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来势汹汹,苏宁遇上麻烦,美苏大战又将上演好戏?

国美来势汹汹,苏宁遇上麻烦,美苏大战又将上演好戏?
2021年03月06日 12:07 首席商业参谋

本来,大家以为,当下的国美和苏宁已经不是一个重量级别上的对手。截止到3月5日,苏宁易购的市值685亿人民币,而国美的市值377亿港元(大约313亿人民币),从市值上来看,国美不及苏宁易购的一半。

从业务范畴来看,苏宁横跨电器、百货(原万达百货)、商超(原家乐福),而且还具有相对完备的线上线下双渠道。而国美依然局限于传统的“电器零售”,线上模式并没有明显优势。

但不巧的是,这段时间,国美和苏宁这对老冤家,几乎同时被刷屏,所不同的是,国美声称要在18个月之内重回曾经的市场第一的地位;而苏宁则是资金紧张,被深圳国资委吃下23%的股份,张近东几乎失去对苏宁易购的控制权。

黄光裕回归,国美士气高昂,来势汹汹。而张近东严重缺钱,遇上大麻烦,控制权或将易手他人,一正一反,在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的状态之下,国美的机会来了吗?

01

“美苏”争霸的经典战役

想当年,苏宁跟国美最为经典的两场战役,一次发生在南京,一次发生在北京。

2005年,国美首战南京新街口的那场战役,估计很多人都印象深刻。

当时,国美宣布以1.3万平方米规模的旗舰店“重拳”砸开南京大门,并将旗舰店选址在跟苏宁全国总部隔街相望的新街口。国美新店开业,素有“午夜杀手”之称,在全国各地都选择在午夜。不管春夏秋冬,总是万人空巷。周围的商铺推迟了打烊的时间,众星拱月一般想沾国美开业的人气。

那一年的7月22日午夜,新街口商圈有近10万的人流聚集,还有人打的、坐公交车或者干脆步行往新街口赶来。蜂拥的人群赶去抢购黄光裕的电器。23点24分,国美新街口旗舰店正式开业。人群仿佛决堤的洪水一样,一下子涌进1万3千平方米的营业厅,5分钟后传来“咣铛”一声——北门的玻璃门被人群挤破,没有人理会,心急火燎的后续人群踩着一地的玻璃渣,从偏门涌进去。

当天夜里,新街口长龙般的人流在苏宁、国美、五星三家店之间来回游走,彻夜不停。其中游动最活跃的不是消费者,而是这些电器商店的经理,他们急切想知道对手的价格,随时跟上对手的降价幅度。

据称,当天开业之后“打扫战场”,发现被挤丢的鞋子装满了好几个大纸箱。”

国美进入南京之后,家电商场价格狂跌了十几个百分点。黄光裕喊着“为南京顾客当两年搬运工”。“两个月内在南京连开六家店”。张近东放话“用常规武器打,谁也打不死谁,用核武器打,你死我也死”。黄光裕豪言,“不排除继续并购苏宁的可能”。

2007年,国美与苏宁戏剧性的决战再次出现在北京。4月份,一则苏宁将斥资30亿元收购北京大中电器的消息,不仅让平息了半年多时间的"四角关系"(国美苏宁永乐五星)再次变得错综复杂,而且令苏宁与国美的规模之争升级。

当时,苏宁和大中双方均没有完全否认合并的可能。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苏宁的团队已经进入大中,开始对大中电器进行财务审核。但是,到了年底,剧情突然变化,苏宁宣布停止收购大中。第二天,国美电器宣布以36亿元购得大中,比苏宁最早的出价高出足足高出20%。

在黄光裕入狱之前,整个中国家电市场的终端之战几乎仅剩下了国美与苏宁两者之间的对决。国美的野蛮打法,往往让苏宁措手不及。在当时,无论店面数量还是市场规模,苏宁都比不上国美。

02

苏宁转型的机遇与“痛点”

2008年,黄光裕入狱,美苏对战的天平开始倾向于苏宁。在线下领域,苏宁得到了十多年几乎毫无阻碍的发展。但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你方唱罢我登台,线下几无敌手的苏宁遇到了线上的“半路杀出”,京东的崛起让苏宁再次感受到危机。

无论如何,在中国的零售发展史上,苏宁的转型都具有借鉴意义,值得肯定并且理应被深刻地铭记。

2013年 2月19日苏宁电器发布公告称,打造“店商+电商+零售服务商”的“云商”模式,将“苏宁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可以看作是苏宁从传统的实体电器零售全力向线上转型开始的标志性事件。

对于苏宁易购的期望,是要重塑苏宁的零售版图,成为苏宁的第二生命体。

2018年一月份,苏宁云商再次更名,将“苏宁易购”的品牌名称升级为公司名称。

从苏宁云商到苏宁易购,足见苏宁的战略企图和野心,它是希望彻底突破既有的传统电器零售,进一步强化线上板块,构建零售全业态,打造一个线上线下超级复合型的零售生态。

2019年,堪称是苏宁的高光年份。2月份,张近东宣布,苏宁易购收购万达百货下属全部37家门店。直到9月4日,南京苏宁百货跟万达签署《股权购买协议》,以现金和债务出资27亿元获得万达百货100%的股权。

6月份,苏宁又以现金48亿元人民币获得家乐福中国80%的股份,成为家乐福中国的控股股东。

进入2020年,苏宁现金流不健康的声音不绝于耳。去年12月8日,市场有传闻称,苏宁集团资金链断裂,在渤海银行的贷款已经违约,民生和建设银行已抽贷。

紧接着,苏宁发布声明,以上传闻均不属实,公司已向有关部门报案。

但是,纸包不住火。12月10日,张近东和张康阳宣布将苏宁控股的股份质押给淘宝,换10个亿。苏宁经营当中遇到的根本性问题终于曝光于公众。

苏宁向线上转型的战略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从卖电器到卖全品类,而且京东和淘宝系在线上具有明显的优势,苏宁易购处于夹缝之中,多年以来挣钱很难但是烧钱很多,步子跨度太大,战略的过于宏大而本身的实力却不足以支撑成为苏宁最大的痛点。

03

从“苏大强”变成“广东仔”

苏宁易购的主营业务从2014年开始就陷入了长达7年的连续亏损,它一直靠以投资为代表的“副业”来维持账面持续盈利和上市地位。

2014年,苏宁易购卖了11家门店,实现营业外收入24.75亿元;2015年,苏宁易购再次出售14家门店和PPTV(从易购到张近东控制的苏宁文化),获得营业外收入和投资收益分别为13.88亿元和14.47亿元;2016年,苏宁易购通过出售北京京朝子公司,实现13.04亿元投资收益,并且通过出售六处仓储物业,实现营业外收入5.1亿元;2017年,出售阿里巴巴股票,获得投资收益41亿元;2018年,继续清仓阿里巴巴股票,实现投资收益113亿元;2019年,通过剥离苏宁小店和苏宁金服增资扩股,获得超过180亿元收入。

2020上半年,苏宁易购通过投资基金并购五家物流公司带来了9.39亿元投资收益,三季度通过出售理财产品将投资收益提高至21.89亿元。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苏宁通过炒阿里巴巴的股票还狠赚一笔。2016年,阿里巴巴和苏宁易购达成战略合作,阿里巴巴出资283亿元认购苏宁易购19.99%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苏宁易购则出资140亿元认购了阿里巴巴1.05%股权。2017年和2018年,苏宁易购分三次出售阿里巴巴股权,赚了140亿元,两年给上市公司贡献利润分别为32亿、110亿元,占利润的绝大部分。

2017年11月6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苏宁电器集团之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将向恒大地产战略投资200亿元。当然,苏宁不是傻子,当时不仅仅苏宁投资了恒大,还有其他五家投资机构,对赌协议要求2021年1月31日如果恒大不能完成上市,投资者有权要求恒大方面回购股权还钱,或者要求恒大向所有投资人免费再补偿18.27%的股权。但是,后面的发展超出了苏宁的预判,恒大没能实现在2021年初上市,苏宁自然也没能拿回投出去的200亿。

分析人士认为,恒大的200亿不能回笼,成为压倒苏宁的最后一根稻草。

2月28日晚,苏宁易购以148.17亿元的价格,将23%的股权转让深圳国资旗下两家公司。原本是民营企业的苏宁,拥有了国资背景。

股权转让后,鲲鹏资本持股15%,深国际持股8%,淘宝中国持股19.99%,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21.83%。

张近东仍为第一表决权股东。根据苏宁方面提供的回复,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为什么苏宁易购没有卖给江苏的国资,反而卖给了深圳?一开始传说接手苏宁股份的是江苏省国信投资集团、江苏交通控股、江苏农垦集团。

有人的解读是,这其中似乎和恒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恒大上市受阻,也是深圳国资接手。

以后苏宁会彻底脱苏入粤吗?

对于市场猜测,苏宁是否会将总部迁至深圳,苏宁易购明确表示,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充分依托产业投资人的本地资源优势,全面提升公司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

04

黄光裕的底气

苏宁被卖,但是国美却显得底气十足。2月18日,黄光裕发表公开讲话,要在18个月内恢复市场地位。

2月26日,黄光裕正式回归的第一个元宵节,国美控股集团在鹏润大厦总部举办团拜会,黄光裕勉励大家为“国美,家美,生活美”的美好事业拼搏。他说,目前“真快乐”APP正处于起步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建设、要提升、要完善,大家要以全新用户思维、科技思维、平台思维、生态思维为指引,以“真”“快”“乐”为经营要素,全速提升自我。

黄光裕再一次重申“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市场地位”。黄光裕牵着“真快乐小虎”与高管团队自拍合影的照片流传于各大网络平台。

外界分析认为,黄光裕的元宵节行程安排,意在向内传递信心,对外展示亲和形象,并暗示“大老板已完全融入社会”。一个姿态谦和、身段柔软的国美掌门人新形象,正在愈来愈清晰。

黄光裕归来,虽然接手的是一个自2017年开始连续亏损的国美,但人们还是寄予厚望。应该说,国美强调聚焦主业,本身就是黄光裕回归之后一种扭转乾坤的决心。

从2008年到2021年,十三年的时候,从整体上来看,国美似乎脱离了互联网时代。但是,在线下部分,国美的实力依然存在。据国美2019年财报,它在776个城市有2602家门店,门店数连续3年增长,其中有超过1000家的“县域店”,这些开在下沉市场的门店GMV(成交总额)同比还增长了61%。国美在下沉市场的谋划刚好踩对了节奏,在互联网红利殆尽的今天,下沉市场拥有无限的想象力。

黄光裕出狱前后,国美纵横捭阖,战略布局,不断加深线上渠道的整合开发。

2020年3月,国美官方旗舰店正式入驻京东;同年4月,国美牵手拼多多,拼多多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3年,票面年利率为5%;同年5月,国美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京东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

整合资源,聚合资本是黄光裕最为擅长的能力,国美深耕零售行业34年,在厂商、渠道商、服务商各个环节建立起了深厚的根基,在向上游厂商的产品定制以及产品选品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国美新推出的“真快乐”App中提到的“严选商家,真选商品”应该是国美新的线上打法的战略性方向。

今年年初,国美线上彻底改弦更张,将国美改名“真快乐”。对于此,国美的解读是,上线“真快乐”APP,开辟娱乐化零售新赛道,推出了“抢-拼-ZAO”等娱乐化玩法和直播、视频导购、短视频、赛事、游戏等多个功能模块,实现了“让消费者娱乐买、分享乐,让商家娱乐卖”,回归零售的初心。

黄光裕底气十足,他给自己的时间只有十八个月,时间并不长,无论圈内圈外,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05

结束语:“美苏竞逐”的新未来

今天的零售世界,无论国美还是苏宁,都已经无力称王称霸。在新的形势之下,苏宁虽然资金紧张,国美虽然士气高涨,但是两家的竞逐都已经离十多年前的市场态势相去甚远。从体量和市值上来说,国美想要短期赶上苏宁,一年半载几无可能。但是如果国美聚焦于家电零售的主业,并且重回在这个细分领域的NO1,倒是充满机遇。

所以黄光裕提出“聚焦主业”这显然是要避免再如苏宁一样陷入入不敷出的泥淖。当然,除了苏宁,在家电领域,国美真正的对手还包括京东,甚至是华为、小米这类以新模式崛起的新生代品牌。

苏宁虽然找到了接盘侠,但这对张近东来说,显然亦是不得已而为之。对苏宁来说,当务之急是,苏宁易购如何自我造血,主营业务如何赚钱?

苏宁易购变成了国资背景,张近东虽然依然是“第一表决权”的大股东,但是毕竟股份已经被分离,深圳国资的持股比例已经超过张近东本人,在蜜月期,湖光山色两相和,但是如果苏宁易购依然一直亏损,还不挣钱,大老板,二老板,三老板,难保不会另有所图谋。

核心问题是,张近东这个船长,能带领苏宁易购这艘大船穿越迷雾,找到属于自己的主航道吗?

美苏对决,依然还有好戏,鸣锣开场,你们会把票投给谁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