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废债潮席卷而来,金融科技机构承压“自救”

逃废债潮席卷而来,金融科技机构承压“自救”
2020年03月26日 15:18 新流财经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也给社会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有分析指出,从宏观经济层面看,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短期失业上升和物价上涨;中观行业来看,餐饮、旅游、电影、交通运输、教育培训等遭受极大冲击。与此同时,身处行业之中的微观个体亦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考虑到微观个体的艰难处境,国家陆续从多方面出台相关政策,呼吁金融机构等对受困人群采取扶助措施。在此背景下,包括银行、金融科技公司等,均通过减免利息、延长还款期限、逾期不纳入征信等举措,积极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个人渡过难关。

扶助措施效果逐步显现,但一个让众多机构忧心忡忡的情况也正在发生:部分用户借“疫情”之名,意图搭平台扶助措施的“便车”,拒绝还款。

这便是金融行业常提及的“恶意逃废债”。

逃废债潮汹涌,金融科技平台承压

事实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亦为企业恶意逃废债所困,但随着央行征信系统的接入,曾经因逃废债不堪重负的银行终能放下“重担”,轻装上阵。

但这并不代表着所有的机构都能像银行如此“幸运”。近年来,金融科技机构以便捷、高效之优势在市场上迅速崛起,向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覆盖的人群提供服务,这也决定了其需要面临更多的风险。

风险之一便是遭遇恶意逃废债。“一些借款人逃避还款、趁机闹事,干扰平台的正常经营秩序,逃废债问题已经严重影响行业未来发展。”一名接近地方监管的行业人士直言,近年来,金融科技行业监管趋严,再加上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叠加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情况,不少金融科技平台无奈倒下。

在此背景下,监管、行业协会等多方呼吁,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与此同时,在传统金融机构之外,央行征信系统接入亦向小贷公司、P2P网贷机构开放。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0家P2P平台正式接入或正在对接央行征信系统,其中有12家正式接入央行征信,还有近10家正在对接中。

但囿于监管尚未出台打击恶意逃废债的具体政策、央行征信系统接入机构范围相对有限,大部分金融科技平台只能继续与恶意逃废债主体陷入持久的“攻守战”之中。

这样的局面,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尤为明显。据了解,为了支持“抗疫”工作,不少金融科技平台相继出台针对借款用户的延期还款、减免逾期费用等措施。毫无疑问,这对一些受到疫情影响的人来说,确有如雪中送炭。但却有借款人滥用平台善心,“花式”拒绝还款。

某金融科技平台后台借款申请信息显示,一位身处辽宁省的借款用户近日向其提出不归还本金的申请,理由是受疫情影响,自己的正常收入受到影响。该用户借款状态为逾期,其同时要求平台停止催收。

但当平台要求用户提供相关证明并进一步沟通时,该用户则声称无证明且挂断电话。此后平台再无法与该用户取得联系,只能进行暂时停催处理。

无独有偶。

多名金融科技平台负责人透露,部分借款用户在聚投诉等平台上提出诉求,通过向企业施加舆论压力,以期逼迫平台接受其无理要求。但当平台与表明受疫情影响导致还款出现问题的用户沟通,后者大都无法提供有效证明。

在此背景下,不少金融科技平台只能从贷前、贷中、贷后等环节加强相关工作。例如在贷前获客上更为谨慎,集中在客群质量更高的社交媒体,并对多头负债较为严重的行业渠道,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

同时,调整优化风控系统,加强贷中管理,调整高风险客户的可借额度等;贷后催收上,主要利用AI语音技术及时提醒用户,引导用户分批次持续还款等。

但即便如此,鉴于线下催收无法开展、部分用户鞭长莫及,催收效果大幅降低,金融科技平台借款端承压不小。

“尽管我们对到期还款率及不良率上升有一定预期,但实际中,因用户还款能力和意愿双双动摇,由此引发的逃废债潮颇为汹涌。”某金融科技平台负责人直言。

业界呼吁:扩大征信接入,统一催收准入

覆巢之下无完卵。近日,某股份制银行行长在提及疫情对该行的影响时坦言,资产质量上短期受冲击比较大的是零售,零售冲击比较大的是信用卡业务。

由此来看,即便是传统金融机构,疫情下都面临不小的资产端压力,更何况风险承受能力相对有限的金融科技机构。

多名业内人士认为,若不严厉惩罚恶意逃废债行为,其或将成为压倒不少金融科技平台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了解,目前,法律对逃废债行为以惩罚性措施为主,如限制高消费、牵连直系亲属等。但由于全国各地执行力度不一,对失信人群的威慑力程度便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进入法诉阶段的一般是长帐龄的不良业务,由于客户质量不同,效果也不一。

如何有效围剿恶意逃废债?某行业资深人士直言,接下来或可从监管政策、用户教育等方面开展相关工作。

从监管角度来看,有从业人士认为,我国征信体系建设应向美国看齐,做到透明、客观、统一。目前,国内征信系统对外开放的接入范围较小,除持牌金融机构外,亦应尽快推进各类型金融从业机构的接入。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国内法院在降低批量案件费用、成立金融法庭及互联网法庭等方面积极推进相关工作。尤其在疫情环境下,针对批量业务,已积极尝试网上立案、开庭等。

基于此,上述金融科技平台负责人表示,希望未来能够加快智慧法庭建设,着重提升电子签章、数据验证等互联网证据的公信力,发挥互联网作为社会基础设施的效力,提升法院系统的移动化、智能化等程度;

同时,利用互联网及大数据提升个人财产线索查询及诉前财产保全执行力度,提升识别和判断个人财产转移的效率,从而对失信人形成威慑。

再者,催收行业当前无序化经营管理的状态有待改变。“建议监管可考虑通过发牌、登记等措施,确保机构准入资质,进行溯源管理而非事后管理。与此同时,需防范部分地方盲目打击催收机构,进而降低借贷双方合同的法律公信力、助长反催收组织气焰的风险。”某持牌金融机构负责人坦言。

最后,可出台相关条例,细化“延期还款”政策。对于普通借款用户,积极引导其还款,而对于恶意逃废债的用户,应考虑加大惩戒力度。

“个人征信至关重要,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恶意逾期都会影响自己的征信记录,欠款终究是要还的,因恶意逾期最终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得不偿失。”某金融领域律师提醒借款用户,若征信报告中有借款逾期的记录,将极大影响后续贷款及部分金融服务的申请。

根据央行征信报告规定,逾期信息自此笔借款还清时起,会在征信报告中停留5年。建议借款用户及时关注自身信用状况变化,按时足额还款,维护良好信用记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