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段永平是价值投资路上最亮的星?

为什么段永平是价值投资路上最亮的星?
2019年10月16日 08:49 价值投资之道

段永平是我截止到目前最佩服的企业家和投资人,有的人段永平是学的巴菲特,确实不假,但巴菲特的东西我看不太懂,段永平的东西简单但不容易,我可以看的懂,并且可以实践应用。

我想说段永平的几个观点,也许你就会对段永平很感兴趣了。

1)貌似是国内隐藏的首富,当时投资网易至少有100倍的收益,目前仅投资茅台和苹果,也有10倍左右的收益;

2)亲手创建小霸王和步步高两个品牌,OPPO、VIVO、拼多多、甚至网易都是段的真传,具体可以看网易丁磊、拼多多黄峥的采访,都可以看的出来“本分+平常心、做正确的事以及把事做正确的”思维;

3)号称传奇还活跃在一线,每个人都可以近距离接触,雪球依然活跃,ID:大道无形我有形;

4)最早学习段永平并且坚持下来的价值投资爱好者,现在至少是千万富翁,更可怕的是这些人的生活和工作都非常好,实现了自己的阶层跨越。

最最重要的是我学习了半年,让我的生活和工作有了极大的提高。

下文是一个记者的采访,年代比较久远,但每次阅读都有很新的感受。

他亲手创造过小霸王和步步高两个品牌。成功竟然可以复制,这在中国企业中是少有的例外。作为一个知识型企业家,他的外表气质和言语风格给人的感觉是锋芒毕露,但是他的企业经营理念却是一种平常心。这是一个有趣的反差。

  企业哪一方面最重要?最弱的那个方面最重要! 

记者:从小霸王到步步高,你似乎已经找到了做企业的规律,能不能分享一下你的发现?

  段永平:每个人都想从我这里听到新奇的故事。我说真话人们可能不相信。其实做企业真的是这样,99%的汗水+1%的灵感,我称之为平常心。 

  运动员之所以会出成绩,绝不在于现场哪个动作漂亮,哪个球进得好。在于他们每天练八个小时,一年年练。当冠军之路怎么走?一天练十个小时,一练练十几年。你一听,可能会说,这么简单,谁都会。是的,谁都会,但是真的谁都做得到吗?中国乒乓球这么普及,但是象我说的这样每天练八个小时,一练练十几年的可能只有几千人。到最后冠军级的选手可能只有几十人。到这个时候,运气天赋才会起作用。如果没有前面的条件,你连比赛的资格都没有。(绝大多数人都到不了拼天赋的地步。) 

  做企业的平常心是什么?很简单,练好基本功,赚该赚的钱,不骗消费者。听起来又很简单,但是真的能做到又不是那么容易的。比如质量就是基本功。产品的品质不是检验出来的,也不是生产出来的,而是设计出来的。做好品质其实很难,质量不是开一个会,引起一套管理系统就可以了。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我们每年光是请品质管理顾问就花费数百万元,部长以上离职培训时间每人超过100小时。企业基本功还包括企业生产、管理、营销等系统平衡发展。企业里不同的部分组成一个桶,某一块板太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是浪费;太短,要补上。有的企业营销方面的确很长,但是那只能叫一块板,是不能当作桶来用的。如果一定要问企业哪一方面最重要,我只能告诉你:最弱的那个方面最重要。 

  说到赚该赚的钱,难道有不该赚的钱吗?我们有“三不赚”:违法的钱不赚,有违道德的钱不赚,超过自己能力的钱不赚。前面两个很容易理解,第三个,我拿开车来比方。企业跟赛车手不一样,赛车手撞了车只要人没事,明天会有另一辆车开。我们做企业不一样,哪怕你个人不怕死,但是你只有一辆车,也就是说企业只有一个,今天撞了车,明天就再没有车开了。所谓不骗消费者,说是把每个消费者都当作聪明人就行了。

  企业该以什么样的速度发展?要看车况、路况与司机状态! 

  记者:你刚才讲到开车的例子,我理解的就是不冒险。可也有人认为对企业来讲速度才是安全的保证。你认为什么样的速度开车才是平常心?   

  段永平:所谓平常心开车不是让你慢,是不能过快。停在那里肯定是不行的。开车开多快是最合适的?不是用速度来衡量,而是用心态来衡量。很多人超过自己的能力在开快车,这就很危险。比如在高速公路上,是不是一定要开快车?不一定。很多人习惯开快车,一次不一定有事,但是你经常开快车,甚至时时开快车,你出问题的概率就高了。本分不意味着就是要慢,而是强调要安全。在安全的情况下选择最快。

我开车的时候,用了一个办法就是设一个上限,限速150公里每小时。我的车可以开250公里,我偶尔也开过,但是只限于寻求一下刺激而已。我每天上班正常速度开车用半个小时,如果我开快车,只用20分钟。从眼前看是快了,但是如果每天都这样,可能会有一天你就上不了班了,或者永远不能上班了。这是不合算的。你的技术、你的车况你自己最清楚,不能和别人比。你的企业该以多快的速度发展,只有你自己知道。另外,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就一定要开快车吗?不一定。要看车况,看路况,看司机本人的状态。在安全的情况下选一个适当的速度,这就是平常心。

  非要请施瓦辛格拍广告?请国际明星“为了省钱”! 

记者:步步高在广告的表现上是很有出位的,比如步步高1998年、1999年是央视实际的“标王”(按实际投放额计),比如请李连杰、施瓦辛格拍广告,这也是一种平常心吗?

  段永平:是不是平常心的分别,就是是否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们为什么去央视投广告?因为我们企业实力不强,钱少,只能集中投放;为什么请施瓦辛格?也是为了省钱。请合适的明星可以提高广告的投放效率。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从实际效率提高的比例大于请明星在广告费中所占的比例,请明星就是省钱的。

去央视投标,我们也很理智的,每一次投标都是计算过,觉得合算才去投的。有的企业一高兴就举牌,我们不是这样。比如说1998年那一次,有人说我和胡志标争,其实我没和他争。在我的心目中,这个位置、这个时间段值2个亿,超过2个亿我就不要了。

同样的钱我可花在别的地方,达到更好的效果。在我的思想里,广告是一项技术而不是一项艺术。我们每次投标都没有把它当作一次公关策划项目来炒,你看不管我投了多少钱,我从来不开新闻发布会的。这只是我们的一个广告安排,一项营销策略。如果说我花了那么多钱还兴高彩烈地到处宣传,那是不正常的。我从来不干头脑一发热就举了牌的事。今年投标你也看见了,我们是以去年第一季度的价格来比的,一投发现便宜了,马上决定多买一些。如果广告投放上不理智,最终吃亏的还是企业。

  焉知你不是第一个吃河豚?“敢为天下后”也是一种创新! 

  记者:你曾对媒体谈过你做企业“敢为天下后”,是不是有些太保守了呢?毕竟我们是一个强调创新的时代。 

  段永平:当所有的人都讲“敢为天下先”的时候,我讲“敢为天下后”你不觉得是一种创新吗?当然,这绝不是哗众取宠,说说而已。我们做企业,不讲假话。讲假话对企业会造成很大的杀伤力。讲假话的坏处在于不仅是你骗了人,而且讲得多了你会以为自己就是那么强大的。但是我们自己非常清楚,与大企业相比,特别与国际上的做了上百年的大企业相比,我们还很小,很弱。

按国际上的标准,50亿美元以下就是小企业。我们步步高也是小企业。西方的企业干了上百年,我们的时间很短。对于很多东西,比如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我们搞不清楚,怎么办?我们学。怎么学?很简单,别人不做的事情,我们也不做。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企业做广告,支出很多广告代理费。有人跟我说,为什么不自己开家广告公司?这个是谁都想得到的。但是我发现世界上的大企业都不成立自己的广告公司。为什么?不知道。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企业自己的广告公司可以做得好做得大的话,那现在全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就是可口可乐广告公司。我相信,他们早年也尝试过,后来发现这样做是不对的,才放弃了这条路。我不做,不是因为我试过了,而是因为我学到了。创新使你可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你怎么知道你不是第一个吃河豚的人? 

  作为个人,我是一个很有好奇心的人,愿意尝试一切新东西。但是做企业,你必须保持平常心。敢为天下先,打架都要找对手,更何况办企业。一个中国地方性的篮球队与美国NBA打场比赛,获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做企业是同样的道理。

  手机的“入场券”是5亿~10亿人民币,如果我们此刻进入,会是一场噩梦! 

  记者:由于中国整体工业水平的差距,绝大多数中国特别是家电企业还是处在一种跟踪模仿的阶段,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罢了。是否心甘情愿,就更不得而知了。 

  段永平:我认为我的心态很好,怎么做,就怎么说。我们的企业跟外面的相比实在太小了,不可能开发出什么世界领先的高科技产品,只能买人家的技术。你看世界级的大公司象索尼一年几百亿美元的营业额,研发费用几十个亿美元。比我们国内任何一家家电企业的营业额还要多。我们简直不可想象。国内企业就算你哪一年达到了,但是人家已经积累了几十年了。我们的媒介老想让我们企业去掌握核心技术,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的企业都在讲创新、领先,其实都是在跟着学。 

  但是后有后的好处。第一可以避免风险。一项新技术(比如说一个芯片)出来了,可以有很多产品;哪一个有市场前景?不知道。要调研要花很多钱。有时调查出来也不是那么准确的。比如你问一个消费者:“这个东西好不好?”他说好。“出来后买不买?”他说买。你问他“多少钱会买?”他说1 000元。可是产品出来后,他不买了,因为觉得另一个产品更好。或者,认为1 000元太贵了,500元还差不多。所以先行者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我们要进入一个新产品市场时,会问自己几个问题:这个产品的市场前景如何?我们在行业里的地位?能不能站稳脚跟?有没有潜在的实力?有没有精力?成本如何?投入产出比如何? 

  我们1997年底才进入VCD市场,当时大家都认为VCD已经不行了。但是我们分析了自己的技术能力、生产能力、市场经验、市场潜力,认为我们可以做好,就进去了,事实上我们也做得不错。为什么中国VCD市场都被中国企业占据了?因为VCD对于国际大公司是一个属于鸡肋的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们做电话、做VCD、做复读机,都是属于鸡肋一类的东西。当我们全办以赴的时候,外国大公司不一定做得过我们,他们就得放弃。 

  我们有自知自明,有些东西是暂时不会去碰的。比如“大哥大”。它的市场潜力比VCD要大。我认为这个产品的“入场券”是5~10亿人民币。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去尝试。如果我们此刻进入,可能会是一场噩梦,会好多年跟在国际大公司后面爬。现在国内有的企业开始在做,比如康佳,他们有他们的考虑,首先他们尝试得起,他们比我们大,比我们有资格尝试。对于别人是对的产品决策,对我们可能就是错的。 

  当有一天,我们成长到前面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我们才会花大量的钱去创新,因为不领先也不行了,那时候就是为行业负责的问题了。

大企业比什么?比谁犯的错误少! 

  记者:据我所知,“平常心”原是一句佛家的用语。有僧人曾问香林澄远禅师:“什么是平常心?”禅师说:“早晨参拜,晚上请安。”即每天做每天应做的日常事。 

  段永平:对,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按经济规律办事。该干什么干什么。

  企业规模越大,企业心态越重要,要保持平常心越难。对一个新企业来说,他的唯一目标就是生存。小企业去尝试一件事的时候,它的机会成本很低,失败了,不行,再来过。谈不上有多大的损失。在美国95%的创业企业要失败的。但是在企业有了一定规模的时候,管理者要保持平常心就有了一定难度,因为他可选择做的事情多了,选择的范围大了,同样,他犯错误的可能性也大了。大企业比什么?比谁犯的错误少。我看国外网球比赛的转播发现比较科学,他们是算一个运动员和对手之间谁的失误率最少,基本就可以判断胜负。一些水平相当的运动高手之间比赛比的往往就是心态了。 

  在步步高我做了一个规定,产品定价我不管,但是调价我要管。有人问,定价你都不管,怎么调价反而要管?防止冲动。特别是市场竞争很激烈的时候,市场上会有很多信息。比如说一个消息传来,说竞争对手调价了。有几种可能:或者是对方根本没有调,可能对方调价不是针对我们的,或者是我们本来不应该调价。我们可能会出现误调。每次出现这种情况我会尽快召集他们开个会,问几个为什么?可能开始时大家都是“义愤填膺”的,聊了半个小时之后大家都很平静,这个时候做出的决定可能是更合理的。 

  记者:你把“心态”放在办企业的一个什么位置?

  段永平:是一个必要条件。有了好心态不一定能办好企业,但是没有好心态,从长远来讲,一定办不好企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