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块拼图加速:大湾区,被“缝”上了!

最后一块拼图加速:大湾区,被“缝”上了!
2020年07月22日 07:26 海外掘金

香港回归前夕,位于珠江口的虎门大桥通车,第一次拉近了东西两岸。

现在,随着港珠澳大桥开通,深中通道开工建设,珠江口犹如一条“巨型拉链”,正在缓缓闭合。

大湾区被“缝”上了!

现在,距离完美的最后一块拼图:深珠通道,正在加速。

深珠通道、深中通道、港珠澳大桥大致位置

今年5月底,深圳官方正式发布了深珠通道深圳端的枢纽规划。

项目起于深圳前海,跨越伶仃洋,直抵珠海唐家湾,辐射中山、江门及粤西城市。

这条公铁两用的大动脉,未来有望接入国家高铁网络。

建成后,开车从深圳到珠海只需要半个小时,仅为现在的1/6。

这也是中国首次出现,两大经济特区之间的路桥相通,携手发展。

珠江西岸,巨变在即。

2018年11月,《珠海市干线路网规划》提出:规划新增伶仃洋通道(即深珠通道)。

其实,现在珠江口已经有港珠澳大桥,以及未来通车的深中通道,为什么还要迫不及待地建设深珠通道?

港珠澳大桥,主要是跨境运输,连通香港、澳门、珠海三地。

而连通整个大湾区的,现在只有虎门大桥,以及之后的深中通道。

证券时报援引广东省人大代表张弦的看法:

据预测,未来珠江口两岸日均客运量在30万人次以上。目前虎门大桥早已不堪重负,深中通道开通后也会十分繁忙,深圳连接珠江口西岸需要更多跨江通道。

而连接深圳和珠海的深珠通道,就是分担大湾区交通压力一座不可或缺的桥梁。

况且,深珠通道还是一座公铁两用桥,有望成为国家高铁网络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笔。

现在,从深圳去珠海,起码要经过东莞、广州和中山。要是产业转移,早被这3座城市吸走了,哪里还有珠海的份?

但等到深珠通道建成,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深珠通道的起点前海,是特区中的特区。金融业、现代物流业、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是它的四大主导产业。

终点唐家湾,同样非同一般。

它属于珠海高新区,目前高新技术企业数超过500家,入选科技部创新人才数量占珠海的8成,可以说是“小前海”

广珠城际唐家湾站/智谷趋势

唐家湾,将是深珠通道最受益的桥头堡,珠海牵手深圳的第一站。

现在,深圳正想打开“东进西拓”产业新空间,珠海也想承接和发展深圳外溢的先进制造业。两者一拍即合。

珠海也是摩拳擦掌。

前段时间,珠海市长姚奕生在作2020年珠海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

珠海将推动建设珠江口西岸高端产业集聚发展区,谋划建设深珠合作示范区。

也就是说,珠海将划一块地作为深圳的飞地或者产业合作园,很有可能,就选在唐家湾。

南都采访了一位参与过深珠合作区建设模式讨论的政府人士,透露了其中的“内幕”:

一是人事安排上,合作区管委会主任由深圳市推荐,经济管理部门正职负责人人选主要由深圳市推荐; 

二是财政体制上提出执行“省直管”模式,委托深圳市全权代管,并授权深圳市管理和审批合作区的财政预决算,报省财政厅备案; 

三是GDP划算上,珠海也提出合作区的GDP,超过50%的“大头”划给深圳。

珠海真的是拿出了满满的诚意!

跨海通道一通,人流、资金流、技术流等将加速在两个城市流动,并进一步优化大湾区城市产业格局。

高铁的开通也将大幅缩短深珠两地的时空距离,打通珠江口两岸铁路交通闭环,实现珠海与湾区城市间一小时互达。

一座大桥,给城市带来的改变,可能是天翻地覆。

江苏南通,早前因与上海隔着长江,无法享受大都市辐射红利,发展表现平庸,常年在江苏第一梯队之外徘徊,人口净流出严重。

这一情况在通桥后改变。

2008年6月,苏通大桥通车。自此,南通开车直接上桥,几分钟可达长江对岸的常熟。再经由沈海高速,直达上海嘉定。

南通,也正式进入上海一小时都市圈。

3年后,连接上海崇明和南通启东的崇启大桥通车。南通上桥经崇明,可快速直达浦东新区。

南通从此不再“难通”。

苏通大桥与崇启大桥

上海和苏南地区的产业,也纷至沓来。

南通市发改委2018年的数据显示:

南通有30%的高层次人才、40%的创投风投机构从上海引进,50%的企业与上海有合作,60%的货物通过上海口岸进出,70%的农副产品供应上海。每年引进上海或通过上海引进亿元以上工业项目约60个,实际投资额200亿元以上……

南通,成了江苏接轨上海的重要桥头堡,变成了上海的经济飞地。

2019年,南通GDP达9383.5亿元,排在全国第23位,仅次于福州,高于西安,一只脚跨进万亿元俱乐部。

加上这两年喜提上海第三机场、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开通,南通的区位优势更加明显,越来越成为上海的宠儿。

深珠通道提上日程,珠海也跃跃欲试,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南通”

于是,“深珠合作示范区”概念提了出来。

不过,承接深圳产业转移,无异于虎口夺食,竞争对手众多。

东莞和深圳,合作紧密,早已相互交织。东莞又是“世界工厂”,制造能力绝非珠海能比。

众所周知,华为研发部门,前几年从深圳迁出,现已在东莞松山湖落地生根。

“深珠合作示范区”提出不久,中山又表态要建设“深中跨江融合发展示范区”

惠州也随之提出,争创“深惠协同发展试验区”

东莞实力雄厚;惠州和深圳相邻;中山又因深中通道,和深圳关系越来越亲密。

珠海,凭什么?

珠海的一张王牌,是澳门。

“深珠合作示范区”,虽然只有深圳、珠海两座城市,但必定会纳入澳门。

这是珠海的一步妙棋。

深圳、澳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资金充足,土地特别紧缺。

深圳土地总面积不足2000平方公里,在一线城市里算是非常少的。更悲催的是,不可开发土地占了一半左右。

澳门也一样,寸土寸金,光珠海一个小小的横琴岛,面积就是澳门的3倍。澳门特首贺一诚,今年4月还首次提出:

要把横琴打造成第二个澳门。

一边是产业发达、博彩业兴旺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一边是满怀产业发展和产业多元化期望,又不得不望“土”兴叹。

一“赌”独大、缺地、又加上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澳门更加着急。

另外,深圳和澳门也有加强合作的冲动。

去年初召开的深澳合作会议就指出,两地要继续稳步推进经贸、文化等各领域的合作,并拓展特色金融和法律等方面的交流。

合作敲定后,最好的选择是把项目落到珠海。

正如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曹钟雄所说:

把深澳之间的产业合作放到珠海,形成深珠澳三方的合作。

譬如新材料产业,三地合作的前景非常广阔。

南方日报在2017年就预测过:到今年,深圳新材料产业规模将达到2300亿元。

2021年,深圳将重点支持新材料等产业,项目最高资助可达300万元。

珠海,截至2018年新材料产业规模在300亿元左右。其中一家新材料企业,更是打破了国际垄断。

珠海和深圳比,只是个零头。主要原因是珠海体量小。

澳门,据科技导报报道,发展新材料产业具有比较优势,可作为澳门发展的重要方向。

现在,澳门和珠海的企业已经开始合作,就差深圳加入了。

另一方面,珠海有望从“世界手机中心”的深圳分一杯羹。

深圳的智能手机产业非常牛。

华为总部所在地、OPPO、vivo设有研发中心;

为iPhone提供玻璃盖板的蓝思科技

还有为华为、OPPO供应双摄像头的欧菲光……

除了技术,深圳以及临近的东莞,产业链相当完整。一个设计图纸出来,在深莞能以全球最快的速度制造出样品。

现在,深圳、东莞双研发的格局已经形成。

深圳的智能手机产业除了向东莞转移,也会外溢至临近的惠州、中山和珠海等地。

在这三个城市中,珠海的优势最为明显。

珠海的科技实力最强。

2018年,珠海的高新技术企业超过2000家,平均下来,每万人拥有10.6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这个数字非常亮眼,比广州还要高,远超制造业大市佛山。

截至2019年底,珠海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78.58件,位居广东省第二,仅次于深圳。

况且,珠海还有相当强的后备力量。

就高校资源来说,珠海有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北师大珠海分校、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等。

这不是惠州、中山所能比的。

智能手机产业属于技术密集型,一个城市要是在技术上没两把刷子,很难承接。

所以,即使是连接深圳和中山的深中通道,最后也可能成为一座服务珠海的大桥。

深中通道计划2024年建成通车,西边落脚点虽在中山市,但与珠海不远,距离唐家湾只有30多公里,开车也只需要四十分钟。

珠海,有望闯入深圳一小时都市圈。

智能手机产业,恰好对沟通成本非常敏感。手机更新迭代快,导致对研发、物流等环节的时间要求也很高。

深圳手机行业协会会长曾说过:

在深圳组织生产手机,遇到任何问题,上下游供应商的工程师一起开会,两个小时能够全部解决。

这在深中通道,或是深珠通道开通后就可以实现。

◎本文作者 | 江文华

深圳楼市冰封,热钱流向何方?为什么说珠海是深圳限购背后最大赢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