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亿女总裁到河南首富,猪肉、鸡肉股凭什么净利增长1130%?

从百亿女总裁到河南首富,猪肉、鸡肉股凭什么净利增长1130%?
2020年02月25日 20:16 一波说

就像这个猪,它越长越壮。

本周,又有牧原股份、同花顺在内的37家上市公司计划披露2019年年报,其中,有10家公司预计业绩最高增长一倍以上。交出的“成绩单”,以猪肉、鸡肉股最为亮眼,大大超出市场预期。

首富旗下猪肉股:净利增长1130%

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钱瑛夫妇(右5、右4)

养猪股大涨,河南养猪首富出手也大方!

为防控疫情捐资2亿之后,上周,秦英林、钱瑛夫妇旗下的河南牧原集团又向南阳市捐赠总保额超过五百亿元的专项保险,为抗击新冠肺炎助力。

在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中,牧原股份创始人秦英林家族,以1173.8亿元身家成为大食品行业首富,同时也是唯一排名进入前十的食品类企业家,超过了多数房地产企业家。此外,胡润2019百富榜上,秦英林家族亦为河南首富。

秦英林在2019年赚得盆满钵满,也和过去一年“猪行情”不无关系。上市公司牧原股份将于2月27日披露2019年年报,此前,牧原股份已提前披露了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亿元-64亿元,同比增长1053.38%-1130.28%。

这个亮眼的“成绩单”,大大超出了市场预期。事实上,从2014年至2018年这五年,牧原股份累积的净利润总和也不过58.84亿元,而去年猪价大涨,牧原股份于2019年盈利就达60亿-64亿元之多,一年比五年赚的还多。

康达尔实控人、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中)和康达尔董事长熊伟(右)、总裁巴根

同样,除了牧原股份秦英林外,康达尔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读到康达尔交出的“成绩单”,也会喜笑颜开,乐开怀!

康达尔将于本周的2月29日公布2019年财报,已提前披露了业绩预告显示,过去一年盈利增长117.19%-174.35%,有望实现净利增长9.5亿-12亿元。

今年1月14日,康达尔总裁巴根在新年晚会暨2019年度表彰大会致辞中,也是用“亮丽”一词肯定了集团2019年作出的成绩。过去一年,康达尔在管理上顺利完成公司“瘦身”,聚焦核心业务,连签7大生猪产业链项目。另外,仅用短短130天,康达尔完成了高州、徐闻两大项目开工奠基。

祝酒环节,康达尔实控人,也就是幕后老板、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表示,看了开场视频《赶路的人》备受感动,对所有为康达尔事业发展而赶路的人表达感谢。

2019年12月30日,康达尔集团位于茂名高州市荷花镇、湛江市徐闻县曲界镇的两大生猪产业链项目,总投资约60亿元,且一天同时开工,而项目从签订框架协议到动工仅用了短短130天。

康达尔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

康达尔的前身,是创办于1979年1月1日的深圳市养鸡公司,比深圳设立特区的时间还早,也是深圳首批具有活鸡输港权的企业。在上世纪80年代及此后相当长时间内,香港市场的每4只鸡中,就有1只由康达尔提供的。

2019年10月14日,上市公司*ST康达发布了公司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15日开市,*ST康达复牌并将股票简称变更为康达尔。

此前,把原第一大股东、女董事长罗爱华送进监狱后,康达尔在退市悬崖边上重生,一扫昔日“披星戴帽”阴霾,康达尔股权争夺战也因利益分配结束而落下帷幕。几经周折,深圳地产商陈华的京基大获全胜,长达6年的康达尔股争结束了。

京基介入康达尔股权,始于2013年,至2019年要约收购后,“吴川首富”陈华成功入主董事会,康达尔纠缠不清的六年股争,终于尘埃落定。京基自2013年启动康达尔股权收购以来,双方一直恶斗不休,并相继提出行使股东权益、罢免管理层、撤换董事会等要求。

康达尔原董事长罗爱华

如今,在狱中的原康达尔女董事长陈爱华,心情肯定是不好受的,数场交锋下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败得“人仰马翻”、一塌涂地;可对于公司而言,京基老板陈华入主以后,不单重获新生,还交出了一份相当亮眼的“成绩单”,对于普通股民和投资者来说,不啻为一个好消息。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股权架构是公司治理的基石,因为股权结构表现出来的,就是股东对公司的管理权和控制权,并涉及相关利益和权力。如果一个公司在控制权上争斗不休,最终会影响公司的经营管理和业绩成效。

总部位于深圳的京基集团,创办于1994年,主塔楼高达441.8米、于2011年正式建成的京基100大厦,是深圳地标性建筑之一。陈华,生于1966年,祖籍广东湛江的吴川市吴阳镇蛤岭村,在深圳以“包工头”起家。

作为深圳地产界知名人物的陈华,和祖籍化州的黄康景等,都是“粤西派”代表人物,他们和以黄楚龙、黄振达等代表的“潮汕派”,起家经历近乎相似,都是从建筑“包工头”干起,再一步步变为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地产大鳄。

温氏股份名誉董事长温鹏程(中)

在养猪行业,温氏股份仍是龙头企业之一,截至2月10日,有10家猪企已公布1月经营简报,温氏股份1月销售生猪86.94万头,依然是行业龙头老大;不过,其公司市值已被秦英林家族的牧原股份超出,截止于2月24日收盘,牧原股份总市值为2459.68亿,2015年11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的温氏股份,目前市值为1878.15亿。

温氏股份,创办于1983年,如今,温氏股份名誉董事长温鹏程已退居幕后,并完成代际交棒。二代掌门人、温氏股份董事长温志芬此前曾表示:“2019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是汗水与泪水交相挥洒的一年,更是充满丰收喜悦的一年。2019年,温氏营收和利润实现了新突破。”

营收和利润“双丰收”,值得注意的是,温氏股份不久前又完成了一次管理层成功“换血”。董事长温志芬说,温氏要实现“千亿企业,百年企业”的愿景,需要一任任管理者薪火相传,努力前行。

温氏股份董事长温志芬

2月4日,温氏股份在总部一楼会议室召开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严居然当选副董事长,梁志雄被聘任为总裁,秦开田担任公司副总裁。

辞任公司总裁改任副董事长的严居然,是温氏第一批创业者,也是老臣、重臣。自1983年就进入温氏股份的前身工作,历任公司副总裁、技术总监、常务副总裁、总裁、董事,广东筠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广东省新兴县北英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

现为副董事长的严居然,生于1962年,相比之下,被聘任为温氏公司总裁的梁志雄,生于1969年,算是“年富力强”了。严居然是1987年进入温氏的前身工作的,也是老臣、重臣。此次被聘任为公司副总裁的秦开田,生于1967年,是1995年进入温氏的前身工作的。2016年3月起,为养禽事业部副总裁。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温氏股份已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拥有270多家控股公司、5万户合作家庭农场,上市肉猪2229.7万头、肉鸡7.48亿只。

2020年猪肉概念股企业会不会再续辉煌?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不久前,《人民日报》刊登刘永好文章,标题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文中说:“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因时而变,积极应对、共克时艰,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另外,他还谈及复工复产情况,“在复工复产的过程中,企业得到了各级政府部门的有力保障,比如,我们遍布全国的食品加工、饲料公司已返岗复产95%,各级政府正积极协调原辅料及产品运输;旗下的防疫物资生产企业,也获得了各级政府全力支持,在向国家开发银行四川省分行提交申请后,次日即收到了3000万元的人行防疫专项应急贷款支持,极大提振了企业的经营信心。”

1月30日,新希望集团向抗疫一线捐赠3000万元现金及物资,设立“三农防疫救助及医护关爱专项基金”,用于帮扶疫情下的困难农户和支援防疫一线的医护工作人员。

截稿时,从各种资讯都可以看到,对于疫情,各大猪企均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未受到疫情重大影响。

刘永好女儿、新希望六和集团董事长刘畅

新希望,创办于1982年,如今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分子公司超过600家,员工8万余人,集团资产规模超2000亿元人民币,年销售收入超1590亿元人民币。

和牧原老板秦英林一样,刘永好董事长也于去年受邀登上国庆彩车,只不过,刘永好站到了代表改革开放的“春潮滚滚”彩车上。

“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对于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来说,过去如此,现在如此,相信将来也是如此,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目前,虽然现代农业与食品产业仍是新希望集团的主导产业,但多年以来,刘永好早已多元跨界,旗下产业横跨房地产和基建、化工和能源、并布局银行、证券、金融科技和基金等多种金融业态;另外,新希望还包括TMT投资、涉入医疗健康产业。如果从营收规模来看,新希望已不是纯农业的集团,当然了,刘永好对多元化也有自己的说法。

比如,做地产“是被逼出来的”,他说:“是被逼出来的,做了20多年的地产,前十几年增长都不快,后来引进新机制、新青年和新的业务格局,平均年龄30岁的管理层在合伙人机制下走出了一条新路。”当然了,和金融和投资业相比,新希望集团的地产板块占比不大,“相当于一个零头”。

一代会老,二代当立。如今,女儿刘畅已执掌新希望六和集团董事长多年了,交接棒总体顺利。1996年,16岁的刘畅远赴美国求学,2002年归来;2006年胡润女富豪首榜中,时年26岁的刘畅身价25亿,也是中国最年轻女富豪,三年后的2009年,她又成为四川女首富。而到2011年胡润女富豪榜上,彼时刘畅的身价已上涨至110亿元。35岁时,刘永好的独生女儿刘畅于2015年立秋当日在北京登记结婚。

圣农集团董事长傅芬芳

去年,圣农集团获评2019福建民营企业100强第23位,和刘畅不同的是,圣农二代女掌门人、现为圣农集团董事长傅芬芳上位更早,创办人傅光明布局传承早,且很早就交棒予女儿。

傅光明的独生女儿傅芬芳,生于1980年,大学毕业后就直接进入家族企业,2007年临危受命,被任命为集团旗下圣农食品董事长,2018年1月,众望所归,出任上市公司圣农发展的总裁。

17年前,傅芬芳在福建农林大学经管学院就读时,她的父亲、圣农创始人傅光明交给了她一个不小的任务,负责地处光泽县城的圣农假日酒店筹建项目。二年后,酒店如期建成,并顺利通过三星级评定,开业不到三个月就实现盈利,从某种程度也展露出傅芬芳的商业才华。

圣农发展,是领跑国内白羽肉鸡行业的龙头企业,肉鸡产能居亚洲第1、中国第1、全球第7。新希望六和董事长刘畅曾带队参访圣农,也不由赞叹和自己同为80后的女新生代企业家傅芬芳:“30多年专一做养鸡一件事,守一种精神,做一个‘匠人’,这种工匠精神让人钦佩。”

2019年10月16日,圣农傅芬芳首入胡润女企业家榜,上榜身价为105亿元。

金新农董事长刘锋

2020年新年贺词中,金新农董事长刘锋说:“2019年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畜牧行业在‘非瘟’下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洗牌,金新农也完成控股权转让,湾区产融正式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和牧原股份、温氏股份、大北农、天邦股份、农大肉食、新希望等一样,金新农也是A股市场上典型的猪肉概念股。深圳市金新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金新农”)创办于1999年11月6日,2011年2月18日在深交所成功挂牌上市。

2019年12月23日,自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金新农董事长的陈俊海辞职,刘锋为金新农的新任董事长。陈俊海生于1964年,中国农业大学动物营养学博士。同时,金新农补选董事刘锋先生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刘锋生于1970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经济地理与城乡区域规划专业,他目前同时兼任粤港澳大湾区联合控股有限公司总裁。

在新年致词中,刘锋表示,2020年,是金新农战略起航年,机遇与风险并存,机遇大于挑战。金新农人要学会在竞争中生存、在竞争中成长。

正邦集团董事长林印孙(右3)

在外人眼中,正邦集团董事长林印孙总是面带笑容,像个“邻家大叔”,过去的2019年,林印孙做的一件事,就是拼命养猪,在10月13日至18日这6天,他马不停蹄深入入湖南安化天罩坪猪场、桃源县富翔养殖场、保靖县裕源猪场、花垣县合心猪场、吉首市马劲坳猪场、广东乳源县辉耀租赁场、浈江区翠松租赁场,鼎源区金源租赁场等8个猪场督战一线。

林印孙,生于1964年,他是在农村长大的,祖籍江西临川,中学就读于临川二中。江西粮食学校毕业的林印孙,于1984年出任临川县粮食局饲料厂厂长,1994年,原国有饲料厂成功改制,并引入外商入股,并于1996年创办正邦集团。

过去在江西,林印孙的正邦集团举足轻重的地位。为支持正邦成为千亿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2013年8月,连省政府的会议,都搬到正邦开了。2007年8月,正邦科技成功登陆深交所上市,这也是江西省民营企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天邦股份董事长张邦辉(中)

事实上,张邦辉旗下的天邦股份,算是养殖业的服务商。非洲猪瘟进入中国以来,我国养猪行业遭受重创,天邦股份董事长张邦辉也提出“从疫苗服务商升级为猪业效率改善整体方案提供者”的战略转变。

一年多以来,养猪、养鸡公司股价大涨,让一个个老板身价暴涨,很多人会问,猪肉概念股企业2020年会不会再续辉煌?

2月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份全国CPI同比上涨5.4%,其中猪肉价格也出现上涨。在批发市场端,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截至2月10日14时,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为49.65元/公斤。

2月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孔亮表示,从市场供应来看,由于地区封锁,一些地方的猪肉供应偏紧,价格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上涨,同时有一部分人群对禽肉的消费产生疑虑,转而消费猪肉,增加了猪肉价格上涨的压力。从某种角度来说,疫情也或多或少影响了猪价。

当前要有效抑制猪价,还必须致力于猪场复产,猪业发展;另外,猪肉、鸡鸭等养殖业也有赖于整个产业链的联动发展,如育种、疫苗等生物制品、饲料等。此外,未来的养猪等规模养殖业的发展,必然是越来越信息化、智能化,全产业链的智能应用及新技术的创新,都是很重要的。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