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心酸了!绍兴知名药企亚太药业9亿买来的子公司失控、减值6.7亿

太心酸了!绍兴知名药企亚太药业9亿买来的子公司失控、减值6.7亿
2019年12月26日 20:16 一波说传承有道

工业大麻领域概念,半年前曾让亚太药业小火了一把;临近年末,这家绍兴知名药企却让多少股民的心哇凉哇凉的,欲哭无泪。

9亿买来的100%持股子公司竟然会失控,此前公告还称全年最高预亏7.5亿元;四年前斥巨资并购来的子公司成了“烫手山芋”,如今还带来6.7亿元商誉减值。

4年前9亿买来的子公司6.7亿减值,如今又失去控制

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右)

冬至都过了,还有台风?

今年29号台风巴蓬,将于12月25日晚进入南海,冷空气也来助攻。和天气一样,都岁末年底了,绍兴知名药企却引响了一声爆雷,多少股民哭了。

12月24日,亚太药业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且2019年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

为全面核实相关情况,加强子公司管理,公司于今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管控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子公司失去控制。

公告还称,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部分核心关键管理人员、员工在工作组进驻前已相继离职,公司无法掌握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实际经营情况、资产状况及面临的风险等信息,致使公司无法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重大经营决策、人事、资产等实施控制。

受此消息影响,12月25日收盘,亚太药业股价全天下跌3.64%,市值30.62亿元。

亚太药业董事兼副总经理兼董秘沈依伊(左2)及新高峰董事长任军(左1)

亚太药业,前身为浙江亚太制药厂,创办于1989 年,是浙江绍兴的知名药企,股改后,于2010年3月16日在深交所中小板成功挂牌上市,公司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雅泰” 商标被评为“浙江省著名商标”,公司实控人为陈尧根。

2019胡润百富榜上,68岁的亚太药业董事长、总经理陈尧根,上榜身家财富为39亿元。

亚太药业从事的主要业务为医药生产制造业务,包括化学制剂、原料药、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销售,另外还提供医药研发外包(CRO)服务;而后者则与四年前收购上海新高峰有直接联系,并予以上市公司近年来累积了巨额商誉。

2015年10月、11月,亚太药业分别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收购GVH公司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案。据公司相关公告,现为上海新高峰董事长的任军,通过其实际控制的GVH公司,乃上海新高峰的实际控制人。

当时,上海新高峰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采用收益法评估的结果为9.02亿元,评估增值7.33亿元,其增值率高达432.78%。事实上,2015年亚太药业9亿巨资并购新高峰时,是带着一份业绩补偿协议的,换句话说就是“对赌协议”。

根据业绩补偿协议,被收购方CVH承诺上海新高峰2015年至2018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85亿、1.06亿、1.33亿和1.66亿元,且实控人任军对其业绩承诺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亚太药业董事长、总经理陈尧根

应该说,上海新高峰在四年业绩承诺期内,总的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合计完成净利润4.98亿元,超出了其先前的业绩承诺;不过,2018年仅完成协议1.66亿元净利润的87.86%,即1.46亿元,算是“美中不足”吧!

外延式并购,对于亚太药业来说,对其亮色成绩单确实起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可一旦发生业绩下滑或出现其他不利情况,其商誉减值又会变为一把利刃,有时甚至“刀刀见血”。

和太多外延式并购夹带“对赌”条款一样,业绩承诺期一过,马上“花容失色”,露出了本来真面目,亚太药业9个亿买来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也难逃这个“魔咒”。

收购上海新高峰之后,亚太药业在2015年至2017年三年实现了高速增长,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8.03%,125.05%和64.42%,而从2015年至2018年四年的业绩承诺期里,新高峰累计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2%。但承诺期一结束,上海新高峰变脸了,且状况百出。

除了2018年业绩失速外,2019三季报显示,亚太药业前三季度实现营收为7.25亿元,同比下降24.37%,净利润仅剩下700万元,降幅高达95.85%,扣非后由盈转亏,亏损0.07亿元。财报还显示,子公司上海新高峰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仅有0.415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药业在今年三季报中表示,2019全年净利润预计亏损6.5亿元至7.5亿元,主要的原因就是上海新高峰业绩大滑坡。亚太药业还表示,将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公司预估情况拟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

亚太药业与BBT、RI公司 ——加拿大工业大麻项目签约仪式

如今,子公司上海新高峰及孙公司上海新生源已失去控制,其业绩“变脸”的成因到底是什么,对母公司亚太药业未来的影响会有多大,暂时不好说,静观后期事态的变化吧!

在今年4月亚太药业可转债发行网上路演,出席高管有亚太老板陈尧根二女婿、亚太药业董事兼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沈依伊,另外还有董事兼财务总监何珍、首席技术官兼创新药研发负责人兼武汉光谷亚太医药研究院院长黄阳滨等,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也出现在全景网杭州路演中心举办的路演现场,并回答投资者朋友答疑。

当时有投资者问:“请问公司医药制造业务和CRO业务对于公司收入贡献的占比情况?”回答是:“2016年以来,公司医药制造业务和CRO业务收入占比各半,CRO业务收入略高于医药制造业务。”

此外,路演答疑中还透露,亚太药业及子公司上海新生源、泰州新生源、光谷新药孵化均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其中,上海新高峰董事长任军还介绍,公司的CRO业务板块建立了高素质、专业化的管理运营团队,建立了GCP(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联盟,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等知名临床医院合作开展了多项临床研究项目,丰富的临床研究经验和临床资源储备可以为公司的仿制药和新药研发项目提供大量的临床研究技术支持。

女婿半个儿,亚太代际传承“翁婿配”渐入高潮

亚太药业董事长陈尧根

一个女婿半个儿,当下很多家族企业已挣脱“子承父业”传统,在家族企业接班传承过程的世代转换中,女儿、女婿作用越来越多了。其中,亚太药业“翁婿配”管治模式颇为人所关注。

在国内,受计生政策影响及国内家族企业接班潮到来,“翁婿配”将会成为主流的代际传承模式之一,亚太药业的陈尧根家族,就是一个“翁婿配”成功例子。

绍兴商界大佬陈尧根,一手房地产、一手药业,事业两头兼顾,只不过进入制药行业,他算是“半路出家”,是二次创业的成果。上世纪80年代末,陈尧根从绍兴纺织行业抽身出来,转向医药制造业。

陈尧根,生于1951年,祖籍浙江绍兴,他大学专科毕业后,就直接进入乡镇企业工作。上世纪80年代,陈尧根已是一位出色的乡镇企业家,他当过绍兴县双梅地方工业供销公司经理,还出任位于绍兴柯桥镇的绍兴县津绍纺织厂厂长。

和妻子钟婉珍结缘,也是因为在纺织厂的工作经历。比陈尧根小一岁的钟婉珍,曾在津绍纺织厂当过科长。

亚太药业开展职工培训学习活动

“花钱买半个发言权”,是1993年绍兴县乡镇集体企业改制时一句相当形象的话儿。

改制最早发端于搞建筑扬名在外的绍兴市柯桥区的杨讯桥。当时改制的办法是集体企业评估资产后,切出20-40%比例的股权,量化到个人。其中,企业经营高层(经理、厂长)、中层、及普通职工各占1/3,最初只享有股份分红,而没有所有权。变身为民企控股,那是1998年“二次改制”,也就是民营化改造。

上市公司亚太药业的控股股东,是浙江亚太集团,其前身是浙江亚太药业纺织集团,于2001年1月31日更名而来的。而亚太药业纺织集团则是从双梅地方工业供销公司改名而来的。

1986年12月,双梅供销公司与天津石油化工公司供销公司签订联营协议书,成立津绍纺织厂,亚太老板陈尧根的妻子钟婉珍,曾在这家工厂当过科长。

“双梅供销”及“津绍纺织”完成改制的资产转让是1993年6月,此前其主管单位为绍兴县柯桥镇经济实业总公司。正是乡镇企业民营化这样的“裂变”,才催生了陈尧根日后的“亚太”事业,这是应潮而起的变革结果,核心是乡镇企业特殊的产权结构变革。

上市公司亚太药业董事吕旭幸

绍兴,素有“丝绸之府”美称,唐代时就出现“日出万丈绸”盛况。1989年,亚太药业的前身——亚太制药厂创立时,只有几十个人,厂房才300多平米。当年,纺织业还是一片形势大好,从一个传统的“做布”转移到新兴的制药,陈尧根此举,曾让许多人既惊讶又质疑,大为不解。

2001年,随着生产规模扩大,亚太制药厂在绍兴县柯东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异地重建,并完成股份制改造。2010年3月,亚太药业在深交所主板登陆上市,而当时主抓公司上市的,就是现为亚太药业董事的陈尧根大女婿吕旭幸。

陈尧根、钟婉珍夫妇身边有“二朵金花”,大女儿陈奕琪、二女儿陈佳琪,其中,吕旭幸为陈奕琪的夫君,现为亚太药业董事兼副总经理兼董秘沈依伊,是陈尧根的二女婿,现为公司党委副书记陈佳琪的老公。

吕旭幸是70后,生于1975年,早期在公司从销售员、总经理助理做起,后任集团旗下多家公司总经理、董事长,他毕业于浙江大学,一度留校当浙大讲师。二女婿沈依伊,是个80后。

出席公司“二学一做”部署会的吕旭幸(右)、陈佳琪(左)

2004年底,生产假药的“齐二药”事件发生后,国家加速药品注册标准升级和医药体系改革,也可以说是中国制药行业一个困难时期。经过基层历练后的大女婿吕旭幸,慢慢接手“老泰山”陈尧根交付的担子。

陈尧根平常很低调,“退居二线”后,吕旭幸曾接替他出任亚太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并大力推行企业内部管理体制改革,注重技术创新和品牌经营。几年下来,亚太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制药厂,发展成为现代制药高新技术企业,其主导产品罗红霉素胶囊、阿奇霉素分散片,曾分别位居全国第一、第二。

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岳父、掌门人陈尧根的一句“上市的事情要提到日程上来”, 吕旭幸抓紧去联系券商、准备资料,IPO中间虽有波折,还是如愿以偿,三年后亚太药业成功上市。

出席可转债发行路演的二女婿、亚太药业董事兼副总经理兼董秘沈依伊(右)

上市家族企业集群中,特别是不少上市药企,出现“父子兵”、“ 兄弟连”、“ 翁婿配”三大完美组合,特别是近年来“女婿接班人”团队呈现逐渐壮大之势,由女婿担任公司要职的更是数不胜数。难怪有人会说,中国家族企业的女婿力量在崛起!

女婿纷纷上位,除了与很多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情况有关,更与企业主重能力大于血缘的观念转变有一定关系;另外,“半子”女婿,也是“一家人”,总会比外人更可靠,这也是很多大佬选择继任者重点考虑的要素。

说个题外话,上市公司女婿接班的优秀者居多,“败家女婿”相对会少一些,但也不是说没有。有的家族企业“大家长”进行股权规划和安排时,会考虑股权传承与二代婚姻关系。万一女儿出现婚变,家族资产可能也会受影响,这方面的担心还是有的。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