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这一资源,油价恐再次飙升至140?美国页岩气炼油厂:害怕!

因这一资源,油价恐再次飙升至140?美国页岩气炼油厂:害怕!
2018年07月19日 17:56 交易侠

当前影响全球商品市场最举足轻重的元素是什么?碳、铜、还是金?这三个都不是,正确答案应该是硫磺,这种黄色物质正在悄悄地扰乱能源行业。

从澳大利亚的煤炭到私家车里的汽油,再到印度发电站的炼油残渣,能源行业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被重塑。分析师Philip Verleger预测,到了2020年,如果油价从目前的74美元/桶上涨至400美元/桶或更高水平,那将必定引发全球经济衰退,这可能都要拜硫磺所赐。

硫磺变得如此举足轻重的原因不是因为供应短缺,恰恰相反的是,以当前的需求水平来看,全球化石燃料足以供应到7000多年之后。现在的问题是,硫太多了。

多年来,水运货船每天燃烧约400万桶沉积在油罐底部的重质原油,这是一种被称为船用燃料或残余燃料油的焦油物质。不过,这种情况将在18个月之后发生变化。为了降低大气中二氧化硫的水平,国际海事组织(IMO)规定从2020年1月1日开始要求标准船舶使用硫含量不高于0.5%的燃油。

然而,全球几乎三分之二的原油都处于酸性或中等酸性的级别,硫含量至少为0.5%。像航空燃油、汽油和柴油等轻质馏分油早已实施硫含量限制,但船用燃料和石油焦则没有限制,因此成为了炼油厂一直以来解决硫磺的好去处。然而,新的规则将给炼油厂带来废物处理问题。

新的规则不会导致船用燃料的生产完全停滞,对炼油厂而言,更有可能的结果是将一桶燃油与三桶低硫馏分油混合,将含硫量从2015年的平均值2.45%压低下来。但是,这需要每天额外增加200万桶低硫燃油,而且炼油厂能不能迅速转化生产还尚未清楚。

而对航运产业来说,一种可能的结果是想方设法绕过这一规则。不过,IMO在这个问题上作出的规定没有留下很多作弊空间。另一种可能则是船主安装洗涤器并继续使用高硫燃油,但成本太高,考虑到效益问题,可能性也并不大。而且,全球6万艘船根本来不及在IMO规定的截止时间之前配备好洗涤器。

最终起决定作用的将是船运行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那些原本消化含硫原油并生产高硫燃料油的企业可能会陷入困境。因为终端市场的突然萎缩而影响其运营的经济效用,这类炼油厂将不得不重新配备炼油装置。

那些一直以来生产低硫馏分油的生产商可能会拍手叫好,但他们同样需要更多的原材料。然而,世界上最丰富的低硫原油供应——美国页岩油正因为管道限制而无法大量供应市场,而且新的管道开发能否及时解决这一瓶颈还没有把握。

2020年1月期的鹿特丹布油较2020年1月期的ICE布油折价不断扩大,油罐中重质油品的短缺将推高汽油和航空燃油的价格,进而推高原油的成本,直到市场恢复平衡。

如果炼油厂做出了错误的调整计划,那可能会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影响油市。原油市场上一次出现这种混乱场面是在2008年,当时原油价格飙升至约146美元/桶。如今,投资者可能已经看到石油危机的早期迹象,市场如何处理这些微弱的信号将决定近期的油价上涨是否会开启狂热模式。

希望您来评论区和我们互动留言。订阅“交易侠”,了解更多财经资讯。

图片来自网络,图侵联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