份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不过《红周刊》记者发现,南风股份仍处于虚弱状态,其业绩表现不佳、盈利能力持续下降,受前董事长“失联”影响,其公司不动产、部分子公司股权仍处于冻结状态,此时南海控股“举牌”南风股份,充满了不少未知数。

子公司业绩“变脸”

南风股份成立于1999年,于2009年上市。上市初期,南风股份的主营业务为核电行业、隧道行业、地铁行业、工业与民用建筑行业和风力发电行业等。2014年,南风股份完成对中兴装备100%股权的重组,其主营业务又新增了能源工程特种管件业务。

(重大资产收购相关截图)

对于这起收购,南风股份可谓是出手大方,根据当时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显示,截至2013年10月31日,中兴装备的净资产仅有7.32亿元,但是采用收益法进行评估下,其评估价值为19.37亿元,增值率达164.74%。经交易双方协商后,标的资产最终交易作价为19.2亿元。

在此项收购中,中兴装备原股东也与上市公司签订了业绩承诺及后续的补充协议。按照协议,南风股份在本次交易后,向标的公司增资1亿元,其后2013年至2018年,中兴装备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8亿元、1.28亿元、1.41亿元、1.62亿元、1.9亿元和2.38亿元。

2014年至2016年,中兴装备母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1.51亿元以及1.68亿元,分别占南风股份当年净利润的122.94%、343.18%和180.65%,可谓是南风股份的“业绩担当”。可惜的是,中兴装备并没持续增长下去,2017年和2018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08亿元和1.15亿元,仅完成了业绩承诺的56.84%和48.32%。在经营业绩不及预期的情况下,南风股份2018年对中兴装备形成的商誉计提了商誉减值损失6.01亿元,成为导致南风股份2018年的净利润亏损10.39亿元的主要原因。

2019年中兴装备发展依旧“不给力”,当年仅实现净利润6360.32万元。如今回过头来再看这起收购,显然并不成功。

盈利能力下降

南海控股“举牌”南风股份后,目前的持股比例达到10%。南海控股表示,其增持南风股份的目的,主要基于对南风股份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不过《红周刊》记者发现,南风股份在经营上还面临着许多难题。

2019年南风股份扭亏为盈,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728万元,尽管当年同比增长了101.68%,但却是建立在2018年公司因大额预计负债和商誉减值准备而巨额亏损的基础之上,实际上,除了2018年的巨额亏损外,自从2009年上市以来,南风股份历年的利润均超过了2019年。

南风股份业绩的下滑,与其盈利能力的不断下滑息息相关,据Wind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南风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39.4%、36.4%、35.02%、30.11%、29.28%和27.22%,呈持续下降的趋势。

更离奇的是,2018年5月,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失联,其家属已向警方报案。2018年6月,南风股份便收到了证监会对公司及杨子善的《调查通知书》。接着南风股份又多次发布了关于杨子善失联相关事项的进展公告,但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了解到他的具体行踪。

杨子善失联后,南风股份便成为多起诉讼、仲裁案件的主角,据上市公司披露,杨子善冒用公司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致使公司牵涉 15 宗诉讼/仲裁案件,涉诉债务本金金额为3.66亿元。从而导致公司银行账户、不动产及子公司股权被查封冻结。

所以2018年,南风股份计提大额预计负债3.2亿元,这亦是当年南风股份归母净利润出现断崖式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年5月19日,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全部银行账号均解除冻结,可以正常使用。不过《红周刊》记者注意到,目前南风股份不动产和部分子公司股权尚在冻结中。

此时的南风股份,虽然危机似乎正在减轻,但仍然处于“虚弱”状态,此时,南海控股大幅“举牌”南风股份,还存在着许多未知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