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造物冲刺IPO,罗振宇开着推土机来割韭菜了

思维造物冲刺IPO,罗振宇开着推土机来割韭菜了
2020年09月29日 14:23 易简财经

朋友,你听说过老罗吗?

不是那个准备收购苹果却欠了6亿的罗永浩;

是这个一天到晚贩卖焦虑,告诉你要花钱买知识的罗振宇;

今年,他准备上市,割一波韭菜啦!

思维造物披露招股书

9月25日晚间,罗辑思维的母公司——思维造物披露了招股说明书。

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拟发行数量为1000万股,募集资金10.37亿元。照此计算,发行前思维造物的估值约为41亿。而按照A股上市最起码一倍以上的炒作,思维造物上市后市值最起码都是百亿起步。

这意味着,在思维造物持股41.6%的罗振宇,如果上市成功,就摇身一变成为拥有50亿身家的中年男性。

同样,如果不出意外,罗辑思维还会成为A股市场上市的知识付费第一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罗辑思维和得到APP崛起的过程中,资本的力量无处不在。天眼查显示,思维造物此前共获得了5轮外部融资,投资方包括顺为、启明创投、红杉、真格基金、华兴资本、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等众多知名投资机构。

图片来源:天眼查APP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3月,在思维造物创立之前,便拿下顺为资本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2014年12月,公司获得启明创投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2015年10月,罗辑思维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由中国文化产业基金领投,启明创投等跟投。

2016年,思维造物获得了来自正心谷资本、真格基金等投资方的融资;2017年,红杉、凡银资产等也纷纷入场。

此外,柳传志、俞敏洪、田溯宁、傅盛等人,通过造物家投资间接持有思维造物股权。

业务见顶时冲击IPO

招股书同时还披露了思维造物的财务数据。

根据招股书,思维造物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 5.6亿元、7.4亿元和6.3亿元,扣非净利润则分别只有4990万元、3280万元以及3067万元。

从营收上看,2018年思维造物的营收同比上涨32.6%,而2019年却同比下降14.9%。线上知识服务收入也是如此,18年同比上涨54.7%,19年却同比下降18.7%。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底,“得到”App MAU(月度活跃用户数)超过350万,累计激活用户数超过3746万,累计注册用户达到2135万。

值得注意的是,注册用户年均日活跃用户则在2018年就达到顶峰。2017-2019年,得到App注册用户年均日活跃用户分别达56.84万人、75.71万人、67.16万人。

不仅如此,与上一年相比,2019年,思维造物课程产品的每门课程的单价从71.45元降至56.92元,销售数量从524.39万门升至602.58万门。虽然公司对此解释,是由于推出更多节数较少、轻量级的课程导致单价下降,但GMV(交易总额)也从2018年的3.75亿元降至3.43亿元。

这意味着,老罗在知识付费业务已经见顶,甚至开始下滑的时机,开启了自己冲击创业板上市的步伐。这难免让人觉得,是不是公司不行了,赚钱能力下滑,需要去资本市场割一波韭菜了?

上一个知识付费玩家上市失败

其实,昔日火爆的知识付费行业早已不再,资本也在加速逃离。数据显示,知识付费投资在2017年有52起投资事件,2018年有41起,到2019年仅有不到10笔投资,如今已经很难见到阔步闯入知识付费行业的投资者了。

一个很现实的情况是,知识付费行业仍然普遍面临着变现难的问题。虽然罗振宇的思维造物确实盈利了,但一个更焦虑的问题摆在眼前,其所在的“知识赛道”恐怕并不能支撑一个宏大的故事。那么,敲响资本市场的大门就显得迫在眉睫。

不过上一个想上市的知识付费企业前辈,倒是歇了菜。财经作家吴晓波是知识付费上市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年想要通过全通教育实现上市。不过,在全通教育发布重组公告后不久,就被深交所发了问询函,围绕巴九灵对吴晓波个人IP的依赖,以及巴九灵是否与吴晓波名下其它企业存在关联交易等问题,进行了问询。

最终,折腾了半年,吴晓波还是没能实现上市计划。

如今,罗振宇的思维造物,再次掀起知识付费上市热潮,但其连年下滑的业绩,以及知识付费这个缺乏成长性的行业,都让思维造物的上市之旅,不被广大投资人看好。

罗振宇到底懂不懂财经

还有一个问题,靠财经脱口秀起家的罗振宇,到底懂不懂财经?

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威斯克就写过一篇文章,分析罗振宇的财经知识水平。在财经圈有句老话,看一个人有没有财经知识,P2P和A股绝对是两块照妖镜。

先看P2P。

2015年,罗振宇在某一期《罗辑思维》节目中,大力推荐一款名为“贝米钱包”的理财软件,并且表示自己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

紧接着,还用罗辑思维官方微博也发布一条内容:“哈啰,你是刚毕业的不久,赚的钱基本够自己吃喝的年轻人么?在成为未来的有钱人之前,有没有问过自己——我会有多赚钱?如果不会或者不太会,不要紧,在行的朋友来了。轻松理财,及时入账。不多说,我先去赚钱去了。”

同时,他还在下面@贝米钱包的官方微博,并附上了下载链接。

结果,到了2018年7月,老罗推荐的这个贝米钱包,被上海市徐汇区经侦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据经侦公布,贝米总待付41.97亿,被害人共计5.4万名。

有受害者表示“先后联系了罗辑思维三四次,每次都是刚说一句话就转成机器客服。后来有一次终于有人回复,但他们却说‘除了表示遗憾,其他的无能为力’。”

按道理,老罗应该不会故意为一个诈骗犯站台,唯一结论就是他就根本不懂什么叫P2P,也不懂什么叫理财。

再看A股。

2015年,罗胖在他《时间的朋友》演讲里,曾以“两只妖股”的小专题提到暴风影音和乐视。他说,像暴风影音和乐视这样的公司,不要用传统的眼光看它,这个新物种的存在一定会改变我们的环境,所以我建议大家,不要讲人家是什么妖股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很清楚了,从2017年起,乐视各大生态接连宣布失利,庞氏骗局宣布破产,实控人贾跃亭甚至还跑到了美国,拒不回国履行各种债务承诺,成了马上回国贾。

暴风集团的境遇更是惨不忍睹,创始人冯鑫在2019年9月被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逮捕,除冯鑫之外的所有高管均辞职,公司主要业务全部处于停滞状态,股票退市更是板上钉钉。

在威斯克看来,老罗的这番点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他缺乏对资本市场的判断能力,所以看不出两家公司的质地;第二种是他知道,但是却故意胡说八道,帮这些妖股站台,无论是哪一种,要是粉丝听了罗振宇的,马上就会被A股当韭菜。

割韭菜都有常用套路

其实,老罗每次演讲基本都有固定的套路:常常举例乔布斯、凯文·凯利、吴伯凡等人很牛逼——我发现了他们很牛逼,所以我也很牛逼——你能发现如此牛逼的我,你就比身边人牛逼——交钱——成为时间的朋友。

反观国外的商业知识网红

如写出《管理的实践》的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

创作世界公认的超级畅销书《基业长青》的吉姆柯林斯与杰里波拉斯。

写出被许多互联网公司列为必读书籍《失控》的凯文凯利等等。

这些大师的著作,全部来自于实践当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时至今日,依旧被奉为经典,经得起考验。

再看中国,却都是像罗振宇这样,总停留在表面进行总结,喜欢引用几个时尚名词,随意发表观点,并且不太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知识网红。

也难怪其长期被市场质疑割韭菜了。

这让威斯克想起了去年的一个段子:你爷爷喝鸿茅药酒,你奶奶喜欢权健火疗,你爸爸炒A股,你妈妈买p2p理财,你听罗辑思维,你老婆看咪蒙,这些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最终都会被割韭菜。

是不是一样威斯克不敢妄下定论,但求知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捷径可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