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中小酒企的“至暗时刻”:曾跻身原酒TOP10,今法拍还债

一家中小酒企的“至暗时刻”:曾跻身原酒TOP10,今法拍还债
2021年06月18日 10:39 云酒头条

中小酒企如何预防“至暗时刻”?

文 | 云酒团队(ID:YJTT2016)

一则网络拍卖信息,让泸州陈年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陈年窖酒业)再度出现在行业视野中。

日前有媒体报道,6月28-29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对1636.58吨泸州陈年窖存货酒——调味酒公开拍卖,合计评估价值约7126.12万元,起拍价合计4990万元。拍卖物为泸州陈年窖酒业、泸州陈年窖酒厂(普通合伙)所有,原因系“上述两家企业未按时清偿借款,被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泸州陈年窖酒业为何会进入司法拍卖流程,对其它酒企而言有何启示?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进行了采访。

▲泸州陈年窖存货酒法拍页面(部分)

2014年的两期借款

2019年12月2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编号为《(2018)苏04民初541号》的民事判决书,披露了泸州陈年窖酒业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2014年10月,上海某资产管理公司与泸州陈年窖酒业及第三人签署了《委托贷款协议》。协议约定,上海资产管理公司委托第三人向泸州陈年窖酒业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2亿元(分两期发放,具体以《委托贷款通知书》为准),用于补充公司的流动资金。

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于资产管理公司成立的“东海瑞京—泸州陈年窖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所募集的资金,贷款期限为36个月(2017年10月30日到期),利率为13%/年。泸州陈年窖酒业公司应按还款安排,分阶段向瑞京公司还本付息。

随即,上海资产管理公司与泸州陈年窖酒厂(普通合伙)签署《动产抵押协议》,约定泸州陈年窖酒厂将其拥有的调味酒、二十年调味酒、三十年调味酒抵押给瑞京公司,用于担保泸州陈年窖酒业公司的前述贷款。前述《委托贷款协议》及相关担保协议签订后,瑞京公司先后委托第三人向泸州陈年窖酒业公司共计发放1.877亿元人民币贷款,泸州陈年窖酒业公司均已收到。

随后,双方因还款纠纷起诉至法院。法院终审判令泸州陈年窖酒厂应当为案涉委托贷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阿里拍卖对1636.58吨泸州陈年窖存货酒—调味酒公开司法拍卖进行处置,显示案件已经进入执行阶段。

▲泸州陈年窖酒业多项资产已被拍卖(图源:阿里拍卖)

是否短贷长投?

有酒圈人士分析,2014年便拿到1.877亿元贷款,或成为泸州陈年窖酒业“短贷长投”的推手。

在某县官方网站上,还可以看到泸州陈年窖酒业的介绍:泸州陈年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位于该县工业园A区,公司拥有生产基地300亩,5大酿造车间及酿造窖池2500口,拥有6条全自动多头包装生产线;年产陈年窖、泸圣、五纯坊等4大品牌系列30多个品种纯粮白酒3万余吨。“公司系中国原酒类金牌十大供应商之一,产品热销全国各地,且与众多知名酒企建立了长久稳固的合作关系”。

多位了解该公司的行业人士向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表示,与酒城其他中小酒企相比,泸州陈年窖酒业占地面积不小,厂区气派环境也不错,加上酿造车间和窖池以及6条包装线等投入,投资应该较大。

从时间上推算,2014年正是酒类行业深度调整期,以销售原酒为主的泸州陈年窖酒业应该面临较大市场压力。有当地酒业老板分析,不知泸州陈年窖酒业公司贷款近2亿元主要用于何处?即使主要用于建厂,也存在资金“短贷长投”的风险,因为酒厂建设和酿酒有一个过程,贷款则要在3年内返还,同时背负沉重的利息,操作不当很可能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小酒企如何预防“至暗时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2020年末起,泸州陈年窖酒业就陷入多起诉讼纠纷。

2020年10月19日、11月9日,泸州陈年窖酒业厂房土地分别以4000万元、3200万元拍卖,但最终流标。《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当地农业发展银行和医药产业园区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向法院申请执行与泸州陈年窖酒业的金融借款合同判决,泸州陈年窖酒业的抵押物被查封。

▲泸州陈年窖酒业历史被执行人情况

另据天眼查显示,泸州陈年窖酒业近年来官司不断。其中涉及司法解释4份、开庭公告13份、法律诉讼130次、限制消费令4份,并140次作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已达4.62亿元(公司注册资本1.75亿元)。而此次公司窖存的调味酒以4990万元被公开司法拍卖,意味着酒企短期内经营仍将雪上加霜。

▲泸州陈年窖酒业股权出质情况

▲泸州陈年窖酒业司法拍卖情况

对于泸州陈年窖酒业的遭遇,多位酒业人士也发表了看法。

有资深原酒人士透露,自己曾在泸州陈年窖酒业购买过原酒,老板对客户不错,生意好的时候也比较大方。公司以前主要给几家外地酒厂供货,近年来客户需求下滑明显,2020年以来对原酒抵押贷款续贷的政策也在调整,客户流失叠加政策变化,或成为其倒下的推手。

也有当地酒企老板分析,抛开其他因素,泸州陈年窖酒业敢于背负高利息贷款扩张,运营比较激进。首先,公司主要销售原酒,并没有畅销的盒装酒品牌,回款并不稳定;其次,当地原酒企业过去主要给华北和华东酒企供货,现在省外客户需求快速下滑;再次,7年前原酒利润还算丰厚,贷款利息13%尚可维持,现在价格完全透明,高利息或难以支撑。

正是上述原因,让泸州陈年窖酒业走到了今天。而上述几点,也是中小酒企所需要重点关注的方面。

由此看来,泸州陈年窖酒业倒下的原因众多,但企业家对市场的判断和经营管理能力至关重要。公司走到这一步,未来如何发展甚至能否重组,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将持续关注。

中小酒企如何预防“至暗时刻”,你怎么看?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