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烧14天都不给予检测,日本究竟为何如此“抗拒”病毒检测?

连烧14天都不给予检测,日本究竟为何如此“抗拒”病毒检测?
2020年02月27日 00:11 海外掘金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掘金日本房产(ID:Japan_gold),为原创作品,其他公众号转载此文时,需在正文前署作者名、标来源,并同时转载文末二维码,否则视作侵权。

这段时间,网上陆续出现不少批判日本这次防疫做不好,打热线电话寻求核酸检测经常被拒绝的消息。

因此就有不少人觉得,日本这佛系太不好了,怎么连中国这样的范本都抄不来?或者说,日本抄作业抄错了,把武汉万人宴的奇葩操作抄去了……各大自媒体一副“我都为你急得不行“的姿态,似乎日本这一系列作死动作,已经让这个国家的疫情一触即发……

但我想让大家先冷静下来想一想,是什么造成了日本政府这样明显的“无能”和“怠慢”?

推特网友和一些电视台炮轰日本政府

一位叫“小野妹子学吐槽”的微博上,就集结了许多日本厚劳省不作为的证据:(以下是其中之一)

出现感冒发烧症状想去检测核酸,却被医疗机构的医生以“没有达到37.5°以上高烧4天”的条件驳回,只给开了治流感的药打发回家,如果出现重症才给检测核酸。

前段时间,公主号的工作结束,一位跟厚劳相加藤胜信密切工作的官员被确诊,而他的同事也曾在公主号上工作,但据说公主号上的事务做完后还参与了下船工作,并与厚劳相加藤胜信有较密切接触,但这过程中他都没有检测,直到后来同事确诊了、媒体挖出来了来质问厚劳省,才给他安排了检测,一做核酸检测后发现呈阳性……

这让人联想到前段时间加藤在记者发布会上咳嗽的画面,是不是他也患病了?

连总指挥官自己都可能感染,难道日本还不重视起来?

日本政府对可以做核酸检测的大体流程是这样的:

1)与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者+发烧37.5度以上或咳嗽

2)过去14天曾去过湖北、武汉疫情流行地区+既发烧37.5度以上又咳嗽

3)与去过湖北、武汉疫情流行地区者密切接触者+既发烧37.5度以上又咳嗽

4)既发烧37.5度以上、又咳嗽+肺炎需入院治疗者(重症)+其他检查正常、疑似感染新冠者

严格的审理程序确实让整体的检测人数“出奇地少”。厚生劳动省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4日12时,日本一共进行了913例核酸检测,其中126人确诊。

从1月14日日本发现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一来,日本只做过913例核酸检测。韩国都开始加大核酸检测数量,为啥你日本会这么吝于检测?这个病最可怕的就是无症状病毒携带者,这些人仍然会传染。你现在不控制,反而放任其发展到重症才来检测?

(26日疫情,韩国因为加大了检测力度,小小国家确诊人数却超过了日本。图片来源:丁香医生)

但是,加藤厚劳相还补充说,这是针对疑似病例本人的检测量,各县和自治体的检测数量并不包含在内,所以真实总数肯定比这个多。

因为日本政府这样的“另类做法“网上炸了锅,包括日本的媒体和推特上批判政府不作为的声音不绝于耳,报纸也写评论抨击检测标准定得过高,似乎推特上的日本人很绝望:这届政府不行啊!辞职!!

怎么看日本政府 “佛系”抗疫?

好,现在我要开始“拨乱反正”了。

我们现在已经基本能断定,因为政府的检测标准高,日本所公布的这国内感染的145人里,有不少的水分,保守估计,日本全国的真实患病人数有这个数字的几倍。

目前日本各地开花,出现了大量感染来源不明患者,说明问题确实严重。而前段时间,加藤相不是说2月18日起已经可以一天检测3800多例了吗?为什么日本政府还是不给大规模检测?

要解答这一点,我们需了解日本最新抗疫方针。内容很多,主要就这一段话:

“疫情正在国内传播,从防控传染病的角度出发,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是没有效果的。目前,产业界、学界和政府都在拼命努力,但由设备和人力有限,不能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为应对疫情急剧扩大,我们要把有限的PCR病毒检查的资源,集中用在重症患者身上。”

划重点:“从防控传染病的角度出发,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是没有效果的”,“由设备和人力有限,不能让所有人接受病毒检查”,最后定调“我们要把有限的PCR病毒检查的资源,集中用在重症患者身上”。

也就是说,日本政府对新冠肺炎的防疫办法,从根本上就跟中国大不相同。中国的基准是“应收尽收”,不论轻重症状都统一收治统一管理。而日本则集中在“重症患者”的管理上。

日本政府鼓励出现症状的患者先在家中自我隔离,轻症患者通过自身的抵抗力,合并一些药物作用进行自我疗愈,不要所有人一出现症状就跑医院,会造成资源的极度紧张。

疫情爆发时,最怕的就是资源挤兑,这在中国疫情初期发生了。我们依稀记得,在1月24日除夕当天,武汉的疫情早已大爆发,但是人们的恐惧让大量只是出现感冒症状的人,都跑的医院去就诊,无形中增加了病患交叉感染的风险。

一时间医院的资源严重紧缺,有些医护人员因为应付不来,在办公室里崩溃大哭……还有很多医生、护士大量加班,忍着不喝水不睡觉,就是为了让穿在身上的防护服别那么快被用掉。

这样的慌乱,很容易引起事倍功半的效果,导致真正需要马上救治的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救治。想想湖北省的病死率最高达到5.3%的峰值,当时湖北以外地区却连0.5%都不到,湖北省一省的病死率是其他省份的10倍。

(图片来源:丁香医生)

同样是人,为什么差异会这么大?答案不言自明。

而反观日本,目前因疫情去世的日本人总数为5,全部是80岁以上的高龄者。除去钻石公主号上的病死人员,日本全国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数为1。

有人说,既然日本这么难做一次检测,那么这个数字也肯定有水分,但我却不这么觉得。因为从他们严格筛选接诊对象来看,日本的医疗资源是充足的。资源用在刀刃上,这个标准被那么多人吐槽,其实是为了最大程度地降低病死率。

另外一点也很重要,日本政府早在2月1日就已经正式将冠状病毒列为“指定感染症”,确诊的患者,不分国籍,一律公费治疗,必要时会强制病患住院。所以,如果不幸你在日本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是可以免费治疗的。但日本各部门的经费有限,这个治疗费又多出自纳税人的口袋,要怎么合理用好这些钱,厚劳省想必要精打细算一番。

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日本政府像一名经营者,而中国地方政府则像一个怕出事被雇主问责的保姆。

我们不应该只“活在”推特上

从不少在日华人的观察中大致能发现,日本社会对这次疫情也是比较佛系的。常在东京驻扎的凤凰卫视记者李淼说,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大部分日本记者“没戴口罩”;载着她去钻石公主号现场的出租车司机没戴口罩:“今天(2月19日)在钻石公主号船下,这位日本出租车司机,笑呵呵地下车帮我们拿东西,没戴口罩,问了说,不害怕,不担心。”

所以,跟小野妹子在网上发布的情况不同,大多数日常生活中的日本人其实都挺冷静的,又或者说“看上去挺冷静的”。

其实我们都知道,死亡并非这个病的大概率事件,它的病死率只在1%以下,但是人们往往遇到流行病就发慌,把小概率事件无限放大,这时冷静的人反而会被骂“没良心”。

“没良心”的日本政府就把主要的关注点集中在如何预防和阻断感染上,很少提到疾病的危害。

另外,那些发布在推特上的求助信息让我们义愤填膺,但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许多人,在之后都接受了医院的救治,而据说做了核酸检测的绝大多数人的结果是阴性。

这些事媒体不报道,你是完全不知道的。

而在日本最担忧病毒的一群人,是在日华人。昨天看到一个抖音,让我颇为感慨。这位女士在横滨车站(就是钻石公主号最后下船的遣散地点)排队坐电车,结果后面一位没有戴口罩的日本大叔打了一个喷嚏,喷了她一头的口水。给她紧张的,头也不回迅速下车、出站,跑回家用消毒液猛喷自己的头发,然后洗头……最后她在视频里说(类似的),“日本人这都没意识太可怕了……”

为什么中国人和日本人在看待这个病的态度上,会有这么大的区别?这个问题可以拿一整篇文章来讲,比如中日从小孩时起的国民教育差异,又比如日本卫生教育的普及程度远高于中国。

日本的卫生和健康教育在社会上是非常普及的,很多市民,对于疾病的认知,都很深刻。

一位在日华人这么描述自己所看到的教育普及: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后,在一家日语学校,遇到的一个老爷爷,非常清晰告诉大家: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目前的治疗办法,甚至连病毒是多少微米,普通口罩能阻挡多少微米的粒子都了解得很清楚。但他并不是医生。最后他的结论是,“除了坐地铁,平时不用戴口罩。”

要知道,日本的NHK还在这次疫情爆发以来,第一时间做了纪录片,向公众普及“新冠肺炎”的影响,与此同时中国连个片段剪辑都没有。

卫生资讯的普及程度还显示在日本民众接收信息的灵通程度上。早在新冠肺炎爆发以前的1月初,日本就已经注意到这个病毒,还有日本人跟那个时候一知半解的华人说,“据说武汉爆发了大疫情,我们很担心……”

太多太多原因,让这个国家看起来比我们更佛系。所以,与其让日本抄我们作业,至少在卫生资讯的普及程度上,应该我们拿着小本本去抄他们的。

最后,我们也不必被日本的媒体的批评声带跑偏,毕竟日本媒体天生就是以批评政府为己任,加上日本的国民性又是悲观的冷静派,所以遇事一定会想到最坏结果,这些自然就体现在了报道和电视里。

(图片@小野妹子学吐槽)

当然,佛系归佛系,对越来越严重的疫情,日本各部门也开始严阵以待。日前,日本各方已经取消了500人以上的所有集会;学校如果有人出现感染症状,学校可以做出最高14天的停课决策;政府也呼吁各公司员工居家办公。

根据日本专家的预测,“今后一两周是疫情急速扩大或者平息的关键时刻”。日本这次的策略有没有效果,让我们静观其变。

最后,给大家介绍智谷旗下日房投资第一平台——掘金日本房产(ID:Japan_gold)。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