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成仇,夫妻反目,他们把家族企业做大后,高危人生才真正开始

父子成仇,夫妻反目,他们把家族企业做大后,高危人生才真正开始
2021年08月24日 11:33 冯仑风马牛

封面图 | 《珠光宝气》剧照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打开万洲国际的官网,封面 5 张图片上的每个角色还和以往一样,笑得心满意足。但此时此刻,万洲国际的高层身陷一场巨大的舆论漩涡中。万洲国际,香港上市企业,双汇的母公司,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2021 年在《财富》中国 500 强企业里排名第 65 ,全年营收 1765 亿元,接近于两个贵州茅台。 

8 月 17 日,万洲国际创始人、董事长万隆被长子万洪建以公开信的方式,实名爆料其侵占员工股权、偷税漏税、与秘书姘居。这一重磅炸弹让万洲国际股价闻声大跌,如果爆料属实,不仅公司会元气大伤,81 岁的万隆也将面临法律追责。 

8 月23 日中午,万洲国际发布公告,逐条回应了万洪建对万隆的质疑与指控,然而舆论仍在不断发酵。

「大瓜」当前,很少有人注意到,就在发出公开信的前几天,已经被公告「逐出」公司的万洪建表示,「不会再回到万洲国际,目前在家中休息,静思回顾过去,计划未来重新卖猪头肉。」一句平平常常,对外表态要从头开始奋斗的话,成了这场父子反目大戏的开场白,就像万洪建所述老父亲和秘书姘居的 20 年,一笔带过,裂痕却早就埋下。 

其实在中国许多家族企业里,类似的戏码早已上演过无数遍,结局有人吃上牢饭的并不在少数。 

01

「冷血」,说到父亲对母亲的不忠和抛弃时,万洪建如是评价。在通篇堪称「大义灭亲」的公开信里,万洪建谈及家庭私事的内容并不多,但这样一个明显带着憎恶和失望的词语,足以解释看客的疑问:儿子为什么不顾亲情,狠下心这样对老子? 

亲情是需要维护的,当夫妻不睦,父子失和在所难免。

十年前,真功夫也曾有过相似场面。

真功夫是中式快餐里的代表企业,常见于全国高铁火车站,红色招牌、黄色人像是它的特色,但一场轰动全国的诉讼案结束后,外界给它贴上了「内斗」的新标签。

由于这个人像疑似功夫明星李小龙,其女李香凝在 2019 年把真功夫告上法庭,索赔 2.1 亿

真功夫起源于广东东莞,创始人有三个:蔡达标、潘敏峰夫妇,以及小舅子潘宇海,夫妇俩不分彼此,一起持有 50% 的股份,全部记在蔡达标名下,潘宇海持剩余 50%。 

真功夫最初叫「168 蒸品店」,1999 年进军广州时改名「双种子」,2004 年在营销大师叶茂中的建议下,定名真功夫,还开发出「一份主菜+一份配菜+一份主食+一杯饮料」的中式快餐模式,此后真功夫专攻汽车站、火车站,很快就在全国打下一片天地。 

事业蒸蒸日上之际,创始人之间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2006 年,潘敏峰得知蔡达标有了私生子,决意离婚,但仍然留在公司,和弟弟潘宇海站在了一边。由于当初创业时股权对半分,蔡达标虽然是公司董事长,却没有完全控制公司,所以他想推行去家族化,重新分配股权。但这一举动在潘氏姐弟看来,不是公司改革,而是革命,革姐弟俩的命。于是,真功夫绵延多年的控制权之争开始了。 

2009 年,先是蔡达标的情人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私生子的存在。潘敏峰趁机状告蔡达标,想要回 25% 的股权,为此不惜公开蔡达标与另一个情人的照片。接下来,潘宇海状告真功夫,请求法院查封公司财务报告、账册以及会计凭证。2011 年,蔡达标被捕,其弟蔡亮标、妹夫李跃义也被捕,蔡达标被指控侵占、挪用公司资金 3068 万元。2013 年,法院认定蔡达标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两项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 14 年。蔡达标当庭表示上诉,但判决公布后,潘氏姐弟完全控制了公司,开始筹谋拍卖蔡达标的股权。 

二审期间,蔡达标突然宣称受到时任广州政法委书记吴沙的指示,导致其一审败诉,其女蔡慧亭甚至在法院门口举牌申诉,但二审仍然维持原判。

2015 年底,吴沙正式卸任,不足半月即被广东省纪委带走调查。两年后,吴沙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10 年。 

时至今日,蔡达标仍在狱中,而真功夫上市计划早已流产,估值减半,公司官网更新至 2015 年停止。 

2011 年蔡达标被捕后,蔡慧亭曾在微博哀求,「放过我家人吧,不要赶尽杀绝啊!你们也是我家人!大家一家人,何必自相残杀呢?!」之后潘敏峰对记者说:「她是蔡达标的女儿,对不对?所以她才会这么说!」 

2015 年,蔡慧亭在微博上晒出蔡达标的驾驶证,里面夹着一张旧照片,是潘敏峰和蔡慧亭姐弟俩的合照。这是她微博里为数不多没有质问和嘲讽的发言。

2016 年 7 月 23 日,蔡慧亭微博更新了最后一条博文,直至今年 2 月 14 日,仍然有网友寻过来以局外人的身份,质问她为什么站队父亲,还有人留言「这姑娘如果是我生的,我宁愿把她砍死」。

蔡家、潘家,在以夫妻、小舅子身份创业的艰难岁月里,估计没有几个人会斤斤计较到底谁姓蔡、谁姓潘,但当夫妻感情破裂之后,小舅子顷刻就成了明算账的大股东,一笔经济账从此成了改变两家人命运的武器。

情妇、私生子、父子/母女反目、揭露经济问题,昨日的真功夫,今日的万洲国际,同样的元素在太多家族企业的故事里反复出现,仿佛躲不开的魔咒。

夫妻关系常常是家族企业里的地基,血亲、姻亲共同铺就一张人际关系大网,最初同舟共济,最后却同室操戈。无怪乎古人感叹,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02

在许多报道里,万洪建被称为「废太子」,甚至有人以中国古代皇位传承的故事来影射万氏父子之争。这不禁让人想起网上的一句戏言——「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啊」。事实上,在家族企业内部,确实存在一个可以让人说一不二的「角色」。 

万洪建在公开信里清楚表明,「我这次与万隆先生的冲突,导火索在于 CEO 的人选问题。」万洪建希望新 CEO 有才有德,可以带领企业实现平稳过渡,但万隆却执意让万洪建看不上的郭丽军走马上任。谁有资格任命企业 CEO 呢,实际控制者。很明显,这是创一代与二代的纷争,关于企业控制权的斗争。 

不管是历史还是当下,交接班,一个愿意交,一个才能接,当任何一方没有准备好的时候,都很容易演变成权力的混战。 

上市公司宝利国际虽然知名度不如双汇,但其交接班的戏剧性却不比万氏父子少多少。 

2017 年 3 月 28 日,上市公司宝利国际向警方报案,称公司前副总经理邹爱国涉嫌职务侵占,邹爱国被带走调查。 宝利国际成立于 2002 年,主营沥青业务,创始人是周德洪与周秀凤夫妇,2003 年周德洪的侄女婿,也就是邹爱国便进入宝利国际工作,主管销售。2017 年初,由于周德洪被证监会处罚「3 年证券市场禁入」,便想把公司交给儿子周文彬,同时限制公司高管薪酬,不能拿提成,只能领年薪,这个方案触动了主管销售的邹爱国的利益。 

同样是二代,邹爱国在公司的基础比周文彬深很多,主要就在于邹爱国手上的客户资源。2018 年,邹爱国因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 6 年 6 个月。 

但事情还没完。2020 年 9 月,邹爱国案的两名办案警察相继被查,牵扯出期间周德洪曾向两人行贿,邹爱国案另有隐情。2021 年 1 月 4 日,宝利国际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公告中披露,周德洪因涉嫌单位行贿罪,已被刑拘。同一天,宝利国际发布了另一份公告,称周德洪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不再担任任何职务,由周文彬担任董事长。此时,周文彬才 29 岁。 

父亲想「打扫干净屋子再交班」,侄女婿树大根深不愿让步,儿子初来乍到无从下手,最终用两场牢狱之灾把自己和侄女婿扫地出门,儿子临危受命得以上位。这场以董事长被刑拘的奇特方式完成的二代交班,让许多股民哀嚎,深交所数次发函表示关注。 

归根到底,交接班,不止是家族企业里父与子的问题,企业控制权的转移,也不是互相传递一双筷子那么简单,前者愿不愿意放手,后人接不接得住,每个环节都值得考量。家族企业到了这地步,首先看顾好企业,才能考虑家族情谊,每个角色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父子关系才能稳固。 

03

「中国企业的坏毛病,长期习惯于内斗。要解决企业内斗的问题。」 2014 年,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在一场论坛上这样告诫在座企业家。 

比起只有纯粹利益关系的股东内斗,家族企业里沾亲带故的内斗显然更吸引人眼球,因为家族内部知根知底,一旦「斗」起来,也更加狠辣,刀刀见血。 

据统计,全球每年新兴的企业中,家族企业的比重占到 60% 以上,《财富》世界 500 强企业里也有大约 40% 的企业被家族控股。在企业发展初期,比起纯股东形式的合作,家族成员之间因为高度信任、初期资本便利、人力充足,更容易让企业走上正轨。但是,家族企业真正的挑战正在于成功之后,权力如何分配、交班给谁、如何交班,都成为困扰家族企业的大难题。 

中国人常说「富不过三代」,所谓「一代创业、二代守业、三代灭亡」,但事实上,有数据表明,全球家族企业的发展时间平均是 24 年,只有 30% 的家族企业传给第二代,其中又只有 30% 的企业可以传给第三代,再往下就只有 14% 的企业可以传到第四代了。 

在中国,由于私营企业历史不长,能观察到的大多是创一代、二代的家族企业,而在这些企业里,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兄弟阋墙的戏码反复出现,而且一旦出现,结局往往不太好,家族关系破裂,企业也深受其害。

但为什么前车之鉴那么多,这些情节仍反复出现? 

很多学者做过家族企业内部控制的研究,所有权和管理权合二为一,是家族企业内部管理失衡的重要原因。换句话说,公司成为某个人的一言堂,内部治理就容易出问题。如果所有权和管理权长期合二为一,制度对实控人来说就形同虚设,没有制度的制约,实控人的行为也就没有了边界。 

而更多家族企业内斗的悲哀之处在于,他们看到了这一点,却都想成为那个真正掌控所有的人。 

如何避免同室操戈?办法都明白,但不是谁都能做得到。一把葱、一颗蒜尚且能引发争端,何况亿万家产。可以肯定的是,经历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内斗之后,家族企业创立之初的优势荡然无存,如果不能改变此前的管理方式,悲剧终将一次次重演。

到那时,面对至亲之人的咄咄相逼,又有几个人不后悔自己当初明明可以做到,却没有去做的事呢?  

资料来源:

[1]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新肉业微信公众号

[2]真功夫前董事长蔡达标人生三部曲:创业、离婚、争斗,凤凰网财经

[3]黄鑫磊:深挖宝利国际实控人周德洪案:涉嫌行贿或致侄女婿一家损失千万资产 每日经济新闻

[4]岳怀让:江苏宝利国际实控人周德洪涉嫌单位行贿罪被刑事拘留,澎湃新闻

[5]王宣喻、储小平:私营企业内部治理结构演变模式研究,经济科学

[6]叶国灿:论家族企业控制权的转移与内部治理结构的演变,管理世界

[7]仕芊芊:家族企业、内部控制与公司治理刍议——以真功夫为例,企业改革与管理

[8]章琳:家族企业董事会治理对内部控制有效性影响研究,浙江财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图片来自网络

本篇作者 | 毛洪涛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