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被踢出富时100,英国百年老店马莎气息奄奄?

再见了,被踢出富时100,英国百年老店马莎气息奄奄?
2019年09月22日 20:15 一波说

再见!早在一年多以前,一直盛传马莎百货被剔除出FTSE 100仅是时间问题,但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9月3日,诞生于1884年、有130余年历史的英国最大百货公司——马莎百货,被剔除出富时100指数。值得一提的是,1984年富时100指数创立时,马莎已是该指数成员了。

一年关店支出逾2亿英镑,百年老店马莎气息奄奄?

伦敦马莎百货

自马莎百货退出中国以来,这家不思进取的百年老店,被沦为商业教科书的反面教材;而在过去,马莎一直象征着英国高品质商品的零售商标杆企业。

一个时代结束了,也许马莎太老了。

9月3日,FTSE Russell 富时罗素发布声明,将马莎百货等三家公司降级至FTSE 250指数,剔除出富时100指数。这宣告,马莎百货自富时100指数1984年创立以来即成为指数成员的历史,已结束了。

富时罗素声明中称,决议将于9月23日正式生效。

马莎2018年财报及2019年财务数据显示,过去一年,玛莎百货在关店上的支出,高达2.221亿英镑,其中包括关闭旗下部分食品店。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至2018两个财年中,马莎百货在重组上耗费5,141万英镑。

5月底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于3月30日的2018/2019财年,马莎百货税前利润为5.232亿英镑,略高于市场预期。

马莎百货首席执行官Steve Rowe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来,马莎一直极力挽救其服装业务,然“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服装板块,却出现连续多年衰退。当然了,这当中也有外部环境因素使然,如电商渠道冲击、全球经济放缓、同业竞争、加上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等。

屋漏偏逢连夜雨,昔日强劲的食品板块也陷入衰退,对马莎百货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顺带一提,过去四年,马莎百货大规模关门店和退出多个国际市场的重组计划上,已耗费超过15亿英镑的费用。

上一财年,马莎结束了35间服装与家居商店,而2019年,集团还将进一步关闭85间服装与家居店、还有25间“Simply Food”食品店。而三年前,首席执行官Steve Rowe于2016年11月公布的“五年计划”中,除了企业变革外,食品业务被视为发力的核心板块。

马莎百货主席Archie Norman

现任马莎百货主席Archie Norman,有“逆转王”之称,2017年获任时,他表示:今天的竞争无处不在,前方时刻面临着挑战。

在Archie Norman 看来,英国最具历史和知名度的马莎百货,在过去10多年落后于用户,现在是时候加速改革了。

为应对服装需求放缓的现实,2016年底,马莎百货宣称要缩减25%的服装销售空间,同时,公司还在英国开独立的食品店,这也就是其服装转食品的战略撤退计划。

2018年初,马莎宣布关闭马莎天猫旗舰店,至此,英国伦敦的老牌百货已彻底地退出了曾耕耘三十年的中国市场。1988年,马莎百货抢滩香港,并由此进入中国内地。三十年一轮回,退回原点,令人唏嘘!

2019年迄今,马莎百货股票下跌超25%,市值36亿英镑多一点。2013年,位于西伦敦帕丁顿区的马莎百货伦敦总部大楼Waterside House,被总部设在香港的私人股本公司基汇资本代表数位韩国投资者收购了。

靠5英镑起家,而且还是借来的

伦敦马莎百货

有人说,坐在马莎百货里喝咖啡,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穿来穿去,才感觉是在伦敦。诞生于1884年英国利兹的玛莎百货,迄今有135年历史,老牌英国的代表。

马莎百货创始人米歇尔·马克斯,是一位出生于白俄罗斯的犹太人后裔,因家庭贫困,为了谋生,19岁的米歇尔·马克斯只身一人去英国闯荡,日后辗转到英格兰北部约克郡的利兹。

利兹,英国约克夏-横勃塞得地区的首府,早期因交通便利,特别是有稳定外来人口的流入,慢慢成为英国的商业重镇。

18至19世纪崛起的利兹,是英国主要工业城市之一,至今仍保留着当年的建筑风格。米歇尔·马克斯当年到这里时,城市已聚集着许多犹太人。

利兹街景

与利物浦、曼城、伯明翰等英国其他工业城市相比,利兹这座城市显得相对内敛,名气也没那么大。英国最大的音乐学院——利兹音乐学院,全职学生仅1000名,加上2000名兼职的,和中国很多艺术院校规模人数相比,那差距太大了,不过,英国利兹国际钢琴比赛是很有名的。

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这段时间里,利兹其实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城市,或者说是一个以两个面目示人、“精神分裂”的城市。

一方面,当地的“高塔工厂”,是利兹工业革命时代崛起的象征;另一方面,这座崛起的城市又是深陷各种矛盾之中。

大萧条时期,利兹的保守主义、孤立主义风潮蔓延,对外来人口产生排斥、甚至是冷酷无情,当时,人们把犹太人称为“污秽,肮脏,最为低贱,劣等的种族”。

代表利兹工业时代的红砖建筑

1884年,当时的英国处于维多利亚时期,英国议会发生了一次重要改革,这是英国商业史上的一个重要年份。这一年,英国商业银行诞生了,另外,她还是英国百货业巨头马莎百货的创建之年。

也同样是1884年,通过格林尼治天文台的“子午线”,被确定为全球时间的经度地点。

1884年,马莎百货创办,最初的商业模式,同当下“一元店”模式类似,米歇尔·马克斯在销售方式上,打破了“讨价还价”的传统做法,直接打出“不要问价钱,每件一便士”招牌。

一便士,就是一分钱。米歇尔·马克斯最初只是在利兹的柯克凯特市场(Leeds Kirkgate Market)摆了个小摊位,卖的是肥皂、勺子等小商品。当年,开摊位的资金,还是从一位做批发生意的犹太富商杜赫斯特那儿借来的5英镑。

蛮有意思的是,位于泰恩河畔纽卡索的这个小摊位,至今仍在营业,而且还是马莎百货集团旗下的最小门店。

米歇尔·马克斯的第一家正式的马莎百货商店,创办于1904年,是他与朋友伊瑟尔•席夫(Israel Sieff)合作创办的,自此,马莎百货渐渐成为英国民众熟知的品牌。1903年,在向制造商采购产品后,马莎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1907年,马莎创始人米歇尔·马克斯去世。

马莎百货能撑起130多年,最强劲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呢?很多人不了解,支起英国零售业巨头马莎百货的成长力量,就是婚盟关系。

马莎百货,一共有二位创始人,一个是创始人米歇尔·马克斯,另一位是米歇尔·马克斯的合伙人伊瑟尔•席夫。

伊瑟尔•席夫到底是什么背景?

当年,从犹太富商杜赫斯特借到起家的5英镑后,米歇尔·马克斯自感资金、人手均是不足,难以跟上生意拓展的需求;当他找上杜赫斯特寻求合作时,搞批发的杜赫斯特却是无意零售生意,但他还是给米歇尔介绍了另一个人,他就是杜赫斯特的出纳托马斯·斯宾塞。

1894年,托马斯·斯宾塞带着300英镑入伙投资,与米歇尔两人各持一半股份,至此,马莎“一元店”及其他零售商店一家家开了起来。

托马斯·斯宾塞比创始人米歇尔早二年去世,1907年,当马莎创始人米歇尔·马克斯去世时,他的儿子、也是其独子西蒙·马克斯年仅19岁。由于西蒙·马克斯无力单独支撑企业,公司董事局主席由代表托马斯·斯宾塞家族利益的威廉·查普曼出任,这就是马莎的二代接班人,同时也是合伙人家族的代理人。

当时,董事会成员有西蒙·马克斯,还有比西蒙小二岁的另外一个来自波兰的犹太裔商人二代伊瑟尔•席夫(Israel Sieff),西蒙与伊瑟尔不仅成为好友,而且互相娶对方的妹妹为妻,从此,两个犹太世家结成了婚盟关系,在商业上互相支持并不断延续。

马莎品牌真正确立是从二代西蒙·马克斯开始的,其与伊瑟尔•席夫创办的马莎百货商店于1904年开业,而头一年,他创办了马莎公司。而他的父亲米歇尔·马克斯当时的合伙,只是发家的起步,直到1917年,经过了十年的纷争和官司,西蒙·马克斯才最终从托马斯·斯宾塞家族那儿取得父亲事业的掌控权。

从西蒙·马克斯与伊瑟尔•席夫由合伙人变婚盟关系后,其两大家族的后代先后与著名的撒查(Sacher)家族、邦地(Blond)家族、苏诗文(Susman)家族、古德曼(Goodman)家族等通婚,结成一个庞大的婚盟关系的商业网络。1964年,西蒙·马克斯去世,伊瑟尔•席夫接任马莎公司董事长,此时的马莎,仍由两大婚盟家族牢牢控制,持有绝大部分的股权。

第一次世界金融危机后,马莎因售卖物超所值的精美服饰而迅速崛起,成为英国首屈一指的百货零售商。二战期间,由于战争导致食品短缺,为方便顾客在外就餐,马莎于1942年在其82家店铺内开设了Cafe餐厅。自此,服装+食品变成了马莎的特色经营业务。

即便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后,马莎百货控股权一再摊薄,仅剩下1.6%,但由于通过牢靠的婚盟关系,其家族后人依然掌控着马莎董事会的过半席位,并确保家族在政治、经济及社会上的利益及影响力。

家族企业通过婚盟关系,甚至是数代人的相互联姻,把各大家族经济、社会等实际利益关系交织一起,形成一种看似松散、实则紧密的商业联盟,并将此种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纵横交织网络不断循环和流转,事实上就成了以婚盟为基础、以彼此利益为主线的庞大家族企业群。

内部人均是亲戚关系,如此深层次的亲缘纽带经济组织(或者说“网络”)一旦发挥了作用,其在经济、社会的影响力及力量自然是不会小的。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