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观察 | 熊猫金控爆雷,旗下互金平台银湖网被立案调查

商界·观察 | 熊猫金控爆雷,旗下互金平台银湖网被立案调查
2019年10月14日 21:24 大白新闻官微

【撰文/孙涛 统筹/刘金】在被两次追问之下,熊猫金控(600599.SH)终于承认子公司银湖网被立案调查。

10月10日,熊猫金控发布告称,向相关部门核实后,得知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及银湖网尚未收到相关部门出具的与银湖网被立案有关的法律文件。此次银湖网被立案对公司的影响尚存在不确定性。

2018年8月底,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对外公布公司旗下互金平台熊猫金库及银湖网出现了挤兑以及逾期问题,预计会在两年内完成兑付。

时隔一年有余,靴子终于落地,熊猫金控不能免除爆雷嫌疑。投资者的相对权益成为众多股东及投资者关心的问题。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向辉律师认为,既然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对债权人的补偿事宜需要公安机关介入。最终的方案可能需要等到人民法院的判决生效后才能确定。

图片来源于中访网财经

互联网金融爆雷

10月10日,熊猫金控发布的一则公告,足以让2.8万名股东心碎一地,子公司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已被辖区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

此前的8月13日和8月2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两次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熊猫金控对“传言”核实后对外告知。

受上述负面消息影响,10月10日,熊猫金控股价开盘即遭一字跌停;11日在一周最后一个交易日,再次一泄到底,收报10.21元,总市值为16.95亿元,不到高峰期的五分之一。

熊猫金控公告中虽未交待实控人赵伟平及另一P2P平台熊猫金库是否也被和并立案,有关子公司爆雷的实锤,终于将4个月来的传言坐实。

早在今年6月就已传出熊猫金控出事的消息,今年6月13日,有投资人爆料称,北京警方的经侦部门已于4月17日受理此案。6月8日对公司旗下P2P平台即银湖网及熊猫金库两个互联网金融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

2019年6月15日熊猫金控发布澄清公告,有关媒体报道称北京市东城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已于2019年6月8日对公司旗下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熊猫金库”平台进行立案侦查,目前正在侦查取证。经核实,公司已将持有的“熊猫金库”平台所属的原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70%股权进行出让,并于2018年10月18日办理了相关股权过户手续。截止公告批露日,公司及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收到公安机关出具的任何与报道事项有关的法律文书。

然而这些公告并没有平息舆论的质疑,上交所发了两次问询函关注此事。2019年8月13日,熊猫金控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投资者投诉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2019年8月27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涉嫌被公安机关立案事项的监管工作函》,要求熊猫金控核实公司、银湖网或相关方是否收到公安部门立案的相关文件,并向公安部门正式核实银湖网是否被立案侦办。

2019年4月,银湖网官网发布《出借人债权处理建议》称,债权处理遵循先本后息的原则,出借人全部本金处理工作从2019年4月至2021年3月,共分为24期,

目前,银湖网依然能正常浏览,首页运营数据显示,累计出借金额112亿3133万1170.53元,注册人数122万4413人。网站内首页直投标的显示已售罄,“安全运营5年103天”的宣传语和“稳健运营拥抱监管”的企业口号仍挂在网页上,“与时间赛跑银湖网坚守合规破解当前困局”的企业动态新闻照旧停留在2018年。

股民“收割机”

2014年,互联网金融开始成为风口,当时还叫熊猫烟花的熊猫金控进军P2P,当年7月建立首个融资平台银湖网。

公开资料显示,运营银湖网的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15日,注册资本2亿元人民币,由熊猫金控全资控股。银湖网于2014年7月1日正式上线,运营模式为P2P网贷的金融信息中介服务,为借款人和出借人提供信息撮合平台,通过撮合平台完成出借人与借款人的借贷行为。

第二年又将“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金控”。之后又搭建P2P平台熊猫金库,公司互金业务陆续涉足小贷、投资地方银行等项目,初步完成在金融行业的布局。

赵伟平踩准了互金的风口,公司的股价也曾一路飙升,2015年一度达到每股53元,总市值近90亿元。

2018年P2P行业遭遇整体风暴, 随着行业平台相继爆雷,熊猫金控重注的互金业务也遭遇重创。

不过当年9月,熊猫金控以5712万元转让旗下银港咨询(熊猫金库)70%股权;10月,分别转让银湖投资以及熊猫互联网小贷100%股权;12月,以2.75亿元出让所持莱商银行3.33%股权。

监管部门为保护出借人权益,将银湖网股权冻结,使其无法完成工商变更。熊猫金控剥离旗下互金资产的行动就此搁浅。

“上市公司投资的P2P业务,初期开发完毕后到第二年基本无需开发成本,所以前1到2年公司能够偿付本息。但大部分公司聚集资本后并无产生正面的投资效应,无非是以新补旧。平台运作4到5年后,本金亏空不得不接受资金链断裂的境地。”

上海证券投资顾问赵晓历向媒体表示,P2P盛行的2014年到2015年正是许多上市公司寻求扩张的时期,除了发债、信托等方式,开拓互联网金融是较快捷且成本较低的融资方式之一。“以熊猫金控为例,该公司近三年来平均营收3亿元,而旗下互联网金融业务背负着几十亿的贷款余额,崩盘不足为奇。”

更为糟糕的是,银湖网与熊猫金库在去年8月底就开始陷入兑付危机。公司实控人赵伟平自身也麻烦缠身。今年3月,赵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今年6月末,赵伟平直接和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44.59%的股份已被全部质押。

上半年熊猫金控实现营业收入8666.71万元,净利润亏损1319.48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3613.05万元。银湖网总资产18501.51万元,营业收入344.13万元,本期公司亏损3930.47万元。与上年同期盈利1813.29万元相比大幅下滑316.76%。

9月25日,银湖网及熊猫金库官网同时发布“线上债权转让”功能内部测试通知。即投资人将其债权打折转让给其他人。

但这实际是个收割工具。“官方让用户自行选择1-9折的比例,但实际上超过4折以上的都审核不过,成功下车的都是选择4折。”业内人士指出:该债转方案被质疑为收割出借人。

如果银湖网、熊猫金库以4折兑付,55.7亿元待收本金,最终只需要兑付22.3亿元。实控人赵伟平不仅不用付出一分钱利息给出借人,还能拿走33.4亿元本金,提前下车。

因此,不少出借人认为,熊猫金控明知银湖网在6月就已经正式立案,却到10月份发布公告,爆雷谢幕让陷入恐慌的出借投资者忍痛割肉,自行选择骨折立场,从而降低公司代偿成本。

而更让投资者担忧的是,据李向辉律师分析,互金公司虽然作为居间平台,但现实很多互金平台会与投资人或者借款人签订大量的民事合同。一旦互金平台被刑事立案,相关责任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往往会发生没有合适的主体向债务人主张债权的尴尬情况。债务人不及时偿还借款,投资人也无可奈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