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落马董事长的两把刷子

茅台落马董事长的两把刷子
2019年05月25日 10:49 老斯基财经

1997年,23岁的苏芒跑到王府饭店,拿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LV,花了5700元。

而当时她一个月的工资是800块。

我所羡慕的人,人人都有一个LV。

苏芒不是最后一个为LV疯狂的女人。

之后二十余年,有东莞制伞女工啃馒头就咸菜,啃了一年,终于买上了LV;也有付完房租实在买不起LV的女白领,淘宝LV的包装袋聊以慰藉。

LV,是中国女人的梦想。

中国男人的LV,是茅台。

2012年的茅台,大起大落。

年中的时候,二手市场的飞天茅台一路涨到了快2000元。

到了年底,八项规定的风从北京席卷了神州大地,被风吹拂过的大地万物,冷暖自知,处在风眼位置的湘鄂情就像入了冰窖。

那段时间,经常有人扛着摄像机奔向各个高档餐馆。

提前得到消息的老主顾们,下了班老老实实地回家吃饭。往日里门庭若市的湘鄂情,冷了下来。

不要再抱任何幻想,不会好起来了。

那一年,京城第一大厨孟凯关了八家湘鄂情分店,扭头去搞了大数据。2013年和2014年,曾经年均盈利七八千万的湘鄂情分别亏了5.6亿和6.8亿。

茅台也冷。

风儿一吹,飞天茅台一落千丈,一路跌到了800元。

就在暴风袭来的时候,茅台挺住了。

不仅稳稳盈利,而且渐渐成了股市里的香饽饽,到了2019年3月份市值突破了1万亿人民币。

而这一切,还是得靠袁仁国的雷霆手腕。

在茅台酒厂泡了37年的他太知道大家要的是什么了:

明面上大家都在喝酒,但有人喝的是浪漫,有人喝的是情调,也有人喝的是尊贵感。

2012年底,茅台经销商大会上,袁仁国要求53度飞天茅台的零售价不能低于1519元/瓶。

谁低价卖酒取缔谁,毫不含糊。

价格稳住了,小酒桌上茅台又拿得出手了,家里囤着几百箱茅台的大佬们也就不慌了。

袁仁国的手腕,不是拍脑袋出来的,而是拥有坚实的理论基础。

19世纪末,大清风雨飘摇,而隔着太平洋的美国,刚刚经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洗礼。

在大学里教经济的凡勃伦,目睹了工业化之后美国社会现状,提出:

任何工业社会,金钱力量是荣誉最后依据的基础,表现金钱力量的手段就是有闲和财务的明显浪费。

换句话说就是:唯有展示金钱力量,才能带来荣誉感。要想展示金钱力量,那就闲着屁事别干,就消费。

自从996变成了修福报,屁事不干实在不太容易做到,要知道人家马云可是12*12,马云以下,谁闲得住了?

唯一能带来荣誉感的,只有消费。消费越高,荣誉越高。

人都是虚荣的动物,荣誉低了可不行,得挑贵的来买,补一补。

所以,有些东西,越贵越有人买,这就是凡勃伦效应。

这个理论,《大腕》里精神病院的李成儒老师观察得也很透彻。

踩着巨人的肩膀再往前走一步,斯基以为,需要荣誉感的可不仅仅是有钱人。

改革开放四十年,物质社会也提了三十年,先富带动后富,真正的大佬早就炫够了,荣誉也到位了。

反而是将富或者压根没富的人,现在最需要这个荣誉感。

这些人才是真正喝茅台的人,他们构成了茅台的广阔市场。

所以只有维持高价,茅台才能持续繁荣。能被八项规定束缚住的人,根本不会成为茅台未来的主力消费人群。

2012年为了维持茅台酒的荣誉感,袁仁国规定茅台所有经销商必须开微博,每天必须上微博。

每天必须要在微博上宣传茅台,对于在网络上攻击茅台的声音要反击。

并为此制定了专门的考核办法。

全渠道维持消费茅台酒的荣誉感,袁仁国的救场策略堪称绝妙。

维持价格稳定只是第一步,而唯有涨价才能带动更大的购买力量——囤酒的人。

在这个市场上,基本每年都会有人拿出五十万一百万甚至上千万来买茅台。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囤。

1988年茅台酒的出厂价为140元,到了2000年茅台酒的出厂价仍然是185元。然而到了2012年,茅台酒的官方价格变成了819元。

注意,这里只是出厂价,实际上在2012年的上半年,花上2000元都不一定买得到飞天茅台。

囤茅台酒,获利颇丰。

看到这种现象,袁仁国大声疾呼:

茅台酒不是用来炒的。

于是,茅台酒限价了

2017年4月,茅台勒令全国各地经销商控价,53度500ml飞天茅台价格不能超过1299元/瓶。到了2018年1月,又变成了1499元/瓶。

可惜价格越限越高,2017年囤的酒哪怕不加价,通过官方指导价也能一年赚上十个点。看来不仅是房子越限越贵,酒也一样。

不仅限价还要限购,相比之前的一瓶难求,2018年无论线上线下,每人限购两瓶。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茅台酒这么难买,那囤酒的人是怎么每年拿到五十万上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的货的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2011年,贵州茅台原总经理乔洪因受贿倒台,乔洪的罪状上包括:曾批条子让他人“囤酒”。无独有偶,在袁仁国的“成绩单”上,也有“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

原来,他们都是自己人。

袁仁国嘴上喊“酒喝不炒”的时候,大概忘了他2015年主编的那本《茅台酒收藏大典》,那本书定价699元,现在网上已经快炒到2000多元一本了。

囤的人越多,价格就越贵;价格越贵,喝的人就越多。喝的人越多,茅台就涨价;茅台一涨价,囤的人就越多。什么叫永动机,这就叫永动机。

袁仁国的两把刷子,一把用来刷喝酒的人,一把用来刷囤酒的人。

不过哪边赚的是自己的钱,他心里透亮。

这两把刷子刷不到斯基。

毕竟,咱也喝不起,咱也囤不起。

以前是房子买不起,现在连茅台酒的股票都快买不起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996的日子足够多,这些烦恼就追不上我们。

要知道,前面还有“福报”等着咱呢,怕个锤子!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