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首富徐镜人心碎了!扬子江药业因实施垄断协议被罚7.64亿

泰州首富徐镜人心碎了!扬子江药业因实施垄断协议被罚7.64亿
2021年04月16日 20:08 一波说传承有道

泰州首富徐镜人,心碎了!扬子江药业集团因实施垄断协议被罚7.64亿。

反垄断监管下重手,阿里巴巴被祭旗,徐镜人可能没有想到,反垄断大刀第二下砍下扬子江药业。

继阿里之后,反垄断第二刀砍下扬子江药业

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徐镜人

4月15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实施垄断协议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罚款7.64亿元。

2019年11月,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对扬子江药业集团涉嫌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行为立案调查。经查,2015年至2019年,扬子江药业集团在全国范围内(不含港澳台地区)通过签署合作协议、下发调价函、口头通知等方式,与药品批发商、零售药店等下游企业达成固定药品转售价格和限定药品最低转售价格的协议,并通过制定实施规则、强化考核监督、惩罚低价销售经销商、委托中介机构监督线上销售药品价格等措施保证该协议实施。

扬子江药业集团上述行为排除、限制了竞争,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违反《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的规定。

2021年4月15日,市监总局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四十九条规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扬子江药业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8年销售额254.67亿元3%的罚款,计7.64亿元。

徐镜人

几天前,阿里巴巴因实施“二选一”受罚182.28亿元,是依据其2019年销售额4%计算的,此次扬子江药业集团实施垄断协议行为被处罚7.64亿元,是根据其2018年销售额254.67亿元3%处以的罚款。

《反垄断法》对经营者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除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反垄断大刀下铡,阿里巴巴适用的是上一年度销售额的4%,扬子江药业集团采用的是3%,显然在1%至10%法律适用范围中,二者被处罚均属于中度偏下。

继以破纪录天价开罚阿里巴巴之后,反垄断行动趁热打铁,对知名药企下铡,有警示意义。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近日公告,2019年会同国家医保局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出现如假发票、票据套取现金、虚构业务等违规,近日开罚19家药企,其中就包括多家知名企业。

被处罚的药企中,包括市值超过4700亿元、“医药股一哥”的恒瑞医药,还有豪森、步长等,恒瑞与豪森还是“夫妻档”;此外,外资药企如赛诺菲、礼来和默克雪兰诺也在其中。

扬子江药业集团

扬子江药业集团创建于1971年,集团总部位于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现有员工16000余人,旗下有分别在泰州、北京、上海等地20多家成员公司。

扬子江药业,连续6年问鼎中国医药工业企业百强榜榜首,位列中国品牌价值榜医药健康板块品牌强度、品牌价值双第一,蝉联全国医药行业QC成果一等奖总数“十六连冠”,斩获4项国际QC大赛铂金奖。在医药圈内,作为国内医药行业第一方阵的领军企业,扬子江药业在企业竞争力和品牌美誉度都是相当高的。

扬子江药业集团,也是泰州工业龙头,在地方的影响力也相当大。

药品价格关系国计民生,涉及减轻群众就医负担、增进民生福祉等重大问题,向医药领域反垄断执法,严打虚高药价,并对相关问题趋严罚款,特别是拿行业头部企业扬子江药业痛铡反垄断大刀,将产生极大威慑效应。

徐镜人

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77岁的扬子江药业董事长徐镜人,上榜身家为470亿元,他也是泰州首富。

据天眼查、百度信用等数据,扬子江药业集团实缴资本1.33亿元,徐镜人为法定代表人,公司拥有120家公司实际控制权。在持股方面,控股股东及最大股东为扬子江药业工会委员会,持股比例为57%,徐镜人持股比例为41%,为第二大股东。

扬子江药业,其前身是始创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扬子江边的口岸镇诞生的一家制药厂——泰兴县口岸镇工农制药厂,迄今历经五十年风霜岁月,在开拓进取中铸就辉煌。

继2016年品牌强度、品牌价值双双名列中国品牌价值榜生物医药板块第1名后,2020年,扬子江药业集团以品牌强度945分,品牌价值505.95亿元的优异成绩再次夺得中国品牌价值榜医药健康板块品牌强度、品牌价值双第一。

扬子江药业为什么不上市?

扬子江药业在口岸镇老厂区的老照片

多年以来,扬子江药业不上市,是外界一直关注的话题之一。

掌舵人徐镜人,生于1944年10月,祖籍江苏泰州。军人出身的他,性格耿直,有着典型的“少说多做”企业家特质。

部队退役复员之后,徐镜人被分配到泰州市泰兴口岸镇仪表厂;1971年,从镇办企业仪表厂分离,徐镜人带上募集而来的几千元钱和几名工人,创办了一个制药车间,即扬子江药业之前身——泰兴县口岸镇工农制药厂之雏形。

车间最初试产百尔定和百乃定两种针剂,最初销量不大。后来,考虑到老厂房太小,施展不开,徐镜人另辟一块荒地,盖起了6间平房,于1973年正式亮出“口岸工农制药厂”厂牌,彼时仍属于镇办工厂性质。

在徐镜人身上,有一份难以摆脱的“毛泽东情结”,到过扬子江药业集团参观的人,总会惊呼:太气派了!这里有类似北京故宫的“龙凤堂”,也有毛泽东广场。徐镜人曾不讳言地说:“我们的理念、经营战略和企业文化的核心均来自毛泽东的战略思想!

以前,每一个新进“扬子江”的人,一律先参加军训;每逢“七一”, 集团会组织革命歌曲的合唱比赛,用革命精神来振奋公司士气。

老中医董建华教授献方“胃苏冲剂”

上世纪七十年代,徐镜人工厂生产的板蓝根冲剂,在当地颇有口碑,然而后来政策变了,国家规定乡镇严禁开办药厂,且一个县只能保留一家,“口岸工农制药厂”曾被划入关停名单中。无法忍受自己一番心血付诸东流,徐镜人县里跑不动他就找市里,最后获得折中方案,工厂由“镇办”转为“县办”,挂上“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的牌子。

1985年,因产值不断扩大,工厂获批自立门户,挂上“扬子江制药厂”厂名。1988年春节期间,上海爆发严重甲型肝炎,29万人发病,徐镜人与全厂上下放弃回家过节,加班加点生产,二个月内供应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他也获得“板蓝根大王”美誉。

1990年,因“莫须有”的诬告,受到不公平的处理的徐镜人,一度离开了企业。1993年他被恢复职务时,扬子江已是亏损200多万元的制药厂。

“请名医挂帅,让绝技显灵。”这是徐镜人的经营奇招。“三顾茅庐”,老中医董建华教授献方“胃苏冲剂”,到1993年胃苏颗粒冲剂面世时,这是扬子江药业集团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药新品,自此公司获得了快速成长。

徐镜人之子、扬子江药业集团副董事长徐浩宇

徐镜人有一子一女,传统“家文化”思想浓厚的他,其儿子、现任扬子江药业集团副董事长徐浩宇,有望成为二代接班人。

前几年,在回应扬子江药业上市之问时,徐浩宇曾说:“别说上市了,上炕都费劲!

很长时间,扬子江药业因坚持不融资,也不投资、不上市之“徐氏三不”,即不搞兼并联合,不盲目上市,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而受人关注。徐浩宇此前曾解释父亲徐镜人为什么不上市,他觉得:“那是因为他从前吃了点儿亏,现在年纪又大了,更不愿意跟别人搅合在一起了。

徐镜人曾说:“我们提出不负贷经营,这是数一数二的,很少企业能做到。”也有人质疑徐镜人做法老派,他却如此说:“如果开个烧饼店,欠5、6个烧饼的债最好了?如果不欠债还不好了?没有这个道理。

此次,中国医药界排名第一的扬子江药业集团,因实施垄断协议行为而被处罚7.64亿元;“为父母制药,为亲人制药”是立企初心,惩罚措施也具有足够威慑力,希望今后能不忘初心,合规经营,立志成为健康领域最受尊敬的世界一流制药企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