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信基金安昀怼芯片基金经理,自己业绩下跌,重仓白酒惨垫底!

长信基金安昀怼芯片基金经理,自己业绩下跌,重仓白酒惨垫底!
2022年01月14日 22:04 财富大侦探007

2021年开始,之前一路猛涨的大消费和医疗板块开始疲软,重仓这些板块的基金和基金公司也开始了严重的业绩下滑。

长信基金便是如此,在长信基金104只成立时间满1年的基金中,有23只年内收益为负,数量非常多。(数据来源:长信基金官网,截止时间:2021年12月31日)。

(长信基金混合型基金近6月、近1年、近3年、近5年收益比较,截止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根据天天基金的数据,长信基金混合型基金的长短期业绩均大幅落后于同类平均。

近6月长信基金混合型基金的收益为0.57%,同类平均为1.84%。近1年长信基金混合型基金的收益为2.49%,同类平均为5.96%。

近3年长信基金混合型基金的收益为84.13%,同类平均为110.97%。近5年长信基金混合型基金的收益为66.17%,同类平均为96.82%。

头铁重仓白酒,业绩惨不忍睹

截止2022年1月4日,长信基金近一年亏损最多的基金为“长信消费升级混合”,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就是长信基金的副总经理安昀!

以“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为例,该基金成立于2020年11月4日,为混合类偏股型。截止2021年9月30日,基金规模为3.67亿元,基金经理为安昀和刘亮。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基本信息,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该基金近6月跌幅高达26.09%,整个2021年度跌幅22.06%,近1年跌幅23.94%,近一年的业绩在同类1498只基金中排名1484。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阶段涨幅,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顾名思义,“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是以消费主体股票为主的基金。

2021年1季度,该基金的持仓以消费股和医疗股为主,尤其是重仓了白酒股!其中古井贡酒股价一季度下跌了22.73%,今世缘股价下跌了14.52%,山西汾酒股价下跌了11.32%。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2021年1季度重仓持股,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从2021年中报披露的情况来看,该基金持仓与2021年一季度相比变化不大,前十大持仓股中新加入了重庆啤酒、药明康德和迈瑞医疗。

2季度基金的业绩也迎来了反弹,除了晨光文具在2021年2季度略有下跌,前十大持仓中的其他股票均有不同程度的反弹。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2021年2季度重仓持股,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2021年三季度基金新持仓了万泰生物、中国中免和科沃斯,但三只股票在三季度的表现都非常差,万泰生物股价跌了14.35%,中国中免股价跌了13.36%,科沃斯股价跌了33.40%。

其他持仓股同样表现不佳,前十大持仓股无一上涨,第二大重仓股重庆啤酒的跌幅更是高达33.71%。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2021年3季度重仓持股,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由于长期业绩不佳,“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每一期的净资产规模都在下降,2020年11月4日基金成立之初规模为7.17亿元,2021年3月31日下降到5.59亿元,2021年6月30日下降到5.17亿元,2021年9月30日规模仅剩3.67亿元。

很显然,基民在用脚投票!基金业绩好坏的体现,会反馈到规模的增减。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净资产规模变动情况,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每个报告期的期间赎回份额都大于期间申购份额,1季度期间申购份额为4.54亿份,但期间赎回达到了5.74份。2季度期间申购为0.42亿份,期间赎回为1.54亿份,三季度期间申购仅有0.31亿份,期间赎回为0.89亿份。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份额/净资产规模变动详情,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进入“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的评论区,充满了对两位基金经理的质疑,大部分基民都认为基金亏损太多,不能让基金经理简单躺着赚钱。

(“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基金评论区,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

公司副总安昀频频失手,带崩多只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长信消费升级混合”成立于2020年11月4日,从成立到2021年6月30日,安昀一直独自管理着“长信消费升级混合”。6月30日以后,刘亮与安昀共同管理此基金。

安昀从2006年起就职于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曾获2007年新财富最佳策略分析师评选第一名,2008年新财富最佳策略分析师评选第二名。2008年11月加入长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历任策略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研究发展部副总监、研究发展部总监和基金经理。现任公司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执行委员、基金经理,其累计任职时间超过7年。

相比之下,刘亮是一名投资界的新人,刘亮先后在长信基金和上投摩根基金担任研究员,2017年5月重新加入长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基金经理助理,2019年8月担任基金经理,任职时间仅有2年。

除了“长信消费升级混合”以外,安昀管理的其他基金在2021年的表现也算不上好,近六个月以来“长信内需成长混合”跌幅16.96%,“长信优质企业混合”跌幅8.30%。(截止时间为2022年1月4日)

(安昀现任基金业绩与排名详情,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如果说“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C”的业绩不佳可以归因为其消费主题的限定,那么安昀管理的“长信内需成长A/E”业绩不佳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根据“长信内需成长A/E”的基金合同,该基金主要投资于受益于内需增长且具有较好成长潜力的上市公司,力争在有效控制投资组合风险的前提下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增值。

根据2021年三季报公布的持仓,“长信内需成长A/E”的持仓与“长信消费升级混合A/C”有很高的相似性,都是以重仓白酒医疗为主。

前十大持仓里唯一的材料股万华化学也没有对基金组合总体产生正收益。

(“长信内需成长A”2021年3季度重仓持股,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安昀在“长信内需成长”2021年中报中表明了自己坚持重仓消费股的原因。

他写道:“我还是比较明确地看好消费未来半年到一年的,攻守兼备。”但是市场走势并没有按照安昀预测的发展,消费板块下半年的表现仍然欠佳。

刘亮管理的另一只基金“长信多利混合”也大规模重仓白酒股和医药股。根据三季度披露的持仓情况,虽然“长信多利混合”的前十大持仓股与“长信内需成长”、“长信消费升级”有所不同,但总体上风格类似,且都因为“喝酒吃药”而业绩不佳。

(“长信多利混合”2021年3季度重仓持股,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安昀作为长信基金的副总经理,此前也曾有过颇多争议。2020年在长信内需成长中报中,安昀怒怼同行震惊基金圈。“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

基金经理向来以业绩傍身,将如今安昀的业绩与他去年公开在中报中diss后辈的行为放在一起,不禁让人觉得有些讽刺。

规模逐渐落后“同班生”

长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由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海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武汉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

在2010年到2014年,长信基金的规模一直在一二百亿附近徘徊。2015年,长信基金借助牛市实现了小幅的规模飞跃,截至2015年末,长信基金规模为488.93亿元;2016年末,长信基金规模继续增长至634.84亿元。2017年,长信基金规模缩水至542.64亿元,在2018年的熊市中,长信基金的规模继续缩水至358.86亿元。

2019年和2020年,借助基金大年的快车道,长信基金终于实现了规模增长,2020年长信基金突破了“千亿元”大关,规模达到1050.21亿元。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长信基金规模为1111.68亿元。

(长信基金管理规模变化,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与同期成立的多家基金公司相比,长信基金的规模已经远远落后。同是成立于2003年,广发基金截止2021年三季度末,管理规模已经达到10674.10亿元,兴证全球基金管理规模达到了5343.42亿元。

2021年对于长信基金来说也是多事之秋。年初,公司发布公告,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成善栋因个人原因离任,现任董事、总经理覃波于2021年1月25日开始代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

成善栋在2016年11月22日开始担任董事长,而在他接手前的一年多时间,公司董事长之位已经历4轮更替,成善栋的上任不仅带领长信基金打开新局面,并且走过了几年安稳期。

就覃波的过往从业经历来看,1998年9月至2002年7月曾在长江证券从事资产管理和债券承销发行工作。2002年8月加入长信基金,历任市场开发部区域经理、营销策划部副总监、市场开发部总监、专户理财部总监、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

仅仅过去了三个月,长信基金再度发布公告,覃波不再代任公司董事长一职,董事长由长江证券的“80后”总裁刘元瑞担任,任职时间从2021年4月28日开始。

出生于1982年的刘元瑞曾经连续7年获得新财富钢铁行业分析师第一名。2017年,刘元瑞晋升为长江证券长江证券总裁。现在,刘元瑞作为长信基金董事长,也是公募基金行业非常年轻的掌门人。

刘元瑞是否能带领长信基金打个翻身仗还需要时间来验证。但该公司一年内董事长变更两次属实有一些频繁。

基金公司规模落后的原因无外乎业绩水平不佳和投研实力匮乏。就拿今年来说,长信基金有23只年内收益为负,业绩不佳自然遭到投资者用脚投票。

根据Wind数据,长信基金拥有25名基金经理,人均管理产品数3.28只,行业平均水平为2.80只。

长信基金的“一拖多”现象也非常严重,25个基金经理中,有10名基金经理管理基金在5只及以上,其中管理规模高达664.49亿的陆莹在管产品数达到9只,左金保、李家春、吴晖的管理数均为8只。

(长信基金在任基金经理详情,截图日期:2022年1月4日,数据来源:Wind)

基金公司想要提升规模,需要持续加大对基金经理的培养,持续升级投研体系,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只有业绩优秀,基金公司才有规模提升的真正驱动力。我们也期待着80后的公募基金掌门人刘元瑞能够带领长信基金走出低谷,开创出一片新天地。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作为投资参考指导,读者需要对自己的投资负责!)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