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观察 | 子公司不上交利润,辅仁药业6000万分红成虚花

商界·观察 | 子公司不上交利润,辅仁药业6000万分红成虚花
2019年07月22日 20:28 大白新闻官微

【撰文/刘金  统筹/刘姝蓉】先有康得新150亿元现金不翼而飞,后有辅仁药业(600781.SH)手握18亿现金发不出6000万分红。今年医药界上市公司不太平。

公众对辅仁药业的印象是上市以来从未分红,是股民心中一只实实在在的“铁公鸡”。2017年在监管层批评不分红的上市公司后,有一次分红。2019年好不容易主动表示要对2018年分红,却突然因为资金不到位决定暂时取消分红。

根据辅仁药业的一季报,上市公司目前账面上的货币资金还有18.16亿。手握18多亿的现金却付不起6000多万的现金红利,实在蹊跷。

是否存在大股东占款,是否是康得新情景再现?真相需要等待更多权威调查,但根据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子公司没有向母公司上交利润,导致母公司无钱可派。而子公司不上交利润,是“地主家也没有了余粮”。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说好分红突然不分了

7月16日,辅仁药业发布《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称要给股东分红了。现金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除权(息)日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均为7月22日。本次利润分配以方案实施前的公司总股本 6.27亿 股为基数,每股派发现金红利 0.1 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 6271.57万元。

但到了7月19日,辅仁药业又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

上市公司还敢这么玩?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公告不是随便发着玩的,你说了哪天分红就要哪天分红,如果到了时间不分红,这就涉及虚假沉述了,严重的可以退市。

7月22日,中小股东们帐上果然没有分红。这下炸了雷,引起强烈的关注。

7月19日,交易所就下发了问询函。要求辅仁药业说明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并向投资者充分揭示有关风险。尽快做好相关资金安排,明确后续权益分派的具体时间,及时对外披露,并做好投资者的说明解释工作。问询函问及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

这一问询并不是空穴来风,大股东持有的辅仁药业的股权全部被冻结。

2019年7月19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收到股权司法冻结通知,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辅仁药业的无限售流通股及限售股依次进行了轮候冻结。也就是说大股东的股票不但是被冻结了,还是轮侯冻结,说明大股东多笔债务无力偿还。

2018 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3.17亿元,较上年增长 8.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8亿元,较上年增长 126.67%;本报告实现基本每股收益 1.42 元,较上年增长 51.06%。

如果看这组数据,很难相信上市公司会发不出6000万元的红利来。

子公司也没有余粮

辅仁药业到底要闹哪一出?

公众难免会想起康得新(002450.SZ,现*ST康得)。此前*ST康得被发现账上现金是0。随着调查深入,*ST康得(002450.SZ)与北京银行的协议曝光: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其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这形成关联交易。*ST康得2018年与控股股东关联交易达159.31亿元。

难道辅仁药业也存在这个问题,账上的资金被大股东给划走了?

是否存在这一问题,需要等待权威调查,但辅仁药业账上现金少的可怜是真的。

看看公司的财务报表就会发现,截至2018年年末,辅仁药业母公司的货币资金仅为47.9万元。2019年一季度报中母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1.21万,没错,就是十几万,堂堂一个上市公司,竟然账上只有十几万元现金。

钱都哪儿去了?再看报表就会发现,母公司其他应收帐款5.7亿元,其中子项应收股利就有3.53亿元,超过一年未上交的利润有2.53亿元,也就是说子公司2018年应该上交利润有3.5亿,加上此前未上交的利润超过5亿元。

利润是公司盈余对股东的回报,是公司赚了钱的表现,既然赚了钱,为什么不给母公司上交利润?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合并报表中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 29.31亿元。其中,应收账款28.38亿元。这么多应收账款,应该是子公司的财务情形。母公司负债表中只有两家子公司欠的利润,截至2019年一季度,辅仁药业的短期借款仍高达25.29亿元,长期借款达4.93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有30.33亿元。财务情况正在恶化。

一方面是应收账款导致公司现金被合作方占据,而公司债务也在增长。根据合并资产负债表,公司短期负债24.88亿元,流动负债共达到44.71亿元。也就是说2019年内必须还的负债,而账上现金只有16亿元,

再看看公司的营业收入,只有63.17亿元。也就是说将近一半的收入是应收账款,卖了货一时收不回钱,这反映了辅仁药业的产品在市场上并不占有优势,占有优势的产品几乎都是款到发货,几乎没有应收账款。

综上所述,估计子公司也不敢冒然向母公司上交利润。这实际反映的是公司经营情况并不理想。

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情形,只有辅仁药业知情。大白新闻多次拨打辅仁药业董秘办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人心是否散了?

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曾是河南首富,2016年曾被下属妻子举报超生,侵占国有利益。

公司资本运作一度曾受影响。

之所以被举报,是与朱文臣将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邱云樵送进牢房有关,邱云樵是朱文臣旧将,曾做到上海辅仁实业董事总经理高位,

媒体报道称,2010年深圳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花1.451亿元购买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79%的股份。这笔投资引荐人正是邱云樵。对此,邱云樵要分得800万融资奖励。但朱文臣以这笔钱是职务侵占为由报案,邱云樵因此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并罚没违法所得。

随后邱云樵妻子武娇娇举报朱文臣侵吞国有资产等情形。

举报信指出朱文臣通过虚构项目和虚假账务处理,将骗取的贷款转移据为己有,与妻子假离婚,并将资金转到‘前妻’与几个孩子名下,高达数亿元人民币。同时将大量骗取的贷款转移至境外,在洛杉矶的阿卡迪亚购买豪宅,在旧金山的纳帕溪谷买酒庄”。

武娇娇也指出朱文臣故意迫害邱云樵,实际目的是逼迫邱云樵交出其通过北京克瑞特间接持有的,开药集团上市后价值5亿多元的股权。同时也是杀鸡儆猴,迫使辅仁其他高管孟庆章、朱亮等交出各自持有之股份。

据媒体报道,2015年12月,即邱云樵被捕六个月后,辅仁药业发布的公告中,确实有开封制药股权转让相关事项,辅仁集团确实低价收购了北京克瑞特持有的开封制药之股权,转让价格竟然是五年前的入资价,连利息都没有,而同期入资的盘古天成等公司则赚了数倍离开。

邱云樵在法庭上称,2010年辅仁集团资金链断裂,面临崩盘,朱文臣提出“与死亡赛跑”之口号,融资成功者,按20%计提奖励。800万是自己应得的,本来是每人1000万的,汪元刚还私下赖掉自己200万。

从朱文臣在法庭上的证词可以看出,这800万确实是给邱云樵的奖金,根据大白新闻了解,公司融资对起重要作用的人进行奖励是惯例,甚至许多专门机构帮助需要融资的公司牵线拉桥,并从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费用,正是因为存在这种激励,所以才有员工积极帮助公司融资。

而不管邱云樵是否违法,但朱文臣此举是否会寒了员工的心,从而使他们失去斗志,不敢再积极为公司发展拼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