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槛大幅提升!全国多地密集修订小贷监管办法,跨区域遭严管

门槛大幅提升!全国多地密集修订小贷监管办法,跨区域遭严管
2023年11月21日 11:25 不甘搬砖的打工人

来源 | 镭射财经(leishecaijing)

自监管宣布加强小贷公司监督管理以来,小贷行业迈入史上最严监管时代。

近期,北京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北京市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办法中明确提出,增设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1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相比此前监管办法,北京地区小贷增设门槛大幅提升,原小贷试点办法注册资本门槛最低仅为5000万元。

不仅是北京地区,全国多个省市都已收紧小贷准入门槛。尤其是从原银保监会出台加强小贷监管通知之后,各地方监管密集修订小贷试点办法,进一步提高小贷公司的设立、经营、监管管理标准,积极引导小贷行业风险出清,健康良性发展。

随着小贷行业监管趋严,存量小贷规模大幅压缩。数据显示,近三年全国小贷数量从七千余家降至五千余家,行业收缩幅度高达22.46%。规模压缩背后,小贷行业告别无序扩张、盲目发展的原始周期,开始进入一个回归主业、理性发展的全新周期。

周期转换之间,小贷的合规标准上移。其中,最为显著的变化是小贷准入门槛提高,甚至注资要求翻倍增长,利率定价、跨区域经营以及监管指标亦加强监管。

作为小贷行业中最活跃的网络小贷分支,虽然各地方监管并将其纳入管理范围,但网络小贷提级监管乃至中央直管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网络小贷新规仍未正式出台,从地方小贷的监管趋势即可看出网络小贷的监管尺度必定会更加严格。

目前,多个地方监管已经根据中央下发的小贷监管意见修订辖区小贷管理办法,并在评级监管及常态化监管中,重点关注辖区内小贷公司的跨地区经营情况、助贷业务相关情况以及通过互联网开展小额贷款业务的相关情况。

小贷监管趋势重塑,降风险、求质量导向明晰,行业有望迎来新一轮高质量发展变革。

亿元注资成主流

据「镭射财经」统计,目前除北京地区以外,还有宁波、厦门、上海、江西、广西、湖北、江苏、贵州、福建、天津等省市出台了最新的小贷监管办法或者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虽然各地有所差异,但趋严是一致信号。

从现有的政策趋势来看,各地基本上对小额贷款公司增加注册资本不设置前置条件。对于能跨市且在省级行政区域展业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门槛已基本上提升至亿元以上,属地经营原则大幅增加了小贷公司跨区域展业的资本门槛。

具体来看各地监管政策细则:

2021年3月,宁波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印发《宁波市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工作指引》的通知,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2亿元人民币,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2021年6月,厦门市地方监管出台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提及设立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且全部为实收货币资本。另外,福建省其他地区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在本市行政区域内设立分支机构的,应当具备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且全部为实收货币资本。

2021年7月,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上海市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中提到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2亿元,且为实缴货币资本。小贷公司主要发起人应当为企业法人,净资产不低于1亿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70%,原则上连续三年盈利且利润总额在3000万元以上。

2022年4月,广西地方监管发布《广西壮族自治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指引(试行)》,要求在设区市城区设立小额贷款公司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4000万元人民币,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6000万元人民币。对于小贷公司设立分支机构要求如下:

“注册资本达到5000万元的小额贷款公司可申请设立1家分支机构(限住所所在地);注册资本达到1亿元的小额贷款公司可申请设立2家分支机构;注册资本达到1亿元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每增加5000万元,可再申请增设1家分支机构。”鼓励小额贷款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增强抵御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2022年5月,湖北地方监管发布《湖北省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实施细则(试行)》,要求小额贷款公司原则上应当在公司住所县级行政区域内开展业务,对于资金实力雄厚、经营管理较好、风控能力较强、监管评价良好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放宽经营区域限制,但不得超出湖北省行政区域。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分类评级结果为A类且注册资金在2亿元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经营区域可放宽到湖北省全域;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分类评级结果为A、B类,且注册资金在1亿元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经营区域可放宽到其所在市(州)全域。

2022年11月,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印发《湖南省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实施细则》,要求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金应当不低于人民币5千万元,脱贫地区注册资本金应当不低于人民币3千万元。小额贷款公司应当在公司住所地所属市级行政区域内开展业务,未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批准不得跨市级行政区域开展业务;实力雄厚、信誉良好、经营规范的大型企业或者上市公司发起设立注册资本在2亿元以上的小额贷款公司,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批准,可以在全省开展业务。

2022年12月,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印发《贵州省小额贷款公司行政许可暂行实施规范》,明确提出组织形式是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0万元;组织形式是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

2023年8月,福建地方监管下发《福建省小额贷款公司暂行管理办法(2023年修订)》,要求小贷公司注册资本来源应真实合法,全部为实收货币资本,初次设立时,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

2023年9月,天津市金融局发布《天津市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中提及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金实行限额管理,注册资本不低于1亿元人民币。此前天津市小贷注册资本门槛为5000万元。

除了上述省市,其他地区也在加强小贷政策约束,提高小贷准入门槛,旨在引导小贷行业合规有序发展。

2022年3月,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江西省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提出设立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3000万元,申请在注册地县域外开展小额贷款业务或申请设立分支机构的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5000万元。

2022年9月,江苏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起草了《江苏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到江苏地区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门槛,苏南地区不低于8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苏中、苏北地区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根据此前江苏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管理办法,注册资本方面按照公司性质划分,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3000万人民币(山区县(市、区)不低于1500万元),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山区县(市、区)不低于2000万元)。

参考原银监会出台的小贷试点办法,各地最新小贷监管办法已明显提升小贷准入门槛。根据《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08〕23 号),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门槛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万元,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原中国银保监会于2020年下发的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通知,只提及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应当按照现有规定,严格标准、规范流程,加强与市场监管部门的沟通协调,严把小额贷款公司准入关,并未对小贷设立注册资本细则作出调整。由此可见,各地方监管根据辖区实际情况,不约而同地强化了对小贷资本门槛、股东资信水平、入股资金来源、风险管控能力等加强审查,力求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

存量整顿持续

监管强力整顿小贷乱象,收紧小贷准入标准,有效治理了小贷行业多年扩张所遗留的风险。

按照监管设想,小贷原本是银行等主流金融服务的补充渠道,初衷即是通过“小额、分散”的信贷服务,实现对属地支农、支小广泛覆盖,最大化规范民间借贷活动。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部分小贷公司违背初衷,企图以小贷公司为跳板,向村镇银行、金融行业扩张,期间小贷助微助农投放占比较低,甚至资金流向违规领域。

此外,一些小贷股东经营出现问题,风险抵补能力缺口较大,导致小贷主体难再开展实际业务,失联、空壳小贷数量不断增加。

为了制止小贷行业风险扩散,原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的通知,要求小贷坚守放贷主业,加强监督管理,整顿行业秩序,完善准入管理。各地监管据此修订小贷监管办法,着重提高小贷准入门槛,加强小贷经营管理,对小贷公司违法违规经营加大处罚力度,并全力清除辖区内失联和空壳小贷公司。

经过三年治理,小贷行业存量风险大幅出清,小贷数量也大幅缩减。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小贷统计数据,2023年三季度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5604家,贷款余额7856.4亿元。对比2020年9月末数据,全国小贷行业三年间减少1623家,降幅达22.46%,贷款余额下降12.9%。

把周期拉长,小贷行业在2015年峰值时期,小贷数量一度接近九千家,到现在八年间减少37.39%。强力整顿乱象,加之监管评级约束,小贷行业的管理水平、合规情况、风险状况得到较大幅度改善,高风险的小贷公司也纷纷退出市场。

就当下的小贷行业趋势而言,除了增设门槛提高,跨区域经营、融资杠杆、利率定价等方面,也是监管持续治理的重要方向。经营区域层面,小贷公司跨区经营的限制大幅提升,目前网络小贷已暂停批设,地方小贷原则上在注册地区域展业,如果想实现全省开展业务,必须符合相应的资本补充要求。

利率定价方面,监管在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通知中明确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不得从贷款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保证金等,违规预先扣除的,应当按照扣除后的实际借款金额还款和计算利率。鼓励小额贷款公司降低贷款利率,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对此,各地监管在修订后的小贷监管办法中均明确利率定价规则,甚至部分地方监管设定了利率上限要求。如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江西省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中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与借款人按市场原则自主协商确定贷款利率,年化利率上限不得超过24%。处于重点监管状态的小额贷款公司新增贷款年化利率不得超过18%。

黑龙江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所印发的《黑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监管评级暂行办法》中,也将降费让利加入监管评级指标体系,当年新增贷款平均年化利率低于15%,加1分;平均年化利率低于10%,加2分。

就在地方小贷监管收紧时,可全国展业的网络小贷也面临规则重塑。2020年年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网络小贷公司的股权管理、注册资本金、融资及杠杆政策收紧,揭开了网络小贷业务生变的序幕。

网络小贷新规要求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面对政策变动及互联网金融整顿压力,头部互联网金融企业选择出手增资旗下小贷公司,以应对政策的不确定性。近两年,腾讯、京东、美团、字节跳动、携程、360数科、度小满、OPPO等平台均对旗下网络小贷进行增资,注册资本增至50亿及以上。

在接近监管的人士看来,虽然网络小贷新规征求意见稿尚未落地,当前除了头部几家平台系小贷增资,大多网络小贷牌照仍以较低的资本金跨省展业,各地监管在政策窗口期松紧不一,但终究可能会落地更高乃至50亿的资本金门槛。

无论是地方小贷,还是网络小贷,小贷行业规范经营、风险化解、健康发展的方向是确定的,这也就决定了小贷业态必然迈入严监管时代。周期转换之间,小贷业态进一步筑牢合规底座。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