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违规罚单不断 掉队VS破局 如何稳而优?

华夏银行违规罚单不断 掉队VS破局 如何稳而优?
2019年10月16日 15:21 首条财经-

作者:南风

来源:首条财经——首条研究院

零售看招行,同业看兴业,小微看民生、科技看平安。

那么,华夏银行看什么呢?

表面上看,作为一家1992年成立、全国第五家上市银行,超3万亿元的资产规模、1017家营业网点、理财信托债券等多品类业务,展现了华夏银行的雄厚实力。

同时,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下,在特色化、数字化、轻型化、专业化、综合化、国际化等方向,华夏银行也有不少动作。

只是,相比上述竞品,其似乎仍缺乏核心亮点。

这种中庸风格,被一些业内人士解读为发展稳健的表现。实际上,成为“大而强”“稳而优”的现代金融集团,是华夏银行近年来发展的重要目标。

那么,真的稳健吗?

频频发生的违规罚款事件,显然给出了更多维考量。

2019年10月11日,华夏银行一日内连收2张罚单。

据银保监会公告,华夏银行银川分行、大连分行接连收到宁夏银保监局和大连银保监局开出的罚单,罚款总计110万元。

根据行政处罚信息表(宁银保监罚决字〔2019〕16号)显示,华夏银行银川分行因贷款五级分类不准,贷后管理未尽职,信贷资金被挪用,未按规定进行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与控制三宗违法违规行为,被宁夏银保监局罚款60万元。

同时,华夏银行大连分行因内控管理不严格,贷后管理不到位,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大连监管局罚款50万元。

实际上,上述两则处罚并非个例。

今年以来,强监管依旧是金融业的主频词。高压之下,问题裸泳者也不断浮出水面。

数据显示,只在上半年,银监系统针对银行业就开出近1400张罚单,处罚金额累计3.8亿元。

有媒体统计,股份制银行中,共收到罚单201张,罚款金额7269.33万元。

民生银行一骑绝尘,“包揽”32张罚单,“贡献”2222.6万元罚款金额,是被罚总金额最大的银行;浦发银行收到34张罚单,被罚1069.3万元;平安银行收到15张罚单,被罚813.43万元;华夏银行收到21张罚单,被罚774万元。

数目之大、罚单之多、甚至屡罚屡犯,令行业侧目。

比如,民生银行进入2019年,几乎是月月领罚。

仅1月就连收三张罚单,合计罚没557.43万元。4月,民生银行青岛分行因违规发放贷款被没收违法所得356.30万元,并处违法所得1倍罚款356.30万元,罚没合计712.60万元。4月16日当天,就收到11张罚款。

这其中,个别分行成为被罚焦点,如民生银行青岛分行,截止7月底,累计被罚956万元。

同时,相同问题上的屡教不改,也成为话题焦点。

比如2018年开年,民生银行厦门分行(新兴支付清算中心)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相关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收到央行1.63亿罚单,创下银行业2018年单笔被罚数额的最大纪录。震惊金融圈。

而2018年12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又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及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被合计处罚58.83万元。今年1月份广州分行被合计罚557.43万元,原因也是违反支付结算规定。

显然,这种屡罚屡犯的表现,摩擦着监管忍耐线。更考验着这家知名机构的敬畏心、责任心。一定意义上说,这种敬畏责任的缺乏,是其“罚单突出”的根本原因。当然,频频飘红的刺眼数据,也考验着以董事长洪崎为首管理层的内控之力。如何久久为功、何时久久为功,是民生银行以后发展的一大看点。

值得强调的是,上述统计仍或有不少遗漏。

比如平安银行,因非法平台提供支付服务等违反有关清算管理规定的行为等行为,仅在4月24日,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一张罚单,就被罚掉了739.81万元。

同时,进入下半年,这种违规被罚的节奏仍在继续。

比如华夏银行,7月5日,华夏银行宁波分行因流动资金额度测算存在数据编造、员工行为管理严重不审慎、内控管理不到位、贷款风险分类不审慎、违规开展存贷业务,被罚款230万元,分行行长蒋国华被警告处罚,并处罚金10万元。

同日,宁夏银行信用卡中心宁波分中心因信用卡业务管理严重不谨慎,被宁波银保监局处罚金30万元,陈红、韩曙岚被警告,并处罚款人民币5万元。

加上上文10月被罚的110万,华夏银行在下半年已被罚共计380万元。

这种频频违规遭罚的节奏,显然,打破了华夏银行的稳健人设。

何以会犯如此错误?屡屡遭罚又是何因?是明知故犯还是管理漏洞呢?

图片来自网络

连串疑问,将华夏银行推至话题风口。细观之下,另一些问题也值得关注。

比如业绩方面。

据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华夏银行实现总营收722.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8.43亿元,增长8.8%;实现归母净利润208.54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增加10.35亿元,增长5.22%。

客观而言,这份营利双增的成绩单,较为亮眼。事实上,这与华夏银行业务结构改善、在数字化、轻型化、专业化方面的转型努力有直接相关。

不过,即便如此,华夏银行的净利额在股份行中排名依然较低。

有多低呢?

2018年前三季度,华夏银行归母净利润145.13亿元,北京银行166.27亿元;甚至上海银行也达到142.76亿元,有超越华夏银行势头。

作为一家全国性知名股份制银行,竟被城商行赶超,尴尬程度可想而知。

而据华夏银行2019年半年报显示,营收397.97亿元,同比增长21.05%,归母净利润105.43亿元,同比增长5.06%。

与平安银行和招商银行相比,华夏银行的营收增速虽是3家中最高,净利润增速却是最低。

同时,华夏银行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293.46和101.35亿元,同比增长22.86%和14.68%。营业支出为263.53亿元,同比增长33.7%。

可以看出,其营支增速快于营收增速。这考验着华夏银行的资金充裕度。

如果再来看不良率,上述疑问会更加深。

过去几年,华夏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持续上升。

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华夏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0.90%、1.09%、1.52%、1.67%、1.76%,连续五年攀升,资产质量承压。

到2018年底,公司的不良贷款余额为298.09 亿元,较上年末增加52.12 亿元;不良贷款率1.85%,较上年末上升0.09 %。

与不良贷款相关的,还有华夏银行的不良贷款偏离度。

所谓不良贷款偏离度,是指银行不良贷款账面分类和真实分类的偏差程度,是衡量贷款分类准确性的一个逆向指标。

结合目前国内的贷款五级分类标准,一般将不良贷款偏离度等同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

数据显示,2018年年末,华夏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不良贷款偏离度)为147.12%。

这个水平高于行业竞品。据首条财经上述制表,7大股份制银行中,只有华夏银行的不良偏离度超过100%。

值得强调的是,根据最新监管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将全部纳入不良。这对本已不良贷款偏离度较高的华夏银行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未来业绩走势不容乐观。

庆幸的是,华夏银行认识到了问题严重性,到2019年6月末,不良贷款偏离度问题有所好转。

数据显示,华夏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不良贷款偏离度)为95.57%,下降至100%以内,同比大幅下降103.17%。

对此,华夏银行表示,该行的五级分类严格执行原银监会《贷款风险分类指引》规定,分类标准执行与可比上市同业不存在重大差异,加快推进不良贷款现金清收、诉讼清收等处置工作,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力度。因此,该行的资产质量得到有效管控改善。

不过,这种改善依然有限。

从行业整体水平看,2019年2月,银保监会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主任刘春航表示,银保监会近年来督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做实贷款分类。

截至2018年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已降至90%以内。

以此来看,华夏银还是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更值注意的是,在不良贷款率下降同时,华夏银行拨备覆盖率却出现下降趋势,截至2019年6月末,华夏银行拨备覆盖率144.83%,较上年末下降13.76个百分点,接近监管要求的120%-150%的红线。

众所周知,拨备覆盖率的最佳状态为100%,比率过低会导致拨备金不足,利润虚增;比率过高则会导致拨备金多余,利润虚降。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华夏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为158.59%,较上年同期提升2.08个百分点,高于最佳状态58.59个百分点。

对此,华夏银行表示,拨备消耗较多的原因主要是2019年上半年,华夏银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及核销力度,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共147.45亿元,同比增加67.49亿元,贷款损失准备余额473.5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0.84亿元。

这种降低不良率,“打压”利润做法的持续性、合理性值得考量。同时,也折射出华夏银行控风险任务仍较艰巨。

2019年半年报显示,华夏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26.99%,较上年末上升3.01%。专家表示,该数据是衡量关注类贷款最终落定为不良贷款比重的指标,这也意味着改行未来不良贷款率的走势不容乐观。

此外,华夏银行2019年上半年成功发行400亿元永续债。截至2019年6月末,其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11%、11.64%和8.92%。前两指标分别较上年末上升0.92%和1.2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55%。

市场环境的变化,也需华夏银行关注。

竞品端的激烈竞争,是一个重要考量。

在北京,让华夏银行倍感压力的当属北京银行,二者业务范围、目标人群的多重叠性,让两者明里暗里的较量不断升级。

北京银行在进行战略合作时,多选择科技创新类型的企业。

而华夏银行自2017年李民吉担任华夏银行董事长后,合作伙伴多以国有企业为主。升级京津冀大客户的意图明显。

对此,李民吉曾表示,华夏银行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城市副中心建设等各方面加大金融服务力度,为北京市重点产业、重点基础设施建设、科技、文化产业等提供金融支持。

北京市金融监管局副局长李妍表示,“希望银企可以建立起长期稳定高效的对接关系,以银企合作、项目对接为纽带,不断深化产融结合与产业协同,发挥市属国企优势,实现‘抱团’发展。”

在此背景下,华夏银行的深耕步伐可圈可点,正在成为深化产融结合的主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银行主要控股参股的两家村镇银行,其中一家就是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

只是,其表现仍需精进。

截至2019年6月末,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资产总额、净资产、存款余额、贷款总额分别为117406.41万元、9921.03万元、88213.98万元、66614.47万元,较上年末分别下降13.07%、21.55%、13.03%、13.02%。

不难发现,志在打造“大而强”“稳而优”现代金融集团的华夏银行,仍有不少隐患,何以至此呢?

图片来自网络

原因是多方面的,内部问题值得关注。

众所周知,华夏银行与首钢之间关系密切。

也基于此,奠定了华夏银行的雄厚发展实力。

但舆论对其等级观念,机制、产品、管理、技术等创新不足的质疑声,也不容忽视。

另外,股东间的更替变化,也多少影响了华夏银行的发展脚步。  

比如,1995年华夏银行改制为股份制银行时,山东联大集团投资3亿元入股华夏银行,以12%的股份名列第四大股东。联大从华夏银行总行和济南分行先后获得大量贷款,股权拍卖后,山东联大成功套现6.4亿。 

2015年,华夏银行的第二大股东德意志银行撤资,其在入股十年间赚走约150亿元,收益翻三倍。

在德银撤资之际,华夏银行副董事长方建一、副行长黄金老等多位高管先后退休、离职。

2017年,在原行长樊大志辞职后,原北京国际信托董事长李民吉出任华夏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原北京农商行行长张健华出任党委副书记、行长。

可以说,华夏银行一路走来的成长路程实属不易。如何合规、高效、创新发展,考验着李民吉、张健华等管理层的经管智慧。

今年是经济转型的关键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深化资本市场改革作出部署,主张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而商业银行作为金融体系中的重要力量,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国家、企业、个人。也基于此,合规、高质量发展,成为商业银行发展的关键词。这也是相关部门,频频动作,强力监管的根本原因。

同时,随着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脚步加快,更多实力雄厚的外资金融机构开始深耕国内市场。资料显示,包括瑞银、富敦、英仕曼在内全球资管规模排名前十的巨头中,已有9家进入中国市场,对国内银行业的挑战不言而喻。

严题之下,变局之中。如何不拖队、不掉队,精进业务、不断创新、合规发展?这是打造大而强、稳而优现代金融集团的基础,也是华夏银行破局的关键。

如何表现,首条财经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首条财经原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