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对谈管清友:人很难挣到认知能力以外的钱

冯仑对谈管清友:人很难挣到认知能力以外的钱
2020年12月28日 11:01 冯仑风马牛

上个月,冯叔与经济学家管清友作客蜻蜓 FM,就「投资」这个话题进行了一场对谈。我们整理了其中的部分内容,分享给大家。

:今年存在这样一种情况,银行利率下行,投资标的不断减少,于是一些人「投资无门」;与此同时,一些速成的投资方式,比如 P2P,暴雷项目越来越多。这让一些想投资但对投资这件事缺乏专业知识背景的人面临无处投资的困境。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两位老师觉得,「投资小白」最需要做什么?

冯叔我要是一个「小白」,我啥都不投,我就投自己。我觉得,经济有些问题的时候,投资自己、投资孩子,是最靠谱的投资。

我有一个朋友,在老家捐了一个双语幼儿园。用的是全球最好的资源,比北京一些幼儿园还好。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们家族从好几代之前,清末民国的时候就开始重视教育,办教育。也因此,他们家族做到了「穿越周期,长盛不衰」。而且,不是他这一支,他们家族好几支,每一代人都有上清华、北大的,一批一批地出人才。他在老家捐建这样一个幼儿园,就是帮助那个落后山村的小孩,通过教育改变命运。

所以,与其因为那些投资的事而焦虑,不如好好投资你自己,另外投资孩子。比如,你在自己身上投资了一万块钱的培训费用,没准跳个槽就挣回来。这个投资还让工资涨了五千,那一年的回报有多少?我觉得这样是最靠谱的。

管清友:冯总讲的,其实就是说,有的时候人力资本投资的回报率是最高的。其实我自己也是这样。我父母原来对我的设想,是能在县城里当一名中学老师,就完成他们的夙愿了。我经过自己不懈努力的投资,算是超额完成了他们的目标。

至于你刚才提的这个问题,我的建议跟冯总说的其实殊途同归。就是要多学习。部分人亏钱都是因为乱投资。这个知道一点,那个也知道一点;觉得这个可以投一点,那个也投。最后踩的坑特别多。自己见识没有什么提高,钱亏了很多。

所以我觉得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投资也好,选择也好,得知道来龙去脉,得认识到本质。

跟很多客户交流,我们总结出一个所谓的比例。也就是,一个人在投资领域,应该花 95% 的时间去学习,花 3% 的时间去制定资产配置策略或者投资策略,花 2% 的时间交易就可以了。不要天天想着今天买个股票,明天买个房子,后天买个什么基金。首先要搞清楚,对这个事情要搞得特别透彻,不能人云亦云,也不能「羊群效应」。所以,我觉得本质上其实还是投资自己,就是让自己的认知能力不断地提升。

冯叔: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投资是什么?就是把你的认知资本化」。这话就跟你说的一样。人很难挣到认知能力以外的钱。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或者说悖论,大家天天听的那个讲股票的人,他自己都没通过股票发财,他跟那讲,底下还有很多人听。他要是自己在股票上赚钱,还来讲股票吗?

比如说,高瓴投资投得不错,段永平做投资做得很不错,他们来这儿给大家讲股票吗?本来你应该去跟这些人去学习的,可是这些人找不着。结果天天给你讲股票的人,都是还没靠股票发财的。这不成了向一个盲人问路,然后让跛子背着你快跑。所以,还是要把认知能力提高。

另外,实在想不明白的时候也别焦虑,还是要投资自己,这是最简单的。

:那么,普通人该如何培养、提升判断力,预测出经济趋势?如果能够简单地通过几个指标来判断的话,哪几个指标尤其值得关注?

冯叔:我觉得,普通人根本不用看什么指标,就凭本能和生活经验其实就能跑赢大市。生活经验有时候比那些还靠谱。(同一件事),你看经济学家讲的,有人讲好,有人讲不好,他们都有很多前提,有很多逻辑。比如同样的一个增长,供给学派也好,或者新结构经济学也好,每个讲法都有个套路,而这个套路是固定的。甚至是到了给结论的时候,有的都是偏乐观的,也有一些就是偏悲观的。但是,我们能碰到哪个经济学家,这是偶然的,所以我认为,普通人天天看这些指标,会看懵的。

而且,在市场上,多数经济学家是往坏里讲的,而做政策宣传的人是往好里讲的。企业老板多数也是往好里讲,因为老板本身就乐观,永远在说未来、机会。不乐观的话他早就不做这行了。

我有一个做投资的朋友,说他最不愿意跟董事长聊天,他们太能忽悠,一不留神就被忽悠进去了。他喜欢基层员工聊,基层员工就做具体事,不忽悠。

所以我觉得普通人、「小白」不要去看那些指标,也看不明白,要相信经验。比如说,有一个人在炒股,吃饭的时候发现海底捞天天排队,就认为这股票可以买。因为大家都排队,利润一定好。利润好了,股票会涨一点。至于涨多少,不知道,但肯定会涨一点。这就是凭经验。

也有公司,你看了它说的很多指标,结果看不见它的产品,又不知道它的老板在干啥,那你敢买它的股票吗?所以我觉得普通人凭经验就可以了,跟你生活特别远的指标没法看。

管清友:这几年我自己也在反思。对于短期的预测,专业的预测,从各种指标去测算,确实有它的意义,特别是二级市场,对短期的交易应该说非常重要。很多人是要通过数据的边际上的变化去赚钱的,这对于专业机构来说非常重要。

而无论是专业机构还是普通人,如果说我们是看一个三五年,甚至十年以上的趋势,我最近的感触是,其实经济学的穿透力远不如人文学科,远不如历史学科,因为我们确实经常会陷入到一些具体的数据当中而不能自拔,最后忽略了一些更重要的,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那么,我们说从产业的维度也好,从国家发展的维度来看也好,我更愿意强调一个词,叫「模糊的正确」。所谓「大道至简」,有的时候是你的生活经验,有的时候是你的常识,有的时候是人们共同遵循的一些共识,这些东西可能会让我们避开那些细枝末节,从而看到大趋势。

就像中国从九十年代末期开始搞房地产,逐渐地进入到市场化。其实很多人一开始也没有那么多判断,但觉得中国人开始需要房子了,开始大量地盖房子,这个市场就活跃起来了。

所以,我觉得大家需求不同,每个人可能适合的特点也不一样。有的人会对数据特别敏感,但这是少部分人,也有的人感觉很好,直觉非常准,当然,有的人可能两者都没有,那确实还是要认真学,多学一学,看一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