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仓酒业,高瓴资本这次为何押宝金沙?

重仓酒业,高瓴资本这次为何押宝金沙?
2021年07月29日 12:54 云酒头条

文 | 云酒团队(ID:YJTT2016)

金沙酒业的上市之路,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7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发布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公示,证实了“高瓴投资金沙”的传言。

公示称,珠海高瓴岩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关联方拟对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进行投资。

本次交易完成后,高瓴岩恒及其关联方将合计持有金沙窖酒25.791%的股权,与金沙窖酒现有股东宜昌财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形成就金沙窖酒的共同控制。

这意味着,亚洲最大投资基金正式出手,加码酱酒赛道。而对金沙而言,此次投资也是2024年能否实现主板上市谋局的关键一子。

高瓴来了

在风投界,高瓴资本的分量不言而喻。

作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高瓴资本曾投资过腾讯、京东、格力、百丽国际、百济神州等知名企业。其创始人张磊,被誉为“中国的巴菲特”。上文提到的高瓴岩恒,其业务为投资控股,隶属于高瓴集团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

但即便高瓴资本入股,金沙酒业原大股东仍保持绝对的控股地位。天眼查显示,目前金沙酒业由宜昌财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100%股份。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交易的体量不小,未来不排除作为二股东的高瓴,会派驻代表参与到金沙酒业管理中。

回溯历史,作为贵州最早的国营白酒生产企业之一,金沙酒业曾多次易主。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7年至2021年的14年里,金沙酒业从一家国资酒厂变为被4名自然人控股的宜昌财源投资入股。

今年6月15日,金沙酒业股权再生变动,金沙酒业上市主体“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投资人变更为宜昌财源100%持股;10天后,宜昌财源市场主体变更为国有独资,前述4名自然人股东退出,新增宜昌市国资委100%持股;6月28日,唯一股东变为宜化集团全资持股的宜昌宜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但天眼查显示,宜昌市国资委仍是疑似实际控制人,金沙酒业再度成为国资全资控股企业。

从金沙酒业的上市计划看,上述“投资人变更”合乎情理。

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曾透露,2021下半年将对公司股改采取实质性的行动,股改完成之后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快金沙酒业的发展,计划2024年实现主板上市,实现千亿市值。

先完成股权变更,再引进战略投资,如此看来,金沙酒业的上市之路已迈出关键一步。

高瓴的饮酒逻辑

在风投市场,每个机构都有各自的投资准则,张磊另辟蹊径,选择“重仓中国”。

白酒无疑最“中国”的投资标的。

高瓴资本对传统白酒的投资可以追溯到2014年。2014年一季度,高瓴资本快速重仓建仓,3个月内出资11亿元人民币购得2200万股洋河股份,占洋河股份的总股本2.06%。到2015年第四季度全部清仓时,高瓴资本已挣得11亿元。

同样的成功还出现在2015年一季度,高瓴资本进入古井贡B。截至2020年1月,高瓴资本持有5年间,共盈利了6.2亿港币,盈利比例在3倍以上。近几年,高瓴资本还先后投资了江小白、光良、开山白酒,以及苏格兰烈酒生产商Loch Lomond等酒企。

酒类符合张磊的另一个投资逻辑——长期主义。

他曾在多个场合表达,高瓴资本是一家长期结构化价值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在去年出版的《价值》一书里,也能窥见张磊对于长期主义的投资逻辑。

与其他行业相比,酒类最为显著的优势是,无论白酒,红酒、啤酒还是威士忌,都是一个“库存生意”——随着时间增长,酒类库存的价值也随之提升。

高瓴对啤酒的成功投资就很好印证了这一点。

2000年,中国啤酒行业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10年后,啤酒需求迅速崛起,行业的集中度得到快速提升,前三家的百威、喜力、雪花,几乎赢得了全部市场。

当啤酒销量趋于平稳,而整个供给侧的集中度开始快速提升的时候,头部的啤酒厂商便成为投资回报率最好标的。

2017年,龙头企业华润啤酒的市值率开始提升,高瓴资本开始加仓华润啤酒,至今已持有并获利约40亿港元。

回过头再看,高瓴投资金沙,显然是对于酱香白酒的“中国范儿”和整个酱酒市场的扩容保持积极判断。

酱酒投资,门槛更高了?

在酱酒核心产区的赤水河流域,酒企市场规模正逐渐扩大,盈利能力不断提升,在茅台的带动下,赤水河的酱酒板块价值水涨船高。酱酒市场的火热,也让“酱香”成为资本最新的财富密码。

资本盯上酱酒产区,已不是新鲜事。

数年来,包括海航、娃哈哈、海银系、巨人投资、劲牌、金东集团等在内的业内外知名企业,都纷纷投资酱酒项目,投资总规模早已以百亿计。

就在近期,融创中国携手环球佳酿,与仁怀市政府签约,在茅台镇规划3万吨产能;以“中海洋”为简称的某大型企业拟以400亿资金在茅台镇收购酒厂。

“半只脚”踏进赤水河流域的高瓴,从数量上看,只是为“染酱”阵营加了一个“1”,但作为一个管理规模超65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高瓴计划持股金沙酒业超1/4的股权,也给酱酒行业带来新的想象空间。

云酒·中国酒业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权图酱酒工作室总经理权图曾表示,在酱酒热度依然持续,红利期仍存在的情况下,“用长线思维去看金沙产区酱酒产业发展,无疑是一座刚刚开始发掘的金矿”。

高瓴“另辟蹊径”,选择位于金沙产区的金沙酒业,或许既有差异化的打算,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带动作用,有望加速金沙产区的发展。

从投资规模和管理能力上看,高瓴的入局,不仅有望拉高酱酒的入门门槛,产融化资本速度加快,也成为影响酱酒未来格局的变量。

未来,伴随酱酒产业竞争加剧,投资门槛的提升,可能只有“资本明星玩家”才有酱酒赛道的入场券。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酱酒行业对资本的一次“自然选择”,以短期赚钱逐利为目的的投机者,更容易失败。有足够经营能力、生产工艺管理能力、品质把控能力、技术人才培养能力、市场营销能力的资本,才能如愿与酱酒热共舞。

高瓴加码酱酒赛道,你怎么看?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