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菲律宾首富施至成睡梦中离世,首富的SM产业由谁来传承?

94岁菲律宾首富施至成睡梦中离世,首富的SM产业由谁来传承?
2019年01月22日 16:40 一波说

94岁的SM集团创始人施至成在睡梦中离世,施至成凭借200亿美元净资产,位列2018福布斯全球排行榜第52位,这也是他连续10年蝉联菲律宾首富。

Nagkaisa劳工联盟主席、律师桑尼·马图拉(Sonny Matula)发表声明,对施至成的去世表示哀悼,声明指出:施至成(Henry Sy)白手起家成了“大人物”,他的一生证明了努力工作可以带来财富。

一鞋一世界,努力工作可以带来财富

SM集团创始人施至成先生

菲律宾首富、SM集团创始人、集团董事长施至成(Henry Sy)1月19日晨去世,享年94岁。其子汉斯(Hans)SM集团首席运营官发布声明:“我以深切哀痛的心情通知本集团,我们挚爱的董事长施至成星期六清晨在睡梦中安详离去。

作为菲律宾首富,施至成已连续十年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其家族掌舵的SM集团,一直是菲律宾商业地产及零售业龙头,引领着行业的发展方向。

施至成于1958年开办第一家鞋庄,创办SM;时至今日,SM集团已经是东南亚地区的商业传奇之一,集团实力雄厚,由5家上市公司组成,其核心业务涵盖零售业、购物中心、银行金融、地产开发、酒店与会展等。施至成创办的SM集团,是目前全球第三、亚洲最大的大型商场开发营运集团,旗下拥有数十家公司的股权,包括菲律宾全国最大银行BDO。

菲律宾最大银行BDO

2017年,SM集团旗下东南亚最大的综合地产开发商之一的“SM Prime控股公司”,是首个突破市值一万亿比索(折合人民币1312亿元)的菲律宾企业。目前,其购物中心板块在全球布局已达77家,总建筑面积近970万平方米,每日客流量近400万人次。

自进入中国以来,SM集团紧跟中国城市化进程,先后在厦门、晋江、成都、苏州、重庆、淄博、天津、扬州等地投资兴建SM购物中心,目前在运营中的7城的购物中心总建筑面积,超过150万平方米。其中,厦门SM城市广场,是SM中国第一站;而SM中国的扛鼎之作——建筑面积56万平米的“SM天津滨海城市广场”,是全球单体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

1月17日,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和东盟北京委员会主办的中国-东盟十国交流盛会在北京举行;SM Prime控股公司凭借在华投资18年所取得的稳健、持续增长,荣膺“2018东盟走进中国十大成功企业”。凭借卓越的综合地产开发及运营能力,这已是SM连续四次获评“东盟走进中国十大成功企业”;2018年,SM集团创始人施至成,更是荣列“增进中国与东盟经贸合作突出贡献人物奖”。

施至成与夫人,图片来源菲龙网

功成名就后,出身贫寒的菲律宾首富施至成如此回忆当年“下南洋”:“许多年前,一个陌生的中国小男孩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身无分文,也不知道英语或‘他加禄’语(注:菲律宾国语)为何物?”

施至成生于1925年,按中国农历年则是1924年12月25日,祖籍福建晋江龙湖洪溪村。在晋江老家,施至成度过了自己童年生涯,7岁时跟随父母来到菲律宾,定居马尼拉。当时他们特别穷,一家人蜗居在一间当地华人称为“菜仔店”的房子里。白天这里是小店,卖蔬菜、干货及小日用品,到了晚上,就要把菜和货整理好挪到边角,才能腾出地方来让一大家人睡觉。

施至成的女儿、现任SM投资公司副总裁施蒂丝后来回忆她的幼年说,当时的一家人穷得只剩下了“梦想”和父亲到马尼拉湾海岸散步,也是一种乐趣,因为“欣赏夕阳不用花钱”

不幸的是,维持全家生计的那间“菜仔店”,亦是施家唯一的产业,却在二战期间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在炮火中顷刻化成乌有。失去了一切,父母只好回晋江老家,而为了生存和完成学业,施至成却在菲律宾留了下来,在一家小鞋店当学徒。

早年的菲律宾SM

对施至成来说,当学徒的经历,不光解决了生计问题,更是从此划定他的人生轨迹。

施至成的马尼拉办公室,办公桌上摆着他的“爱物”,一只翼展超过7英尺、单爪子长达3英寸的雄鹰标本。施至成常说:“商人应该具备一双鹰眼,当机遇突然降临时,你必须时刻准备抓住它,否则,会很快落入其他人手中。

战争结束后,打工的施至成敏锐地觉察到,当时的菲律宾很多人都没有拖鞋,还有很多人没有鞋穿。于是,他与店老板商量,我给你免费打工,但你要允许我在你的鞋店上摆一个小摊位,卖一些从美国大兵或者其他地方进货的鞋子。施至成是一位好店员,老板对他很赏识,也就答应下这个请求。

身兼二职的施至成,不断地寻找鞋的更好的来源,他的销售总比别人要好。接下来的几年,他不仅当上鞋店经理,还将他设的“摊位”鞋店扩大到三个。上世纪50年代,施至成决定“更上一层楼”,他辞去鞋店的工作,还中断远东大学的商科专业学习,去了美国波士顿和纽约,到那边研究怎样提高当地鞋的产量和设计出更多的款式。

回到菲律宾后,他决定将所学付诸行动,身上已经有了一部分积蓄的施至成,于1958年,在马尼拉与人合伙,开了一家鞋子销售商店,取名叫“Shoe Mart”(鞋庄)也就是日后赫赫有名的菲律宾SM集团的前身。

年轻时的施至成

“鞋庄”的变身,还得说在施至成娶妻成家之后。由于是家族生意,新婚不久的妻子也来店上帮忙打理。一天,妻子把原本为自己小孩准备的童装放在柜上,让施至成想不到的是,一下就有人抢着要买。

精明的施至成看到了商机,此后,不光进童装来卖,还把女装加了进来,并把男装和饰品也加了进来。销售产品的多元化,让“鞋庄”的销售收入猛增,这时候的“鞋庄”已经不只是一家鞋店了!

1972年,是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执政时期,他一心想建立“马科斯王朝”,但受到反对党领袖阿基诺等发对和挑战。为了达到他长期统治菲律宾目的,他签署“军事戒严令”,宣布在全国实行军事管制(军管长达10年)不得不佩服施至成独到的商业眼光!面对菲律宾政治社会“风雨飘摇”,在1972年颁布戒严令两个月后,他就将“鞋庄”正式更名为SM百货商场,施家第一家百货公司在马尼拉市中心开业了。

商人要有一双鹰眼,这是施至成的成功之道,那一看到机遇是不是马上撸起袖子干呢?施至成的回答是:“做事都要停三停,不要求快,要求稳。”在施至成看来,如果一件事能够经受住“停三停”的压力,成功就没有问题。

从当初的卖鞋子,到后来做大型商场,施至成总是先考察、策划,再研究,有时为了让时机更成熟,他还耐心等待。难怪菲律宾商界都说:只要是施至成看准的事,就会像老鹰一样盯着;然后,他又是一只老狐狸,守着候着,从未失手!

1995年,施至成(右3)为厦门SM奠基

到了1983年,当时的美国已开始出现集购物、餐饮、娱乐为一体的超级商场。施至成觉得,这个市场很大,利润还很高,于是他“顺水推舟”,紧跟潮头。尽管当时菲律宾政治和经济不稳定,他还是在一片怀疑声中,在马尼拉北郊建起了当时菲律宾最大的大型购物中心,这种全新的零售业态,菲律宾人以前从未见过。开业最初,由于在郊区,租户和顾客都三三两两;没过多久,顾客便像潮水般蜂拥而至;很快,就有越来越多的租户想要入住。

如果按照现代商业选址标准,购物中心通常都是布局在都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可施至成却偏偏看中马尼拉比较偏僻的北部郊区。整个SM购物中心占地17公顷,光是出租场地,就达到了26万平方米,这生意能好吗?当时反对、质疑的声音都很大。

女儿施蒂丝后来说,我为父亲而骄傲,我爸爸理想太远大!偌大的购物中心,内设百货店、超级市场、电影院、电器店、美食廊、游乐场、百余家精品店与餐馆,犹如一个小城市。随着菲律宾军管令解除,社会生活逐渐开放,零售业面临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加上全新的商业思维,施至成的“SM世界”成功了!

“对于购物中心的投资,他从未犯过错误,一次也没有”菲律宾《利润》杂志发行人卡尔·克雷杰曾用“狐狸”一词来形容施至成。自此,胆识过人的施至成果断地在全菲各地购置大片土地,并建起了一个又一个购物中心;他的SM也从单纯的零售,逐渐转向了房地产开发和购物中心管理。在菲律宾,SM的扩张被视为该国零售业的风向标,并占据了菲律宾零售业的半壁江山。

施至成一家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

时光荏苒,拥有“菲律宾首富”、“零售大王”、“金融巨子”等太多使人望其项背美誉的施至成,即便90多岁高龄,却依旧担任家族企业主体——SM集团董事长,一直为他的“一鞋一世界”操劳着。

经营上,施至成一直很用心,年纪很大了,他还是每天工作10至12小时,连周末亦不例外,有一颗“不老的心”。

施至成每到别人家开的大型商场,必看“三大样”:一是厕所,施至成说厕所干不干净,能直接反映出一个商场的管理。另外的二样就是海鲜、熟食,施至成说这两样的新鲜程度,可以反映出一家商场的经营情况和客流量。此外,像别家商场一些摆设精致、颜色搭配协调的地方,只要感觉很好,有个性,回来后施至成就拿来“为我所用”。

施至成拥有菲律宾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BDO,家族产业旗下的SM投资股份公司的市值,占到菲律宾股市总市值的20%。他手中的企业,一次次被美国《时代》财富》和《商业周刊》等全球顶级媒体所称颂,他个人还被菲律宾政府授予终身成就奖。

“一鞋一世界”,是施至成这一个穷小子逆袭故事,它像家乡那首脍炙人口的闽南语歌曲唱的那样,菲律宾首富施至成的传奇,就是许多“爱拼才会赢”华人商界佼佼者的生动写照。他远下南洋闯荡,肯吃苦能耐劳,不管“好运歹运,总嘛爱照起工来行”。他老老实实,不计较,不抱怨,善于发现商机、敢闯敢拼、全力以赴。对自己一生勤耕不辍和逆流而上的传奇商业大戏,施至成如此总结:“成功并不全靠好运气,它是辛勤劳作、良好信用、机遇、时刻准备和恰当时机的化合物。

谁言重男轻女!首富的产业谁来传承?

施至成与他的6个子女

在施至成去世之前,他以就家族企业管治进行布局。其中,他聘请了一位长期合伙人Jose Sio,接替他担任SM Investments董事长,而他的大女儿施蒂丝(Teresita Sy-Coson)和儿子施汉生(Henry Sy Jr)仍然是SM Investments的联合主席,同时,施汉生也是这家公司的执行董事。

2017年4月,SM集团副总裁施俊龙(Henry T. Sy Jr.)在该公司于帕赛市(Pasay)召开年度股东大会时公布92岁父亲退休的消息:聘任他的父亲施至成为永远名誉董事长,是为了赞扬他以及他为公司所付出的一切。从他最早在溪仔婆(Quiapo)开的一家Shoe Mart鞋店算起,施至成服务于SM的长达60年之久。

SM的故事,是一个家庭小店发展至今的创业故事,对创始人施至成来说,“企业就是家族”,像他的名字一样,做企业要“至成”,处理家族事务,同样也要力求“至成”。

施至成有两女四子,都是在菲律宾长大的,孙辈就有18个。一直以来,施家每一个人都要会讲闽南话,因为这是施至成订立的家训。他的族亲施连省说,订立这家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后代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对于自己的晋江家乡,施至成爱的深沉。早于1975年,他就独资捐建家乡火力发电的全部设备,供应全村人的照明,结束了老家洪溪村用煤油灯照明的历史。后来,他又为村里架设水泥电杆、换电路、变压器等电力设备。从捐建苏坑至石厦普济桥水泥路、“德成水泥路”、凉亭、钞溪大桥、晋江机场建设,到捐助洪溪村强命小学等,尽管他50年代回村起建的红砖楼已褪去颜色,时过境迁,施至成家族对家乡、家乡文化及传统的爱一直保持不变。

施至成长女施蒂丝(Teresita Sy-Coson)

据报道称,施至成六个子女继承人,先前共拥有SM约44%的直接股份。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其六个子女的资产净值共计107亿美元。而剩下的集团股份,均属于施至成直接拥有、并通过其妻子以及通过家族持有的控股公司拥有。

女儿长大嫁人,就是别人家的了。在今天的华人世界,“传儿不传女”传统思维仍在。中国汉字的“好”,一边是“女”,另一边是“子”,有儿有女最好。可在很多长辈心目中,“好”字总是不由自主地向右拐,对儿子会比较偏心,尤其是家族企业传承上,儿子是中国家族企业的传承主力,在家业继承上还是“重男轻女”。

与其他人不一样,施至成在子女接班上并没有“重男轻女”。尽管施家6个子女中的老大——大女儿施蒂丝一再对外说:“我无意成为集团的领导者。即使是现在,我也没有领导什么。我只是在维护中枢的运转。”可在菲律宾商界的其他人看来,施蒂丝扮演的角色绝不止于此,“在菲律宾内外,她备受尊敬,时间已经证明,她有能力继承其父的衣钵。

老董事长施至成去世前的公司日常运作,主要还是由他的子女们来打理。大女儿施蒂丝,一直被视为施至成的接班人,除了协助老董事长的父亲外,她主要负责家族企业的零售和金融业务板块,曾经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商界50名女强人之一。

施至成长子、SM Prime控股公司执行委员会主席施汉生

长子施汉生,留着胡子,一个风度翩翩、气宇不凡的儒雅男神。SM Prime控股公司执行委员会主席、SM集团总裁的施汉生,是施家6个兄弟姐妹中唯一拥有工程师学历的。当年,父亲就是将建造SM购物中心和住宅的重任交给了他。

每天有数百万人光临SM在菲律宾的56家商场、17200个门店,一个规模如此之大的企业,如何管理是个大问题。你还别说,施家大公子还真有自己一套办法,自己不是工程师嘛,那好,就以“工程师思维”来管理SM与顾客、监管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事务。

有一次,SM一家商场的保安人员,和一名自闭症顾客起冲突而受到媒体批评,施汉生立刻开展了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全员神经系统相关知识大学习,还请来菲律宾自闭症协会,帮助培训如何识别和帮助自闭症患者。顺带一提,SM在华很多投资项目,也是多由施汉生负责。

SM投资集团副总裁施蒂丝(左6)获菲律宾零售商协会颁奖

施至成次子施俊龙,现任SM集团副董事长,主攻房产业务。他的二女儿伊丽莎白,则主要是运营酒店和会展业务。而另外他的两个小儿子施汉铭和施俊麟,则分别负责购物中心和超级市场。

在代际传承上,施家二代子女们目前是采取“分业不分家”传承模式。在多元化的家族企业中,老董事长施至成让自己二代儿女各自根据自身特长或爱好,“各据一方”,分管家族庞大产业中的不同类别资产,形成“术业有专攻”协作接班现象;可以说,这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家族企业接班模式。

说起他的大女儿施蒂丝,1950年出生的她,育有三个孩子;其丈夫是华裔木材大亨Louis Coson,已于2003年因病去世。

出生于一个商业家族,施蒂丝自出生之日起,她的人生轨道就已经规划好了。孩提时代,施蒂丝是跟她的祖父母住在一起,爷爷奶奶一直教导她,要听话,要守规矩。主动、干劲和奉献精神,这是施蒂丝耳濡目染的家庭教育。“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施志成也经常这样要求自己的孩子。

施至成长女施蒂丝

1970年,20岁的施蒂丝从马尼拉圣母升天学院念完商科后,本想继续攻读硕士,可父亲对她说,“回来帮我忙吧!”当时,父亲开的那家Shoemart的鞋店里,施蒂丝母亲还开设了一片卖童装、女装的服装零售区。

施蒂丝到店里,很注意观察、分析顾客的购物心态,研究怎么来抓住顾客的心。施蒂丝的努力“开花结果”,不久,店里的销量翻了一倍。2年后,施至成要求他那22岁大女儿在马尼拉开办她的第一家百货商场。这家百货商店营业面积有2万平方米,在当时的菲律宾称得上宏伟无比。施至成问女儿:能不能把它做好?年轻的施蒂丝不知道天高地厚,回答是信心满满!

可开创一片新天地,绝非易事。由于是新店,供货商要求进货时要打全款;而店面该怎么设计,商品如何陈设呀,对施蒂丝来说,这一切都是谜。为了努力证明自己当初对父亲承诺的“能”,施蒂丝卖力地工作;力不从心时,就找一些商业书籍来读。为了布置好商场,她还参观各种贸易博览会,从那边取经。

一个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1985年,施蒂丝帮助父亲启动了SM集团的首家购物商场,在随后的数十年中,施蒂丝的事业风生水起,只要是父亲要求的,她都会全力以赴。

“虎父无犬女”,施蒂丝的表现,超出许多男性,用自己的实力,反击了世人成见。作为一个女强人,施蒂丝成为发扬光大家族事业的中流砥柱。施蒂丝说:我们可能注定肩负着创业的使命,“我们的家族和团队正是秉持着这样的创业精神来经营事业。我们不仅掌舵全局,也关注细节。

受访中的SM Prime控股公司执行委员会主席施汉生

跨越性别鸿沟,是女企业家的一项挑战,在华人这个群体里尤为如此。

从SM总裁退出后,施蒂丝开辟另一个天地,负责家族企业旁系的金融业务,由她执掌的SM投资,旗下有两家最挣钱的子公司。一家是菲律宾利润最高、规模最大的百货连锁集团;另一家就是由她担任董事长的金融银行,SM投资公司在这家银行拥有多数股权。在她的手上,金融银行成为菲律宾最大的银行,菲律宾银行业龙头。

很多人不了解,几年前说什么“施至成退休,不让儿女接班”,事实上是一个误解。施至成旗下产业目前已呈多元化、国际化,包括让长期合伙人Jose Sio接替他担任SM Investments董事长,只是其代际传承的一个路径之一,即“职业经理人+家族成员”。

事实上,构建现代企业制度大背景及全球化趋势下,企业的所有权、控制权、管理权已得到有效分离。“去家族化”,主要指的是对“一言堂”家族权力说“NO”,而非让家族成员退出管理层。由于家族权力和企业权力的有效分离,职业经理人的职能化管理已是很多家族企业日常的管理常态。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