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不不仁!网友爆料郑州大学一附属医院术后致患者身亡无人管

麻不不仁!网友爆料郑州大学一附属医院术后致患者身亡无人管
2021年06月13日 00:17 吃喝玩乐逛郑州

网友反映称:本人白明金于2021年6月1日上午带儿子白东升(34岁)到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住院就诊,在神经外科一区主治大夫丁攀峰诊断为网状血管瘤,于6月4日上午10点19分进手术室,16点37分手术麻醉观察,术后医生说手术成功。

6月5日晚上患者出现明显异常,情绪暴躁,表现极为痛苦,家属到医生值班室,未找到值班医生,随后护士联系医生后给患者打止痛针吃止痛药,医生始终没有出现; 后半夜,患者依旧疼痛难忍,不能控制自己,家属始终见不到值班医生,仅安排护士打止疼针。

6月6日早上6点左右患者依然情绪暴躁,表情甚为痛苦。还是没见医生,护士输了一瓶止疼水,患者情绪越来越暴躁,更加严重,两名家属都控制不了患者行为,家属咨询护士这种现象术后是否常见,护士说很少见。8点后,医生查房,家属告知医生患者情绪严重不稳定,头疼的要命,医生说是术后正常反应,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治疗措施,只是打止痛针,镇静针,安眠药,之后一直未见医生出现。下午患者情绪更加暴躁,未见医生临床检查。医生安排护士又打止疼针,并未作出有效的治疗和复查。晚上患者情绪更加激动,表情痛苦,床上打滚,拔断引流管和输液管,可想,患者有多么痛苦,家属找不到医生,后来护士把医生叫去病房,对拔断的引流管处置,未从根源上查找病患痛苦的原因。患者如此反常的状态,如此痛苦难耐,为什么没有引起医生的高度重视?医生又拿患者的生命如何?医者仁心,仁在何处?

在6月7日凌晨,患者一直情绪暴躁,下床跪地,家属实在没有办法,约3点,家属通过护士联系医生,医生在未到病房实地查看的情况下,直接开了一支比较强劲的镇静剂(医生自述),医生说如果这针打完还是闹腾,就没有办法了。4点半左右未见病人情绪缓和,致使5点前,家属发现病人手脚发紫,身上有红紫斑块,家属及时找寻护士,护士来后发现病患病情特别严重,才去叫医生,等医生来后,发现患者已经失去知觉,将患者推进重症监护室,于6点多告知家属,患者已无心跳,失去抢救意义。家属当时就要求封存病历,医生答应,但迟迟不封存病历,直到8号中午才封存了一部分病历。这么长的时间,医院在做什么工作?我们不理解!我们真不理解!

以上所述,家属在场,全部属实。但院方说自己没有过错,没有任何过失,我们家属对此无法接受,要求院方给出合理说法并赔偿。家属认为:

1、4号上午做完手术到7号早上,在患者情绪那么反常,病情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医生没有在术后对患者进行详细的复查。

2、患者年仅34岁,正值青年,无其他疾病,入院时能吃能喝,能跑能跳,术后不到72小时,就把命丢在郑州第五附属医院,我们家属很痛心。

3、术后,除了查房,见不到主治医生,主治医生没有对患者的病情发展时刻掌握。

4、患者去世后,医院方面迟迟未把6日、7日的用药明细按规定交付患者家属,给患者家属不答复、不解决、不给说法。

据患者家属反应,在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住院就诊,负责手术的是该院神经外科一区主治大夫丁攀峰,神经外科一病区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寿记新。

无独有偶,2020年12月16日,48岁南阳市民王志勇在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做“左侧面肌痉挛微血管减压术”,手术记录显示“手术顺利”,术后进入重症监护室。没想到,12月17日起患者即开始昏迷,12月20日,家属却等来了患者死亡的消息......

记录显示,手术医生也是来自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寿记新和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二病区主任、主任医师高飞。为何一台“顺利”的手术,却让病人死亡,家属在等待一个结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