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跟你聊国学的带头大哥

警惕跟你聊国学的带头大哥
2019年09月04日 09:51 老斯基财经

哪怕是头猪,也要学会警惕。

今年1月,三门峡渑池县朝中村的一头黑猪无精打采地蹲在猪圈里,它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它想站起来,但是身上的力气只够蹲着,消瘦的背影被新京报的一位记者抓拍下来。

它算是一头坚强的猪。

因为跟它同村的猪,已经饿死了2100头。

根据协议,养猪农户不能饲喂来自公司之外的饲料、药品。

但是从去年12月以来,雏鹰农牧只送来了五天份的饲料。一位村民不愿意眼睁睁看猪饿死,把自己家种的2000斤玉米全都喂了猪,还是不够吃。

2019年1月30日,雏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预计亏损29~ 33亿。

按当时的肉价来算,2018年全年雏鹰农牧可能饿死了约一百万头猪,当然按照现在的猪价,只有五十万头。

猪价飘忽不定,人生也是。

2019年8月12日,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全体员工,突然收到一封邮件。

上面写着,提前终止全体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

不是针对某一个人,也不是在座的各位,是所有人。

那一天,公司解散了,全国130多家分公司,有5000人因此丢掉了工作。

这群猪和这群人,都跟错了老板。猪跟错了侯建芳,人跟错了戴志康。

两个人的故事大家都听了不少了。

在2010年之前,两个人都算是成功人士。

1988年,戴志康辞去了中信实业银行的行长助理岗位,去海南创办了“国际金融公司”。

同一年,侯建芳三次高考失败,失落之下,去郑州上了23天的畜牧培训班,回家借了200块钱开始养鸡。

1992年戴志康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富岛基金,募资6000万元,主要投资海南房地产、海南股票、深圳股票。

那一年,一位老人去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海南房地产应声而动,一年的时间房价翻了近4倍。

高溢价意味着高风险。潘石屹成功在高位套现,戴志康亏了个底掉。

潘石屹回北京搞了SOHO,戴志康在上海成立了上海证大。

1995年靠做管金生的对手盘,挣了六百万。经过在股市里翻腾,1999年六百万变成了2.5亿。戴志康在泡沫破裂前坚决逃顶,华丽转身地产,一口气以低价在浦东拿到足以开发10年的土地。从此开始了地产大佬的道路。

2003年,上海证大在香港借壳上市,代码0755.HK。2004年,戴志康凭借17亿的身价,在胡润百富榜中排名57。

2003年,靠养鸡赚到第一桶金的侯建芳与叔叔侯五群、婶婶刘喜娣等共同出资600万元,创办河南雏鹰禽业发展有限公司,继续养鸡。

2年后,公司进军养猪业,很快利润就超过了1000万。

成功之后,二人不约而同地迷上了国学。

戴志康留了一撮小胡子,穿着中式对襟褂子和布鞋。

他对普通住宅已经不感兴趣,精力几乎都放在了文化地产项目上。

侯建芳对国学的热爱则更加直接。2007年侯建芳去深圳华商书院进修国学。 第二年直接把课堂上的美女国学讲师——李花,请回来当了公司的副总经理,4年后这位国学讲师成了上市公司雏鹰农牧的总裁。 但是戴志康更舍得花钱,因为他更有钱。戴志康开始造商业地标——喜马拉雅中心。

里面据说有“超五星级”的酒店——喜马拉雅酒店、美术馆、博物馆、九间堂中医馆、2万多平方米的艺术空间,甚至还专门开辟出了一块地方种水稻。 “我们的项目取名喜马拉雅中心,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想,世界上最高的山脉是喜马拉雅,我希望创造一个在我们心目当中有一个人文理想的高度。” 在这个喜马拉雅中心,戴志康也搞了一个学院,名字叫无极学院。学生是来自北大、人大、复旦、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等名校的优等生。 戴志康要求课程中包括《易经》、中国古典艺术字画的品鉴。 他经常坐在教室后排或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与学生们一起听课,忍不住的时候也上去讲讲自己的创业史。学生们见到戴志康时,高兴地喊他“戴爸”。

戴志康有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老四。童年时家中十分清贫,经常饿肚子,最终通过股市和房地产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侯建芳开养鸡场的时候,一场鸡瘟来袭,5000只鸡死的只剩700多只,最后也通过养猪走上了人生巅峰。国学能让人看起来像成功人士,但改不了骨子里对金钱的渴望。造喜马拉雅中心花了十年,占用了戴志康30亿的资金,造出来之后,只租不售。 对比一下视周转为生命的杨国强,咱也不知道戴志康玩的到底是房地产还是艺术,是想赚钱还是想砸钱。 等到戴志康醒悟过来自己原来没这么有钱的时候,已经晚了。 2015年,戴志康从地产上彻底败退,出清了自己手中证大地产的股份。 他盯上了正在兴起的P2P,成立了捞财宝等平台。重新感受到缺钱危机的戴志康发起狠来,声称:

没有涨百倍不算成功。

并且放出话来,金融投资才是证大集团的主业,房地产不是。 这下我们明白了,原来他压根就不想做房地产。同样投身金融的还有养猪人侯建芳, 2014年之后,雏鹰农牧开启了“产业+金融3.0“时代。 侯建芳的好朋友华红兵描述:“他(侯建芳)曾花费数十万元在北京参加了一个金融班后,身上谦逊与专注的品质消失了,心态也变了。”

毕竟金融投资比养猪来钱快。

从此以后,雏鹰农牧开始大规模投资产业基金,截至2017年底,雏鹰农牧对深圳泽赋、平潭竞远、兰考中聚恒通三家基金公司投资共计超过59亿元。 2019年8月27月,雏鹰农牧因为债务问题持续得不到解决,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面值低于1元,被勒令退市。养猪的为了玩金融把猪给饿死了,可能是真的不喜欢养猪吧。

人至中年,最忌讳的就是谈梦想。如果哪一天,带头大哥跟你说,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弘扬传统文化,我要追逐情怀。 那么完了,说明大哥不再相信马克思唯物哲学了,不想再跟你一起吃馍馍喝稀饭艰苦奋斗了。 儒家文化讲究的是体系,是尊卑,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封建社会用来控制人的手段。 成功人士痴迷儒家文化,因为国学能够赋予他们天然的尊贵感。 这种尊贵感带来的是上下之间的距离,赐予的是带头大哥从此君王不早朝的自由。老板请来了国学大师坐镇,是在提醒你,什么叫做规矩。追逐国学和艺术,同样是换掉自己的一腔俗血的手段。 人穷志短,穷的时候每个人都很狼狈。到了宴席上饿极了难免丢掉筷子用手抓,我们把这种难看的吃相叫做俗血。这种俗血里面不仅包括那些不堪的回忆,还包括你。看着热泪盈眶、穿中山装的带头大哥,你要悄悄地把这些过去都埋在心里。 打心眼里告诉自己,老板不一样了,老板从今天开始是个有情怀的文化人。要学会把老板用手抓饭吃那些事都烂在肚子里。

曾经有人问戴志康,为什么要取名叫“喜马拉雅”。 戴志康终于透露了名字的来源:你看人家叫香格里拉的酒店多么成功,所以,我就想到了喜马拉雅。 几十年前军阀头子张宗昌读完刘邦的《大风歌》,心潮澎湃,忍不住吟出了一句古诗: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文化人就不这么说话。1934年5月17日,学术大师季羡林在他的日记里写道:我这辈子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同”几个女人接触,各地方的女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