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富豪朱新礼身负41亿债务变成“老赖”,汇源果汁下市倒计时

淄博富豪朱新礼身负41亿债务变成“老赖”,汇源果汁下市倒计时
2020年09月12日 20:10 一波说传承有道

汇源果汁已进入下市程序,没有回头路了,图谋东山再起恐是一场梦。

家喻户晓的汇源果汁当年赴港上市,曾创下港交所规模最大的IPO;如今,淄博富豪、创始人朱新礼身负41亿巨债变成了“老赖”,汇源果汁已频临破产边缘,退市仅是时间问题。

汇源果汁在港交所下市仅是时间问题

汇源果汁相关公告

告别“朱新礼时代”,汇源果汁何去何从,依旧是很多人关注的话题。

自2018年4月3日上午9时起在香港联交所暂停交易,之后自动转成停牌,不但没有迎来复牌的日子,反而于今年2月接到了联交所一张退市的函件,目前汇源果汁已正式进入下市程序。

濒临破产边缘的汇源果汁,下市只是时间的问题。成败皆因朱新礼,如果十二年前卖身可口可乐,也许,汇源已是千亿级公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事实上,创始人朱新礼、朱圣琴父女也曾自救,在停牌期间,汇源果汁试图与“天地壹号”联姻,用包括商标在內的等价资产出资,与天地壹號成立合资公司,然3个月后,计划以失败收场,卖身未了,汇源果汁负债114亿元面临下市。

汇源果汁创始人创始人朱新礼

今年2月12日晚,持续停牌的汇源果汁迎来了“人事大地震”。创始人朱新礼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及策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辞任执行董事,王巍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本公司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成员。

朱新礼、朱圣琴父女双双辞职,生于1980年、现年40岁的鞠新艳被扶上位,出任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80后接任者鞠新艳,2001年11月加入汇源,继任前任饮用水事业部执行总裁。她于2018年1月获任执行董事,此前她在汇源果汁任总裁办副主任、工厂总经理、大区总经理、副总裁等职务。

事实上,今年2月,身负41亿元巨债的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已变成了“老赖”,用鞠新艳顶职亦是迫于无奈之举。

汇源果汁自2011年起已开始走下坡路了,进入“风雨飘摇”岁月。已连续6年亏损的汇源果汁,截止于2017年底,负债高达人民币114.02亿元。由于2018、2019二年年度财报未披露,汇源果汁债务“窟窿”有没有继续扩大,仍是谜。创始人朱新礼已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高达41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

读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的朱圣琴

很多年前央视春晚观众席,汇源果汁朱新礼是荧屏里的一张“熟脸”。事实上,他的爱女、内部人称“小朱总”的朱圣琴,何尝不是个“瞎折腾”的人?

生于1976年的朱圣琴(Maggie),20岁就进入汇源。她有二项自以为傲的“成就”:一是1996年-1998年任厂长助理时,她参与工厂管理,当时汇源的北京怀柔工厂成功引进了亚洲第一条德国康美无菌冷灌装生产线。二是2018年5月获《时代丽智》杂志与印度尼西亚驻新加坡大使馆为她等11名女性颁发的“丽智卓越女性奖”。

“长江商学院好同学”曾是网上热词。朱圣琴2007年取得长江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又在长江商学院和新加坡管理大学攻读工商管理博士学位(DBA)课程。期间的2016年1月,取得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这种专为有钱人办学的地方,学了多少“真见识”,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不少人“混”在富豪同学群中间,心是会膨胀的,最终酿成失败的苦果。

从某种角度而言,汇源果汁之败,不在于当年要不要卖身可口可乐之因,而在于二代接力之上。一步错步步错,“富二代”朱圣琴会不会也是“败家女”呢?

一个简单的逻辑,单就做果汁、饮品,会让汇源陷入百亿债务大窟窿?

一步错步步错,汇源果汁陷入巨债漩涡

货架上的汇源果汁

汇源果汁已进入下市程序,不妨简略梳理一下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的败迹。

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朱新礼还是身家35亿的富豪,也才一年多,他已被列为“被执行人”、多次收到限制消费令、41亿财产被冻结,又与女儿朱圣琴双双退出董事会,股票被下市,麻烦缠身,曾经风光一时的“果汁大王”为何沦落到这种境地?

成立于1992年的汇源果汁是国内饮料界老品牌,2007年成功在港上市,筹集资金24亿元,创下该年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2008年9月,可口可乐拟以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但最后因种种原因以失败告终。不过,也因此事,汇源果汁也叫响“民族品牌”,创始人朱新礼成了不少人心目中的“英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也难说对错之分。

2019年4月,深陷债务危机的汇源果汁公告称,汇源果汁将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天地壹号等亿现金方式向合资公司出资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以资产方式出资24亿元,包括商标权等,持股40%。合资公司成立后,将以30亿元提供给汇源集团子公司,以拓展果汁市场。另外,汇源果汁向合资公司、“天地壹号”饮料公司提供果汁所需的原料及代加工生产。

不少人会问:这起自救式“卖身案”为什么以失败告终?

天地壹号创办人陈生

天地壹号,诞生于1997年,是一款崛起于细分市场的民族饮料——醋饮料。

创办人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1990年离开机关单位下海创业。1997年,创造性地将数千年来以调味品属性出现的醋,赋予了饮料的内涵,成功改变广东人不食醋的习惯,并于2015年将天地壹号成功登陆新三板。2007年,他还进军养猪卖肉行业,搞出了“壹号土猪”品牌。目前,陈生,麾下有天地壹号、壹号食品两家企业。

陈生,是广东湛江遂溪县官湖村人。1980年,他考入北大,是官湖村第一个大学生,身为寒门学子,当年上北京的车票还是几个好心村民相助的。毕业后,他分配至广州市委办公厅工作,后调回老家在湛江市委办公室工作。当年辞职创业,他最初摆起了地摊,后来又在廉江承包了100多亩菜地,种起了反季节的北运菜;再后来又在做白酒赚得一桶金,并于1993年跨入房地产市场。

据说,陈生创办“土地壹号”源于雪碧兑陈醋之“创意”。1997年1月,有个大首长视察湛江,一个负责接待工作的老同事问首长喝什么?首长说,你给我弄一点山西老陈醋,再弄一瓶大雪碧来。没想到,这个喝法火遍当地大街小巷,做白酒的陈生在自己设备里调试了一个多月,终于做出了“天地壹号”醋饮料。

后来,他又因养猪卖猪,成了轰动一时的“北大屠夫”。

从商业角度看,做果醋的大佬陈生与果汁巨头汇源进行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的。陈生在受访时也说:“天地壹号与汇源的合作,是中国果醋巨头与中国果汁巨头之间优势互补的强强联手,不是什么卖身,更不是什么蛇吞象。”他还说:“我不是黄世仁,跟汇源的合作应该说是门当户对的联姻,未来中国市场果汁为王,我很看好这个产业,希望跟汇源的合作能够开花结果,这是双赢的。”

那合作为什么又破功呢?

一头白发的朱新礼

陈生的顾虑,可能来自二个层面:一是不知道汇源果汁的债潭有多深?早在2017年上半年,汇源果汁的净负债率已达82.5%,到这一年年底,负债总额已高达114.02亿元。2018年3月,汇源果汁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下,向汇源集团旗下子公司“北京汇源”借出了42.75亿元,遭港交所勒令停牌,并接受内部调查。

此事也成为进一步加深汇源债务危机的导火线。由于汇源果汁存在违规问题,公司财报的可信度大打折扣,巨额负债问题更令人担忧。目前为止,汇源果汁2018年、2019年的财报还不见踪影,也成为资本市场一大笑谈。

二、出力不好看,也是陈生的顾虑之一。事实上,此前“天地壹号”和汇源果汁也有原物料供应关系,但从汇源果汁公告内容来看,合资公司的品牌仍沿用汇源果汁的,出钱的陈生看不到有关“天地壹号”品牌什么事,似乎有“为人做嫁衣”感受。换句话说,从推广“天地壹号”角度来看,这样的合作效果是打了很大折扣的。

失去了一次“联姻”机会,对于朱新礼来说,等于失去了一次“东山再起”的续命机缘,汇源果汁在债务泥沼里越陷越深,最后陷入退市境地。

对于湛江人陈生而言,他似乎也失去了什么?国内饮料市场竞争愈演愈烈大背景下,“田地壹号”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暴跌357%,出现了近六年来首度亏损。

“汇源公主”朱圣琴

一次高端酒会,“汇源公主”朱圣琴邂逅了歌手林依轮,后来她主导汇源集团出资3000万元入股林依轮一手打造的快消品牌“饭爷”。

如今,“饭爷”辣椒酱也不见火起来,对林依轮“饭爷”二轮融资中投进近亿元的朱圣琴,也未收获曾令她津津乐道的成果。在所谓的汇源果汁多元化路上,朱新礼、朱圣琴父女扔掉了多少冤枉钱,谁算清了吗?

近几年来,朱新礼给汇源集团设定了一个“诗和远方”:在“大中国、大农业、大有作为”的思想指引下,逐步建设三生(生态、生产、生活)三养(养生、养身、养神)的田园综合体项目,形成一二三产业相互支撑、高度融合的现代新型农业体系。

幻梦易碎,2019年12月2日,天津三中院向朱新礼发布限制消费令,这是他年内收到的第4个限制消费令。数日后的12月11日,朱新礼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

二份年报“难产”,据已披露的财务数据,截止于2017年年底,汇源果汁总负债为114亿元,该年度仅利息支出一项,高达5.04亿元。其中,汇源果汁有83.5亿元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获得借款。

而2017年中报数据显示,汇源果汁总资产约为220亿元,二年多了,若非资不抵债,朱新礼父女也不至于混到这样境地。如果股票下市了,债权人清盘并申请落地执行,汇源果汁最后会变成怎么样,不好想象!

山东沂源县东里东村的汇源山庄

“有人问我:老朱,你心中的那个远方究竟是什么地方?我说因为贫穷,我离开了农村。有钱了,我还是愿意再去当农民。”一首《远方》诗里,朱新礼写道。

如今,被限高消费、成了“老赖”的老朱,还愿意当农民吗?至少她的女儿朱圣琴不会愿意的。

朱新礼,生于1952年5月,祖籍山东淄博沂源县东里东村,作为一位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成功的创业人物,他曾是沂源人的骄傲!

上世纪70年代,“带着妈妈摊的煎饼,揣着山里人祖祖辈辈的梦想,不是对故土的背叛,只想探讨远方的路到底有多长”,20多岁的朱新礼离开了沂蒙山区的那个村庄出外闯荡。1980年,靠着承包沂源县第一辆“解放”牌汽车跑运输,老朱赚到人生第一个5万元,成为那个时代“最先富起来的人”。

老家山区人,将他当成村里的能人,大家想让他当村干部,带领村里人富起来。1983年,31岁的朱新礼被选为东里东村村委会主任,一干下来直到跨入1989年。朱新礼老家,原来叫“东里店”,1958年分治变为东里东村、东里西村。

“能人效应”下,朱新礼治下的东里东村,成了“沂蒙山区第一村”。很多人富起来了,家里都装上了电话;1989年,朱新礼被沂源县选为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对象,送到山东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习,回来后,他当上了县外经委副主任。

朱新礼(右)为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揭牌

多年以来,朱新礼被认为是“92派”传奇企业家之一,“92派”这一批企业家,多与“下海”、“下岗”有关。

“南巡讲话”后,朱新礼辞掉公职下海创业。当时,他接手的是一家县办罐头厂,当年工厂负债1000多万,三年多开不出工资。1992年6月,汇源集团前身“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成立了。1993年,朱新礼自筹资金,利用“补偿贸易”方式,从德国和瑞典引进了全球先进的浓缩果汁生产线和无菌冷灌装生产线。

也在这一年,赴德国慕尼黑参加食品展销会时,朱新礼迎来了第一家国外客商,从一家瑞士公司拿到了500万美元外销订单。

在内销市场上,与同时代的巨人史玉柱、三株口服液等营销模式几乎差不多,汇源果汁的商业卖点,就是贩卖“焦虑感”——“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不过,真正让汇源果汁走进千家万户的,还是靠电视公告营销。

1996年,朱新礼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以7000万价格中标第二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这个“赌注”让汇源果汁成了家喻户晓的饮料品牌。

“德隆系”缔造者——唐万新

“但凡我们用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的。”这是“德隆系”缔造者唐万新说得最出彩的一句话,一语成谶,籍贯重庆万州、生在乌鲁木齐的德隆系创始人唐万新,过上了八年铁窗日子。

2001年3月,亲近资本的朱新礼和唐万新的德隆系合作,合资创办“北京汇源”。2003年,“金融资本恐龙”德隆系崩盘了,处于资金链危机的德隆集团,看重与朱新礼合资公司北京汇源充裕的现金流。一次“对赌”下来,先筹集到足够资金的朱新礼赢了,将北京汇源揽入怀抱。

事实上,除了和德隆系合作外,精明的朱新礼也一路“合纵连横”。他于2005年和台湾的食品巨头统一集团,合资组建了“中国汇源果汁控股”,统一占股5%。他又稀释35%股份,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等基石投资者,交易对价为2.2亿美元,并筹划公司上市。2007年,汇源果汁登陆港交所上市,朱新礼登上了人生的又一个巅峰。

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是2008年9月,当时如果成功,将是可口可乐在美国本土之外最大的一笔收购计划。众所周知,可口可乐宣布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权的交易报价高达179.2亿港元,但在朱新礼看来,这个估值可能开得低了点。至于所谓“民族品牌”岂能落入外国人手上这样的说辞,听听也就算了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